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028章 爭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028章 爭對字體大小: A+
     

    「廢物,廢物,廢物」

    閏祥一連吼出三個「廢物」,在巨臉獸的頭頂上踩了數腳,這才發泄了下內心的怒火。

    巨臉獸則是沒有絲毫反應,還是靜靜的立在大海中,開始不斷朝深海沉去。

    閏祥臉色陰沉無比,李雲霄的實力距上次之戰幾乎跨越了數道難以企及的鴻溝。

    在自己最容易發揮的深海內,加上高階武帝存在的綠鯛統領,還有深海之傳說,竟然無法將他留下,還被其斬殺了綠鯛統領,整個附近海域的強者死絕大半

    恥辱

    這不僅僅是恥辱,更是紅月城一戰後更大的失敗

    閏祥的臉孔扭曲的嚇人,獃獃的站在巨臉獸頭上,不知道想些什麼。

    遠處大量的海族都是驚恐的躲著,根本不敢靠近這頭深海巨獸。

    廣奕也是一臉驚容,他身為王族自然也是聽過這些深海中恐怖的存在,如同傳說一般,想不到竟能親眼所見,更加想不到閏祥竟能將其召喚出來,並且指揮它們

    他的臉色不比閏祥好到哪去,但更多的則是嫉妒,發狂的嫉妒。

    他也明白唯有真龍後裔才能操控這些深海傳說,但自己的血脈之力比起對方來差的太遠了。

    稍稍平息了下內心的嫉妒之火,廣奕化作一道光芒,同樣飛上了那巨臉獸的頭頂上,將妒火深深埋藏了起來,輕聲道:「表哥,現在怎麼辦?」

    他凌空在巨臉獸上,心中似乎有所忌憚,雙腳不敢踩下。

    閏祥迴轉過身,那一臉的寒氣讓廣奕心中抽搐了一下,竟然泛起一絲恐懼在內心蔓延,這是從未有過之事。

    「重整隊伍,將此地之事發兩份傳信,一份彙報給東海王宮,一份彙報給廣成大人。」

    閏祥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種靜氣反而讓廣奕感到更加膽寒了,在害怕的同時,內心也湧起一股無盡的羞恥和憤怒感,為什麼?為什麼在他面前我要感到害怕?

    雖然不斷的這樣問著自己,但那恐懼卻絲毫不減,這讓廣奕徹底的絕望起來。

    閏祥再想了一陣后,平靜的說道:「讓東海王宮立即給我增派人手,我要七日之內發起攻擊,拿下白沖城。」

    廣奕身軀一顫,驚道:「不等東海統一戰線了?」

    閏祥冷冷的看了他一下,那寒氣讓廣奕渾身一震,不由自主的後退了數步,寒意無法抑制的在體內蔓延,額頭上冷汗直接爆了出來。

    「東海統一戰線是你們東海的事,殺李雲霄是我的事」

    閏祥說完,便手中光芒一閃,那一直靜立不動的巨臉獸轉了個身,緩緩朝著遠處游去。

    由於巨臉獸的體型實在太大,一陣后才漸漸消失在眾人視線內。

    廣奕的身體突然間劇烈顫抖起來,整個臉孔都扭曲的厲害,他此刻似乎意識到了兩人之間那難以逾越的差距,頓時體內一陣於嘔想吐,身軀抖的越來越厲害,異常的難過。

    李雲霄在衝出大海后,一口氣奔到元力耗盡,這才停了下來。

    他直接落在一處山坡上,盤坐而下,開始調息。

    那深海巨獸給他帶來的震駭極大,若非莫小川在外面一劍劈開了一絲裂縫,他再循著那裂縫一劍斬出,並且身懷大成的雷訣,怕是真要交代在海底了。

    那巨獸吐出的黑色光芒,竟然可以抗衡他的世界之力,力量的品次還在九天帝氣之上,這讓他萬分難以理解。

    要知道世界之力乃是單獨開天闢地,自成規則,甚至不受天武界力量的束縛,這才可以吞噬一切,無可匹敵。

    而九天帝氣乃是匯聚了這一界的規則所在,可以鎮壓此界之內的一切力量,除非是世界之力這種不受界力影響的力量,否則都難逃九天帝氣鎮壓。

    「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深海巨獸應該是遠古時代就存在的東西,按理有如此強大的力量也不稀奇,只是為何能夠突破此界之力的束縛,那是唯有十方神境才能做到的啊。」

    李雲霄皺著眉頭不解起來,即便它們的先祖中有真靈存在,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可能突破界力。

    想不通后,李雲霄也就懶得想了,開始全神調息恢復起來。

    白沖城內,城主府中,眾人還在靜靜的坐著,只不過戰刃小隊的成員越來越難以淡定了。

    他們不時的望著廖陽冰,似乎想得到一些什麼消息,明知廖陽冰同他們一樣,什麼也不知道,但還是期望能看出一點什麼消息來,畢竟所有人里除了阮錫泉等人外,就屬他最為淡定了。

    戈正祥也是坐立不安,開始還能和眾人談笑風生,到後來只能是沉悶的來回走動了。

    「城主大人,不要晃悠來晃悠去的了,我已經眼花了。」

    阮錫泉悠然的坐著品茶,忍不住嗤聲笑了起來。

    「哈哈」

    於武欽小隊的人也都轟然而笑,一個個面露譏色。

    戰刃小隊成員則是勃然大怒,一個個雙目噴火,卻又不敢爆發出來,只能怒目而視,只有廖陽冰依然淡定而坐。

    戈正祥對阮錫泉等人也沒什麼好臉色,朝廖陽冰道:「陽冰大人,你看那李飛揚……」

    廖陽冰做了個禁音的手勢,淡淡說道:「放心吧,若說滅殺綠鯛一族我也不太相信,但是他絕不會有危險就是了

    李雲霄無論是實力還是智謀,都絕不可能在栽在這種地方。

    「哦?陽冰大人如此一說我就放心了。」

    梁元基插話道:「只是大人如何判斷飛揚兄不會有危險呢?畢竟海族的實力擺在那。」

    所有戰刃小隊的人都稍稍鬆了口氣,既然廖陽冰如此說了,那麼李雲霄就應該較為安全才是。

    「呵呵,如果那小子沒死,定然是在城外隨便找了個地方躲起來了,等一陣子裝作重傷的樣子回來,吹牛說自己殺了多少海族。」

    於武欽冷笑道:「這也就解釋的通那李飛揚為何安全了。」

    「放肆」

    廖陽冰臉色一寒,一股無匹的氣勢直接化形壓了過去,冷冷道:「你算什麼東西,敢在我面前隨便說話?」

    他也早就看這些人不順眼,正好藉機懲治一下。

    「噗」

    廖陽冰的氣勢來如山倒,沒有任何手下留情,於武欽在這一擊之下直接噴出一大口血來就震飛了出去。

    阮錫泉臉色大變,猛然拍案而起,怒道:「廖陽冰,你這是什麼意思?」

    廖陽冰將身上氣息一收,恢復了之前的淡然神色,微笑著抿茶起來,笑道:「沒事,只是教訓丨一下這些無知的螻蟻,在我們面前放尊重些。」

    阮錫泉氣的臉色發青,廖陽冰這明顯是打狗給他這個主人看,卻又不知如何反駁,只能是重重的哼了幾聲,道:「難道於武欽說的不對嗎?我看那李飛揚若是沒死,定然就是躲起來了。」

    廖陽冰道:「哦?不知道李飛揚躲外面去於嗎?還望錫泉大人給大家解惑一下,提高一下眾人的智商水平。」

    阮錫泉想了半天,才哼哼唧唧道:「我哪知道他躲出去於嗎?也許沒躲,真的去大海里被海族殺掉了也極有可能

    「啪啪啪」

    廖陽冰拍了幾下巴掌,面無表情道:「若是李飛揚也跟大人一樣聰明那就好了。」

    阮錫泉大怒道:「廖陽冰,你什麼意思?諷刺挖苦我?」

    「他哪敢挖苦大人您呢,我是真的羨慕大人的高智商。」

    城外傳來一道聲音,隨後一道光芒落下,正是李雲霄回來了,顯化在大廳之內。

    「飛揚公子」

    廖陽冰和戈正祥都是驚叫了一下,兩人都是臉上浮現出喜色,戰刃小隊眾人也是各個欣喜不已。

    「哼出去躲了一圈再回來,這麼浪費大家時間有意思嗎?」

    阮錫泉冷冷的譏諷起來。

    戈正祥道:「沒事就好了。」他對李雲霄這些人是真心感激,而對阮錫泉一夥則是越來越反感。

    李雲霄道:「錫泉大人這話說的太難聽了,不知道大人修鍊了什麼神通,可以觀看到我躲起來了?」他轉身朝阮錫泉望去,目光漸冷,打算拿阮錫泉開刀了。

    阮錫泉哪裡知道麻煩了,還一副居高臨下的樣子,輕蔑道:「切,若非躲了起來,就你的實力能夠去一趟大海不死?你騙誰啊」

    李雲霄悠然道:「錫泉大人這話真是寒了在下的心,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竟然低到了如此程度,身為統一戰線上一員的我,實在寒心吶。」

    「哼」

    阮錫泉變了臉色,寒聲道:「李飛揚,休在我面前惺惺作態,注意點你的身份若是說你去了大海,可得拿出證據來,否則就是頂撞上司,我不得不替某些人管教下你了」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若是拿出了證據,那又如何論?是不是我也可以出手教訓丨下某個挖苦我的人?」

    阮錫泉臉色一寒,冷冷道:「你敢」

    「呵呵,真沒意思。完全不講道理,只知道以武壓自己人,有本事打海族去。」

    李雲霄一臉的譏諷,臉上毫不掩飾出輕蔑之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