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06章 府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06章 府庫字體大小: A+
     

    祖家和長孫家之人面面相覷,誰也不願動手,原本夏侯劍在他們眼裡就是跳樑小丑一個,現在竟然想來指揮自己,當然不肯,但血神宮的令牌在他手上,也不敢公然違抗,一個個站在那目光冰冷,不少人更是扭過頭去,不吭聲

    夏侯劍冷笑道:「你們今日已經對夏侯家動手了,以為現在不動夏侯家就會放過你們嗎?這四周至少埋伏了上百人,你們不動手就得死」

    眾人眉頭一皺,果然大片的破空之聲紛紛響起,四面八方衝出大批武者來,一個個朝兩家之人飛襲而來。

    兩家之人都是心中發苦,一片無奈之色,既然血神宮已經插手,他們此行已經不可能會有收穫了,這種情況下早就想退,被夏侯家人圍攻下,只能出手應付,但鬥志全無。

    庭院之中很快亂成一團,這兩家人派來的也都是精英,聯合起來實力在夏侯家人之上,只是這個時候了誰也不肯做螳螂,讓血神宮這個黃雀得利,只是稍稍應付,打的雖亂,卻不激烈。

    夏侯業的精力則一直在關注著夏侯城和兩名血神宮的高手過招,三人都是九星武尊,在血神宮那詭異的祭血之法下,夏侯城苦苦支撐,卻依然節節敗退,漸落下風。

    這個程度的戰鬥,九星武尊之下捲入進去怕是當場就灰飛煙滅了,夏侯業看的心中大急,連連喊道:「大哥,別鬥了,那玉碑給他們便是」

    夏侯城的身影在血光中不斷閃爍,喝道:「二弟,爹一直說我天真,現在天真的可是你啊。就算交出玉碑,他們又能放過我們嗎?」

    「桀桀,挺有覺悟的啊違抗血神宮令,私自帶寶物出來,就是死路一條

    一名血神宮人獰笑道,手中一柄放血刺刃倏然一分為二,乘其不備破開夏侯城的防禦,一根刺刃更是直接插入了他肩頭。

    夏侯城猛然刺痛,只覺得肩膀上一麻,他狂怒的頂著劍刃入體,反而欺身上前,一掌便朝那人額頭上拍下,大股的鮮血從肩膀上飆射出來。

    對方大驚,想不到夏侯城竟然如此勇猛,躲避不及,掌風落下,猛然一咬牙,身體倏然爆裂開來,化出打團的血霧,讓對方一掌直接落了空。

    夏侯城眉頭一皺,此刻另外一人飛攻而上,他急忙臨空退去,同時一把抓住肩頭上的血刃拔了出來,頓時帶出大片血肉,露出森森白骨,更讓他震怒的是,那大片血肉上變得一片漆黑,竟有劇毒。

    那化作血霧之人轉身又凝成人形,只不過元氣大傷,臉色蒼白的退在一旁休息,冷眼觀望。

    另外那人臉上露出冷笑之色,見夏侯城已經中毒,也就不急著進攻了,只是在那耗著,讓對方體內的毒血加速發作。

    夏侯業看的大悲不已,大聲道:「你們要如何才能放過我夏侯家?玉碑給你們,我的命也給你們,難道還不夠?」

    血神宮之人冷笑道:「當然不夠,違抗了血神令,就要做好從大陸上除名的準備」

    夏侯業悲憤不已,抽出寶劍就沖了上來,劍芒掃過一片,但哪裡是血神宮之人敵手,那名觀戰之人冷笑之下,身體一動,就徒手抓住那寶劍,「砰」的應聲而斷。

    斷口處發出腐蝕的氣息和一股血腥味來,此人身上帶的毒竟如此之重,夏侯業獃滯了一下,就看到一雙血色大手朝自己抓下。

    「二弟」

    夏侯城驚呼一聲,急忙震開身邊糾纏之人,飛身過來營救,那血神宮之人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來,掌勢在空中一凝,立即變換了方向,往夏侯城身上拍落,竟是聲東擊西

    夏侯城一驚,就在血掌落下之時,身後之人身上的氣息暴漲,同樣一招凌厲至極的招式攻來。

    兩大絕招之下,夏侯城本就元力不支,心中一陣慌亂,急忙提升最大力量防禦抵擋,但不過瞬間,他的防禦之力便被破開,兩道霸道至極的力量沖入體內,震碎他全身經脈,整個人噴出一大口血便震飛了出去。

    「呼,棘手的東西終於解決了」

    兩人中的一位猛然伸出手去,在空中浮現出一隻巨大的血手化影,臨空抓下,將那徹底失去了戰力的夏侯城抓住上半身提了起來,目光一掃四周,冷冷道:「都住手。」

    這一下所有夏侯家的人都驚駭的停了下來,不敢擅動。

    「哈哈,爹,跟血神宮作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夏侯劍大笑著上了上來,道:「這府庫的禁制之法,還請爹交出來吧。」

    夏侯城微弱的睜開了雙眼,無力的罵道:「畜生老子真恨當初圖一時爽快,沒把你射在牆上」

    「哈哈,老東西嘴還真硬」

    血神宮之人臨空化出的血色大手用力一抓,夏侯城頓時吐出一大口血來,其中還參雜著大量內臟碎末,氣息瞬間消弱下去。

    「別殺他」

    夏侯劍猛然驚道:「若是他死了,這禁制之法就只有老爺子知道了」

    他眼中露出一絲狠色來,寒聲道:「夏侯城,既然你不當我是兒子,那我也就不當你是爹了我知道你英雄好漢,了不起,但夏侯家的人是不是都跟你一樣是英雄好漢呢?這裡聚集了夏侯家幾乎所有的精銳,你不會想看著他們一個個死在你面前吧?還有你的二弟夏侯業,你也不想讓他活了嗎?」

    「休想拿我威脅大哥」

    夏侯業悲憤的舉起斷劍就要自刎。

    「螻蟻之生死,豈能由的了你」

    血神宮之人輕輕屈指一彈,便將他手中斷劍打落,隨後又是一隻大手顯化出來,將夏侯業也抓在空中。

    「好,好,我說」

    夏侯城慘然說道,他自知今日已無法倖免,怎能看著家族精銳和手足就此消亡,將禁制之法交出。

    血神宮之人默記后,便開始施展出一個個的靈訣來,府庫前的禁制如鏡面般破裂,盡數解開。

    「哈哈,果然識趣,等我們取得九階玄器,再來好好商量下怎麼處置你們這些螻蟻」

    血神宮之人大笑,一把將府庫大門踢開,正大喜時,突然一股氣息從裡面傳了出來,澎湃如海,便隨有異光閃動,那種異樣的感覺正是領域之力。

    「怎麼回事?這是……晉級武尊?」

    眾人都是一驚,急忙沖了進去,眼前的景象頓時讓所有人愕然,隨即震驚和暴怒之情盡數浮現在血神宮兩人臉上,其中一人怒道:「這是怎麼回事」

    整個府庫之中空蕩蕩一片,一塊元石都沒有見到,只有一名少年盤坐而坐,身上散發出八荒境的氣息來,顯示是剛進階到武尊不久。

    李雲霄睜開雙眼來,對所有人都熟視無睹,微笑著自語道:「總算恢復了八荒境修為,有點力量的感覺了。」

    夏侯劍也是一頭霧水,驚怒道:「你是何人?怎麼會在這裡?」

    李雲霄笑道:「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怎麼會在這,你信不?」

    夏侯劍臉色陰沉如水,寒聲道:「果然不老實啊,看來得讓你老實老實了這府庫內的寶物呢?」

    李雲霄摸了摸腦勺,不好意思道:「雖然這裡寶物的品階都不高,但也不能這般不愛惜,扔的到處都是,我也是好心,已經幫你們收撿起來了。」

    「你……盜賊,竟敢偷我夏侯家之物,該死」

    夏侯劍忙道:「兩位大人,那九階玄器一定是這小子偷去了」李雲霄身上浮現出的氣息是八荒境武尊,遠在他之上,所以自己不敢動手。

    「哦?你們這府庫建築的如此嚴密,禁制也非同一般,他是怎麼進來的?

    血神宮一人將夏侯城和夏侯業都扔了出去,摔在地上震得大口血吐出來,夏侯業悲戚的跑上前給夏侯城療傷,眼淚忍不住掉落下來。

    夏侯城強挺著重傷的身體,驚駭的看著李雲霄,他也實在想不通此人到底是如何進來的

    李雲霄苦笑道:「這年頭,說實話都以為你說的是假話,你說假話嘛,人家以為你說的是笑話,只有你說笑話的時候,才會被人當做是真話。」

    血神宮一人冷冷道:「小子還挺幽默的,不過我討厭滑頭不老實的人。」他抬起手來臨空一抓,如同先前一樣一隻血凝的大手浮現在空中,猛然一把抓了下去,直接握住李雲霄的上半身,將他提到了空中。

    李雲霄沒有絲毫的反抗,只是瞳孔微縮,驚道:「這功法……莫非你們是血神宮的人?這裡是血神宮?」

    夏侯劍冷笑道:「哈哈,現在才認出我們的身份,想求饒?不覺得有些晚了嗎?」

    李雲霄答非所問的說道:「這麼說這裡是東域了?血神宮好像也算是排的上號的門派吧,怎麼寶庫中只有這麼微薄的一點東西,好像很清貧啊」

    夏侯劍怒道:「該死拿了我夏侯家所有的寶物,竟然還嫌寒酸了,兩位大人,直接扒了他皮審問吧」

    他怒的不是李雲霄拿光了所有東西,而是竟然說他家窮

    夏侯家怎麼也算是扶風城三大家族之一,被他說的家徒四壁似的,讓他臉上羞怒,倍感無光。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
    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