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56章 笑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56章 笑話字體大小: A+
     

    司德遠臉上閃過一抹愧色,微微有些惱怒道:「事關人命,怎麼能是小事呢?現在只是一人身死,若是事態不加以控制,任其擴散下去的話,那危害就難以估量了。」

    瑾萱此刻也沒什麼好辦法,形勢逼人之下,只能見招拆招了,若是一招不慎,紫雲商會就極有可能栽在此地,「千蓉,拿一枚真正的化瘀丹和這假丹一起給大師檢驗下。以大師之能,定可發現其中微妙,還我紫雲商會清白。」

    「是」

    江千蓉取來一枚無毒之丹,放置在那有毒之丹旁邊,她也是滿面愁容,好不容易會長大人來一次海天鎮就出現了這種情況。

    司德遠慵懶的目光在那丹藥上掃過,雙手分別抓起一枚,假丹握在左手中,一股精純的魂力灌入其中,那頹廢不堪的樣子立即一掃而空,變得炯炯有神起來。

    澎湃的精神力湧出,在周身形成一股若隱若無的力量,讓周圍的人無法近其身。

    每個人都緊張的觀望著,特別是紫雲商會之人,手中都是捏了把汗。

    李雲霄微微凝視過去,不覺愕然,這司德遠看似大張旗鼓,有模有樣,實則根本是在做戲,看來此人跟於成雙早就串通一氣了。

    半響后,司德遠停止了演戲,擦了把額頭的汗水,道:「這兩種丹藥的成分一模一樣,並無區別,皆是出自紫雲商會無疑」

    「什麼?」

    這一下論斷,無疑將紫雲商會推進了深淵,瑾萱再也無法淡定了,沉聲道:「大師,你可有十足把握?」

    她雖然已經斷定了司德遠和於成雙是一夥的,但內心還是抱著一絲飄渺的期望,但司德遠的回答立即打破了她的幻想。

    「當然」

    司德遠臉上閃過一絲不快,似乎對別人懷疑他的實力十分惱怒,冷哼道:「若是不信老夫的判斷,你們大可以到化神海去請一位九階大術鍊師來。」

    瑾萱的臉色發白,以她們的能耐哪裡請得動九階大術鍊師,即便通過天元商會真請來了,時間上不知要耗多久,怕是商會已經被暗中的對手打敗了,對方既然有此惡毒的招式,斷不會沒有後手。她似乎看到了一張血盆大口要將她徹底吞沒進去,而自己卻對一切都一無所知。

    「想不到紫雲商會竟是如此卑劣的地方,退貨我要求退貨」

    立即有人叫囔起來,這一下更是引起連鎖反應,所有人都要求退貨,如同潮水般,讓紫雲商會所有人都是臉色發白,手無足措。

    「會長大人,怎麼辦?」

    江千蓉幾乎急的要哭了。

    瑾萱臉色煞白,咬牙道:「凡是要退貨的一律給辦但是我一定會證明我們紫雲商會的清白,將那背後真兇揪出來」

    「哼,清白?還是先賠我兄弟的命來吧」

    於成雙一聲冷哼,臉上浮現出煞氣,就欺身而上。

    烏老急忙拐杖一點,就迎身攔了上去。

    「砰」

    兩人各對一掌,於成雙境界不夠,被震得連連後退,怒喝道:「烏老,你當真要助紂為虐?」

    「哼,誰是紂現在還言之過早」

    烏老在紫雲商會待了許久,知道紫雲商會行事作風,絕不可能弄出毒丹來,加上也見識過不少商會間殘酷的商戰,也明白這次紫雲商會是被陷害,但一時之間是無法昭雪了。

    司德遠的目光望了過來,凝聲道:「烏老,已經查明紫雲商會出售有毒丹藥。我現在代表城主府將這商會查封起來,以待城主大人處置,你若是膽敢出手,便是公然抗拒城主府」

    烏老臉色大變,公然抗拒城主府的帽子扣下來,他就徹底無法在海天鎮混了。整個海天鎮都沒有什麼大勢力,而城主廖陽冰則是整個海天鎮最強的高手,基本上說一不二。而司德遠的身份地位也足以代表城主府說話。

    他眼中糾結了幾下,終於放聲大笑起來,道:「哈哈某也活了一百多歲了,這條小命還真沒怎麼放在心上這麼多年在海里廝殺滾打,幾次都以為必死無疑,也算是活的差不多了紫雲商會待我恩重如山,今日明知商會沉冤,我豈能為貪性命而至道義與不顧」

    他手中拐杖掃出一片,橫在瑾萱等人身前,誓死抵禦。

    司德遠臉上抽搐了一下,怒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待城主府收拾你」

    「上」

    他一聲怒喝,立即一名人影閃動而來,速度極快,淬不及防就一掌拍出,烏老根本防不慎防,就被擊中胸膛,吐出一口血來飛了出去。

    司德遠陰冷道:「將紫雲商會之人全部拿下,先關進地牢,商會查封」

    那道人影領命,立即朝瑾萱欺身而去,解決了烏老,這些人根本就是烏合之眾。

    瑾萱怒笑道:「好,好啊一切後手都準備好了,就不知你們背後指使之人是誰,我敗得不服」

    她急忙抽出劍來防禦,當哪裡是對方的敵手,手中長劍被對方一指就震飛,眼睜睜的看著那陰冷的面容上泛起獰笑之色,一隻鐵爪般的大手朝她脖子抓去。

    瑾萱悲憤無比,不忍再看,閉上了眼睛坐以待斃。

    但一陣后,自己的脖子並沒有收到攻擊,而四周似乎也變得有些安靜起來

    她愕然的睜開眼來,只見人群中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輕笑道:「看了這麼久,我還以為可以引出背後之人呢,想不到還是一群嘍啰。罷了,那就先收拾你們這群嘍啰好了,打了狗,主人總要出來的。」

    「你……雲少」

    瑾萱只覺得一陣恍惚,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不對,不對,肯定是我的幻覺。」

    她低下頭去,用兩隻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依然還是那張清秀的臉孔,正含笑望著她。

    「真的是你嗎?雲少」

    她用指甲使命的掐自己,越來越疼,才漸漸相信起來,右手猛然捂著嘴巴,強行忍著不讓自己哭出來,但雙眸還是漸紅,兩行清淚落下。

    「怎麼回事?上啊,把他們都抓起來」

    司德遠突然心中有種不好的感覺,急忙命令道,但那人影還是一動不動。

    李雲霄笑著上前,輕輕推了那人一把,立即「砰」的一聲倒在地上,已經死了一陣了,「你永遠也命令不了他了。」

    「死了?這,這怎麼可能?」

    司德遠大駭,於成雙也是心中一凜,難以置信。

    這名高手可是七星武尊的強者啊,在海天鎮也算是排的上號了,怎麼可能在如此多的眼睛面前無聲無息被人殺掉?

    他們都是一陣毛骨悚然,感到死神在悄悄臨近。

    「你,你是誰?膽敢阻擾城主府辦事?」

    司德遠稍稍淡定了下,以他的身份地位,對方斷然不敢如何。

    「大家都安靜」

    李雲霄做了個禁音的手勢,道:「紫雲商會是絕不會出售假丹的,假的是這位司德遠,他根本不是什麼八階術鍊師,不過是個江湖騙子而已」

    「什麼?」

    這一勁爆消息比紫雲商會賣假丹還要來的讓人震撼,所有人都停下了退貨,紛紛轉身望了過來。

    「不可能吧?司德遠大師可是有化神海親自頒發的八階術鍊師徽章啊」

    「就是,大師在海天鎮享有盛名也不是一天二天了,怎麼可能會是假的。

    「這小子是誰?竟敢如此大放闕詞,不要命了嗎?」

    司德遠一愣之後,仰天大笑起來,眼中儘是譏諷之色,道:「老夫還以為你會說什麼,竟然質疑我的術煉資格,哈哈,哈哈,天大的笑話」

    瑾萱臉上再也沒有那緊張和不安的神情,嘴角淡淡的帶著微笑,如同盈盈仙子,安靜的站在一旁望著李雲霄。

    不僅是離火城之事,還有紅月城名揚天下的一戰,都讓她對李雲霄充滿了絕對信心,而自己只需要靜靜的看著便好,有他在,一起都會無恙。

    這下紫雲商會有救了,想不到又欠了他一個人情,兩次都是恩情比天大,這讓我如何償還?

    江千蓉也是吃驚不小,看著這位不買套裝的少年,竟然認得會長大人,而且看關係還不淺,更讓她不解的是,為何見到此人之後,會長大人就徹底的輕鬆下來了?

    她離的瑾萱最近,自然能夠感受到瑾萱的那股輕鬆絕不是裝出來的。

    李雲霄冷笑道:「不錯正是個笑話,你就是海天鎮最大的笑話今天我不僅要戳穿你這個騙子,還要將你抓去化神海,接受最嚴厲的處置」

    「哼,放肆」

    司德遠怒道:「老夫乃是貨真價實的八階術鍊師,難道還要跟你證明嗎?

    李雲霄笑道:「我還說我是九階呢,這兩枚六階丹藥明顯成分不一樣,這你都看不出來,竟然敢自稱八階術鍊師,那我豈非是十階術神了?」

    「什麼?難道司德遠大師判斷錯了?」

    眾人都是一驚,難以置信的樣子,滿是狐疑之色。

    司德遠大怒道:「口出狂言這兩枚丹藥完全一模一樣,老夫敢以名譽擔保」

    李雲霄微微一笑,道:「你本就是個騙子,哪裡有什麼名字。我今天就當場戳穿你,這兩枚丹藥到底有何不同,我便演示給大家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
    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