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51章 危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51章 危機字體大小: A+
     

    大魔的這一聲怒吼,震蕩在每一個人的耳邊,都感到大地都為之顫抖起來,不僅是極強的力量,更是彰顯了極強的憤怒。

    李雲霄張大嘴巴,一臉的獃滯,他雙手中滲出冷汗來,那一枚魔元果可就在他的界神碑內,這魔頭不知道是否能夠發現,如果被發現的話,自己還能逃的掉嗎?

    現在每個人的內心都已經不是如何降魔了,而是如何保命。

    那大魔目光怒視而下,冷冷道:「還有一枚果子,你們何人可曾見過?」

    被他目光所注視之人,全部駭然的搖頭,不斷的往後退去,李雲霄也跟著眾人一起搖頭,內心則是巨汗。

    魔頭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了,寒聲道:「以為不說我就沒法知道了?那個藏了我果子的人,你會連累到大家一起死的,你忍心嗎?」

    他臨空一指而下,一名化神海的高手便被攝空而起,整個人完全被制住,露出驚恐之色來,任其如何掙扎嘶吼都無用。

    「沒人說的話,我就開始一個個的殺了。難道你們都不顧一起玩耍的小夥伴的安慰了么?」

    魔頭冷冷的看著那名武者,輕輕五指一捏,那武者頓時在空中爆開,發出一聲慘叫后便化成了肉泥。

    他的目光在每個人臉色掃過,不由得微微皺起眉頭來,冷聲道:「看來果然是一群冷血的人類啊,剛才這人之死,你們竟然沒有一人露出憂傷,有的只是驚恐。罷了,就將你們逐一搜魂好了」

    他的目光落下,開始尋找撲捉對象,所有被他盯著的人都是一陣膽寒,渾身發冷。

    衡元急忙道:「魔主大人,我是當年魔仆閻錫的傳人啊」

    魔頭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愣了一下,隨後露出一絲冷笑來,道:「閻錫的傳人?如此低微的實力,要你何用?閻錫也不過是魔仆而已,我要多少就能造出多少來。既然跟你有些淵源,那就先拿你搜魂吧。」

    他舉起手來,一掌就轟了下來,一團魔光在空中一閃而落,如同流星劃過長空,墜向大地。

    衡元臉色大變,一臉的驚恐和憤怒,吼道:「你不是魔主帝大人」

    他駭然的一躍而起,往身後退去,速度迅捷無比。

    所有人都是「嘩啦」一下做鳥獸散開,那魔氣臨空,誰敢硬抗

    最終轟在大地之上,如同驚雷炸響,一陣地動山搖。

    李雲霄和源司之人朝著一個方向退去,而化神海眾人與那些魔奴又是另一個方向,立即物以類聚的分成了兩個陣營。

    此刻又有數名武帝飛入陣營中,正是先前圍剿鱷魚的幾人,在那巨大之下雖然受了傷,但並無大礙,此刻天地巨變,他們也不敢在單獨待著了,紛紛過來抱團取暖。

    其中還有夏裕楠,他的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欲言又止。

    這裡只有他是知道魔元果被李雲霄收去了的,但李雲霄那神秘的實力,以及冰冷警告他的目光,讓他心中一陣發怵,不敢吭聲。

    大魔看著如同螻蟻般擴散的眾人,狂笑道:「哈哈,魔主帝?他早已不復存在了,你可以叫我帝夜,我便是這個時代的魔主」

    他的大笑聲突然一止,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嘴角彎了上去,露出一絲譏諷來,冷笑道:「終於忍不住了嗎?哈哈,真是悲哀啊就你們這種智商還想吸收煉化我,真是千古笑話」

    帝夜的身體驟然衝下,追入一處山丘之中,爆開驚天的魔氣來。

    緊接著便看到一團黑影衝出,往天邊遁去,帝夜隨著追了出來,雙手不斷掐訣,立即在天空上落下一道訣印,將遠處那逃遁的黑影囚禁進去

    「畜生放我出來」

    那被囚禁的黑影正是帝鈞,他想撐著帝夜出手的時候逃遁,想不到竟然直接被囚籠困住。

    帝鈞此刻已是快要油盡燈枯了,化作妖魔的樣子張牙舞爪,看似猙獰恐怖,但誰都知道已經是強弩之末,難逃一劫了。

    「放你?身為我的身份,竟然如此愚蠢,放你出去丟人嗎?」

    帝夜冷冷笑道:「剛才我攻擊那些人類,不過是虛張聲勢。你以為憑我的手段若是有心殺他們,誰能躲得過?目的不過就是為了引你們出來而已,想不到果然有蠢貨上當」

    帝鈞憤怒的嘶吼道:「想要吸收我,我寧可自爆真魔元,大家一起同歸於盡」

    「哼,自爆?那也得有這個機會」

    帝夜瞬間就移了過去,一拳直接轟入帝鈞體內,開始猛地抽取他的魔元,在那強大的魔力桎梏下,帝鈞臉色一片慘白,強行抵抗無果,氣息是越來越弱

    一方陣營中,夏裕楠突然說道:「許焱大人,這下如何是好?那帝夜若是吸收了這個傻魔頭,怕是實力成倍的往上翻,大家就更沒命了。」

    許焱臉色還是蒼白,苦澀的搖頭道:「我已經元氣耗盡,短時間內是不可能恢復了,還能有何辦法。」他的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道:「小友可有主意

    現在眾人都負傷在身,李雲霄幾人隱隱成了眾人的主心骨。

    李雲霄眼中閃過一絲堅決,道:「不如現在逃吧,乘這帝夜還未吸光對方,應該顧不上我們了。現在不走就真的徹底完蛋了,只是這魔雲……,該如何破開?」

    許焱點頭道:「我也正是這般想法,剛才就一直在觀察這魔雲,似乎無物可破。現在我施展小乘天絕陣的時候倒是打開了一道缺口,只是現在陣器全毀,我也再無力量施展那陣法了。」

    眾人憂慮之事,突然一道聲音傳來,帶著苦澀之意,道:「這魔雲你們是破不開的,基本是自成天地,除非你們能夠斬破一界亦或者……我幫你們。

    「誰?」

    眾人大驚,全身警惕起來,順著那聲音望去,竟是大魔帝迦,正盤坐在不遠處調息,氣息極其微弱。

    「魔頭」

    大家一驚,紛紛亮出兵器來,一念即戰

    李雲霄喝道:「住手」他望著帝迦,突然笑道:「魔主大人,榮幸降臨

    帝迦臉色鐵青,有氣無力的冷哼道:「休要笑我,成王敗寇而已,這次我的確輸了。但現在大家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不合作的話,大家都得死。無論是我被那分身吸收去,還是你們被他殺死,都不是你們願意看見的吧?」

    李雲霄點頭道:「的確,那你如何幫我破開魔雲呢?」

    帝迦道:「我沒有力量幫你們破開魔雲了,必須靠你們自己的力量,但是我卻知道破開魔雲之法。只要魔雲一破,我也就能從容逃脫,你們也是。」

    李雲霄道:「如此甚好,還請告知破解之法吧,時間怕是不多了。」他擔憂的望了一眼天空上,那帝鈞的氣息是越來越弱,怕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了。

    帝迦也不廢話了,站起身來,大量的真魔氣湧入手中,不斷幻化出各種魔印,打入地面,四周,天空,如蝴蝶般飛舞的魔紋,儘是絢麗無比。

    李雲霄和許焱都是瞳孔微縮,睜大眼睛看了起來,這種施展訣印的手頭他們是從未見過的,術鍊師的本能讓他們一眨不眨的專心看著。

    很快,一個巨大的圓形場能在以帝迦為中心的四周凝成,散發出魔氣來,只是十分微弱。

    帝迦一邊布置,一邊解釋道:「我這個魔力結界和那分身的魔雲是同樣的存在,我現在要做的便是以正克奇,但我力量太弱,需要你們將元力灌入其中,方可成事。」

    李雲霄狐疑道:「我們的元力和你的魔元之力似乎相互抵觸吧?」

    帝迦看了他一眼,淡然道:「的確是抵觸,我需要的是你們的元力讓我的魔力結界場紊亂起來,然後產場巨大的爆破,讓這魔雲破開一個缺口並非什麼難事。」

    許焱道:「原來如此,那麼灌入其中的力量是越亂越好了。」

    帝迦點頭道:「正是,你們的元力算是一種,還有那污血之力算是一種。

    在場還有兩名血神宮的武帝,臉色微變,也紛紛點了點頭。

    「污血之力還是讓我來吧」

    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一道血光由遠及近的落下,化出血神子的身影,淡然道。只不過他的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時,就不那麼淡定了,寒聲道:「不過我有個條件,那就是此人必須給我」

    莫小川和郝連少皇同時臉色一沉,警惕起來了,他們和血神子交過手,知道他的厲害。

    莫小川冷笑道:「如果說這就是你的條件,那麼你可以一邊歇息去了。」

    血神子臉色上浮現出煞氣來,冷冷道:「那麼大家就誰也別離開,在這裡等那魔頭降臨吧」

    他雖然成功將魔氣從體內排出了,但也元氣大損,這種複雜的形勢下不想和莫小川硬拼。

    只是失去了血獸,他寧可大傢俱亡,況且以他的推測,李雲霄身上還有超品玄器,這是他決不能放過的重要原因。

    血神子那堅決不肯讓步的樣子,讓氣氛剎那間緊張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萌妃:王爺,榻上偽裝學渣他來了,請閉眼特種兵在都市武道宗師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