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04章 獻醜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04章 獻醜了字體大小: A+
     

    「南域?」

    阮子陵愣了一下,不僅是他,所有人都是獃滯了一下。

    短暫的數息之後,便是驚天動地的狂笑之聲,一個個笑道捧腹彎腰,好像聽到了世上最滑稽的事情一般,笑出眼淚來了。

    「哈哈,我說怎麼有人敢如此猖狂,原來是南域的土著,哈哈」

    「真是不知說什麼好了,他是怎麼過來的?難道南域也有跨域傳送大陣?

    「不知,想必會有吧。不過那大陣估計百年也用不上幾次。」

    「南域也有武者嗎?那裡不都是土著和猴子么?」

    眾人都是笑的東倒西歪的,阮子茂也是又好氣又好笑,道:「眾人隨我進去吧,今日天下英雄齊聚,不要被這小丑的鬧劇影響了。」

    他輕笑著轉身,便朝那清風明月而走去。

    阮子陵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揮手道:「打掃衛生」

    幾名公子模樣的年輕人瞬間飛了出來,獰笑著朝李逸衝去。

    李逸手中佩劍負於身後,左手往空中一抓,如同拉鏈般撕開一條巨大的黑色裂縫,好像天空張開猙獰的大口,一瞬間就將那幾名公子盡數吞了進去,剎那就恢復清明。

    靜,寂靜。

    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只有白雲在天空上靜靜的飄。阮子陵震驚的左右看了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那幾名公子的確不見了,剛才所見,竟然不是幻覺

    阮子茂的身子也瞬間停了下來,不僅是他,所有人都露出震驚之色。

    徒手撕裂天空,而且這般的輕鬆寫意,至少也是高階武尊修為了。

    由於他身上的氣息一直若隱若現,似乎有壓制修為的器物在身,眾人一直無察,但聽得是南域之人,也就沒多想了。

    阮子茂等人俱是轉過身來,他凝聲道:「你真的是南域之人?」

    眾人也都紛紛不解,很多人的印象之中,南域都是土猴子才對,就算有武者,也不過都停留在一元二分三才的程度。

    乘浩渺也是驚詫道:「南域竟然也有八荒境武尊?莫非是炎武城之人?」

    李逸臉色驟變,一聽到炎武城三字立即覺得血液燃燒起來,他極力壓制自己內心的情緒,冷冷道:「井底之蛙,也只知道一個炎武城罷了。」

    「哼,矮子里好不容易出了個高個子,就坐井觀天。」

    一名男子從人群中徐徐走出,手中輕搖羽扇,冷笑道:「不知為何,我這陣子特別討厭南域猴子。即便是八荒境武尊,實力也是天淵之別的,今日便讓你知道,猴子就永遠只能是猴子」

    「西門金陵,是西門金陵公子」

    人群中有人驚呼起來,道:「嘿嘿,對付區區一隻南域猴子,哪裡需要東陵七星出手,未免太抬舉這猴頭了。」

    又有人道:「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東域的實力也好,讓他們知道天空和大海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即便同為武尊,彼此之間也有著難以跨越的鴻溝」

    阮子茂眼中露出笑意來,抱拳笑道:「要有勞金陵兄了。」

    「無妨」

    西門金陵淡淡吐出二字,這次群英聚會也都是為了露臉,剛才祝煜祺幾人大展頭角,卻沒有他的份,一直在鬱悶著,現在總算有了個機會。他內心暗暗道:機會都是自己創造的,我他媽的真是太機智了

    而且在聽到炎武城后,內心也湧起陰鬱,雙眼中儘是煞氣,在眾人矚目之下,朝著李逸走去,雖是只跨出一步,卻立即出現在百米之外,縮地成寸。

    「殺了他,西門公子加油」

    立即有人歡呼起來,眼中露出猙獰的冷笑,起鬨道:「打爆南域猴子,拆了他們的骨頭,拿去澆灌血茶」

    西門金陵身體驟然一動,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李逸前方,手中羽扇拍出,立即化作如刀芒般攻擊,瀟洒自若的輕吟道:「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

    他的武學多為儒雅風韻之式,施展起來偏偏若鴻,瀟洒之至,卻不失威力無窮。

    李逸輕蔑的一笑,雙手負於身後,往前踏出一步,整個天空突然微微一震

    空間雖是輕顫,卻讓所有人心頭震動,這一腳好像踩在了所有人心間,整個身軀也隨著天空顫抖了一下,立即所有人臉色大變,駭然的無以復加

    漫天都是武尊強者,對方輕輕一腳卻能引動天地變化,讓所有人都心生感應

    遠處的寧航鋒輕輕一嘆,自語道:「果然是九天武帝。」他臉上露出疑惑之色,自語道:「南域竟然可以誕生武帝了?莫非是炎武城靈氣之故?看來真得留意一下了。」

    李逸的一腳踏出之威,感受最深的便是西門金陵,空間威震之下,他的一招羽扇綸巾,竟然被盡數破去,而且一股難以匹敵的威壓將他整個人都禁錮住了,想逃都不可得,況且這天下英雄凝視的當場,他如何能逃?

    西門金陵駭然的望著李逸冷笑而來,這下他終於明白了「不作死就不會死」這句話的深刻含義

    他急忙秘密傳音道:「兄弟,大哥,大人,手下留情,給我留點面子吧,您要什麼條件儘管開」

    李逸冷笑一下,嗤聲道:「我要你吃屎」他臨空飛起,直接一腳踢了過來,踩在西門金陵的臉上,破掉了他周身防禦,西門金陵的一張臉立即凹陷了下去,七孔中都震出鮮血,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飛掉。

    「」

    滿天之人都是倒吸了口人氣,一個個驚得呆若木雞,眾人都是武尊強者,西門金陵的身體雖然朝著下方墜去,但臉上那一個紫色的鞋印卻是所有人都看的真真切切,五官都徹底沒了,只有一個凹陷下去的腳印子。

    「嘩啦」

    整個天空上都炸開了鍋,一個個驚出一身冷汗來,東域七星子,代表是東域年輕一輩中實力最強的七人,雖然未必各個都名至實歸,但也相差不大了。竟然被一個南域土著一腳將五官都踩沒了,而且生死不知

    這強烈的視覺衝擊,讓每個人都無法接受。

    阮子陵更是心底發寒,眼珠子拉的直直的,先有南域的李雲霄一掌拍死了西域五傑之一,現在又有南域的李逸一腳踩死了東域七星之一,這都是他親眼所見,絕無作假。

    他摸了下臉上冰冷的汗水,有些無法理解這個世界了,到底怎麼回事?南域不都是土猴子嗎?

    「哎呀,這一腳本來想踩個赤橙黃綠青藍紫孔雀開屏的,誰知道東域七星果然身手不凡,臉都給踩扁踩紫踩沒了,硬是沒能開屏出來,獻醜了獻醜了。

    李逸笑容可掬的輕吟道,一副學藝不精而羞澀的模樣,目光在眾豪傑身上掃過,不過是匆匆一瞥,卻讓所有人都分別覺得是在直視他,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於是出現了上百人一起由於害怕而後退的奇景。

    他目光最終落在了阮子茂身上,東域七星之首,此次群英聚會的主辦之人。同時與那北冥來風,乘浩渺的目光一碰,四人隱隱之中形成一股無形的氣場,在天空中盪開,竟然有一種勢均力敵的感覺

    四人的氣勢靈壓,如同山雨欲來時的那種壓迫感,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毛孔張開,忍不住的緊張萬分。

    大家都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那一向被當做是蠻荒之地的南域,竟然也有如此了不得的人物存在,一出場便和三域俊傑之首旗鼓相當

    阮子陵艱難的吞咽了下口水,只有他知道南域還有一個李雲霄,實力不會在眼前這人之下,幸好那李雲霄已經被困在太華金符鎖陣中,是必死無疑了。否則南域僅憑這兩人,就足以傲視天下。

    阮子茂臉色一陣難看,聚會還未開始,連門都未曾進去,就接二連三的出事,太考驗他的能力了。

    而且李逸所表現出來的實力,當真不再他們三人之下,這絕對是九天武帝無疑,也讓他內心充滿了警惕和震驚,北冥來風和乘浩渺也是神色凝重。三十歲之前便能達到武帝修為,這絕對是將來他們爭霸天下的強敵。

    看來天下之大,能者無數,他們的眼光有些局限了。

    阮子茂心中感慨了一下,便開口道:「你有參加這群英聚會的實力,三域盛舉的局面也許會自你手中打破了。想來的話,便進來吧,門外不是鬥武之地

    他說完便一躍而起,飛入那清風明月樓內。

    現在這種情況已經無法在武力上震懾對方了,這裡年輕一輩的聚會,紅月城的強者只會維護秩序,絕不可能當著天下人面出手對付小輩。

    除非是他自己親自出手,那於系就太大了,若是輸了,不僅自己丟人,更是於繫到紅月城和東域的顏面,就算勉強贏了,也沒有絲毫好處,因為在大家眼裡這是理所當然的。

    所以這個環境下他若是出手,勝則無利,敗則後果嚴重。

    在各種利害於系的權衡之下,阮子茂只能忍下李逸的桀驁,以待等會再找機會收拾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