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50章 被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50章 被控字體大小: A+
     

    納蘭芷璇上前道:「可月大人定然是醫治李雲霄去了,若冰妹子你就別跟去了,否則也只會添亂。」

    姜若冰神情低落,擔憂道:「不知雲霄大哥的傷勢能否恢復,都是為了我,如果他的武道根基全廢了的話,那我……」

    她一下子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中,聲音都有些嗚咽起來,忍不住用一隻手抿著嘴巴。

    「哼,丹田只能剩半壁,就算治好了,也是天賦盡毀,終身只能停留在六星武尊的程度了。」

    阮紅玉毫不憐憫的冷哼著,目光凝視著姜若冰,道:「若冰你跟我回去,這段時間不得再出城主府,你盡會給大家添亂」

    姜若冰一聽,大顆大顆的眼淚頓時撲簌簌的掉落下來,終於「嗚」的一聲哭出聲來,泣道:「嗚嗚嗚,都怪我,都是我害了雲霄大哥,嗚嗚嗚」

    她陷入了無邊的自責之中,若非她強行要李雲霄出手,此刻根本不會有這種情況發生,那麼李雲霄可以安心的修鍊武道,直至成為天下第一人。

    「人各有天命,若冰你也無需太自責。也許是他天賦強的不像話,老天也看不過去了,這才假借閏祥之手將其毀去。」

    姜楚然也是喟然長嘆,安慰起姜若冰來,道:「天之道渺不可測,這是他自己的劫難,與你毫無關係。」

    「對,人各有天命我相信李雲霄一定可以熬過這劫」

    羅青雲臉色也極為難看,說出這句話后便轉身離去。

    納蘭芷璇一呆,也急忙追隨而去。

    李雲霄的武道根基已毀,天賦不復存在,紅月城的高層對此人也就失去了興趣,只不過是長嘆一聲,便紛紛離去,姜若冰也被帶回了城主府,整個中央廣場一下子空寂起來。

    「噗」

    「噗」

    這時候長空中才噴出兩道血來,正是乘浩渺和北冥來風,兩人一直隱匿在高空中,直到人群都走光了,這才現身出來,都是臉色發白,渾身哆嗦。

    「浩渺兄,我總感覺我們的行跡似乎有人察覺到了。」

    「嗯,當然瞞不過紅月城城主那些人,只要大家沒看到就好。」

    「這……,還是令我們的形象大損啊」

    「切性命重要還是形象重要?李雲霄的武道根基一廢,我們還是後起翹楚,將來的天下領袖,誰敢說我們形象不好?」

    「嗯,這倒也是。想想那李雲霄真是恐怖啊,那海族閏祥亦是如此,幸好李雲霄廢了,就不知那閏祥如何。」

    「我想估計也差不多吧。就算沒廢,那也是外族之事,輪不到我們操心。

    兩人說完,便同時化作一道光芒朝著紅月城墜去,找地方療傷去了。

    兩人離開后不久,天空中突然微微扭曲起來,從中走出一道人影,他每一步都如同踩在水面上,盪開波紋,重重暮色無聲開啟,彷彿就是為了迎接他的到來。

    男子的兩鬢已經斑白,面容顯得有些僵硬清冷,像一塊白色的大理石,他微微昂起下顎,閉上雙目在空中輕嗅起來,如同在百花叢中品嘗芬芳時的那種愜意。

    「果然是十方境的味道,真龍之氣和神奕力,只是太少,太少……」

    男子正是從地牢之中出來,被李雲霄稱之為慕容竹的那人,他感慨了一下后,整個人的身影便漸漸消失在降臨的暮色中,大地開始步入黑夜。

    但紅月城的這一晚是絕大多數人都無法安睡的一晚,幾乎所有的酒樓都是燈火通明,全部在談論今日之戰,一個個唾沫橫飛,就好像參戰的是他們本人一般,連李雲霄和閏祥當時的心理活動都描述的一清二楚,津津有味,徹夜不休,生意一直做到天亮。

    第二天,那些講了一夜,喝光了幾乎所有酒的武者們再次興緻沖沖的來到中央廣場,卻得到消息,說姜二小姐在昨夜一戰中受到驚嚇,已經病得不輕,紅月城的強者帶著她前往他處尋醫去了,為了不失信於天下,故而讓另一位姜家的女子取而代之,作為這次比武招親的對象,嫁妝不僅沒少,還多了一些寶物,不過其中的東海月明珠和龍之秘寶卻是被替換了出來。

    眾人都覺得一陣古怪,昨天都還好好的,怎麼一夜下來就病的不輕了,而且紅月城乃是天下七大勢力之一,連這裡都看不好的病,還能去哪裡看?

    但古怪歸古怪,誰也不敢出來抱怨,況且也有另一位姿色相差無幾的女子頂替,嫁妝不減反增,大家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至於那位頂替的姜家女子,自然是旁系中隨便找了一個適婚年齡的出來。

    只不過今天的比試,姜楚然和阮紅玉再沒有現身,而是派了一位長老出來主持,那些邀請而來的嘉賓則是一個不落的全到了,他們對於紅月城臨時換人,雖然也猜到了內情,但於各方勢力都無關痛癢,也就懶得多嘴了。

    他們關心的更多的則是李雲霄的傷勢情況,只是李雲霄被寧可月帶走後就直接進了桃花塢,那地方是她化出的禁區,就是紅月城的高層都不敢擅自踏入,所以沒有任何消息傳出。但看姜家現在的態度,以及昨天他們親自查探的結果,那李雲霄是必廢無疑的,倒也無需過多關心了,於是一個個悠悠然的品茶看比賽。

    「師傅,雲霄大哥到底怎樣了,快告訴我好不好」

    桃花塢內,姜若冰急得如熱窩上的螞蟻,難以靜心,像只兔子一樣上蹦下跳。

    但她所在之處竟是桃花樹旁的河水底部,被一個巨大的氣泡包裹著,任其如何掙扎都破不開。她不知道的是,在這個氣泡內,她的聲音也無法傳達出去,無論如何叫喊都是徒勞。

    在河水上一座小橋橫跨,連接南北亭樓,順著迴廊延伸向前,跨過一個荷葉蓮蓮的花園,便是一間巨大的修鍊密室。

    一般密室多是建在地底或者隱秘之處,而此間密室直接如同樓宇般的坐落在連排建築尾端,顯示出主人無以倫比的自信,絕沒有任何人敢擅自打攪。

    唯一一位敢的人,已經被她沉到河底去了。

    密室中刻滿了各種複雜的陣法線條和符號,此刻李雲霄便正躺在中央,下身的一個陣法將四周多的驚人的元丹之力盡數吸收過來,灌入其體內。

    寧可月則是盤坐在一側,看似閉目養神,卻在分分鐘監測著李雲霄的身體變化,內心的擔憂一刻都沒有停止過。

    李雲霄肉身的恢復之力遠超她的預計,對於元丹的吸收也是驚人的多,早已超出了一名六星武尊該有的力量。但考慮到他的真實戰力,寧可月先前還是不以為意,覺得多吸收一些也正常,但這「一些」竟然達到了普通六星武尊的五十倍之多

    而且還在源源不斷的吸收,似乎永無止境。

    一滴冷汗從寧可月的額頭上淌下,她覺得是不是要去找一名九階術鍊師來看看,但那樣的話,李雲霄丹田未損之事就瞞不過了,至少姜楚然那裡就瞞不過去。

    「難道真的是丹田出了問題,無法聚氣了?」

    想到這點,寧可月嚇了一跳,急忙仔細的檢查起來,發現並不是那麼回事

    「丹田中氣息飽滿,這些吸收進去的元力似乎全部被肉身消化掉了,那三頭六臂的法相到底是什麼神通,看上太過驚人,而且防禦也極為變態,在那種真龍之力下還能存活下來,真是幸運」

    雖然閏祥擬化出的真龍狀態十分有限,但畢竟蘊含了十方之力在裡面,就是低價武帝也必然身隕,根本不是武尊可以擋的下來的。

    「嗯?停止了?」

    就在李雲霄的身體吸收了普通六星武尊八十倍的元力后,終於停了下來。

    寧可月急忙將神識探入其體內,先就是查看丹田,畢竟那裡才是重中之重

    「這……,怎麼回事?」

    她猛然一驚,發現李雲霄的丹田已經完全消失不見,被那一團黑色的魔氣徹底取代

    突然一股魔之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那修復完整的肉身上開始浮現出各種黑色花紋來,盤根錯節,似乎遵循了某種規律,漸漸布滿全身。

    寧可月正驚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李雲霄猛然睜開雙眼,眸子竟然是妖異般的紫色

    「轟」

    躺在地上的李雲霄突然一翻身,立即出手斬出一股刀芒,往寧可月身上劈去,自己則是瞬間退後一段距離,全身都是戒備和警惕起來。

    那道刀芒在寧可月面前自然是小兒科,直接伸手一抓就將其泯滅在手中,眼裡露出凝重之色來,道:「你是誰?」

    李雲霄這副樣子,任誰一看也知道是被其它東西上身了。

    「哈,哈哈」

    李雲霄突然狂笑起來,一臉興奮的激動道:「終於,我終於可以完全控制這具身體了不僅是身體的力量,就連身體內的那些玄器也盡數歸我控制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他難以抑制的激動,臉色都脹的有些通紅,喃喃自語道:「有了這具強大的身軀,還有那些變態的玄器,我甚至有了和那些分身一爭高下的資本哈哈,太棒了,吸收了那些分身,我便是這個時代的魔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