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62章 城主廖陽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62章 城主廖陽冰字體大小: A+
     

    「噗」

    剛剛吞服了大量丹藥,傷勢略微好轉的犁長老再次氣的噴出一口血來,內傷急劇惡化

    「不錯不錯,劉會長的表現很好,可以得到寬大處理的機會。」

    李雲霄眯著眼睛笑道:「現在,把你所做過的一些卑劣行徑當著所有人的面都說出來,只要能獲得大家的原來,我們紫雲商會也不會為難你的。」

    「是,是謝謝大家寬宏大量」

    劉景山一臉的悔改之意,開始痛哭流涕的陳述自己的惡行,旁邊那些跪著的武者也不時的補充幾句,爭相懺悔。

    這景象雖然顯得十分滑稽,惹得眾人私下竊笑,但看在各大勢力眼中,卻是眼所未有的凝重。

    雷風商會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是死死的吃定了紫雲商會的,何況還有司德遠八階術鍊師相助,更是有武帝潛伏其中,斷然沒有一絲失手的可能,而就在這必勝之局裡,竟然輸了,而且輸的體無完膚,徹底潰敗。

    紫雲商會所展現出來的力量讓所有人都震驚異常,特別是眼前這少年,一掌震傷武帝,那麼他本身也一定是武帝強者

    開始眾人都是幸災樂禍的看著劉景山等人懺悔,但聽到後來,一個個臉色大變。

    「什麼?上次大面積的中毒竟然是你們下的黑手,就為了出售解毒丹?

    「想不到猥褻男童之事竟然是真的難怪城內經常聽說有小男孩失蹤,該死啊」

    「胡說一派胡言竟然誣陷我金錢幫跟你們有勾結劉景山,我可從來不認識你」

    除了一些齷蹉事,劉景山更是開始將一些和各大商會暗中勾心鬥角,拉幫結派的事也說了出來,一時間各大商會都不少人變了臉色,紛紛站出來怒斥。

    「殺了他,快殺了他,滿嘴胡言」

    一名老者站了出來,朝江千蓉道:「千蓉會長,此人一派胡言亂語,詆毀大家,簡直罪不可恕,決不能饒」

    江千蓉冷冷的盯著此人,寒聲道:「原來上次劫走我那批貨源的,竟然是你們暗中出手老匹夫,等雷風商會的賬算完了再來跟你們算」

    李雲霄突然說道:「瑾萱,拿本本子出來記下,凡是爭對了我們或者天元商會,以及一些友邦商會的行徑,都記錄下來。等他們懺悔完后,我們再上門去一一核對。」

    瑾萱莞爾一笑,一種說不出的動人嫵媚。女人唯有在喜愛的男子面前才會表現出自己最大的美麗。

    這話一出,立即有不少商會會長都是臉色大變,渾身哆嗦起來。

    商會之間的明爭暗鬥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拉幫結派,暗地出手也是常有之事,爭對天元商會及其附屬商會的攻擊也是家常便飯,現在被劉景山一一道出,商會外的人都聽得直皺眉頭,暗嘆貴圈真亂。

    就在劉景山痛哭流涕的控訴時,突然遠處傳來「咕嚕咕嚕」的馬車輪子轉

    眾人都轉過頭去,立即有人驚呼起來,道:「是城主的馬車城主來了

    立即有人讓開一條道來,讓那華貴的馬車在路上行駛,往雷風商會門前而來。

    所有人都是閉住呼吸,知道這次的事情捅破天了,不僅是武帝受傷,雷風商會徹底栽掉,而且事關司德遠八階術鍊師之死,如果處理不好,化神海派人前來調差,身為城主也有極大的麻煩。

    馬車駛到劉景山面前才停了下來,身後跟著十多名護衛婢女,架勢十足。

    「到底是怎麼回事?」

    車內傳來嚴厲之聲,道:「司德遠大師呢?我聽說也被抓來了。」

    「是城主的聲音」有人低聲驚呼起來。

    劉景山對於城主的到來視而不見,還在那一句一句的痛心疾首的懺悔,似乎懺悔上癮了。

    犁長老一驚,急忙掙扎著上前來,叫道:「城主,城主大人明鑒,要替我們雷風商會做主啊」

    他生怕紫雲商會搶先了,急忙道:「紫雲商會帶人鬧事,不僅打傷我雷風商會多人,更是加司德遠大師也給害死了」

    「什麼?你說什麼?」

    馬車內傳來一聲震怒,緊接著一道人影飆射而出,便看到一名男子直接將犁長老提了起來,怒吼道:「你說什麼?司德遠大師死了?」

    犁長老被對方的氣勢直接震入體內,原本就重傷的身軀更是被壓抑的極度難受,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用手指了指遠處的那毀於一旦的囚車,以及裡面的屍體。

    男子直接將犁長老扔飛了,瞬間就來到那屍體旁,立即確認了的確是司德遠。

    「怒,怒啊誰,是誰做的?」

    男子正是城主廖陽冰,原本以為不過一次大點的商會爭鬥而已,也是聽聞司德遠捲入了其中,這才跑來看看,想不到一下就看到了司德遠的屍體。

    他此刻如同一座將要爆發的火山,連連怒吼,殺氣逼人的目光在眾人身上逐一閃過,寒聲道:「是誰?到底是何人所為?」

    李雲霄暗道:四星武帝,的確是一方豪強的實力了。他冷冷笑道:「司德遠大師是如何身亡的,千萬人親眼所見,城主大人隨便找一人問問便可。」

    「嗯?大師到底是怎麼死的?」

    廖陽冰身上的氣勢散發出來,立即讓人不寒而慄,所有人都是戰戰兢兢,終於有人忍不住說道:「是劉景山一掌打死的」

    「什麼?」

    廖陽冰一驚,直接一個瞬移就到了劉景山身前,怒極的就要一掌拍下,那掌力拍至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冷冷的問道:「大師真的是你殺死的?」

    「嗚嗚,是我殺的,我罪孽深重,死有餘辜」

    劉景山痛哭流涕,一臉的悲憤,哭的呼天搶地,凄慘至極。

    「該死」

    廖陽冰大怒,再無懷疑,直接一腳飛起,「轟」的一聲將他踢得震入牆內,昏死了過去。

    以他之怒,非要將其碎屍萬段不可,但現在事關化神海可能會派人來調查,必須先留下他一命,以應付化神海的詢問。

    「大人,大人司德遠大師雖然是劉景山所殺,但卻是紫雲商會之人陷害的啊」

    黎長老大驚,忍著傷痛掙扎著上前來,現在廖陽冰已經成為他們雷風商會唯一可能的救星了,一定要把握住

    「你又是何人?」

    廖陽冰也看出了黎長老武帝的修為,內心暗暗吃驚,此地並沒有發現可以震傷武帝的強者啊。

    李雲霄開口道:「他是雷風商會的長老,也是害死司德遠大師的幫凶。城主大人可以一問這些懺悔之人便知。」

    他目光朝著那些跪地的武者凝視而去,立即有一名武者急忙開口說了起來

    只不過將李雲霄把司德遠關入囚車的事略去,重點談了下雷風商會的陰謀手段,已經司德遠的污點,還有就是劉景山夥同犁長老一起殺人滅口,而紫雲商會之人營救不贏,這才讓司德遠大師身死。

    「該死雷風商會,欺人太甚,死不足惜」

    廖陽冰震怒之下,直接一腳蹦出,「砰」的一聲直接踢爆犁長老的丹田,將他徹底震死。

    可憐犁長老以為救星來了,沒想到卻是煞星,就這麼白白死了。

    廖陽冰在一腳之後,突然內心暗叫不好,似乎有些不妥,但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已經是回天乏術。他終覺得其中有些不對勁,似乎不應該是這般簡單才對。

    「啪、啪、啪」

    李雲霄拍起掌來,大笑道:「好,殺得好城主大人懲惡揚善,大塊人心啊」

    紫雲商會眾人也都紛紛跟著鼓起掌來,一個個大聲叫好,人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廖陽冰的臉慢慢的黑了下來,只覺得剛才那人所說的話里疑點頗多,現在仔細想下,完全就是漏洞百出,比如他們為何會跪在這懺悔,司德遠大師又為何會觸怒劉景山等等,都是說不通的。

    他並非蠢人,一下就知道中了別人的詭計了。

    殺黎長老事小,就怕惹毛了其背後的雷風商會,一旦追責起來,自己這點實力還不夠看的。

    但現在千萬人之下,他也不能表露出中計和懊悔之色,否則顏面和尊嚴何在?

    縱觀此事,從現在的局勢看來,必然是紫雲商會搗鬼策劃的無疑。但現在局勢已經無法扭轉,那麼必須坐死雷風商會害死司德遠的罪名,這樣對化神海和雷風商會總部都是一個交代。

    廖陽冰滿是殺意的眼神瞪了李雲霄一眼,這才緩緩道:「雖然殺害司德遠大師的惡人伏誅,但這僅僅是替大師報仇而已。今日之事我看未必有這麼簡單,我一定會徹底查個清楚諸位都是在海天鎮混的,還請多多少少給我廖某人一點面子,今後盡量控制自己的行為」

    「一定一定」

    眾商會會長都是連連點頭,廖陽冰乃是海天鎮第一高手,誰敢不給他面子

    廖陽冰這才道:「諸位都散去吧,各大商會的會長明日全部到我府邸一敘,把今日之事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並且,廖某還另外有事與諸位相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