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36章 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36章 危機字體大小: A+
     

    黎一臉的冷厲之色,寒聲道:「紅月城的諸位大人,是放是死,還請你們一言決斷」

    她什麼都豁出去了,他們這些大妖這麼多年來陪伴著殤,早已將殤的性命看的比一切都更為重要,不惜任何代價也要保住殤的性命

    寧可月凝視著黎的眼眸,竟然有種灼傷視線的感覺,她緩緩開口道:「李雲霄,你看呢?」

    所有人都是一愣,如此重要之事,怎麼會去問李雲霄?

    「唰」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李雲霄身上,姜若冰亦是如此,微微露出痛苦之色,一臉的楚楚可憐。

    李雲霄苦笑一聲,道:「這些人雖然可惡,但性命怎能跟若冰小姐相比。這次放了他們,下次還可以再殺,不過都是一些嘍啰而已。」

    雖然他極其希望借紅月城之手殺了殤,甚至比殺死神八象還要來的渴望,但姜若冰是不能不救的。

    寧可月冷冷哼了一聲,道:「姜若冰勾結外人劫牢,乃是死罪正好殺了一了百了,怎麼還要救她?」

    李雲霄看著寧可月那眼眸中難以察覺的輕鬆神色,內心暗暗覺得好笑,暗罵道:老狐狸,明明自己極想救回姜若冰,卻拉不下面子和紅月城的規定,這才來諮詢自己。

    既然看出了寧可月的意圖,李雲霄自然要極力配合了,連忙大驚道:「不可可月大人,若冰小姐雖然罪有應得,但此刻她也認清了壞人的面目,而且也吃了苦頭了,不如先把她救回,等回城之後再按照相應的規定進行處罰。」

    寧可月詫異的看了李雲霄一眼,眸子深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讚賞,暗想這小子果然跟他父親有的一比,回答的這般符合我口味,她故作沉吟的哼道:「哼,這樣豈不是便宜了她航鋒,你認為呢?」

    寧航鋒內心也將她罵了一通,暗想:李雲霄都這麼說了,我總不能說不顧姜若冰死活吧,只得正色道:「李雲霄之言也算有理,畢竟犯了紅月城的規定,就得我們自己來處罰,否則那才是便宜了若冰小姐況且我們和這些妖人之間也的確無甚仇怨,沒必要弄得你死我活的。」

    「好吧,既然如此……」

    寧可月看了一眼黎,淡然道:「放下若冰,你們走吧。」她臨空一指,那權杖頓時錚然一聲化作一道光芒,收入身體之內,隱而不見。

    黎大喜,重重的鬆了口氣,忙道:「妹子得罪了,下次有機會姐姐再補償你。」

    沒有了權杖的束縛,他們的實力立即恢復了,黎輕輕拍了一下,把姜若冰推了過去,直接送到寧可月身前。

    姜若冰如同犯了錯的小孩,低著頭在寧可月面前不敢吭聲,但汩汩的鮮血還從粉玉般的脖子上流出來,整個潔白的長裙都被血染紅,觸目驚心,模樣則是楚楚可憐。

    李雲霄急忙打出一道訣印,點在她的咽喉之處,便將血止住了。

    殤複雜的看了李雲霄一眼,朝寧可月道:「諸位大人,就此別過了。對了,這死神八象跟我們妖族沒關係,不在交換條件之列,諸位想怎麼對付他們,跟我們幾人無關。」

    節楠瞬間臉色大變,怒道:「妖殤,不帶你們做人的」

    殤冷冷笑道:「我本來就不是人類,再見了,祝幾位玩的開心點。」

    李逸也臉色數變,隨後嘆道:「幾位大人,我也是身不由己,無能力救你們啦。」

    小八連忙大叫道:「殤先生,有話好說啊,大家怎麼說也是相識一場,共同進退才是」

    殤懶得再理他們,冷哼一聲,便與唐劫、黎、李逸等人化作一道光芒,急速遁走。只要還在紅月城範圍內,他們便感受不到安全。

    「走」

    節楠也瞬間大喝一聲,就朝著遠處遁飛而去。

    寧可月輕吐二字,道:「天真」

    也不見她如何動作,節楠猛地一頭撞在了一股無形之力上,慘叫一聲又掉了下來,整個四周方圓全是寧可月布下的禁制。

    小八三人一臉的苦澀,這下全部得回到牢里去了,白忙乎了一場,一個個頹廢的如斗敗的公雞,提不起半點精神來。

    寧航鋒冷喝道:「將他們三人全部帶回地牢中」

    正在禁衛軍的人上前擒人之時,突然一字淡淡的聲音從空中傳來,雖然極輕,卻響在每一個人心間,道:「走」

    雖只有一個字,卻彷彿帶著無窮威能,將寧可月的禁錮在這一刻破開,整個天空中那悠悠揚揚的氣息瞬間一凝,氣勢化作無邊殺氣蕩漾開來,天空開始漸漸陰沉,風雲變色

    每個人都是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寒意,血液都幾乎凝固了起來,不僅如此,還有無邊的恐懼之意在心底蔓延

    「老大」

    小八驚呼一聲,在大家都肝膽俱裂的時候,他彷彿聽見了世上最美妙的聲音,大喜的化作一道光芒就要離開。

    他這聲呼喊,讓在場所有人都是心神巨震,一個個臉色慘白誰都明白這兩個字的含義

    天地風雲榜上排名第四的那位,被聖域賜予封號夜影的武帝大人,八象魁首凌白衣竟然現身紅月城外

    此刻寧航鋒等禁軍之人和李雲霄都僵直了身體,一下都不敢擅動,那殺意好似一種無窮武道,將他們鎮壓在當場,只要稍稍擅動就會魂消魄散一般。

    李雲霄也是心頭大震,這種感覺他再熟悉不過了,正是凌白衣的青凌殺氣訣,他當年教授給天水國弟子軍的殺氣訣,便是當年和其一戰時學到的一點皮毛所在

    「想走,問過我嗎?」

    寧可月冷冷的聲音響起,平靜如水,雖然她也心下大震,但這個時候更加的不能慌亂,手中金光一閃,歲月如歌浮現在手中,臨空舞動,一道極強的空間威能散開,將準備逃走的小八三人再次鎮壓而下。

    與此同時,她手中飛速的浮現出幾道古怪訣印,直接打入歲月如歌之中,發出璀璨的光芒。

    隨後直接將歲月如歌解封開來,化作金色戰衣覆蓋周身,冰冷的雙眸中閃爍出凌厲之色,萬分戒備的凝視著那虛空中,黃金之劍橫空而舉,開始慢慢運勢,做好隨時一擊的準備

    此生從未遇到過的大敵,讓寧可月不敢分半點心思。

    隨著寧可月古怪的符號打入權杖之中,遠處的紅月城內似乎有所感應。

    在三個不同的地方同時射出三道強光,呈現出紅、黃、藍三色在空中旋轉,竟是三名服飾不一的老者,受到那權杖的召喚,在第一時間從閉關內衝出,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城外掠過

    擂台賽中,姜楚然猛然心中一動,震驚的抬起頭來,看見天空中的三道光芒,駭然失色,他腦子懵的一下獃滯了片刻,隨後立即衝天而起,尾隨那三人而去。

    這三名長老乃是紅月城內極老的一輩,從來不過問任何事情,一心潛修武道。唯有象徵著紅月城最高權力的權杖才能指揮得動他們,此刻三人同時現身,定然是受到寧可月的召喚。

    而以寧可月本身的實力,絕不會無緣無故召喚這三名長老去玩,一定是遇到了極為可怕的對手

    擂台賽四周的眾人一個個駭然而望,都有些不明所以起來。場上祝煜祺和路雨星正戰的不可開交,大家正看得過癮的時候,紅月城城主就這麼不告而辭,這是什麼信號?

    阮紅玉凝聲道:「諸位勿疑,相公處理一些小事去了。」

    「小事?」

    每個人心中都是苦笑,大家都是傻子,小事需要紅月城城主在這種關頭出面處理?而且剛才那三道絕強的氣息也是朝著那個方向去的,這所謂的小事怕是驚天小事吧

    擂台上拼殺的兩人也察覺到了事情的不同尋常,但不過稍稍分神,又全神貫注的戰在了一起,就是天塌下來了也有高手頂著,而且這裡是紅月城,還能出什麼事?

    阮子茂也是眉頭緊皺,內心有些不安起來,他原本也在全身心的記憶思索兩人的招式,也被姜楚然這突然的動作給打斷了。

    看席上的高層有的明白那三道顏色的光芒代表的是什麼,一個個臉色白髮起來,需要出動這三位長老,分明就是紅月城到了生死攸關的時刻

    上一次三人出動聯手一戰,還是數十年前古飛揚大鬧紅月城,擊殺了諸多強者的那次。後來不得不請動這三人,聯手之下才將古飛揚驅逐出去。

    還有不少貴賓也看出了端倪,一個個除了震驚之外,內心也推測不已,到底是何人如此大膽,竟敢惹得紅月城城主親自出手。

    但既然阮紅玉這般說了是小事,眾人明知不是小事,也只能當小事對待了,一個個繼續安坐下來觀看比試,只是內心再難以集中精神。

    此刻在紅月城北三千里處,寧可月目光凝視的上方,突然出現了一道極光,白亮的刺人眼睛,越來越大起來。

    一道悠遠清亮的聲音在白光中響起,彷彿來自無窮遠處,吟聲道:「非我睨四極,驚才而已。非我小天下,天賦而已。非我縱古今,蓋世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
    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