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35章 形勢所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35章 形勢所逼字體大小: A+
     

    路雨星微微頷首,朝著擂台之下某處望去,笑道:「子茂兄,還在等嗎?再不出來,若冰小姐便歸我了。」

    「哼」

    阮子茂輕哼一聲,路雨星的實力在年輕一輩中算是頂級的了,若非他親自出手,已經不會有人可以勝之。

    他窺了身側的祝煜祺一眼,輕笑道:「煜祺兄,不想上去試試身手?」

    祝煜祺淡然道:「我覺得子茂兄比雨星兄要來的強一些,還是等會和子茂兄交流交流會更有趣。」

    兩人相談甚歡,就如同老朋友一般,但眼中的戰意卻是越來越強,到了他們這個程度,雖說以切磋為主,但距離奪冠也僅僅是一步之遙,並非不可及之事,所以每一步都異常慎重。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獻醜了」

    阮子茂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便縱身而上,祝煜祺將會是他此次最大的對手,而眼前的路雨星同樣不可小覷。

    姜別離朝路雨星道:「可要休息?」

    比試為了凸顯公平性,留在擂台上的一方可以提出休息的條件來。

    路雨星輕笑道:「當然要,雖然沒耗費什麼元力,但對手可是子茂兄,必須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狀態迎敵才是」

    阮子茂冷哼一聲,負手而立,靜靜的等著。

    觀戰之人都是熱情高昂,經過了十多場淘汰,終於到了武帝之間的對決了,一個個眼中露出興奮的光芒。

    相反的看席上,姜楚然則是雙目渾濁無神,似乎全然不關係。

    阮紅玉微微用手指捅了他一下,嗔怒道:「子茂上場了,你覺得這擂台賽最終誰能獲勝?」

    姜楚然這才微微回神,笑道:「很難說。以目前看子茂的勝算不小,但那祝煜祺似乎也不簡單啊。在比試還未結束之前,誰也無法斷言結果。」

    「哼哼,聽你這麼說子茂獲勝還挺難的了」

    阮紅玉一臉的不快,道:「我看你根本就沒心思在比賽上,是不是想著那九彩光暈之事?」

    姜楚然微微點頭,正色道:「我並沒有感受到什麼絕代強者出手,那九彩光暈可能是通過其它手段製造出來的,不過可月已經過去了,應該無恙。只是現在正逢多事之秋,若冰還隨著性子到處亂跑,看來平日里對她的管束太鬆了

    阮紅玉笑道:「現在想管也晚了,馬上就要嫁人,禍害她的婆家了。」

    姜楚然苦笑著搖了搖頭,目光凝視而去,想要看穿那層層光暈,洞察其背後玄機。

    就在那光暈深處,一道道的金色光芒旋轉不停,將九彩之色不斷轟開,整個護城大陣被強行撐開了一道口子,打通對外通道來。

    「成了與城外的陣法接通了」

    黎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道:「殤大人,我們速速走」

    虛空中微微一閃,露出四道人影來,正是殤、唐劫、李逸、姜若冰。

    姜若冰一臉的興奮之色,開心道:「哈哈,終於可以離開了趕緊走吧

    黎笑道:「這個陣法的另一端在十萬里之遙,相當於一個小型的傳送大陣了。只要傳送進去,除非對方有九星武帝的強者追來,否則斷然無憂。」

    殤進城救人之前為了以防萬一,在十萬裡外便有陣法布置,想不到果然派上了用場。

    殤一點頭,正要進入通道,突然面色微變,大喝道:「不好快走」

    他猛地雙掌拍出,形成一股排山倒海之力,將四人推入那通道,自己也是一步跨了出去,半個身子也進入到了通道內,卻突然凝住了一般。

    「以為有條空間通道就能逃,當我紅月城是什麼地方了」

    寧可月冰冷的聲音傳來,手中浮現出歲月如歌,往前一擲而出,立即飛入通道內,同時一腳揣了過去,將殤的身體踢入進去。

    殤內心大駭,進入通道之中立即發現情形不對,整個漆黑無比的甬道在那金色的權杖之下開始寸寸崩潰開來,五人的身影直接浮現在天武界,從空中往下落去。

    人人臉上都是大驚之色,不僅是通道被毀,而且他們駭然的發現身邊竟多了三人,正是死神八象

    小八苦笑道:「節楠前輩,你的隱遁之術天下無雙,這下也被人發現啦。

    節楠氣結,喝道:「什麼被發現,都是這群妖人磨磨蹭蹭的,被紅月城之人追上了直接打碎通道,連累了我們」

    唐劫怒氣衝天道:「畜生你們佔了我們便宜,還怪我們拖累了?殺了你們這些畜生」

    他想要騰起身體飛過去殺人,卻是感到渾身乏力。

    七人受到一股力量的禁錮,狠狠的摔落在地。

    隨著墜落的還有歲月如歌,錚然一聲插入大地內,散發出金光,將七人全部定住,難以動彈。

    姜若冰驚叫道:「完了完了,是我師傅的權杖」

    小八回道:「你沒完了,是我們完了你師傅一來,你頂多挨幾聲責備,我們則是要丟性命了」

    姜若冰大急道:「殤先生,現在怎麼辦?我師傅就要追來了」

    殤臉色也異常凝重,姜若冰所說的師傅自然就是那定住他身影,一腳將他踢入通道的女子,那股力量絕對是九星武帝無疑

    他凝聲道:「這裡應該是紅月城外,不知道多少路程,大家齊心協力將這玄器之力破開便可以走了,否則等他們到來就完蛋了」

    節楠怒罵道:「怎麼破開?全身元力都被凝固了,這該死的權杖」他突然眼睛一亮,急忙道:「殤先生,你不是有個厲害的球嗎?趕緊拿出來破掉這權杖」

    殤冷冷道:「全身元力都凝固了,如何取渾天儀?我現在就是想要變化妖身都無能為力」

    節楠頹然道:「那怎麼辦?坐以待斃?」

    姜若冰忙道:「不要不要,不要坐以待斃大家可以用肉身之力一點點的挪動,離這權杖越遠,受到的影響就越小,到時候就可以取出玄器,破掉此物

    「好拼了」

    大家都是求生慾望極強,開始咬牙往遠離權杖的地方而去,姜若冰則是在一旁當拉拉隊,不斷的喊加油。

    紅月城的天空之上,寧可月閉目一算,輕輕哼道:「城北三千里。」

    此刻寧航鋒等人也都應為光暈異象匯聚而來,聞言之後立即帶著眾高手朝著城北而去。

    寧可月道:「我們也去看看吧,若冰那丫頭也太不懂事了,這次我怎麼也得好好的管教她一番」

    她與李雲霄兩人也化作一道光芒,朝著城北而去。

    眾人的速度極快,很快便發現眾人所在,都在拚命的朝遠處挪著身子。

    寧航鋒冷哼一聲,十餘人頓時分落下,直接將九人全部圍住,一個個冷笑不已。

    殤等人都是臉色發白,知道這下再無倖免了。

    寧航鋒道:「若冰小姐,你也太不懂事了,鬧出如此大的動靜。」

    姜若冰忙道:「你若是還認我這個二小姐,就立即幫我將這權杖拔出來,然後帶著你的人回去」

    「放肆」

    空中微微扭動,寧可月和李雲霄一同走了出來,寧可月臉色陰冷,怒視著姜若冰。

    姜若冰嚇得渾身一顫,原本移動身軀異常困難,此刻也讓她嚇得退了一步,直接撞在了黎的身上。

    黎正氣喘吁吁的盯著她,眼中光芒閃動不停。

    姜若冰看著她那眼眸,突然內心一怕,道:「黎姐姐,大家都在往外擠,你怎麼往我這擠?」

    黎苦笑一聲,道:「逃不掉了,只能對不住妹妹了。」

    她輕輕的抬起手來,一把就掐住了姜若冰的脖子,冰冷的指甲在她玉頸上劃過,淡然道:「諸位紅月城的大人,我們無冤無仇,唯一的一點間隙也是這死神八象引起的,還望大家能夠和睦相處。」

    「你……」

    姜若冰一急,怒道:「你竟然拿我當人質虧我還拿你當姐姐」

    黎無奈的苦笑道:「妹子對不住了,有機會的話下次再補償你了,我可是死,但殤大人不能,這種挾持人質的事所以就我來做了。」

    節楠一拍腦門,懊惱道:「好聰明的女妖獸我們怎麼就沒想到」他連連懊惱不已,挾持姜若冰,也許是唯一機會了。

    紅月城之人都是驚怒連連,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了。

    李雲霄冷笑道:「黎,原本是無冤無仇,但你這麼挾持紅月城的二小姐,就已經是深仇大恨了。」

    黎一臉泰然道:「形勢所逼,我也不想。換做是你們,也會這麼做的。」

    寧可月冷冷道:「她自己犯的錯,自作自受,有本事你就殺了她」

    黎瞳孔驟縮,喝道:「住手」

    話音落時,五指的指甲已經掐入她喉中,鮮紅的血液流暢下來,染紅那潔白的上衣,更顯得觸目驚心。

    寧可月臉色陰沉了下來,剛才她的確想用言語震懾住黎,再不經意的出手擊殺,想不到竟被對方看穿了,這女妖人不簡單吶

    黎厲聲道:「形勢所逼,不得已為之非要同歸於盡的話,我也無話可說

    她的五根指頭插的更深了進去,口子深的嚇人,姜若冰臉色發白,只要再稍稍用力,整個頭顱都會被割裂下來,那就真的回天乏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