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10章 破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10章 破門字體大小: A+
     

    「原來如此,這小子還是武尊修為呢,我看他一身銳氣十足,體內精血肯定和養口,正好餵食我的血奴」

    宇長老面孔扭曲了一笑,獰笑道:「曹長老,那我就不客氣了。」

    曹亞星淡然道:「請便,不過他也有些手段的,宇長老千萬別大意了。」

    「哈哈,多謝提醒」

    宇長老哪裡會在意這種提醒,大笑著一掌就朝李雲霄抓了過去,道:「把一身精血都奉獻給我吧,這是你莫大榮譽」

    四周的武尊強者全都露出羨慕之色來,能夠煉化一名武尊全身精血,也是難得的機遇,因為武尊對他們來說不是那麼容易擊殺的,對方打不過一心求逃的話,也很難殺死,但此刻所有人的神識都鎖定了李雲霄,他是插翅難飛了。

    李雲霄無語道:「怎麼你們血神宮的人都是一個德行,我的血你想要,那就拿去好了。」

    他雙手中結出一個古怪的印記來,眉心處發出一聲長鳴,鳳凰神火顯化而出,朝著那一臉興趣飛來的宇長老燒了下去。

    「原來是控火者,好像還不是一般的火焰,果然有兩下子。」

    宇長老雙手飛快結印,一個扭曲的血色骷髏在身後形成,張開血盆大口就朝那火焰咬去,「我這血奴可以壓制和吞噬一切元素,嘿嘿,你果然是它的大補品啊」

    那血奴一口就將火鳳吞了進去,整個身子就在空中凝滯住了幾秒鐘。

    「砰」

    毫無懸念,血奴瞬間爆開,火鳳雙眸中隱隱閃爍著怒氣,一下捲起漫天雲彩,將天空燒的一片赤紅,飛馳而下,所過之處全部是熊熊大火。

    「啊」

    那宇長老痛苦的大叫一聲,心神相修的血奴在這一刻徹底爆亡,完全的一於二凈不復存在。

    血奴之死給他心神極大震顫,已經是心脈受損,他驚魂不定的露出惶恐之色來,腦子裡完全一片空白,他的血奴幾乎是不死不滅的存在的,只有自己還有一口精血就能復活它,可這次……,完完全全的消失了,感覺不到任何存在的氣息,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看著鳳凰燒了下來,他這才感到無比的危險,驚怒的吼道:「大家一起出手,殺了他」

    其餘之人也震驚在那爆炸之下,但聽得宇長老高呼,紛紛二話不說就將各種絕招砸了出來,一時間血光衝天往李雲霄身上圍去。

    曹亞星也是內心掀起滔天巨浪,宇長老的血奴之強,就算是他對上,怕也要廢盡功夫才能制勝,而李雲霄輕描淡寫之下就一擊取勝,此刻面對十多名武尊的聯手更是沒有一絲一毫的慌亂。

    「你們也來嘗嘗我大風車的味道吧」

    李雲霄大笑起來,雙手猛然一握,兩股太古罡風呼嘯散開,如同兩個巨大的渦輪在他左右轉動,往四周的武尊身上壓去,漫天的血光逐一被吹掃開來。

    「什麼?」

    宇長老猛然高呼道:「他的元素之力太過古怪強大,大家別用精血,直接用領域疊加,震死他去」他咬牙切齒,率先將領域之力散開,往李雲霄身上鎮壓而去。

    武尊最為強大的手段便是八荒境領域,模擬規則,擋者披靡

    宇長老的思路是十分正確的,這麼多武尊之力疊加起來,即便是一星武帝也很難一下突破,只要鎮壓住李雲霄幾分甚至幾秒鐘,就足夠徹底滅殺他。

    一下子滿頭精血全部被眾人收了回去,各種領域之力不斷延展,空氣變得異常的凝重起來,似乎要凝固成鐵通了,變得無比堅硬,隨便活動一下筋骨都要好大氣力。

    而李雲霄所處的空間,更是因為層層疊加而導致扭曲起來,隨時要忐忑掉

    李雲霄的臉色終於微變了,此刻空間給他的擠壓之力,足有數座山嶽之重,壓得身體上泛起一道道明月神芒,他畢竟只有一星武尊,當所有人放棄武技,而採用這最笨拙的方式時,他反而顯得難辦起來。

    「哈哈,一力降十會」

    於長老目光中露出大喜之色,激動道:「這光芒……難道是特殊體質?哈哈,賺了,賺大了,血奴損失了可以煉回來,這特殊體質可是萬難一求啊,小子,你滅了我的血奴,那麼就用你自己來做我的第二個血奴吧」

    他取出一桿旗幟來,直接在空中揮灑開,和曹亞星的有所區別,但大體一樣,漫天血海就朝李雲霄涌去,要把他吞噬其中。

    李雲霄目光漸漸冷了起來,寒聲道:「陪你玩幾下而已,還越來越有勁了。」他全身變作淡青的雷電,猛然化作一道電光飛馳而上,「砰」的一聲就破開血海,往高空而去。

    「什麼?如此眾多的領域疊加竟然困不住他」

    曹亞星臉色大變,冷汗淋漓而下,想到自己先前還有施展出底牌來和對方一戰的蠢念頭,現在則是一陣后怕,他內心無比的沉重和想不通,對方到底是怎麼修鍊的?竟然這般變態

    「他……他要做什麼?」

    曹亞星此刻凝目眺望,只見高空之上李雲霄伸出右手來,界神碑徐徐飛出,在空中越來越大,化作一座小山,猛地域界之力張開,就朝著下方墜落而去,速度越來越快。

    眾人皆是一片駭然,那界神碑上的三大域界之力全開,顯化出異象來,三種顏色的光芒不斷在碑的四周流轉,層層浮現,碑身有如隕石墜落大地而去

    「他難倒是要……」

    曹亞星駭然往下望去,下方便是血神宮的護山大陣,他驚吼道:「不好,他要用此碑震開護山大陣攔住他」

    宇長老和一眾高手在那域界之力的壓制下已經是難以動彈,正在想辦法脫困,猛然聽得曹亞星之言,更是各個嚇得魂飛魄散,哪裡敢去攔截,紛紛燃燒自己的精血,在長空中爆出團團血霧,採用血遁之術逃開。

    有些跑的慢的,界神碑直接從身邊碾壓過去,立即被那無窮重力,還有風火之力化作無盡塵埃,沒有任何痕迹留下。即便是相隔數十米遠,也被那三道域界之力的疊加震的大口吐血。

    李雲霄在進階武尊之後,對界神碑的掌控再次提升,此刻即便面對一星武帝,也足有一戰之力

    「轟隆隆」

    界神碑終於震在護山大陣之上,引得大地巨響,聲達萬里,遠處所有武者全都臨空飛起,遠遠的駭然相望。

    宇長老臉色鐵青,雙手都是冷汗,咬牙道:「曹長老,這就是你讓我替你解決的難題嗎?我看你這道題根本就是無解」

    曹亞星淡淡道:「我不是叮囑了宇長老要小心,他有底牌的嘛,怎麼還這麼不小心,折損了這麼多宮門高手,怕是不好和血神子大人交代了。」

    宇長老怒道:「曹亞星,你也太不是人了我好心助你,你竟然算計我

    曹亞星冷冷譏諷道:「助我?宇長老這無利不起早的人,若不是看他一身精血不錯,你會助我?還是想辦法等會如何跟血神子大人交代吧」他目光中露出凝重之色來,沉聲道:「這李雲霄當真是不知死活,他再強也不過是武尊,若是惹出宮中九天境的大高手我看他如何收場」

    宇長老臉色微變,露出古怪的神色盯著曹亞星,獰笑道:「曹長老,此人和你是舊識,偏偏如此湊巧,在所有大高手煉化血獸的時候前來踢門,我真是難以相信時間有這般巧事」

    曹亞星臉色一變,煞氣散出,寒聲道:「宇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亂說話可是會死人的」

    「哈哈,是不是亂說話可不由我說了算,就不知血神子大人是否相信世間有這般巧事呢?」

    宇長老露出快意的大笑來,看到曹亞星發白的臉孔,內心的陰鬱之氣一掃而空。

    「轟隆隆」

    李雲霄指揮著界神碑還在不斷轟擊那大陣,終於在一擊后,整個山中傳來類似於杯子破碎的聲音,幻化出靡靡彩色,大陣之力漸漸消散。

    「大膽,該死啊」

    血神宮中傳來一聲怒吼,一道血影騰空而起,瞬間飛至天空,一拳猛地轟出,拳勁擊破層層空氣,打的整個天空都震顫起來,轟在界神碑上,頓時三道域界之力被震的潰散開來,碑身上光芒轉動不停。

    李雲霄猛然心神一震,一口熱血湧入喉嚨,被他咽了下去,隨手將界神碑召回,目光凝視下方。

    武帝一拳,雖然用界神碑接了下來,卻讓他瞬間受傷了。

    那名武帝強者瞳孔驟縮,冷冷道:「九階玄器?」隨後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頓時浮現出愕然,神識急忙散開,在四周探尋起來,在確定再無人後,臉色變得陰沉無比,寒聲道:「宇長老,今日你負責守護之事,竟然讓一名一星武尊把護山大陣破開,而你站在一旁觀看?」

    宇長老渾身一震,頓時感到一股寒意從背脊骨上湧出,急忙站了出來,道:「稟司馬大人,此人乃是曹長老的舊時,故而防範不及,被他擊殺了不少長老團成員,就連我也在大意之下受了重傷」



    上一頁 ←    → 下一頁

    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開掛闖異界小閣老全能遊戲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