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700章 兩種辦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700章 兩種辦法字體大小: A+
     

    在無盡虛空之中,各種負面能量相互碰撞,這裡是永恆的死寂之地,一片漆黑之所,看不到光明。

    只有一些極光偶爾會閃耀一下,沉悶無比。

    界神碑在其中毫無目的的飛速穿梭著,妖龍的目光凝重的四處探望,希望能找出一個裂口來沖回到天武大陸去,否則這樣漫無目的遊盪也許就永遠消失在虛空之內了。

    突然他瞳孔驟縮,露出駭然的震驚之色來,在正前方一團巨大的能量在慢慢雲集,正是最為常見的虛空粒子,數量少則無大礙,可一旦超出範圍,就是異常的恐怖了。

    那虛空粒子團越聚越大,似乎處在爆發的邊緣。

    有一種說法,虛空之中一切恐怖的力量都是由這種微粒不斷凝聚后爆發開來形成的,可以說是一切虛空能量之源。

    此刻妖龍眼前的這團就處在了爆發邊緣上,他苦澀的抬起頭,自語道:「難道這次真的劫數難逃了?」

    原本李雲霄生死未卜,他的力量就在漸漸消退,此刻相隔了一定距離都感到驚心動魄,甚至連逃走的力量都快沒了。

    「罷了,聽天由命吧。如此強大的爆炸也許能開出一條裂縫來,只不曉得這界神碑能否承受的住。」

    妖龍身上的光芒已變得極淡,他絕望的看了那虛空粒子能量雲一眼,就慢慢的隱入到界神碑內,再也沒有力量尋找方向了。

    「轟」

    片刻后,那團虛空粒子能量雲果然爆炸開來,無數的力量向四面八方射開,已經變成漫無目的飄蕩的界神碑在受到其中一股力量的衝擊后,直接震入無窮無盡的黑夜裡。

    在界神碑內自成世界,眾人並沒有感到什麼不適,只是焦慮的圍在方寸山中,等待著李雲霄的消息,一句話也不敢說。

    袁高寒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良久才說了一句,道:「這種傷勢,怎麼可能沒死?他只是靠一口信念支撐著,但也撐不了多久了,你們有什麼要對他說的,趕緊吧。」

    「什麼?」

    郝連少皇雙目剎那間通紅,怒吼道:「老頭你說什麼你不是聖域靈司司長,九階大術鍊師嗎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拍死你」

    袁高寒冷冷道:「拍死我也沒辦法,若是在聖域或者化神海,通過幾名九階大術鍊師聯手也許能救過來。至於現在嘛,我也只有八階的實力,至少在我的能力範圍內是無力了。」

    他面色沉重,顯然也是內心十分不好受。

    袁高寒的判斷無疑給李雲霄判了死刑,幾人全都是腦子一片嗡嗡直響,雙腳發軟,丁玲兒更是泣不成聲,苦苦哀求著袁高寒,後者不斷搖頭,實在是無能為力。

    莫小川悲憤道:「雲少的身體雖趨於崩潰,卻靈魂不死,而且肉身崩壞的也沒想象中的糟糕。袁大師你至少得做些什麼吧,也許有奇迹也說不定」

    另外幾人也都是巴巴的看著,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會有人放棄。李雲霄不僅是他們的師尊,男神,更是永不倒塌的精神支柱,袁高寒的判斷讓他們根本無法接受。

    袁高寒雙眉聳成一個「川」字,大家的心情他也都明白,但他比任何人都要理智的多。

    洛雲裳悲戚道:「袁大師,雲少乃是明月神體,而且修鍊的各種功法都蓋絕當世,我看他的傷勢都控制得極好,並沒有進一步崩潰的跡象啊」洛雲裳也是術鍊師,雖然相差甚遠,但也有自己一些基本的判斷。

    「嗯?他有神體?」

    袁高寒心中微微一動,上前再仔細觀察起來,凝聲道:「嗯,我看他傷勢不崩,以為他是靠一口心念支撐,現在看來神體之力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但這種明月神體我從未聽過,也許能有進一步的效果也說不定。」

    眾人一聽,全都大喜起來,郝連少皇猛然道:「大師,請您一定要盡自己最大力量對了,雲少身上還有不少的靈丹,都是商盟中敲來的極品丹藥,也許能派上用場」

    袁高寒搖頭道:「丹藥太猛未必是好事,此刻先看看他的神體之力能否撐過來,只要頂住數日不死就有轉機,否則的話神仙難救。」

    他的話再次給眾人潑了一盆冷水,剛剛熱起來的心再次冰冷下來。

    突然一道冷冷的聲音響起,道:「誰說我沒救了?」

    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那躺著昏迷不醒,重傷不已的李雲霄猛然一下坐了起來,目光中精芒閃動,面色淡然,只是毫無血色。

    「啊?」

    大家都是張大了嘴巴,特別是袁高寒和顧月生,仿若見了鬼似的,袁高寒的喉嚨似乎被人掐住了一般,眼珠子也凸了出來,艱難道:「你,你……」

    「雲少」

    其餘之人跟瞬移似的圍攏了上去,一個個喜極而泣,狂笑不已。

    郝連少皇更是一躍而起,直接要撲了上去。

    李雲霄眉頭一皺,道:「別撲過來,我一點氣力也沒,被你撲下就真死了

    「砰」

    郝連少皇那魁梧的身軀在空中直接被莫小川一腳崩飛了,後者狠狠的罵道:「豬」

    「雲少,你沒事了吧,擔心死我們了。」

    丁玲兒欣喜道,臉上掛著微笑和滿滿的淚珠。

    李雲霄的神識不斷在自己身上探查,雙眉皺的越來越深,最終苦笑道:「我也還以為沒事了,現在看來,神體崩壞,靈魂也傷了根基,若非妖龍回歸我體內,刺激了我一道靈識,怕是現在也無法醒來。」

    「那,那到底會不會危及性命?」

    洛雲裳滿臉急切,眾人的心再次沉了下去。

    李雲霄嘆道:「還真跟老袁說的一般無二,如果能撐過三天,讓神體自行恢復,那就脫離了危險,可以進入修復狀態,否則的話隨時可能崩壞肉身,讓魂魄消散。」

    「這麼嚴重?」

    莫小川臉色也萬分難看起來,袁高寒的診斷雖然讓他心如灌鉛,但一貫以來對古飛揚那種絕對的崇拜讓他依然抱有極大信心,可此刻李雲霄自己也這麼說,頓時讓他陷入了慌亂。

    「我就說,怎麼可能有救。」

    袁高寒道:「神體的特殊性可以⊥你多支撐片刻,但也不過是殘喘而已。

    他絲毫沒顧慮眾人的感受,只是就事論事的分析道,立即引來大家殺人一般的目光,讓他臉色微變,才感到自己說的太直白了。

    郝連少皇原本被莫小川一腳崩在牆上,但內心還是極其開心的,此刻冰冷的怒視著袁高寒,一字字道:「若是雲少有事,我第一個就先殺了你解恨」

    莫小川怒喝道:「不得無禮」他懇切道:「還請袁大師無論如何也要救傾力相救」袁高寒乃是聖域靈司司長,同時也是莫華源的師傅,他還是萬分尊敬。

    袁高寒嘆道:「我何嘗不想救他?說實話,這界神碑雖然我待的都有些不想走了,但卻不是想永遠在裡面。若是李雲霄一死,這界神碑的規則再無人可以掌控,我們誰都別想出去了,除非出現新的主人。但現在神碑還在虛空之中穿梭,要出現下一任主人的話,天知道是多少萬年之後」他無奈道:「就看李雲霄自己的造化了。」

    大家聽得內心沉重無比,洛雲裳強笑道:「大家別都一副苦瓜臉,難道你們不覺得撐過三天都雲少來說是輕而易舉的是嗎?是吧,雲少。」

    李雲霄苦笑道:「說實話,就現在這副樣子,我還真沒把握,生命之氣在逐漸消散,難啊不過……「

    他的話更是讓大家胸口發悶,有些喘不過氣來,洛雲裳自己就大顆的眼淚落下,罵道:「你怎麼這麼沒信念,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李雲霄嗎?」

    莫小川道:「不過什麼?」

    李雲霄沉思道:「不過我倒是有兩個法子可以救自己,正在考慮用哪個。

    大家:「」

    莫小川大喜,道:「當然是成功率更高的」

    李雲霄輕笑道:「把握都挺大的,昆吾神樹在涅檗之前,曾許諾過贈我一絲太一玄氣,若是此刻度來,便可重塑肉身,不僅神體之力大增,修為更是可以直接突破到八荒境武尊。」

    「太一玄氣?」

    袁高寒整個人都不淡定了,震驚道:「天地初開,宇宙洪荒之時,滋養萬物的太一玄氣?天武界誕生已經無數歲月了,這種傳說之中的東西怎麼可能還有?」

    郝連少皇驚喜道:「我也聽聞過此物,即便是息壤之土,也是在太一玄氣的滋養下才演化出大地,那昆吾神樹內竟有如此至寶我現在就把它抓過來讓雲少生吃了」

    李雲霄無語,搖頭道:「以我現在的修為境界煉化那等神物,實在是暴殄天物了,等我第二個法子行不通再說吧。」他抬起頭來,望著洛雲裳道:「雲裳可曾記得在輕歌林地時,你我神體之間相互輝映影響之事?」

    洛雲裳的臉孔剎那間變得通紅,那一次的神體相互輝映,兩人靈識互相交融,彼此心有靈犀,此生怎能忘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
    傲世九重天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