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04章 你活的太長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04章 你活的太長了字體大小: A+
     

    夏侯元明怒道:「你真是個豬腦,還沒兒子有用劍兒,你跟你爹說下其中的厲害關係」

    「是,爺爺」

    夏侯城身後一青年男子憂聲道:「這塊玉碑雖是從天而降,卻落在埋骨之地內,那麼按理就應該歸屬埋骨之地所有了。埋骨之地一直被稱為大能墳墓,數不盡的歲月來從其中出土了多少好東西。凡是進入其內,必須要有血神宮下發的許可令,同時規定了一切所得,都必須優先賣給血神宮,這塊玉碑可是二叔從裡面偷偷帶出來的,若是被血神宮的人得知,我們夏侯家就麻煩了」

    另外一名男子夏侯業苦澀道:「我也是一時貪念,想不到會是九階玄器,早知如此當初就直接給了血神宮就沒有現在這檔子事了。」

    「憑什麼?」

    夏侯城哼道:「血神宮不過是仗著埋骨之地的肥差才能壯大起來,那埋骨之地乃是整個東域的,他們血神宮憑什麼立下條條框框,我還真看不順眼了

    「你這個豬頭」

    夏侯元明氣不打一處來,怒道:「我怎麼就生了你這個豬頭血神宮鎮守埋骨之地,乃是當初紅月城在東域聯盟大會上欽定的你看他們不順眼頂多罵幾句,他們看你不順眼,分分鐘就滅了你了」

    夏侯業道:「大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萬寶樓的孫人豪大人將它秘密收購去,整個扶城都不會有第二家商會敢接這筆生意了。而萬寶樓承若給我們的資源,對將來發展助力極大,只要能扛過今天,這玉碑不在我們手上了,即便血神宮發現了什麼,沒有任何證據也無法拿我們怎樣。」

    「哼,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好端端的一件九階玄器,爹你可是做夢都巴望著有一件的寶貝,現在竟然要秘密處理掉我還以為爹得到此物之後,便會閉關煉化,成為扶風城第二個擁有九階玄器的強者,和祖家抗衡」

    夏侯城總認為大家考慮的太多,太過敏了,完全沒有必要。

    夏侯元明哼道:「我想要九階玄器不假,但不能以家族的命運為代價等處理此物之後,從萬寶樓手中得到的好處,再加上家族內的一些積蓄,也足夠去化神海購置一件了城兒,今晚的宴席你就不用出場了,帶著高手一定要守好此地,千萬不能讓這塊玉碑出事了」

    這玉碑之上似乎有極強的禁制,竟然無法收入儲物戒子,讓夏侯元明煩惱不已,只能放置在府邸寶庫內,讓實力最為強大的兒子看守。

    「放心吧,爹。人在碑在」

    夏侯城沉聲應道,雖然他城府不深,卻是夏侯家的第二高手,武尊巔峰修為。整個扶風城能勝他的不會超過一手之數。

    「嗯,有你守著,我還是比較放心的。你們兩個,隨我去宴客吧。」

    夏侯元明說完便轉身帶著夏侯劍和夏侯業離去,夏侯城仔細檢查了下府庫四周,將一層層的禁制之法打上。隨後四周布下大量高手,潛伏在各處。他自己則是直接盤坐在府庫之前,閉目修鍊起來。

    夏侯元明剛來到前宴廳,一名管家急匆匆的穿過人群跑了上來。

    夏侯元明皺眉道:「何事如此慌張,不要在客人面前失了體統」

    那管家一臉焦慮無比,直接上前在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夏侯元明的臉色驟然大變,極其難看。

    夏侯業和夏侯劍不明所以,忙道:「老爺子,怎麼了?」

    夏侯元明鐵青著臉,凝重道:「剛萬寶樓傳來訊息,說商盟出了事情,孫人豪大人已經在剛才啟動傳送大陣往萬寶樓總部去了。」

    「什麼?那這如何是好?」

    夏侯業驚道:「這一去也不知何時能回,商盟好好的,能有什麼事況需要將他這分部掌柜也召回。莫非是他突然反悔了,故意找到借口?」

    夏侯元明搖頭道:「孫人豪此人我了解,絕不是這種出爾反爾的人。況且以他們萬寶樓的實力,吃下一件九階玄器也不是什麼難事。應該是真的出了狀況了,這下真的麻煩了。玉碑在我們手裡,也不知道能保密多久。」

    他正憂慮著,就聽到一聲長笑從外傳來,譏諷道:「元明兄,取個小妾比你孫子還年輕,真是恭喜賀喜了啊」

    夏侯元臉色一變,眼中閃過一絲煞氣,強行擠出笑容來迎了出去,冷冷道:「原來是歡水兄,聽聞你今年喜得一子,比你曾孫子還小二歲,兩個小夥伴可以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同喜同喜啊。」

    門外一道光芒閃過,兩名夏侯家的守衛還來不及阻攔就直接落在了庭院內,竟有十餘人之多。

    夏侯元明心中一驚,臉上不動神色的笑道:「原來樂銘兄也一起來了,裡面請,裡面請」

    兩人正是扶風城另外兩大勢力的家主祖歡水和長孫樂銘,竟然聯袂而來,神色並不是那麼喜慶,跟四周的氛圍相差極大。

    長孫樂銘淡然道:「元明兄,這次我們雖然也是來喝酒賀喜的,但主要目的卻並不是喝酒。」

    「哦?那兩位來難道是找我下棋喝茶的?可惜今日是某雙喜之日,沒空陪同了。」

    夏侯元明不動聲色,做了個不歡迎的手勢,意為直接送客了。

    祖歡水冷笑道:「元明兄,不要再裝了老實點把東西交出來吧,我可不希望那十六歲的嫂子還沒洞房就成了寡婦」

    夏侯元明勃然大怒,吼道:「祖歡水,今日是某的雙喜之日,你這嘴巴未免太賤了吧」

    祖歡水譏諷道:「我也不跟你繞彎子,把從埋骨之地取得的九階玄器交出來吧,那我們今天也就陪你喝幾口酒,否則的話你這宴真的就擺不成了。」

    「好啊,原來你們是聯手來找茬的」

    夏侯元明身上的氣勢升起,武帝的威壓散開,四周之人紛紛臉色大變,拚命往身後退去。

    長孫樂銘冷冷道:「元明兄,我勸你還是放聰明些,一味的裝傻是不管用的。我們若不是有確鑿的證據,也不可能這般冒昧前來。」

    夏侯元明心中一動,冷冷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們所謂的證據,拿來

    祖歡水冷笑一聲,道:「夏侯劍,出來吧。」

    「什麼?」

    所有人都是渾身一震,滿臉的不可置信。

    夏侯元明和夏侯業也都是一臉駭然,獃滯的看著夏侯劍從人群中走出來,微笑的站到祖歡水面前。

    「你……劍兒……,這……這是怎麼回事?」

    夏侯元明這一下徹底的懵了,只覺得一顆心不斷的往下沉去,對於夏侯劍的背叛他完全無法理解,完全想不通。

    夏侯劍冷冷一笑,道:「怎麼回事?這就得問問你自己啊」

    「劍兒,你是不是受了他們脅迫?」夏侯業也滿眼不可信,忙問道。

    「脅迫?沒有任何人脅迫我」

    夏侯劍冷聲道:「這一切都是我找上他們合作的,全是我自己的意願」

    夏侯家之人全都懵了,夏侯劍身為家族內最為器重的長孫,前途無可限量,完全沒有背叛的可能啊。

    夏侯業震怒道:「你這個小畜生為什麼?給二叔一個理由」

    「理由?」

    夏侯劍指著夏侯元明,冷冷道:「理由便是—-你活的太長了都一百歲了還佔著族長的位置不放,而且你現在已經是武帝了,至少還可以再活一百年

    一百年啊我看你的意思,不到自己死是不會讓出位置來的,那麼什麼時候才能輪到我啊?」

    夏侯劍越說越激動,顯得有些咆哮起來了,吼道:「而且我爹也已經是武尊巔峰,突破到武帝也幾乎是指日可待等你這個老不死的百年後死了,我爹再當個一百年族長,輪到我的時候豈非二百年後了?天啊兩百年,我能活那麼久嗎?即便僥倖突破到了武帝,真的活了二百歲,都也是將死之人了,當這個族長還有什麼意思?老爺子,你可曾有想過我的感受」

    夏侯元明徹底震驚的獃滯了,看著夏侯劍嘴角那一絲的冷笑,終於接受了這個現實,他一顆心冰涼發冷,但卻不能暴怒,必須要冷靜下來。若是此事鬧大,被血神宮知道的話,夏侯家就危險了。

    「哈哈,說的好」

    祖歡水大笑道:「元明兄,你有個如此有才的後輩,早就該退位讓賢了,一個人霸著族長的位置,完全不顧他人感受,今日總算嘗到惡果了吧,哈哈

    夏侯元明心死的看著自己的孫子,慘然道:「就算我死了,或者城兒死了,難道家族族長的位置就輪的到你么?你覺得這兩個虎狼會扶你上位,他們的野心是巴不得吞食掉我們夏侯家啊」

    祖歡水大笑道:「哈哈,誰說的,我們最欣賞你這種年輕范,今後一定會好好栽培你的,現在就將那玉碑之事說出來吧,讓這老匹夫還抵賴。」

    夏侯劍點頭道:「那玉碑是我二叔從埋骨之地帶來的,現在就藏於夏侯家的府庫,老爺子想等今晚交給萬寶樓的孫人豪帶走,可惜孫人豪臨時有事來不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
    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