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18章 東門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18章 東門遠字體大小: A+
     

    「哼,元思兄,無端維護此人實屬不智」

    北冥亢天凝聲道:「我便在這城中等,希望元思兄慎重考慮其中關係。」

    他說完,一揮手便與身後幾人一道消失在花園上空,隨著他的離開,整個天空的溫度才漸漸回暖。

    姜若冰朝著北冥亢天離去的地方大聲喊道:「雲霄大哥就在紅月城待一輩子了,你有本事一輩子別離開」

    她這只是氣惱的發脾氣,但聽在眾人耳中卻是另一番味道,一個個生出異樣情緒。

    阮子茂氣的傷勢不斷加重,沉聲道:「表妹,不可意氣用事。北冥玄宮與我們紅月城素來交好,豈能因為一個外人而壞了兩派和氣」

    現在李逸被控制,李雲霄的作用就全失了,想到他那莫測的實力,內心也起了一股殺意來,恨不能讓北冥玄宮之人帶走李雲霄殺掉。

    姜若冰冷冷的盯著他,看的阮子茂內心發虛,只覺得手腳都有些冰冷,她道:「且不說我朋友怎麼成了外人,剛才這李逸打傷我,也只有雲霄大哥出手救我,現在卻要把救我的恩人交出去,那就先把我交出去好了」

    阮子陵幫忙說道:「我表哥被那寒冰之氣所傷,無法動用真元,否則就是死也會來救表妹況且這裡是紅月城,誰能真正傷的了表妹,那李雲霄也正是看到了這點,才出手作秀而已」

    納蘭芷璇對他極沒好感,冷哼道:「子陵公子所言真是讓人寒心,令兄被李逸所傷,雲霄公子也算是為令兄報仇了,你竟然說是作秀,哼哼。」她臉上毫不掩飾的輕蔑之色。

    姜若冰也是冷笑道:「現在北冥玄宮的老頭咄咄逼人,也勞煩子陵表哥作作秀,將他趕走吧。若冰在這裡與諸位豪傑等著看你表現了。」

    「你……」

    阮子陵氣的拂袖一旁,不再搭理姜若冰。阮子茂正是灰白著臉,一聲不吭,雙目中空洞和痛苦。

    東門曜看了幾名小輩一眼,朝阮元思道:「這死神八象仇家滿天下,實乃天武界一害,還望元思兄能夠為天下除害。」

    「好一個為天下除害東門曜,要不你先把我除了吧」

    一道陰寒的聲音在天空中蕩漾開來,四周風起雲湧,在整個天空花園的上方,那月晷之下,無數道青光閃耀而來,匯聚成一張巨大的金色臉孔,雙目空洞無神,在空中不斷猙獰變化。

    那臉孔的口中不斷發出「桀桀」的怪笑聲,讓人不寒而慄,所有年輕俊彥全都閉住呼吸,不自禁的往後退去。

    東門曜大駭,震驚道:「你,你是……」

    小八大喜,連忙朝著空中飛吻道:「遠前輩,您來救我們啦」

    東門曜一聽這個名字,頓時渾身大震,眼中儘是難以置信之色,駭然道:「你,你,你真的是三哥?」

    那張金色臉孔在空中不斷顯化變化,傳來陰冷之聲,道:「東門曜,既然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還想殺我的人嗎?」

    「咕嚕」

    東門曜艱難的吞了口吐沫,道:「你,你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會成為八象魁首?」

    「哼,廢話還真多」

    那金色臉孔不耐煩的哼道:「魁首不是我,但八象之中我居位其二,其餘的知道的多了對你也沒好處。今日誰敢動我八象之人,就等著自家的宗門被血洗吧」

    東門曜臉上一片灰白,更是略顯獃滯,怔怔的在那不敢吭聲。

    乘浩渺雙眉緊皺,他身為噬魂宗的絕對核心弟子,卻對這個所謂的曜長老三哥毫無印象,但看著天空中那魂奴,卻是一股難以抑制的恐懼在心中蔓延。

    九天的魂奴可化金色,但即便是金色魂奴也分為四個等階,分別是天、地、玄、黃,他自己的便是黃級魂奴,而眼前這個巨大金色之魂,給他一種浩瀚不可知的感覺,雖然不能判斷其等級,但至少也達到了地級

    阮元思突然臉色微變,似乎想到了什麼,駭然道:「莫非你就是當年噬魂宗內為了修鍊魂奴,而將族內二十餘名武帝強者全部殺死吞魂的東門遠?」

    此言一出,頓時眾感駭然,這些年輕人都是忍不住微微顫抖起來。

    乘浩渺也是臉色大變,一片慘白,他終於知道此人是誰了

    噬魂宗內近百年來出的最大叛徒,他為了修鍊出天級金色魂奴來,殺害了宗門內二十多武帝強者,其中包括他自己朋友,兄弟,甚至高居副宗主的父親,還有另一名副宗主,盡數成為他噬魂幡內亡魂。

    就連宗主皇甫弼都被其所傷,但同時也以莫大威能將東門遠擊殺,成為噬魂宗內近百年來的最大一件慘案,同時也是一件謎案。

    想不到一直認為早已生死的東門遠,竟然還活著,而且還成為了死神八象中的榜眼

    而更令人恐怖的是,如此人物都只是榜眼的話,那麼魁首將是什麼樣的人

    阮元思也是心中駭然,他似乎還低估了這八象的能力。突然一道飄渺之音傳入其耳,講述著些許信息,令得他渾身一震,眼中神思空前的凝重。

    城主府內,阮紅玉一臉的不屑,哼道:「果然是物以類聚,蟑螂搭配老鼠你跟我大哥說了什麼?如今這種情況,他該如何處置?」

    姜楚然笑道:「讓他隨機應變罷了,但一定不能跟八象鬧決,除非有把握將他們一舉剷除。否則我們偌大的根基在這,而他們來無影去無蹤,打了就可以跑,時不時的又來打你幾下,光是魁首和東門遠這兩人就夠我們受的了。」

    阮紅玉不高興道:「都鬧到我們自家門口來了,還妥協的話豈非遺笑天下?以我之見,不如將這東門遠和另外幾隻蟑螂拿下,引得那魁首出來,再把魁首和其餘老鼠一舉殲滅。這樣我紅月城的威望將會凌駕在其餘六大派之上了。

    姜楚然無奈的搖了搖頭,苦笑道:「且不說能否引出那人,就算真的來了,不說他隱殺之術天下無雙,就算是光明正大的來,我們也完全沒有把握可以留下此人。」

    阮紅玉緘默了起來,似乎觸動了什麼,不吭聲了。

    姜楚然也是有種窩火的感覺,突然罵道:「去他媽的什麼七大派宗主,什麼事也做不了真希望丟下這一切,天地任遨遊」

    他有一種極端的無奈,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枷鎖,束縛著他無法飛翔。

    清風明月樓上,阮元思稍定了下心神,開口道:「你是什麼人我不管,只要符合規定,就可安然無恙。但這幾人強行出手,視我紅月城規矩於無物,必須接受我紅月城的處置,任你是誰,也靜靜的在城中等待處置結果吧」

    他此話雖然還是強硬,但眾人都聽出了其中味道,暗想這四人的性命怕是保住了。

    但那東門遠似乎還不滿足,冷笑道:「處置?哼,違反規定的應該是那炎武城城主吧?他敢對我死神宮的人下殺手,難道這群英聚會可以隨意殺人?」

    阮元思眼中光芒閃動,凝聲道:「兩人比試,難免會有失手。至於你說的隨意殺人,李逸不過受傷而已,你哪裡見到他死了?豈可輕下斷論,隨便給人安插罪名但你們的人強行於涉比試卻是證據確鑿,萬人所見。不如這樣,你們把這李逸弄醒,讓他們公平對決,外人不再插手。若說炎武城城主敢當場殺人,我們也會處置他的。」

    東門遠怒道:「你……」

    那李逸實力雖然強橫,但明顯不敵李雲霄,再起來一戰也難逃敗局,阮元思這意思明顯就是讓他去送死。

    「好要戰可以,但必須讓小八應戰」

    東門遠開口道:「雖然這群英聚會有年齡界限,但小八也大不了多少,況且我死神宮跟著小子多少也有點仇怨,可以⊥他們生死一戰,以解決前仇舊怨

    李雲霄忙道:「元思大人,別聽他胡扯,我跟他們素來不認識,哪有什麼前仇舊怨的。」

    阮元思點頭道:「東門遠,你看,人家都說你扯謊。」

    天上那金色面孔大吼一聲,怒道:「小子找死你跟我們無怨,但我們跟你有仇至於是什麼仇你就不用知道了老老實實的一戰,若是贏了還可以活,若是不戰或者輸了便是死」

    眾人都是發暈,哪裡有這麼霸道的事,看來李雲霄是凶多吉少了。

    姜若冰急忙道:「元思伯伯,不可」

    阮元思望著李雲霄道:「你的意見呢?若是你同意的話,我便不阻止了,要是你不願,那我便替你趕走此人。至少在紅月城你是安全的,出城之後的安全我便無法負責了。」

    姜若冰道:「雲霄大哥不用擔心,以你的天賦就在紅月城潛修,這裡是東域靈氣最為充足之地,有的數十年功夫,足以問鼎武道巔峰,到時候再去找那亢天老頭,看他敢不敢把你抓回去」

    眾人都是一臉的黑線,暗想這姜若冰果然是要抓他做老公的節奏啊,這擂台賽還打個屁,且不說打不過那李雲霄,就算打贏了估計也是接盤俠。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
    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