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06章 人生之快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06章 人生之快事字體大小: A+
     

    李雲霄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都是驚愕半響,緩不過神來。

    如此莊嚴神聖的王座,竟然讓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人坐了上去,而且看樣子不過是仗著身法獨特,投機取巧,一下子人人都鬱悶之至,哀嘆浪費了大好機會,若是自己能把握住那該多好。

    李逸轉眼就發狂了起來,身體忍不住的顫抖,新仇舊恨,滿腔的憤怒,手中佩劍感受到了他的殺氣,也在劇烈震顫。

    突然一道秘音入耳,讓他的臉上浮現出極度掙扎的神情,終於將那股悲憤按壓了下去,只是雙目依然通紅如血,死死的盯著李雲霄。

    李雲霄在將杯中茶一飲而盡后,眼中露出喜色,一縷紅光自上而下,好像在洗滌身軀,皮膚上現出一抹紅潤,一道光芒自體內沖頂而出,竟是直接晉級了。

    「你……,噗」

    李逸眼睜睜的看著他晉級,呆了一下,氣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那五星武尊的力量瞬間提升到了六星,全場之人都感受到了,紛紛嫉妒此人命好,投機取巧,同時也對那上品血茶的功效充滿幻想。

    「啊?是你,李雲霄?」

    人群中一人驚呼了起來,那語氣如同見了鬼般,充滿了極度的驚懼和恐慌

    「你,你,你怎麼出來了?」

    那人只覺得渾身發冷,身軀在錦袍中顫慄起來,臉色一片灰白。

    李雲霄不理會那人,而是樂呵呵的朝李逸舉杯笑道:「多謝好友開路,想不到天水國王宮舉酒把歡之後,還能與好友一起赴宴暢飲,他鄉遇故知,乃是人生之快事。」

    天水國皇宮?

    所有人腦中都是一個問號,從來沒聽過這個地方,一個個皺著眉頭,跟這南域猴子這麼熟悉,莫非又是一隻南域猴子?

    李逸又是一股怒氣湧上頭腦,天水國王宮正是他人生的轉折點,此刻被提起,氣的整個臉都鐵青,他擦了下嘴角的血,咬牙寒聲道:「新仇舊恨,擂台賽上,一決生死」

    李雲霄笑吟吟的斟著茶,驚奇的問道:「難道好友也想娶美人?你不是不愛紅妝愛藍顏嗎?」

    「噗」

    李逸腦子一懵,一股無邊的屈辱和憤恨立即涌了上來,身上絕強的氣息爆開,那束髮的紫帶瞬間崩開,頭髮全部綳直,散亂在身後,如同入魔一般的樣子,雙目一片通紅如血,嘶吼道:「哇哇哇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

    在清風明月樓之外,寧航鋒的目光也注視著樓內,靜靜的看著李雲霄,原本索然無趣的事,隨著這個少年的到來讓他提起了一絲興緻。突然間他的眉頭一蹙,抬起頭來望向不遠處的虛空之中。

    「哎呀,讓那軍督發現了,怎麼辦?」

    小八突然叫道,朝著寧航鋒的方向揮了揮手,笑臉相迎的示好起來。

    霸天虎苦笑道:「這種隔空施術,如此強的元力波動,寧航鋒若是發現不了的話,有何資格成為紅月城禁軍統領?不過放心吧,只要我們不對那些小輩出手,寧航鋒是不會管的。天知道有多少老怪的目光在注視著這場群英會。」

    「嗯嗯。」

    小八一邊應著,一邊朝著身邊施術之人道:「黎姐姐,你就不能將手法弄的隱蔽一些?我們可是天下聞名的殺手,跟你在一起直接暴露了位置,這是我們的恥辱啊。」

    黎一臉的淡然之色,道:「若不用強大的靜心術直接隔空震入李逸腦海,怕是他已經爆起要殺李雲霄了,後果你們也應該知道。」

    「哎呀,那就沒辦法了。這小子還不是那小子的對手啊。」

    小八一臉的無奈,連連搖頭。

    霸天虎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沉聲道:「那李雲霄絕非池中之物,以我之見應該儘快剷除。我就怕魁首此次會玩火上身,若是讓此人成長起來,太過可怕了,他才二十歲不到的年齡啊」

    小八笑道:「小時候聰明的孩子,長大了容易變笨。這小子想要威脅到魁首,還差的遠呢,如此囂張狂妄,能不能長的大都是個問題。」

    霸天虎暗暗嘆息一聲,小八的實力雖然不俗,但眼光比他還是差了一籌,待此間事了,他必須親自向魁首進言剷除李雲霄,從此便隱退靈山大川之間,安安心心修鍊,以度過餘生。

    黎的眼中射出一道寒芒,欲言又止,最終神色歸於平靜。

    李雲霄的恐怖之處無人比他們幾名妖族更為了解,既然這些殺手想要動此人,她自然樂得一見,但對結果卻絲毫不報幻想。她懶得再聽兩人閑扯,而是全心全意的施展靜心術,讓遠處的李逸不至於暴走。

    清風明月樓內,王座之上的阮子茂對李逸發狂倍感詫異,但更為驚異的是,李雲霄出現后,那驚懼和顫抖之人竟然是他弟弟,他滿腹疑惑道:「子陵,你認識此人?」

    那害怕的發抖的正是阮子陵,李雲霄竟然出現在了此地,而他卻沒有收到勾星光的任何消息,那麼結果顯而易見。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為何會失敗,且不說勾星光三人都是武帝強者,那太華金符鎖陣可是天底下一等一的殺陣啊,怎麼可能出的來?

    阮子陵稍稍定了下心神,道:「大哥,此人乃是南域炎武城城主李雲霄,先前曾在一家酒樓殺了程永兄弟」

    事已如此,他害怕也沒用,這裡是紅月城,事情再大他也頂多受到長輩責罰而已,現在該做的就是如何去彌補局勢。況且霓虹橋那的情況未必如他想象的那樣糟糕,也許是這小子有秘法逃了出來而已。

    「什麼?」

    此言一出,滿場皆驚,他竟然殺了西域五傑之一的程永?

    這人果然是南域來的

    大家的臉色變得驚愕無比,南域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強大了?隨便出來兩個小輩,一個殺了五傑之一,一個殺了七星之一,這是要完全逆天的節奏嗎?

    「你殺了程永?」

    乘浩渺臉色一沉,目光中一片冷冷的陰鷲,凝聲問道。

    李雲霄淡然一笑,提起身前的茶壺欣然自飲,道:「世上的逗逼太多,每天都要殺那麼幾個,你說的程永我還真不記得是哪位,他長相如何?給點提示,看看我能不能想起來。」

    「哈哈,好囂張,好大膽」

    乘浩渺舔了下嘴唇,桀桀的陰笑道:「我能感受到你的精魂很澎湃呢,我很喜歡,桀桀」

    李雲霄道:「但我對你沒興趣,你是個很有前途的小夥子,千萬不要步那些逗逼的後塵。」

    他的話讓所有人都是一愣,感到無比的古怪。乘浩渺的年紀明顯比他來的大。

    「哈哈,哈哈」

    乘浩渺猛然大笑起來,聲音極具穿透力,響在每一個人心間,只不過大笑的時候,他的臉皮竟然沒有笑,而且臉色越笑越冷,眼中的殺意直接給李雲霄判了死刑。

    李雲霄心中暗暗嘆息一聲,人總是要在不斷的自以為是中成長,漸漸的變得謙卑起來。

    在一旁不斷低聲嘶吼,極度掙扎的李逸,在黎的幫助下終於漸漸的安靜了下來,渾身大汗淋漓,喘息不已。

    他將目光移開,落在遠處幾人的爭鬥上,不再去看李雲霄,以免自己活活受罪。

    此刻遠處一人獲勝,正是那五傑之一的路雨星,直接坐了王座,大喜的捧起茶來一飲而盡。

    七席剩一,剩下的兩人戰的昏天暗地,李逸目光一掃,冷哼一聲就朝那最後一席而去。

    眾人都是心中一驚,暗道那兩人要糟了,聚焦的目光從李雲霄身上移到了李逸。

    果然,那正戰的不分上下之人立即警惕起來,竟然雙雙停手,橫在王座之前攔住李逸的去路,乃是東域七星中的二位,佘冠宇和王利心。

    先前有李逸一腳踩死西門金陵的例子,讓兩人萬分忌憚,雖然西門金陵在七星中排名末尾,但也不是可以任人一腳踩死的渣渣,而且此刻李逸滿身殺氣,幾乎要凝固起來,逼的他們臉色發白。

    李逸面色冰冷,寒聲道:「原來是東域七慫蛋里的,是你們自己讓開,還是孔雀開屏之後再讓開?」

    他的聲音不帶任何感情,聽得兩人渾身發冷,但卻能感受到這寒聲之下隱藏的那股涌動殺意,隨時都要噴發出來。

    佘冠宇臉色冰寒,咬牙道:「能夠領教一下南域強者的高招,也不枉此行

    李逸十分於脆的說道:「那就領教吧。」

    錚然一聲,那柄修飾的極為漂亮的佩劍終於拔了出來,一劍斬下,一股直透骨髓的寒氣立即傾滿樓宇,每個人都被寒氣突然來襲,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北冥來風驟然臉色大變,雙瞳驟縮。

    「一劍穿雲一劍撼天」

    瞬間斬出兩劍,那如排上倒海的劍氣立即將佘冠宇兩人鎖定,以劈開一切的氣勢斬下。

    劍氣未至之時,寒氣就已經破體而入,將兩人的經脈血液凝凍住,幾乎完全失去了抵擋之力。

    兩人眼中一片駭然,這時候才知道錯的厲害,彼此之間的實力已是天壤之別,自己根本沒有一戰的資格。但知道的已經晚了,眼睜睜的看著那致命的兩劍斬下。

    說三個事,i我沒有收王老吉或者加多寶的錢,那句廣告很切合啊。2那首須盡歡是我原創,小說里的詩詞絕大多數都是我原創或者改編的。b轉了劇情后又有水果不滿了,說應該讓李逸先飛一會,這……,看來無論怎麼寫都無法滿足所有人的胃口啊,太一以後還是盡量少看評論,多按自己的意志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