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39章 勝利在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39章 勝利在望字體大小: A+
     

    眾人往那紅月城飛去,經過激烈的廝殺,阮子茂力壓路雨星獲勝,卻也已經是元氣大損。

    隨著姜楚然和那三色光芒的回歸,所有人的心思都回了過來。

    姜若冰也在寧可月的安排下,順利將那名假新娘替換了出來。她氣惱的扯下紅頭蓋,發怒的坐在一旁不吭聲,朝著台上的阮子茂狠狠使眼色。

    阮子茂苦笑不已,於脆撇過頭去不看她,卻發現李雲霄赫然也在看席之上,就坐於寧可月身側,他猛然心中一驚,目光微微凝視過去,滿是疑惑之色。

    李雲霄微微一笑,對他使了個放心的眼色,阮子茂這才鬆了口氣,安下心來。

    姜別離道:「阮子茂獲勝,下面可還有要比試的?」

    祝煜祺這才緩緩的從下方走上擂台,輕輕笑道:「子茂兄,不好意思,我要撿便宜了。」

    阮子茂冷冷的盯著他,嗤笑道:「撿便宜?就怕撿起一身騷。」他說完便提出休息,服下幾枚丹藥后就地盤坐調息起來。

    寧可月輕聲問道:「你說誰最終能贏?」

    李雲霄道:「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阮子茂了。」

    「哦?你對子茂也這般看好?」

    坐在最前面的阮紅玉轉過頭來,淡淡的看了李雲霄一眼,道:「你便是炎武城城主吧?我對你醫治若梅體內咒術的方法很感興趣。」

    李雲霄淡然一笑,道:「阮子茂是個聰明人,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他一定有對付祝煜祺的手段,否則的話祝煜祺此刻就不會出現在擂台上了。至於那解術之法,抱歉,祖傳秘法,無法相告。」

    四周之人一聽,都覺得有點道理,一個個露出古怪之色來。

    阮紅玉嗤笑一聲,不屑的冷冷道:「你什麼意思?聽上去就好像子茂耍手段獲勝一般?天下豪傑盡在於此,人人都是長眼睛的。」

    寧可月冷哼道:「怎麼還說錯了?怎麼不見北冥來風和乘浩渺?」

    阮紅玉一見她駁斥自己,更是大怒,哼道:「我女兒又是天下第一美人,是人都會動心。有人不想參賽也奇怪嗎?這年輕一輩中七星五傑四秀,基本都來了大半,難得非得全部來齊了才算?有一人不來就是子茂耍手段了?」

    姜楚然立即感到頭大,兩個女人一台戲,怎麼爭也爭不完的,而且這麼吵下去,只會有損紅月城聲威,他斷然喝道:「都閉嘴你們唧唧歪歪的,讓大家怎麼看比賽」

    兩女各自冷哼一聲,不再言語。她們也是在外頭給姜楚然面子,若是沒有其他人的話,根本不可能喊的停。

    姜楚然倒是有些詫異的看了李雲霄一眼,對他的觀察力微感吃驚。

    此刻雷台上阮子茂經過一陣的調息,附加丹藥作用,各方都已經恢復到了極點,猛然睜開眼來,冷笑道:「煜祺兄,就讓你我之戰,為這次的擂台賽畫上個句號吧」

    祝煜祺眼中燃起一絲戰火,那種風輕雲淡的態度立即消失不見,一字字道:「如你所願」

    話音落下,一股浩瀚帝氣壓下,阮子茂終先出手,劍上元力如一泓秋水蕩漾開來,如同怒浪驚濤,席捲眼前這最後的大敵。

    東域七星之首,代表的是整個東域年輕一輩中的最強者

    而祝煜祺不過是北域四秀位居其二,這更是兩域年輕強者的對決,無論是賽事本身,還是賽外之意,他都不能輸。

    祝煜祺眼中戰火化開,全身運功而起,一道通紅的火劍在身前凝出,斬出漫天火花,擊在那一泓秋水上,兩種截然不同的元素衝擊,引起巨大的波動散開。

    阮子茂眼中閃過一絲冷色,迎著那衝擊之力欺身而上,喝道:「一劍平川

    寒冷的劍影橫空掃過,震得擂台上的結界霞光大起。

    阮子茂手中之劍劍靈覺醒,與他心神相同,運轉起來行雲流水,劍身合一

    台下各種驚嘆之聲一片,儘是誇讚。

    「剛才和路雨星之戰果然沒有用全力啊,這才是東域七星之首的真正力量

    「好強,這幾人已經遠超年輕一輩了,代表的是大陸頂尖存在」

    祝煜祺在阮子茂的緊緊相逼之下,步步遇險,但是憑藉著奇異的身法,在夾縫中求存,並且一直伺機而動,只要阮子茂稍有停歇他就反攻上去,不時的有火焰迸出。

    寧可月皺起眉頭來道:「這祝煜祺倒也聰明,知道揚長避短,但缺少血性,這種纏鬥之法要打到什麼時候?以兩人的實力來看,怕是要打幾天幾夜了。

    李雲霄笑道:「血性往往伴隨著糟糕的結果,這兩人都是攻於算計,若是硬斗的話,祝煜祺的勝算更小,他當然要選一個勝算更大的途徑了。畢竟這不是單純的比武,背後涉及聯姻這等大事。不過……」

    李雲霄目光微凝,道:「阮子茂是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一定有變通之法」

    阮紅玉心中微驚,眼裡閃過一絲忌憚之色,對李雲霄的觀察之力起了警惕之心。

    擂台上阮子茂劍氣縱橫,連續搶攻之下,冷笑道:「煜祺兄,這般纏鬥,你在跟我玩遊戲嗎?」

    祝煜祺身影閃動,笑道:「子茂兄招式太強,我不敢應接,只能以退為進了。」

    「哼,不敢接何不認輸?」

    「武道之念太執,想要一睹七星領袖的風采啊」

    「那就盡情的看吧」

    阮子茂突然劍勢一收,左手浮現出天波鏡來,往空中一照,浩瀚的氣息澎湃而出,整個擂台都置身於鏡光之下,兩人之間的景象開始莫名變幻。

    「幻陣」

    祝煜祺內心一驚,道:「此幻陣不是輔助修行的嗎?即便能夠有攻擊效果,對我而言也並無作用。」

    阮子茂冷笑道:「是否有用就要見分曉」

    他長劍高舉,喝道:「一劍平川」

    劍氣縱橫,激起千層攻擊,一道道如萬馬崩騰而過,臨空斬下

    祝煜祺微微皺眉,身法施展開來,便要閃躲,猛然驚駭的發覺,這一劍之勢竟然化作萬千,從四面八方斬落,而且越化越多,劍如雨下

    一滴冷汗從他鬢頰上流下,如此劍勢,這便是幻術造成的影響嗎?

    更恐怖的是他竟然分不清真假

    祝煜祺身上潛能瞬間全部爆發開來,手中長劍化出道道飛虹,如同彩霞橫空,在周身凝成一片劍勢,倏然斬出

    「轟」

    雙劍碰撞,祝煜祺功底稍弱,震得連連後退。

    阮子茂在一劍得手后,身體化作淡淡的青煙消散,整個幻陣之中不見人影

    祝煜祺這下終於臉色大變了,身法的優勢一下便轉為劣勢,在幻陣之中根本撲捉不到阮子茂的人影,除非先破開這天波照影。

    他手中長劍舞動,一道道的劍氣斬出,瀰漫在周身,準備施展絕技破陣。

    突然一腳臨空而下,竟然點在他的劍身上,阮子茂大笑道:「哈哈,總算肯動手了嗎?」

    祝煜祺臉色微變,道:「子茂兄靠這種寶貝打我,未免失了公平吧?」

    「公平?」

    阮子茂冷笑道:「玄器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啊」

    他一劍落入手中,直點祝煜祺。後者猛然元力灌入劍中,將他震飛起來,隨後劍氣臨空,狠狠的轟擊在一起。

    「砰」

    祝煜祺一劍之力被震回,體內氣血震蕩,連連後退。

    「祝煜祺,敗你的方法很多,只是我沒耐性跟你耗了,一劍定勝負吧」

    阮子茂有些心急起來,跨過眼前這個礙事的石頭,他便是冠軍了,手中的劍芒變得急促起來,劍靈與身體心神合一,乾坤劍指而上

    「一劍平川」

    祝煜祺也面色萬分凝重,知道這一劍避無可避了,他全身的潛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劍勢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不斷地咆哮著,傳出陣陣的猙獰之意

    「轟隆隆」

    最終一劍,兩人各出極招,水與火的碰撞,化作狂虐的劍氣之海,沖開天波照影的幻境,回到擂台之上,將防禦震的徐徐生輝。

    兩人一劍之後分開,俱是臉色蒼白。

    祝煜祺先噴出了一口血,苦澀著搖頭道:「你的實力的確比我強橫一籌,煜祺輸的心服口服。」

    阮子茂嘴角也淌下鮮血,冷冷道:「不送」

    祝煜祺平復了下體內激蕩的元力,慢慢走下擂台,雖是敗者,卻贏來衝天的掌聲,歡呼不已。

    「嗯,也只有這一戰值得看了。阮子茂不憑天波照影,雖然贏面也更大,但難以這般果決。」

    看席之上,寧可月分析起來。

    李雲霄笑道:「勝利在望,他忍不住要擁抱新娘了,故而心急如焚,否則以他平日的心性,就算是拖下去也是他贏。」

    寧可月看了他一眼,嘆息道:「只要你不上場,比試到這也就結束了。若冰是我的愛徒,我更願意她嫁給你的。」

    李雲霄搖頭微笑,道:「怕是我沒有這個福分了。」

    姜別離高聲道:「阮子茂得勝,可有再戰之人?」

    他的聲音一出,全場都是寂靜無比。雖然阮子茂此刻有傷在身,但剛才顯露出來的武技已經傲視群雄,年輕一輩中莫敢爭鋒。

    推薦一本朋友的書,幕辰的,天不憐我,我何須敬天?仙不敬凡,我隻手遮天。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
    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