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85章 曲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85章 曲解字體大小: A+
     

    「琉璃山莊果然是東域豪強,這身法遁術真恐怖啊,才眨眼就沒了身影。我專修神識功法的,感知之下百里內都不見蹤影。」

    「可不是呢,雖說紅月城極大,但以這種身法遁術,怕是頃刻間就到地牢了吧,那位紅月城的大人當真是太小看裴副莊主了,竟然給了半柱香時間,太傷人了」

    「就是,我都看不下去了聽聞紅月城地牢里關押的都是一些窮兇惡極的犯人,而且都是常年沒見過女人的,你說裴莊主這細皮嫩肉的進去后……」

    有人開始取出琵琶來彈奏,輕輕哼唱道:「菊花殘,滿腚傷,你的笑容已泛黃,花落人斷腸……」

    「閉嘴」

    裴明遠怒吼一聲,琉璃山莊等人也是各個怒目而視,羞憤不已。

    一名武者忍不住譏諷道:「有閑情在這丟臉,還是趕緊去救你老爸的菊花吧。」

    另一名武者也是譏笑道:「哈哈,瞪什麼眼睛?有本事來打我啊,來啊,打啊,來打我啊啊啊啊」

    「噗」

    裴明遠怒極攻心,直接氣的噴出一口血來,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關鍵是即便上去打還未必打的贏,酒店裡的武者一個個凶神惡煞,但也有不少好手在其中。

    「好,好你們的模樣本公子一個個都記下了,等離開了紅月城再與諸位算賬」

    裴明遠知道今天這個臉是丟光了,但丟臉總比丟命的好,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倒是想的開,不愧是東域七星子之一。

    他朝李雲霄開口道:「李雲霄,我身上的封印還請解開,大家雖然有些不愉快的誤會,但那已經是過去了,還望不要總糾結過去,要共同展望未來才是

    羅青雲和納蘭芷璇,還有徐青,三人都是知道內情的,俱是一陣無語,他們突然似乎明白了為什麼人家是東域七星子,而自己不是了。

    看來這所謂的七星子不光是有實力才能進的,還得臉皮厚,無恥,具備這兩點特性,的確要比普通人活的更長。

    李雲霄似乎見怪不怪了,輕輕笑道:「裴兄,我下的封印其實對實力並無影響,但若是七日之內再不解除的話,男人雄風就會開始漸漸走熊,以致最後再也舉不起來了。到時裴兄成為東域七星子中最有特色的一個,可謂是獨樹一幟啊。」

    「什麼?你……」

    裴明遠臉色一片慘白,驚恐道:「你好狠毒啊」

    李雲霄笑道:「若是我狠毒的話,這幾天時間也不會給你了。七天時間,夠你為裴家留後的了,加油」

    裴明遠眼中滿滿的怨毒,咬牙道:「我這便傳信回去找我母親,她與阮紅玉大人是表親,定然可以起到極大助力,希望你到時不要食言。」

    他憂心忡忡的帶著琉璃山莊眾人離開,現在幫李雲霄取東海月明珠的事,已經遠遠超過想辦法救他老爸出來了。

    眾人對著琉璃山莊等人就是一陣口哨和唏噓,各種嘲諷不斷,直到走遠了才停下來,只不過又多了一件茶餘飯後的趣談。

    徐青又逃過一劫,上來和李雲霄等人打招呼,至於那葛平飛,早已沒臉,一溜煙的逃掉了。

    羅青雲笑道:「徐兄可以留下好好療養一番,說不定擂台賽中能取得不錯的名次。即便不能抱得美人歸,也可以一會天下英雄啊。」

    納蘭芷璇點頭道:「羅大哥所言不錯,此次雖然是姜二小姐的比武招親,但已經和年輕一輩的天下第一比武大會差不多了。天武界年輕一輩中有些名氣的高手幾乎全部匯聚而來了,不少人本也是抱著一會天下英雄的念頭才來參賽的,如此盛世,錯過了豈不可惜?」

    姜若冰臉色一冷,哼道:「這些無聊的男人,拿別人的終身大事開玩笑,真是可惡既然不想娶親,來參什麼賽,踔什麼渾水」

    她身邊的丫鬟小雪掩嘴笑道:「公子這氣生的好無道理,他們不是不想娶,而是沒那本事。畢竟名額只有一個人,想要打敗天下群豪,幾乎就是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了,除了東域七星之首,西域五傑之頭,北域四秀之魁,天下誰能有這般自信呢?」

    徐青苦笑道:「這位小兄弟說的極是,那姜二小姐無論容貌,家世,嫁妝等等各方面,誰不想娶,誰不想要?只是人貴有自知之明,大多數人也就是抱著看熱鬧以及重在參與的態度了。」

    李雲霄笑道:「那徐兄也是打算參與了?」

    徐青急忙道:「雲霄兄說笑了,也許先前還有這種想法。但是遇見你后…

    他苦笑了一下,道:「遇見雲霄兄后,我才明白自己先前的淺薄和短視,認知到了自己真正的水平,以前是我井底之蛙了。此次雖然失去頗大,但收穫也甚豐。我打算這便回聽潮閣閉關修鍊,不到九天武帝絕不出關」

    眾人見他去意已決,也不便強留,斟酒共飲了一杯,徐青便離席而去。

    此刻那酒店老闆已經讓人把裴九翅破壞的東西打掃整理了一番,李雲霄等五人再次圍坐一桌。

    那酒店老闆頗有深意的看了姜若冰一眼,道:「剛才之事公子可曾看見?望公子能忍一忍自己的脾氣,在紅月城就要守紅月城的規矩,否則就得去地牢菊花殘了。」

    姜若冰一臉的天真無邪,詫異道:「菊花殘?什麼是菊花殘?」

    酒店老闆大笑道:「哈哈,公子你真能裝,你懂的。」

    姜若冰愣了一下,連忙道:「我不懂啊。」

    但那老闆已經走開,她只好問眾人道:「那老闆說話可真奇怪,羅大哥,芷璇姐姐,菊花殘是什麼意思?」

    羅青雲和納蘭芷璇全都是爆出冷汗來,連連搖頭說不懂。

    李雲霄笑道:「一醉且徘徊,莫負菊花開。老闆的意思是讓你好好喝酒,不要辜負了良辰美景,又寓意為大好年華,要及時行樂,不要待到菊花殘后,杯酒已冷,空負了光陰。」

    納蘭芷璇幽怨的瞪了李雲霄一眼,意思在說:這麼曲解辭彙真的好么?會帶壞兵弟弟的。

    「原來如此」

    姜若冰吟聲道:「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秋來菊花殘。雲霄大哥,是不是這個意思?」

    李雲霄滿頭髮暈,想不到姜若冰竟然這麼能舉一反三,抹了把冷汗,訕訕道:「大概是吧,我書讀得不多,還是讓羅兄和納蘭小姐詳細解釋下。」

    納蘭芷璇嗔道:「別提雲霄公子胡扯,這是罵人的話」

    她突然正色道:「對了,羅大哥,你說要帶兵弟弟來找雲霄公子,說整個紅月城只有雲霄公子能幫上忙,芷璇有些不解了,雲霄公子雖然實力深不可測,但……」

    她一臉的疑惑,雖然知道了李雲霄不簡單,但要說李雲霄能辦成那件事,她還是很懷疑。

    「好哇,原來你罵我」

    姜若冰臉上一紅,覺得被人耍了,氣鼓鼓的,聽得納蘭芷璇之言后,也急忙關切了起來。

    羅青雲看了幾人一眼,笑道:「李雲霄的實力在紅月城的確不算什麼,但他卻有一樣無人可及之處,那便是膽量。我想來想去,也只有他敢做這件事了

    一下子四人的目光全部匯聚在李雲霄身上,看的他有些頭皮發麻,道:「你們所言何事?我書讀得不多,不要算計我」

    羅青雲笑道:「你這說的哪裡的話,其實很簡單,只要將兵弟弟帶離紅月城便可,至於報酬嘛,隨便你開」

    姜若冰一下子緊張了起來,滿臉都是期待之色。

    羅青雲和納蘭芷璇也不點破姜若冰的身份,他們已經猜到了李雲霄早已心知肚明。

    李雲霄愣了一下,暗想這小妮子真的是要逃婚啊,若她跑了,紅月城如何向天下交代,細細一想之下,幫她逃婚這事還真的只有自己敢做,換做其他人,就算是武帝巔峰,怕也要忌諱不已。

    反正自己跟紅月城早已勢不兩立的局面,這一世也沒打算要修復關係,若真要幫忙的話,將姜若冰藏在界神碑里,就是神仙也找不出來。

    他微微一笑,道:「這可是玩命的事,還說不是坑我。不過若是能給我弄來姜家二小姐嫁妝中的十八枚東海月明珠,我倒是可以捨命一試。」

    四人都是心中一凜,姜若冰急道:「你要那些珠子於嘛,除了好看外再沒其它用處了。你若是肯幫我,事成之後我一定給你價值遠在那些珠子之上的報酬。」

    羅青雲也是沉聲道:「那十八枚東海月明珠已經在姜二小姐的嫁妝清單里了,想要弄出來的話未免太難了。李雲霄你不會是不想幫忙估計找借口吧?」

    「呵呵,隨你怎麼說。」

    李雲霄淡然道:「我若是要故意找借口的話,就直接開出讓我擂台戰第一的條件了,這樣一來那些嫁妝和美人豈非盡入我手。聽聞那姜若冰也是絕色美女呢,嘖嘖「

    「哼,非分之想」

    姜若冰道:「天下年輕俊傑齊聚,東域七星、西域五傑、北域四秀,還有數不清的世家子弟都來了,就憑你也想打敗天下英豪,奪取第一?」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
    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