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67章 醉忘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67章 醉忘愁字體大小: A+
     

    那如瀑布而下的湖水如同稀稀落落的雨,飄散在空中,一名宮裝美婦臨立在湖邊,她的面色冰冷,眼裡閃動著寒氣,雙手掐出一個法訣來,一道力量從她手印中散出,身後漫天的水氣為之一凝,在空中化作驚龍,盤旋在她身側。

    她正要出手,突然看到那株桃樹之下,一壇桃花美酒,身軀猛然一顫,驚道:「你、你是誰?」

    「嘩啦」

    那道驚龍碧水墜落而下,砸入湖中,盡數碎開,微風吹過,細絲如雨。

    李雲霄望著那張熟悉卻變得滄桑的容顏,輕聲一嘆,他伸手一點,勁風破出,遠處一朵飄零的落葉旋入手中,輕輕摺疊起來,放入口中吹響。

    氣息震在葉片上,發出清脆嗚嗚的聲響,如飛鳥點水,黃鶯吟鳴,在細雨中,在桃花下,漸漸響起。

    本是殺意凜然的雙眼,在曲音和桃花下,漸漸被心頭的一股暖意融化,宮裝美婦靜心的聽著細雨,聽著桃花,聽著那如嗚如訴的鳴聲,兩人竟是無語。

    一股淡淡的哀愁徘徊在風中,眼前的景象,伴隨著輕音入耳,冷冷清清,吹奏者凄凄,聽者亦戚戚。

    良久,曲終,只有淅淅風雨和花落之聲。

    李雲霄將手輕輕一方,那片落葉被風吹走,他輕聲道:「一起喝酒吧。」

    美婦伸手一抓,桃花樹下的那壇桃花酒被她除去泥封,輕啜一口,道:「這酒是假的,你被騙了。」

    李雲霄笑道:「我這不是桃花酒,我這叫醉忘愁。」

    美婦細細品味著這個名字,道:「世間若真有此酒,那花再多錢也是值得的。」她舉起酒罈,放開喉嚨喝了起來,似乎喝的十分開心。

    美婦道:「可為何我喝不醉,也忘不了愁?」她神色一怔,頓了頓,突然道:「你可知喝酒與喝水有何區別?」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道追思,猛灌了口酒,道:「我聽一位朋友說過,酒越喝越暖,而水—-卻是越喝越涼。」

    美婦一怔,隨即凄涼的笑了起來,道:「可為何這酒,我也越喝越涼?」

    李雲霄將酒罈放回那株桃花樹下,正色道:「因為你的心一直是涼的,從未暖過。」

    桃花點點,復含宿雨,流水涓涓,杳然而去,兩人竟一時相對無語。

    李雲霄吟思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人生總是有缺憾的,卻不能總沉迷在缺憾中,那麼你永遠也無法變得月圓天晴。」

    美婦眼中一片凄凄之色,自語道:「我的心,還能圓滿么。」

    「能的」

    李雲霄正色道:「正因為有他的存在,你的心所以是圓滿的。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也不希望看到你現在這副樣子。我還記得慕容竹最後一句話便是對你說的,『不要報仇,不要怨恨,開心的活下去,,這是他最後的期望,可你卻讓他失望了。」

    美婦身軀巨顫,眼中神色百般複雜,望著李雲霄道:「看來你一定是當年紅月城外,紫雲峰上的故人之後,只不知你的長輩是哪位?」

    李雲霄臉色微微有些古怪,道:「有些複雜,一時難以言清。我來此地,只是為了祭拜一下慕容竹大哥的。」

    美婦頷首道:「你的心意已經到了,無論你的長輩是誰,當年紫雲峰上的幾位皆是我昔年好友,代我向他問好。」

    「嗯」

    李雲霄輕應了一聲,道:「希望你能早日走出月缺,不要再沉在低谷了,畢竟這世上還有很多關心你的人。至於這酒……,你就留下慢慢品味吧,希望它能讓你忘愁。」

    李雲霄微微凝視了那滿樹桃花,便截然轉身離去。

    美婦望著他的身影,皺起了眉頭陷入沉思之色,突然開口道:「你即是我故人之後,在紅月城若是有任何難處,可以隨時來找我。」

    李雲霄的步子一停,輕輕笑道:「我的確有事,待我辦不了的話,不會跟你客氣的。」

    李雲霄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她眼前,只有一道若隱若現的詩吟響起,傳入她的耳中。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痴兒女。君應有語,渺萬裡層雲,千山暮雪,隻影向誰去?」

    美婦聽得一時怔住了,望著那朵桃樹,在漫天細雨後,那些原本還是花蕾的骨朵,在朗朗晴空下,逐一綻放開來,她一時間看的痴了。

    「師傅」

    突然一道悅耳的女音傳來,高空上一道白色身影飛馳而下,輕輕落在美婦面前。

    能夠自由在紅月城上飛翔的,不是紅月城之人,便是得到了紅月城的默許者。

    一張清純可人的面容,帶著無暇天真的笑,細膩的貼了上來,道:「師傅,你在想什麼?這裡怎麼好像下過雨?好清晰呀」

    美婦這才緩緩回過神來,笑道:「不過是空氣有些污濁,我清洗了一下罷了。」

    「清洗?」

    少女古怪的轉了下眼珠子,落在那桃花樹下,驚叫道:「師傅,你怎麼喝酒了?」

    美婦怔了下,哼道:「喝酒有什麼好奇怪的,師傅來了興緻,喝喝酒也不行?」

    少女用手指了指,笑道:「那怎麼有兩壇?師傅肯定會說買兩壇放著慢慢喝,那為何都開封了?而且都被人喝過?」

    美婦一下無語,嗔怒道:「為師的事,要你多管?我愛喝幾壇喝幾壇」

    少女嬉皮笑臉,直接將美婦熊抱住,耍嬌道:「到底有什麼好事,趕緊說出來讓我也開心開心,我很好奇是誰有這麼大的本事,能讓師傅的心情轉好,我一定要向他學習學習,以後天天逗的師傅開心」

    兩人之間沒有半分的師徒規矩,反倒像是一對姐妹般,親密無間。

    美婦心中微微泛起暖意,想起李雲霄剛才所說的話,「畢竟這世上還有很多關心你的人」,至少這徒兒便是其中一個。

    她心中有些好奇,但依然板著臉,裝作生氣的樣子,哼道:「誰告訴你的師傅心情很好了?莫非給你點顏色,你就要染坊」

    少女笑道:「嘻嘻,師傅你臉上的皺紋可是出賣了你。每次你對我笑的時候,眼角都是皺起來的,我就知道師傅你是假笑,假開心。但現在師傅對我板著臉,眼角卻看不到任何皺紋,所以我知道師傅你是真開心。若冰好久沒有見到師傅真開心了,所以很想知道是誰有這般大的本事,能讓師傅真的開心起來

    美婦身軀微顫,抬起手來撫摸著自己的兩頰,生出無限惆悵來,輕聲道:「眼角紋嗎?看來師傅的確是老了。」

    她內心說不出是開心還是難過,但徒兒這般關心自己,觀察的如此細微,至少應該是很欣慰吧。也許,自己真的應該從低谷中走出來了,無論是為了自己,還是身邊關心自己的人,以及—大哥對自己的期望。

    少女一見美婦惆悵,立即緊張焦急起來,急的雙手亂揮,忙道:「師傅一點也不老,是若冰的好姐姐呢,若冰說錯話啦。」

    美婦瞪了她一眼,哼道:「沒大沒小的說吧,又有什麼委屈事了?」

    少女不依的耍嬌道:「師傅你這是何意,難道沒事就不能來找師傅了?我不是每次有事才來的吧。」

    少女一下子就不開心起來了,扭頭過去,來到桃花樹下。

    突然她好奇的聞了一下,將地上李雲霄留下的那壇酒臨空攝起,就要往嘴裡喝去。

    美婦想要阻止,畢竟那是一名少年男子用嘴喝過的,似乎有些不妥,但為時已晚,少女已經舉起罈子灌了一口。

    她平日里喝酒都是用琉璃尊細細品嘗,何曾這樣豪邁粗魯的喝過,一下不習慣,就灌了一大口,直接嗆了一臉,頓時滿臉通紅,劇烈的咳嗽起來。

    「師傅,這真的是桃花酒嗎?怎麼跟咱們紅月城的桃花酒相差如此之大?

    少女只覺得難喝至極,再也不想喝第二口了,她看了一下酒罈上的貼的標籤,的確寫的是紅月城正宗桃花酒,頓時明白了,叫道:「我知道了,我們喝的是花酒,,而這酒叫⊥月城正宗桃花酒,,不是一種酒。師傅,我說得對吧?」

    美婦看著她那苦瓜樣的小臉,輕笑道:「是對非對,這酒以前或許叫⊥月城正宗桃花酒,,但現在它叫醉忘愁,至少這兩壇是這麼叫的。」

    「醉忘愁?」

    少女一愣,細細的品味著這個名字,低頭看著手中的酒罈子,竟是放在嘴邊,再次飲了起來。

    美婦心中一顫,柔聲道:「若冰,又在為你這親事煩擾?」

    這少女正是引得天下目光關注而來,讓紅月城一下子年輕才俊爆滿的主角,姜若冰。

    她喝了一陣,這次有了用罈子喝酒的經驗,喝起來順手多了,一口氣灌了好多才放下,笑道:「師傅,這酒—-我的確喝出那種忘愁的味道來了。」

    美婦突然覺得心中一疼,連忙奪下那酒來,柔聲道:「身為姜家的女子,有誰的婚姻大事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不說姜家,哪怕是整個天武界,那些超級大勢力人家的女兒,哪個不是聯姻的籌碼?」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
    廢土崛起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