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33章 吃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33章 吃人字體大小: A+
     

    姜會書冷哼一聲,一手抓住摺扇,置於身後,不屑道:「什麼邪魔,不知天高地厚,以為降服了幾個渣渣就天下無敵了不成」

    一道凌厲的勁氣從他摺扇中射出,橫掃一片

    「砰砰砰砰」

    剩下的幾名武者也逐一爆開,不復存在。只剩下那名聖域執法使和至高門門主牛經,兩人都是一星武帝,並且入魔之後實力大增,這才能夠硬抗姜會書幾下,但也明顯不支了。

    兩人大口的吐著鮮血,但依然不畏死的還要再衝上去。

    「夠了」

    帝迦輕聲一喝,眼中露出寒芒來。他雙手猛地一抓,扯住聖域執法使和牛經的肩膀,往後一拉,他的身體驟然變大,頭顱化作一顆巨大的黑魔,猛然的一口就將兩人咬進嘴巴里,兩人沒來得及喊一聲,就被他直接吞入肚中。

    「你……你竟然吃人……」

    姜會書看的嚇了一大跳,戰慄的哆嗦道。

    更加讓他渾身發冷的是,那聖域執法者和牛經被此人吞食時,並沒有掙扎一下,而起入口的時候他分明看的那牛經的臉上反而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來,似乎能夠被此人吃掉是莫大的榮幸

    這個發現讓他幾乎膽寒的要窒息,眼前的這一幕太過恐怖,太過詭異了

    帝迦變作魔頭吞食兩人後,一下就恢復到了那俊美的模樣,舔了下嘴唇,邪邪的笑道:「魔奴除了可以做一些簡單的工作外,本來就是用來吃的嘛。」

    「你……」

    姜會書突然一陣心底發寒,此人吃人這般的隨意,而是好像還是當飯吃……,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一陣戰慄。

    帝迦摸了摸肚皮,笑道:「消化了,補充了不少能量,但還是太少啊」

    他似乎十分不滿足,目光落在姜會書身上,露出貪婪之色來。

    「邪魔,給我滾」

    姜會書大駭,實在是被他的詭異給嚇住了,手中的無極扇猛然颳起強大勁風,整個空間在他一扇之下都變得極為扭曲,往中間坍塌而去。

    他自己則是在一扇之下,就化作一道遁光逃走,無論眼前這人實力如此,他都感動一陣戰慄,不想和此人開戰

    帝迦被那勁風一掃,身體變得一陣恍惚,等到勁風過後才漸漸穩定下來,臉色微沉,自語道:「還是力量太弱了,四星武帝一擊我都有些擋不住。這隻魔奴就先養養吧,等我找到第三具身體,提高實力后再吃。」

    帝迦望著姜會書逃走的方向,喃喃道:「這裡神識無法散開,只有那若隱若無的微弱感應,似乎也正是這個方向。此人是紅月城之人,或許真的知道魔氣之源所在也說不定,幸好我在他身上留了印記,且跟上去看看」

    他立即化作一道魔光,就尾隨自己的印記感應而去。

    姜會書逃了一陣后,才漸漸停下身子,眼中還是滿滿的震驚之色,有些回不過神來。他突然有些惱怒,道:「這血神宮之人真是廢物埋骨之地何時出了這麼一號人物,竟然沒有人通知我,等此事之後定然要好好喝斥那血神子一番」

    他停下腳步后,開始定眼看著四周的情景,眉頭皺起。

    埋骨之地實在是太大了,眼前這地方十分陌生,顯然沒有來過。他走了一陣,突然渾身一震,眼前的景象讓他大吃一驚,在一座山體中,竟然開出了一條通道,階梯直入山內

    「這」

    姜會書大駭,他負責埋骨之地事宜這麼多年,從來不知道竟有如此一處地方。但他也非魯莽之輩,開始在四周觀察起來,很快便得出了定論,此山是剛剛裂開不久。

    「難道這裡便是那封印打開之地?」

    姜會書立即想到了這種可能,大喜之下急忙飛身而上,猛然間瞳孔驟縮,在大殿之外兩人正靜靜的盤坐著,似乎在守護著什麼。

    「何人?」

    那兩人正是尉遲金和火音,被屍蹩刀逼退後便守護在大殿門前等候李雲霄出現,誰知一下便是半月光景也不見人出來,兩人漸漸失去耐性。

    突然聽到有人斷喝,尉遲金和火音也是心中警惕,凝視著姜會書,氣氛一下子有些緊張起來。

    尉遲金冷冷道:「你又是何人?」

    姜會書眉頭一皺,傲然道:「紅月城姜會書。」

    「紅月城的人?」

    兩人同為一驚,尉遲金臉色一變,哼道:「你說你是紅月城那你就是了?我還說我是聖域的呢」

    姜會書臉色露出一絲冷笑,總算遇到兩個正常人了,聽到紅月城的名字多少會震驚一下,內心立即湧起了優越感,冷冷道:「這裡莫非就是封印之地,封印是被你們打開的?」

    尉遲金一怔,不知他說的是何封印,內心隱隱覺得不妙,以為是打開這大殿,被人察覺了,頓時冷哼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姜會書眯眼笑道:「沒事,我並沒有追究你們打開封印之罪。只是那鎮壓封印之物,還請兩位交出來吧。」

    「鎮壓封印之物?」

    尉遲金一愣,沉著臉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們什麼東西都沒得到,反而損失了幾件寶貝。」

    姜會書冷笑道:「兩位看上去都是一副老實巴交的樣子,怎麼說起話來這麼不誠實?這埋骨之地可由不得你們耍滑頭。」

    火音也隱隱感到氣氛有些不對起來,她可不想平白無故的惹上紅月城,忙道:「此地是我們無意之中撞開的,至於你說的封印之物的確未曾見過,莫非是……」

    她驚道:「莫非你說的是那柄活著的刀?那東西還在裡面,正是因為太厲害了,所以我二人不敢進去。大人你若是有興趣的話倒是可以入內試試,那刀的確是一件至寶。」

    姜會書眉頭一皺,道:「活著的刀?不知所謂若是不交出真龍秘寶,就有請兩位隨我去核心之地走一趟了」

    兩人都是臉色大變,他們在埋骨之地這麼多年,自然知道所謂的核心之地指的是什麼,那是又紅月城明確劃定出來的禁區,如此看來,眼前這人還真的是紅月城的人

    尉遲金道:「我二人什麼都沒得到,還要隨你走一趟,未免太冤了吧。在下還有要事在身,就不奉陪了」他說完,就化作一道金光要遁走。

    開什麼玩笑,讓他去核心之地,那豈不生死皆掌控他人之手了,他可不想和紅月城的人扯上關係。

    「不交出寶物就想走,當真把我紅月城的話當兒戲了」

    姜會書一怒,手中摺扇頓開,空間立即被一股巨力鎖住,隨後他猛然一揮,頓時天地變色,一股無匹的力量轟了上去。

    尉遲金的光芒一下子在空中凝固,顯化出真身來,大驚之下那黑色長蛇鞭耍出,如蛟龍橫空,往下壓去。

    「砰」

    巨力震在那黑蛇上,立即如觸電般縮了回去,化作一截皮鞭,回到封印狀態。

    尉遲金大驚,這一擊之下,兩人實力高下立判

    他輸就輸在玄器太差,對方的扇子一看就不是凡物,而他的鞭子跟個丁丁似的,又丑又垃圾,完全不在一個等級上。

    火音心中一凜,也感到了那巨扇的不凡,忙道:「這位大人,我們的確沒有得到任何寶物,反而損失了稱手兵器,這才不甘心的守護在大殿門口。而且裡面還有人在內,也許……他得到了什麼好東西也說不定。」

    姜會書手中巨扇一震,便將那尉遲金直接壓了下來,跌跌撞撞的退回到了大殿前,冷冷道:「你以為你說的話我會信嗎?除非你二人隨我走一趟。」

    兩人都是內心暗暗叫苦,什麼好處都沒得到,損失了玄器不說,現在還捲入了紅月城的事里,別看他們也是武帝,搞不好就分分鐘隕落了。

    火音苦笑道:「若是大人不信,我二人可陪大人一同進去查看,以大人的本事,我們也難以逃脫。」

    尉遲金忙道:「正是,若是現在我二人隨大人離開,那得到寶物的正主可能就此逃了」

    姜會書見兩人不像是說謊,臉上露出狐疑之色來,道:「你們說還有正主在裡面,那是何人,實力如何?」事關封印大事,若是裡面之人有本事破開封印,他還真有點不敢進去。

    尉遲金臉色有些古怪,訕訕道:「實力……可能是低階武尊吧?」

    姜會書臉色一沉,勃然大怒,喝道:「該死,竟敢耍我」

    他手中的無極扇一沉,天空中那巨大的威壓頓時震落下去,再也懶得聽兩人解釋了,整個也化作一道光芒,飛襲而上

    「轟」

    尉遲金和火音大駭之下同時閃開,原先所立之處頓時被轟碎,扇子上的巨大力量如鬼魅般的追著兩人,避無可避。

    火音渾身如火如焰,奮力抗擊著那扇子的壓力,急忙道:「大人,我們句句所言為實啊」

    姜會書哪裡會聽她解釋,根本就不信,冷笑道:「你們這樣的滑頭我見得多了,待我拿下你二人,總會變老實」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焚天劍帝
    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