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38章 化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38章 化解字體大小: A+
     

    凌白衣臉色驟變,他沒有想到自己用霹靂手段,想要威脅姜楚然,逼紅月城妥協,卻換來如此結果。以姜楚然的性子絕不會冒這般大的風險和自己決裂,罪魁禍首便是寧可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節楠殺了,以威攝威

    現在他的處境異常被動,左右有姜楚然和寧可月,上方還有三位紅月城的老怪封鎖天空,五大絕世高手聯手之下,自己別說取勝,能否逃命都是個問題

    縱橫天下這麼多年,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可能要栽了

    霸天虎苦笑道:「這次任務太曲折了,最終還是沒能善終,這就是老天給我的懲罰,想退休都難啊。」

    小八笑道:「前輩,這麼多高手隨我們一起上黃泉,大家熱熱鬧鬧的有個伴,多好啊。搞不好老大也要陪我們一起走呢。」

    霸天虎笑罵道:「你就不能說點好聽的?老大若是掛了,八象就真的徹底完蛋了。」

    他們兩人也算是奇葩,這種緊張的氛圍之下還有心思調笑,可能是知道必死無疑,反而變得輕鬆起來了吧。

    凌白衣臉色數變,之後終於開口道:「你們贏了,我妥協,開條件吧,讓我三人離開。」

    「什麼?」

    小八一驚,急忙道:「老大,你不能妥協啊不能丟了我們八象的威風,我們死不足惜,你可以多殺一些紅月城的人替我們陪葬」

    凌白衣一頭的黑線,怒道:「閉嘴」

    「妥協?哼,你不是小天下,縱古今嗎?」

    寧可月冷笑道:「凌白衣可是封號武帝,這個妥協我紅月城不敢受啊。」

    四周的紅月城之人一個個熱血激昂起來,能夠逼的封號武帝親口妥協,並且他們都是親歷之人,就是死也無憾了。

    凌白衣臉上浮現怒容,雙眸中儘是寒星點點,冷聲道:「少在我面前逞能,兩敗俱傷也不是你寧可月願意看到的,只不過你這份壯士斷腕的決心贏了有可能不斷腕的話,你是不會選擇跟我硬拼的」

    寧可月臉上冷笑之意不減,但還是點了點頭,道:「誰也不願意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親人和手下被殺要妥協可以,一、昭告天下,你凌白衣在我紅月城面前栽了,輸的心服口服二、發誓有生之年,不得殺我紅月城任何一人做到這兩點,你們三人便可以安然走了。」

    「哈哈,笑話」

    凌白衣氣極,怒道:「昭告天下,虧你想得出來若是這就是條件的話,那就決生死吧」

    寧可月冷笑道:「決生死會怕你?」她手中金劍一展,悠悠揚揚的歌聲若隱若無的響起,條件談崩,氣氛再次凝重起來。

    李雲霄暗暗鬆了口氣,看似氣氛再緊,但他知道已經打不起來了。

    這一戰的結果其實是雙方都難以承受的,能不戰則不戰,既然都有心妥協,那就不會戰了。現在缺的只是一個共識的條件,而寧可月劍上揚歌,也不過是虛張聲勢而已。

    果然,姜楚然開口道:「那你覺得該如何?」

    凌白衣冷哼道:「今日之事就此作罷,我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對你們紅月城不記仇,這就是最大的條件了。」

    姜楚然冷笑道:「凌白衣,你囂張慣了我能理解。但這世上還有很多地方是你惹不起的。那昭告天下的事可以除掉,只要你發誓有生之年都不殺紅月城之人,並且有生之年都不踏入紅月城一步,便可以走了。否則的話就留下吧,再沒什麼條件好講。」

    姜楚然屬於那種以大局為重的務實性領袖,相對來說還是比較好講話,凌白衣眉頭皺起,知道這是姜楚然的底線了,是戰是退,全在自己一念之前。

    若是戰的話,除了這五大絕世高手外,在場的其餘之人瞬間就會化作灰飛。這些都不是他關心的,他關心的是自己有幾分把握從五人聯手之下逃脫,逃脫后傷勢又多久能夠恢復。

    這一切都是極大的未知,因為此生做的都是極有把握之事,從未有過這般被動的時候。

    他終於讓步了,道:「好,我答應,有個附加條件,便是東門遠也要安然無恙的放出來。」

    東門遠雖然失去了噬魂幡,但高絕的修為還在那,只要多跑幾次噬魂宗,億萬生魂還不是隨便弄來。

    「好,可以。」

    姜楚然滿口答應道,東門遠可擒可放,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只是修書了噬魂宗宗主皇甫弼,看來得另外再解釋了。

    凌白衣便舉手立誓道:「我凌白衣有生之年不殺紅月城一人,有生之年不踏入紅月城一步。」

    此誓言仿若是無盡恥辱,讓他羞憤難當,怒道:「但若是有不長眼的紅月城之人在外面被我遇見了,就別怪我削掉他們手足,廢了他們丹田。」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姜楚然也大為頭疼,暗暗責怪自己說話不夠周密,被對方鑽了空子,但說出去的話如同覆水,豈能收回。

    寧可月哼哼道:「可以,但若是有紅月城的弟子被你所傷,那天涯海角也要追殺你。但根據誓言,你卻不能殺我們。這交易挺好。」

    「哼,我會怕你們追殺?笑話」

    他留下一個殺意滔天的眼神,轉身便離去。

    凌白衣一走,整個空間那股殺意便全部消失,所有人身上的寒氣也逐漸驅散,這才回暖起來。

    所有人都是久久不能回神,短短時間內就從鬼門關中走了一趟,能夠活下來一個個都覺得無比慶幸。

    姜若冰急忙跑過去,道:「爹,師傅你們怎麼不殺了她,不要在意我的安慰」

    「啪」

    姜楚然驟然出手,一個耳光甩出,將她扇飛了出去,怒道:「都是你惹出來的禍立即給我換衣服,去比武場」

    寧可月眉頭一皺,攔著姜若冰身前,冷冷道:「被別人威脅了就打自己女兒,很有本事啊,大城主今日之事雖說兇險萬分,但未嘗不是好事,與死神八象之事算是有了個了斷,並且震了我紅月城聲威。此事我會令人寫成各種橋段,傳遍整個天武界讓天下人都知道他凌白衣在我紅月城栽了大跟頭」

    小八訕訕道:「可月大人,這樣不好吧,身為絕代強者,做事就不能低調點?」

    「啪」

    小八臉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整個人被扇飛了起來,狠狠的摔在地上。

    寧可月冷冷的盯著他,寒聲道:「不想再讓我扇成豬頭的話就閉嘴跟航鋒去把東門遠那隻老鼠搬走,若是他不走的話就當場殺了,也不算是違約。」

    小八一身的冷汗,一隻手捂著嘴巴不敢吭聲了,想起上次被寧可月扇成豬頭的樣子,哆嗦了一下,老老實實的和霸天虎兩人跟在寧航鋒的身後,朝城內地牢方向而去。

    見事情處理完畢,天空中那三道顏色的光芒終於停止了旋轉,化作三道流光,先後墜入城內,渺無蹤跡。

    姜楚然連忙道:「多謝三位長老出手」

    天空中沒有任何的迴音,那三人從出現到離去,一句話也沒有開口。三人都是姜楚然等人的長輩,早已一心潛修武道,若非凌白衣這種絕世強者來犯,是絕不會出來的。

    姜若冰捂著通紅的臉,躲在寧可月身後,可憐兮兮的哀求道:「師傅,我不想去比武招親。」

    寧可月臉色一寒,喝道:「這由不得你」

    她伸手在姜若冰臉上一抹,那紅腫之處便好了大半,隨後手指一點,一道青光打入姜若冰的肩膀。

    姜若冰吃痛,大叫了一聲,道:「師傅,你於嘛打我?」

    寧可月冷冷道:「不是打你,而是在你身上留了個印記,這樣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能第一時間感知到。」

    姜若冰一聽,頓時心神絕望,知道逃跑是不可能的了,一臉的委屈。

    寧可月看了一眼李雲霄,贊道:「剛才凌白衣的威勢之下,就連航鋒我都能感到他內心散發出來的懼意,唯獨你在我身邊,離我最近,反而沒有心生恐懼,讓我很是不解和稱讚。」

    她的話立即把姜楚然的目光也引了過來,所有人都是詫異而望。

    李雲霄抹了把汗,訕訕道:「其實我是嚇傻了,已經不知道什麼是恐懼害怕了。」

    「哦,原來是嚇傻了。」

    眾人都是唏噓的嘲諷了幾聲,這才收兵回城。

    姜楚然道:「可月妹子,若冰就等你帶她過來了,我先過去。以免走的太久了讓眾人猜測不已。」

    寧可月微微點頭,他才化作一道光芒而去。

    寧可月冷冷的瞪了李雲霄一眼,知道他在胡扯,道:「擂台比試就要結束了,你真的不打算參加?」

    她一把抓過姜若冰,用手指托起姜若冰的下巴來,道:「你看這小妮子,長得挺不錯的,你不動心?」

    「師傅」

    剛覺得莫名其妙的姜若冰臉色一下子變成茄子,大羞起來,一把逃開,雙拳往寧可月身上打去。

    李雲霄滿臉的黑線,道:「動心是動心,沒這個實力有什麼辦法。我且隨去看看吧,正好了結一件事。」

    他所說的便是給姜若梅治療之事,有寧可月幫他隱瞞月瞳就不用擔心會被發覺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