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912章 祭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912章 祭台字體大小: A+
     

    李雲霄凝聲道:「而此地,則是扭曲的最為變態的地方,甚至連我都未曾察覺到,直至這月血異樣,我才發現不對勁。」

    生怕眾人不能理解,他再次解釋道:「就好比一張巨大的白紙,上面稍稍有點凹凸大家都能感受出不平坦,而當這張白紙已經扭曲成一個圓球的時候,我們所察覺到的還是在一個平台的面上。」

    眾人深思了起來,乘浩渺皺眉道:「雲少所言太過玄奇了,還是直接說結果吧。」

    不少人似懂非懂,也是紛紛點頭。

    李雲霄微微一笑,正色道:「結果就是,整個荒漠的空間扭曲場都是以此地為中心造成的,而此地的扭曲程度已經達到了驚人的程度,直接通向了我們頭上的月亮。只有當月亮運行到下方眼睛中央的時候,這條扭曲的近乎平坦的通道才會打通,這也就是我們此刻看到頭頂月亮好像張開瞳仁的原因。」

    乘浩渺拍了拍額頭,苦澀道:「還是聽不懂,雲少還是直接說我們該怎麼辦,如何才能進去那遺迹,或者說如何才能去到月亮之上吧。」

    李雲霄目光含笑,漸漸正色道:「很簡單,我剛才說的,直接飛上去。」

    「直接飛上去?」

    眾人還是愕然,顯然有些不相信,羅元愷微微皺眉凝思起來,似乎在思考李雲霄先前所說的話。

    李雲霄不再說話,而起一躍而起,直接化作一道光芒往長空而去,越飛越

    所有人都是抬頭凝視著,靜靜等待結果,突然間所有人都是心神大震,李雲霄就在他們眼皮底下徹底的消失了,一點痕迹都沒留下。

    「這……,難得真的如他推測的那般?」

    眾人都是心中大震。

    北冥同方眼中除了震驚,還有極濃的殺機,寒聲道:「此子太過可怕了

    塵開鴻道:「我等還是速速跟上吧,若是讓他走遠了,後面還有阻攔的話就不好辦了。」

    「不錯,此子不僅天資駭然,而且對此地了解的比我們任何一人都要多,不要落下了」

    羅元愷說完,便隨後飛入空中,很快也消失不見,眾人這才一個個騰空而起,朝那月亮飛去。

    空間上果然存在異常,縮地成寸,咫尺天涯。

    李雲霄飛了片刻,便駭然的發現自己已經凌於血月上空,放眼望去,在灰濛濛的天空下,全是一排排的古怪建築延伸開來,神奇而腐朽。

    「這裡才真的是月瞳故鄉嗎?」

    李雲霄睜開雙眼的時候,瞳仁已經化作一片血月,內心隱隱中有種熟悉而陌生的感覺,體內的血開始發熱。

    他望定遠處一座高聳的建築,在所有成片的建築中顯得異常高大,似乎直接通入虛空,莊嚴而雄偉。

    很快,他便直接飛上了那巨大建築的前方,果然是一座高大的祭台,上面凝刻著許多巨大的圖案,如同畫卷般栩栩如生。

    在遠古時候,天地靈氣比現在要濃郁的太多,物種也是爆炸式的增長,而且實力極強,還有大量真靈一般的存在。

    並且每個種族,甚至每個部落都有自己的圖騰用來祭拜,一般都是先祖或者族內異常強大的存在。

    海族便是保存了遠古時候種族的那些特性,這也是因為四海之內靈氣和環境都極為穩定,所以無數年下來變化極小。

    李雲霄在這祭台前仰起頭來凝視了一陣,鮮紅的雙眸內似乎湧起一種獨特的情感來,一滴血淚在慢慢凝聚,順著眼角滑落。

    「嗯?你是在哭泣嗎?」

    李雲霄的面色十分平靜,淡然說道:「萬古以來,誰能不朽?比瞳族強大的太多的種族也逐一湮滅在歷史的長河裡,不要哭了。」

    那月瞳早已沒有了自己的思維,完全被古飛揚所掌控,但似乎潛意識中還留存有一絲情感,在李雲霄說完后,那眼睛內的淚水也慢慢蒸於,變得冷厲起來。

    「李雲霄,可有什麼發現?」

    身後七大派的高手也逐一追了上來,自己一下都沒查探,就先問了起來。

    李雲霄道:「這裡應該就是月瞳的故鄉了,若是那天思真的存在的話,應該就在這座祭台之內。」

    幾人飛速的繞著祭台轉了一圈,道:「連個路口也沒,我們來晚了這麼久,不會已經被紅月城主捷足先登了吧?」

    李雲霄看了那幾人一眼,道:「紅月城主準備的比所有人都充分,實力也比大家都高強,若真的有天思的話,被他得到也是理所當然的。難得你們認為憑你們的有段還想從紅月城主手裡搶天思?除非天思是一群東西,那倒是可以人手一份。」

    眾人都是面面相覷,個個不吭聲。

    塵開鴻道:「若真有天思這種奇物,定然也會有其它的珍奇異寶,諸位不用泄氣。就算什麼也得不到,至少是見識了一番,並不虧什麼。」

    「開鴻兄說的極是,與其在這裡墨跡耽誤時間,不如快點進去看看吧。」

    羅元愷也有些心急,道:「雲少可曾看出這祭台的端倪?」

    李雲霄道:「如何進去的端倪沒有發現,卻發現一點有意思的東西。」

    他指著地上一些痕迹,道:「紅月城之人應該是到了這裡的,你們看那塊空白之地上,有元力外放的痕迹,說明紅月城之人在此地動過手。」

    塵文冷哼道:「動過手?那怎麼連一點破壞的痕迹也沒有。要知道紅月城主的實力,若是真的出手,這整個遺迹都要毀去大半。」

    北冥來風突然道:「我贊同雲少的觀點,以紅月城主的實力,當然是瞬間就結束了戰鬥,所以僅僅留下一點元力外放的痕迹而已,這非常說得過去。」

    塵文臉上一紅,狠狠的瞪了北冥來風一眼,氣的臉上一層鐵青。

    北冥同方臉色凝重道:「的確,以姜城主的實力,能讓他親自動手就已經是不凡之輩了,可此地也沒有留下任何的屍體或者其它,當時的情景到底如何

    李雲霄凝望著祭台上雕刻的各種巨大花紋,開口道:「大家參詳一下這些東西,也許能找到答案也說不定。」

    那巨大的祭台上,除了各種瞳族之人的活動儀式外,還有大量的環境,荒漠,海洋,原野,山林,似乎正是地老天荒內的各種情況,在這些圖案的上方則是一隻巨大的眼睛,正在俯瞰著一切。

    「這些東西像是地老天荒內的,卻似乎又有些不對。」

    李雲霄沉思起來,剛才月瞳還未收起之前,他就覺得這些畫卷似乎有問題。只是沒來得及細看。

    塵開鴻也是思索道:「這些東西描寫的只是瞳族的一些日常行為而已,可為何我總覺得有些古怪?」

    羅元愷道:「的確,似乎上面的一切都好像栩栩如生,就在身邊一般。」

    他說完后,突然變得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瞬間全都腦子懵的一下,驚得張大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原本站在祭台前的他們,此刻卻身在一片荒漠之中,天空遼闊明亮,一點也沒有剛才那陰沉昏暗的感覺。

    「這……,這是怎麼回事?」

    乘浩渺駭然道:「我們被甩出來了?」

    「咕嚕」北冥來風咽了下口水,駭然指著前方道:「這,這不是祭台嗎

    在他們正前方數萬米之遠處,一個高聳的祭台直入天際,而那祭台上方卻是一片烈陽,散發出極陽之力,照耀的無法睜開雙眼,更是讓人難以看清那烈陽之中的形態。

    塵開鴻也是震驚道:「這是怎麼回事,突然就變了空間?一絲的察覺都沒有「他四下望去,除了數萬米之外的那個大祭台,四周空無一物。

    李雲霄也是暗暗吃驚,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凝聲道:「都不用慌,我們已經進到祭台之中了。」

    羅元愷道:「雲少此言何解?」

    眾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李雲霄似乎隱隱中成了帶路的嚮導了。

    李雲霄道:「我們現在所處之地,便是先前所見的壁畫之內,應該是某種力量把我們吸入到了壁畫中。」

    北冥來風擔憂道:「這下如何是好,還能出去嗎?」

    「出去?」李雲霄微微一笑,道:「為何要出去,我們所要找的天思,也許就在前面那祭台內。若是我沒猜錯的話,紅月城主也應該進來了。只不過他實力超群,那股力量吸引他入內的時候被他察覺了,這才留下了元力波動的痕迹。」

    李雲霄低下頭,指著前方那祭台上的一片金光刺目,道:「如此強大的極陽之力,那裡面絕不會簡單。既然壁畫內別有洞天,我們暫時也出不去了,何不前去一觀。」

    眾人看著他一人獨自朝那祭台而去,都有些猶豫起來,畢竟事情越來越超出他們的想象和控制了。

    羅元愷沉思后,咬牙道:「富貴險中求」說完,也跟了上去。

    北冥同方則是按捺住內心的殺機,原本是打算找機會除掉李雲霄的,現在看來少了他還真不行,這殺人的事只能留在後面再想辦法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