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37章 決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37章 決心字體大小: A+
     

    極光之中,緩緩浮現出一道人影,白衣臨空,整個刺目光芒如同他的餘暉,腳踏凌波而來。

    眾人極力的睜大自己眼睛,忍著強烈的刺痛,想要看清楚這名絕世武帝的容貌,卻只看到極光之中淡然的身影,仿若身體已經融合在那光芒之內。

    隨著凌白衣一步步的踏下,寧可月感受到莫大壓力,金劍上揚起了悠悠古聲,一個個的符文從上面溢出,在四周飛舞起來,劍勢已經運轉到了極限

    凌白衣的腳步一停,臨立在空中,眼中閃過一抹寒意,開口道:「寧可月,你敢跟我動手?」

    他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帶著無邊殺意,好似一種音波武技,震落而下,紅月城禁衛軍紛紛忍不住顫抖起來,幾乎就要當場跪下求饒。

    「不敢?你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寧可月的臉上一片肅然,除了凝重外,還有捨身一戰的決然,戰衣和金劍一體,化出一個個巨大的符號,往四面八方震開,運滿的劍勢再次提升起來。

    凌白衣雙眉一皺,周身開始出現淡淡的青芒,繞其飛旋,他一手抬起指天,一道恐怖的異象浮現在天空中,好似紫黑色的雷電,如同惡龍翻滾,殺意無邊

    在兩人驚天的氣勢之下,擠出極強的靈壓,在場的每一人都渾身哆嗦,急忙運功抵擋。

    李雲霄也是心中駭然,感到呼吸極為困難,眼中露出憂慮之色來。此刻的靈壓之威他還能扛住,若是兩人真的全力一擊交手,那餘波震蕩開來,就算化出金身法相也得灰飛煙滅。

    凌白衣身上的氣勢不斷攀升而起,突然他口中輕咦一聲,抬頭望去,天際三色光芒在目光所及的瞬間就飛襲而至,如同陰陽魚一般在天空異象四周飛旋,竟然將那異象之力困住,三色光芒往外散開,將整個天空映的一片絢麗。

    「竟是這三名老怪。」

    凌白衣語氣中帶著驚詫,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李雲霄也是倍感訝異,這三人竟然還沒死,但內心稍稍鬆了口氣。這三名老者受天賦所限,在武道的領悟上已經很難精進了,只能是不斷地吸納元氣,在修鍊過程中以求突破那一線機緣,但是希望渺茫。

    即便如此,多年來積累下來的功力底蘊,也是異常恐怖的。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一道輕聲響起,伴隨而來的光芒飛落,化出姜楚然的身影,一臉淡然道:「白衣兄,既然來了,也不賞臉進城喝杯血茶?」

    口中友好相邀,但身上的氣勢卻是攀升而起,右手中浮現出一隻鏤空的花球來,竟吞吐著元氣,在球的四周化出一片迷霧茫茫,不知是何玄器。

    凌白衣的臉色再變,姜楚然所落的方位正是他的左側,和寧可月互成犄角之勢,聯手鎮壓他的氣勢。而天空之上三名老怪更是聯手之下,不僅壓制住了他的功法異象,而且將天空直接封鎖,斷他退路

    凌白衣冷冷一笑,道:「楚然兄,你邀我進城喝茶,還是讓我進城去喂茶呢?」

    姜楚然面色淡然道:「是喝還是喂,就全取決於白衣兄你自己了,不過若是白衣兄肯以身喂茶的話,那一定可以開出絕品好茶,楚然很是有些期待呢。

    凌白衣笑道:「哈哈,楚然這是在威脅我啊。從來只有白衣威脅別人,被別人威脅這還是第一次呢,很有新鮮感。」

    他抬起手來,突然一名紅月城禁軍驚恐的大叫起來,身體不受指揮的飛上了天空,被凌白衣的殺氣攝住,嚇得肝膽俱裂,痛哭流涕,不斷地求饒呼救起來。

    姜楚然臉色大變,驚怒道:「放開他」

    「砰」

    剛說完,那名禁軍的身體突然爆開,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化作大量的血泥,懸浮在空中,卻是不墜下去,令人作驚恐和一陣作嘔恐怖

    「哇」

    姜若冰第一個被這種慘狀嚇到了,驚叫一聲后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大顆大顆驚恐的眼淚從眼睛里「撲簌簌」的淌下,渾身顫抖不已。

    別說是她,在場的禁軍之人無不臉色大變,心驚膽寒,一個個臉色發白。在五大頂尖高手的圍困之下,還能舉手投足,悠閑的殺人,封號武帝之強,這哪裡還是武者,簡直就是神靈啊

    「你……」

    姜楚然渾身大震,駭然的震怒而望,雙眸中充斥著無比的憤怒和殺意。

    凌白衣淡然笑道:「我不喜歡廢話,全部退走,讓我們離開。」

    整個氛圍變得異常的肅殺的起來,每個人武者額頭都是冒出大量冷汗,直接貼在身體表面結冰了

    李雲霄也是渾身發冷,若剛才凌白衣擊殺的對象是自己的話,怕是連躲進界神碑都不可能,好狠的手段,擒住這麼多人的性命做威脅,怕是紅月城不得不就範了。

    空中那三色光芒也被這狠厲的手段震驚不小,暴躁的元力波動傳來,似乎內心極難平靜。

    「怎麼?不服?呵呵。」

    凌白衣慵懶的抬起眼帘,冷冷的笑了起來,道:「你們想這些人都死嗎?

    他的聲音仿若來自九幽,令人毛骨悚然,紅月城禁軍之人一個個渾身發冷,靈魂都要消亡一般。

    大家都是心中驚懼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在這股恐懼的威壓下,雙腿一個個發軟。

    「離開?殺了我紅月城的人,你這輩子也別想離開了」

    就在萬籟沉寂之時,寧可月冰冷的聲音打破了寧靜

    她臨空一抓,那被她帝氣鎮壓的節楠瞬間飛至她五指之下,用力一捏。

    「砰」

    節楠的頭顱瞬間爆開,如同西瓜一樣,腦漿濺了滿空

    一具無頭屍體,在眾人的驚愕之中轟然倒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節楠前輩」

    小八猛然慘叫一聲,臉上滿是無盡的悲痛之情,霸天虎也是臉色發白,眼中露出極大的驚恐。

    「你……」

    這一下輪到凌白衣驚怒了,寒聲道:「你真的想讓紅月城這些人陪葬?

    寧可月絲毫不懼的凝視著他的目光,冷冷道:「有種繼續殺啊,你再殺一人,我就殺這剩下的二人,大不了我紅月城吃虧點,讓你多殺幾人罷了。」

    寧航鋒冷汗直流,道:「二姐,若冰小姐……」

    寧可月冰冷的瞪了他一眼,那目光中的寒氣直透靈魂,嚇得他打了個激靈不敢說話。

    寧可月嗤笑道:「不論是身為紅月城的人,還是我的徒弟,都要有為紅月城犧牲的精神。今天姜若冰要死,寧航鋒也要死,甚至我寧可月,也要死就算都死了,也絕不會跟敵人妥協半步你們都回答我……怕死嗎?」

    她的話讓每一個人都冷靜了下來,那被殺氣浸的冰冷的血液漸漸的激蕩,寧航鋒仰天大笑道:「哈哈,不怕二姐,記得殺了這個封號武帝替我們陪葬

    兄弟們,有封號武帝跟我們陪葬,大家爽不爽啊?」

    「爽」

    眾人異口同聲喝道,那股豪氣直衝雲霄。被青凌殺氣訣逼的渾身發冷的寒意一下子就被熱血驅散了,各個臉上露出視死如歸的樣子,冷冷的盯著凌白衣

    整個場內氣氛倏然一變,那巨大的恐懼一下子化為無邊的憤怒和視死如歸的精神。

    就是姜若冰也激動道:「我不怕死爹、師傅,殺了這個賊子替我報仇

    人生自古誰無死,無論你出生卑微,還是尊貴,踏上武道這條路的時候,就要有隨時會隕落的覺悟。

    李雲霄也是心中暗暗讚歎寧可月的決斷,凌白衣可不是殤,殤在紅月城眼裡只是個小嘍啰,還不配犧牲姜若冰的性命,放了也無人閑話。

    但是凌白衣不同,他是封號武帝,天下敬仰的存在,紅月城亦然,所以在凌白衣的面前,無論是聲威還是安全,紅月城都不能妥協。即便犧牲姜若冰,即便犧牲大半的禁軍高手,也要將其斬殺

    姜楚然凝聲道:「不錯這才是我紅月城禁衛軍該有的氣概,這才是我的好女兒今日,我便殺一名封號武帝替你們陪葬」

    在這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這麼多年來畏手畏腳,什麼事也辦不成,並非因為自己是紅月城城主,而是自己本身柔弱的性格所致,若是心有猛虎,前方將所向披靡

    若是今日跟凌白衣妥協了,不僅紅月城聲威一落千丈,而且還留下心腹大患。不若今日犧牲眾人,也要將其斬殺,雖然會讓城內實力大跌,卻可換來如日中天的威望,普天之下還有誰敢進犯

    他右手搭在左肩上,解開披風扣子,揮手將披風拋起,被冷冽的殺意吹得獵獵作響,飄向天際。

    「只要紅月城有這種視死如歸,寧為玉碎的精神,就永遠沒有人可以威脅到我們」

    姜楚然一道訣印打入那鏤空小球,一道道的青色之氣在球的四周激蕩開來,在茫茫白霧中化出各種異象。

    寧可月的金劍上開始飄揚出道道古音,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繞繞,不絕如縷。

    天空中的三道光芒同樣是威勢大震,漸漸將那紫黑的惡相吞噬。

    眾志成城,勢不可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