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803章 說英雄誰是英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803章 說英雄誰是英雄字體大小: A+
     

    「還是保險一些的好,打扮的英俊點總沒錯。畢竟儀錶是一個人內在精神的外在表現,我必須展露出我的獨具一格的審美情趣和潛力無窮的武道修為。

    一名武尊少年為了以防萬一,取出一面鏡子來梳頭,還有化妝盒打粉修眉,待到十分滿意后,這才信心十足的往天空上飛去。

    寧航鋒的目光俯視下來,直接指著他道:「你,可以滾了」

    「什、什麼?」

    那少年驚怒道:「為什麼?給我一個理由我長的這麼帥竟然不讓我進去,那些人長的歪棗裂瓜還一個個的進去了,這不公平」

    寧航鋒淡然道:「理由就是,我看你不順眼。」

    少年氣結,怒不可遏的吼道:「你這是嫉妒英才,嫉妒我長得好看」

    寧航鋒眉頭一皺,道:「是你自己滾蛋,還是我送你?」

    他身上的氣息微微傳了出來,那少年頓時臉色大變,想起先前那葛清風兩人的下場,鐵青著臉,含怨離開,不敢造次。

    有了這少年的經歷,所有人都是低著頭,耷拉著腦袋往樓里擠,生怕自己被寧航鋒瞧上了。

    突然四匹麟馬獸拉著的龍輦從遠處奔來,霞光在腳下鋪開,浩瀚的雲氣在輦車四周聚攏,顯得莊嚴和神聖,前方的年輕俊彥子弟一個個自覺地朝兩邊退開,駐足而望。

    倒不是說他們想退讓,只是那四匹麟馬獸奔騰的速度太快,四匹合力起來,在四周形成一股無堅不摧的銳氣,若是不讓的話定然直接撞上了。敢在這裡駕車馳騁的肯定是紅月城自己的人,撞死了也不會有人給你收屍。

    但依然有憤憤不平者,各種怨念之聲四起。

    「大家都徒步而行,卻有人擺顯駕車,這像話嗎?」

    「呵呵,人家可是紅月城公子,東域七星之首,不像話你又能如何?」

    「不能如何,只是看不順眼。有本事這群英會他們自己開好了,既然召集了天下之人,就得尊重天下之人,像這般豈是待客之道?」

    「他們看你不順眼可以⊥你滾蛋,你看他們不順眼,還是得你自己滾蛋,這就是形勢比人強,誰讓這裡是紅月城呢。」

    「既然如此,不來便是了。待擂台賽的時候在一見真章。」

    那開口說話之人,一身玄青色長袍,清新俊逸,反背著雙手說出這番話來,沒有任何的流連,轉身便要離去。

    那四麟馬駕輦已飛馳到清風明月樓前,驟然停了下來,四匹麟馬獸變得一動不動,好似木偶般。

    輦內傳來阮子茂的輕笑之聲,道:「煜祺公子請留步,是子茂疏忽了,還望見諒。」

    那龍輦上的珠簾掀起,阮子茂等三人相繼而出,惹得眾人側目連連,驚詫的目光此起彼伏,想不到年輕一輩中領袖群倫的三位公子會聯袂在一起。讓眾人一睹風采,也不虛此行了。

    而同樣讓眾人震驚的是,那正準備離去之人竟然也是北域四秀之一的祝煜祺。

    祝煜祺臉色平靜,淡然道:「怠慢倒沒有,只是這龍輦太貴氣,我們這些嘍啰站在旁邊有失三位身份,我還是離遠些好。」

    也不見他身體如何動作,就直接在空中退到了百米開外。

    「哈哈,說得好。我路雨星嘍啰也陪著煜祺兄一起離遠些。」

    正是剛才和祝煜祺對話之人,眾人紛紛吃驚不已,西域五傑之一的路雨星,不知何時也到了百米開外,同祝煜祺並肩一起,臉上露出玩味的笑容,帶著一絲冰冷。

    「兩位都是嘍啰,那我怎好意思自稱顏俊?」

    又是一道光芒過去,所有人眼皮一條,立即有眼尖之人認了出來,驚呼道:「東域七星之一的佘冠宇」

    這一下有三人牽頭,涵蓋東、西、北三域,立即有不少早就心懷不滿的年輕子弟紛紛飛退了開來,遠遠的站立著,似乎要和阮子茂對立起來。

    遠處的寧航鋒似乎不聞不見,依然負手而立,目光渾濁的望著天上,好像在沉思什麼。

    那開啟清風明月樓御風飛行的四名武帝強者,也分立在遠處的四周,只是象徵性的鎮守在天空,對這些年輕人的事提不起興趣來。

    阮子茂眉頭深深皺了起來,心中微微起了波瀾。

    他原本的打算是通過三人共坐龍輦而來,通過三人結伴而行,利用聲勢和名氣上的優勢,在眾人心目中形成三域中年輕一輩以三人為首的先入為主觀念,首先在氣勢上就成為三域領袖。

    沒想到四秀、五傑、七星之中會有人站出來對抗自己的聲威,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這一下就打破了阮子茂先前設想的那種君臨天下的局面。

    而且的朝祝煜祺幾人飛去的武者也越來越多,抱團取暖之勢一下形成,便難以抑制,甚至七星之中另外又有兩位加入了進去。

    此地雖然都是年輕一輩在玩,沒有長輩們參與,寧航鋒等人也不過是護衛而已,但實際上滿城的目光都匯聚在清風明月樓上,將來整個天武界的領袖人物,至少有一半會在今日這些年輕人里產生。

    阮子茂也倍感壓力,他能感受到紅月城,乃至各大勢力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呵呵,煜祺兄,雨星兄,你們二位跨域遠道而來,快隨小弟一起進樓內休息去。至於冠宇兄、利心兄、天於兄,大家都是東域的小夥伴,這次難得相聚,也一定要多喝幾杯血茶。還有其餘遠道之客,難道放任清風明月樓御風之美景,虹雨初霽,霓橋雲現,不想進樓一睹為快嗎?」

    阮子茂笑吟吟的說完,十分有禮的客氣道:「若是在整個過程中有招待不周之處,子茂先給大家賠禮了,還望看在紅月城的份上多多擔待。」

    他這一下說的條理清晰,禮數周道,而且謙卑的態度也讓不少年輕子弟受寵若驚起來。

    祝煜祺淡然道:「子茂兄的賠禮,實在是不敢擔。我也想進樓一聚,無奈那四頭麟馬龍輦實在是兇猛威嚴,讓小弟心有餘悸,不敢上前。」

    阮子茂笑顏逐開,道:「是小弟疏忽了。」

    他臨空打出幾道法訣到那龍輦上,四頭看似木訥的麟馬獸一個個的從沉睡中醒來似的,身上那妖氣散開,拉著龍輦,踏在彩雲上遠去。

    阮子茂做了個手勢,道:「請」

    這一下,眾人再無毛病可挑剔,至少感情上比先前被寧航鋒不當人看要舒服多了。

    「子茂兄,請」

    祝煜祺也客氣的做了個手勢,這個遠遠的走了過來,他一動,其餘之人也就跟著動了。

    阮子茂內心重重的鬆了口氣,額頭上難以察覺的滲出了絲絲冷汗來,此事若是處理的不是,鬧出矛盾,那他就丟臉丟大了。即便可以用紅月城之威把所有不滿的壓下去,那也足夠落人口舌,令的自己聲威大跌。

    他偷偷的瞥了一眼遠處的寧航鋒,內心嘀咕起來,不會是家族中故意有人安排這一出,好測試下自己的能力吧。

    眼前一場風波化解,眾人正待聯袂進樓之時,遠處卻傳來麟馬獸「咴咴」的嘶吼之聲。

    只見那奔走的四頭麟馬獸再次拉著龍輦而來,彩雲在腳下散開,威勢筆之先前更甚。

    阮子茂心中一驚,震怒的大聲喝道:「什麼人?竟敢駕馭某之座駕」

    「呵呵,幾頭小毛驢罷了,代步而已。若非整個紅月城只找到這般寒酸之物,你以為我會坐嗎?」

    那龍輦內傳來不屑的聲音,隨後珠簾捲起,一道器宇軒昂的白色身影慢慢映入眾人眼帘。

    那人一襲廣陵長衫,玉樹臨風,右手拿著一柄滿是鑲嵌珠寶的佩劍在手中玩耍,嘴角微微上揚,朗聲詩吟,竟是一首詞曲。

    「說英雄誰是英雄,花拳繡腿,東域七慫。鋪眉苫眼,西來五鬼,是熊非雄。剩北域四渣,奈何太丑,建議整容。數風流人物,儘是鬼魅魍魎,讓某笑盡英雄啊」

    眾人皆是臉色大變,他這一歌將整個天下年輕豪傑,東域七星、西域五傑、北域四秀儘是罵了進去,等同於一下子就把天下英豪得罪了遍,就算來人實力不俗,這種開地圖炮拉仇的智商也令人堪憂啊

    遠處的寧航鋒也被好奇心將目光吸引了過來,往那白衣男子身上望去,猛然瞳孔驟縮。

    北冥來風冷冷笑道:「還以為何方神聖來了,原來是個噴子。子茂兄,設宴邀友,滿桌的美味佳肴,得防蒼蠅啊。」

    阮子茂眼中寒光閃動,冷冷道:「何來個煞筆,別掃了眾人雅興,子陵,該打掃衛生了。」

    阮子陵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怒喝道:「何來煞筆,竟敢嘲諷天下英雄,念你年幼無知,現在給我跪在清風明月樓前,等待群英聚會後再行處置」

    「噗嗤」

    那白衣男子掩嘴一笑,盡顯嫵媚風雅,女兒姿態,譏諷道:「一群渣渣妄談什麼天下英雄,真不知天高地厚。某來自南域之中,百戰國公子,今日便要會一會你們這些自詡英雄的井底之蛙。請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李逸」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