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675章 武決開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675章 武決開啟字體大小: A+
     

    「不僅是如此。」

    莫小川嘆道:「若是我沒聽錯的話,宇文博在魂飛魄散之前,生怕雲少實力不夠去找人報仇,故而不肯將事情原委說出,而只是……」他的話停了下來,似乎有些猶豫到底要不要說。

    洛雲裳道:「這宇文博也的確是性情中人,考慮的極其周到。能夠如此輕易滅殺他之人,即便是雲少此刻前去,怕也是凶多吉少,而只是什麼?你可不可以不弔我們胃口?」

    郝連少皇介面苦笑道:「你沒聽錯,因為我也聽到了,那宇文博臨死時的確是說讓雲少千萬要警惕丁玲兒」

    「警惕我……警惕我……」

    丁玲兒一陣失神,怔怔自語道:「我與那宇文博不過只有數面之緣,並無深交也無仇恨,他為何臨死之時還要陷害我一把?這下雲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我了。」

    洛雲裳也是大感訝異,抓住丁玲兒的手,道:「玲兒妹妹別太擔心了,這其中一定有某種誤會,我們都是相信你的。」

    丁玲兒苦澀的搖了搖頭,道:「宇文博也是一代高手,又是雲少前世好友,死前之言定是有所指,絕不會無緣無故,雲少現在定然認為我就是兇手,難怪他有是否無一人傷亡之問,而事實是那人的確對我們手下留情了。」

    「這也正是最為頭疼的地方啊。」

    莫小川道:「那白衣男子所指的主上,到底是何人?亦或者是天元商會的故友?他們不僅未殺一人,而且離去之時還關心明日的武決之事,難道是故布疑陣,讓我們內部自行分裂?」

    郝連少皇道:「聯手故布疑陣是有可能,但宇文博死前所說何解?莫非宇文博也被他們騙了?」

    洛雲裳道:「此事太過蹊蹺,將來一定會有答案,玲兒妹妹我們肯定是相信的。至於雲少,此事對他的打擊一定很大,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好友隕落卻素手無力,任誰也難以接受,亦如當初在炎武城……」

    她的話一停,似乎觸動了心中某根心弦,有些擔憂的望了小屋一眼。

    丁玲兒也知道她所言之意,一下子陷入了沉默,隨後轉移話題道:「明日武決怕是雲少不會參與了。也罷,他對天元商會所做的已經夠多了。」

    在這一刻,她突然覺得商會之事,雙決勝負已然不是那麼重要了,一顆心空蕩蕩的無所依託,無所歸屬。

    洛雲裳眉頭一皺,堅定道:「放心吧,明日雲少一定會想通的,我們相信她,亦如我們也相信你一般」

    丁玲兒一眼掃過,三人都是堅定的神色,帶著絲絲笑意,心中暖意流過,那無所寄託的心靈在此安放下來。

    李雲霄在小屋之中,四人的交談他聽得清清楚楚,他何嘗不知其中有蹊蹺,但宇文博之死對他打擊極大,那種無力感和當初在炎武城一般無二。

    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弟子,友人,抓的抓,死的死,而這一切都是發生在自己面前,只能毫無力量的看著,看著,看著……

    他痛恨這種感覺,前世飛揚跋扈之時,雖說不是天下無敵,可以為所欲為,但凡事只求一心,即便不敵,至少有反抗的力量,任何事都能夠為之一搏,而這兩次,他卻連搏擊的資格也沒有。

    只因實力相差實在太大。

    雖然平日里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感覺,但那隻能在年輕一輩中稱稱雄,遇到這個大陸上真正高手的時候,根本上不得檯面。

    我輩武道之所求,無非是讓自己翱翔九霄,天空之下再無可束之物。讓親人朋友得庇蔭,天空之下再無敢動之人。所有自己在乎的,以及在乎自己的,都能自由自在的,有尊嚴的活著

    尊嚴、活著……

    李雲霄默念著這兩個字,一閃便隱入界神碑中。

    修鍊、修鍊、瘋狂的修鍊

    此刻唯有瘋狂的修鍊才能發泄他心中之恨,才能彌消內心的痛苦。

    翌日,晨曦破曉,武決之戰在中央廣場之地開啟

    嚴格說來已經是武決的第二天了,但這次才是七大商會參與進來,受萬人矚目。

    武決的安排和術決一樣,都只有七大商會的席位和一些零散的坐席給武帝級別的強者,其餘之人任你是一會之長也好,武尊巔峰也罷,都得老老實實的站著。

    決戰之地乃是在一件九階玄器—-天罡琺琅盤上

    這天罡琺琅盤本身就是一件專為決鬥而煉製出來的玄器,造型極為精巧美觀,乃是採用天下三百多種最為堅固之物參合在內煉製而成,放大了出來就是一座氣勢磅礴的擂台,底座由七層構築,每一層上面都凝刻有強大至極的陣法,以護住玄器在比斗之時被武者損傷。

    這種天罡琺琅盤也不知是何人在何時所造,流傳下來的一共有兩件,一件落入商盟之手,還一件原本在聖域之中,數十年前的天地風雲榜便是在另外一塊天罡琺琅盤上武決,只不過在五十進二十的進階戰中就被人徹底打爆,不復存在了。

    如今整個天武界下就剩這塊獨一無二的存在。

    崔博等人聯手將天罡琺琅盤祭出,頓時空間一凝,一股蓬勃之力從幾人聯手的陣訣之中擴散開來,一塊如墨錠大小的玄器在眾人聯手解封下,緩緩變大,在中央之地展現出來,傳來陣陣澎湃的器蘊和古意,讓所有人在這種雄偉莊嚴的力量之下屏住呼吸,肅然起敬。

    「轟隆隆」

    陣盤降落,壓在大地之上,就震起衝天的塵灰,讓人眼不能視。

    四尊高大的武士塑像立在四個角落,手中施展著不同的招式,有的握拳,有的出掌,還有的雙手結印,無一不是高大威猛,給人一種極其霸氣之感。

    崔博飛身而入,第一個踏足在天罡琺琅盤上,目光掃視之下,全場一片肅靜。

    他微笑著朗聲道:「商盟武決,正式開始,先是由各商會領隊之人進行抽號。」

    一名婀娜多姿的嫵媚少托著一個金色圓盤走上前去,上面放置著一排排的圓形小球,閃爍著青色光芒。

    崔博笑道:「抽號之物採用碧霞石製作,任何人都無法用神識探得其中情形,已經由七大商會領隊之人檢查分辨過,絕無問題。」

    他屈指一道勁氣彈出,射在那金色圓盤上,上面的二十個青色小球瞬間飛入空中,在天罡琺琅盤上空不住的旋轉起來,「二十位領隊之人,請抽取吧。

    十多道身影凌空而起,抓向那空中小球,隨後落在琺琅盤上。

    只剩下最後一枚,崔博舉起手來就飛下,落入其手,緊接著一道光芒打出,射在琺琅盤外,展開成一道水幕,二十個金色的名字在其中閃爍不停,他笑道:「諸位,號碼公布出來吧。」

    台上眾人逐一展開自己手中之號,目光不斷的在別人手中掃視,以尋找第一次對決之人。

    讓人意外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時間匯聚在了丁玲兒手中,只看到一隻粉嫩潔白的拳頭。

    權民輕笑道:「丁小姐,看你樣子似乎有些心不在焉,莫非是手中號牌是必死之號?」

    丁玲兒的目光從天元商會席位中央那個空蕩蕩的坐席上收斂了回來,冷冷道:「必死之號?試問有哪一組能夠讓天元商會必死的?是你們嗎?權長老。

    她的話中寒著極度冰冷之意,目光也冷冷直視過去。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驚,這完全不是丁玲兒那溫文爾雅的性格,美艷的外表之下彷彿藏了一柄尖刀,開始露出鋒芒刺人。

    權民愣了一下,隨即「嘿嘿」一笑,道:「丁小姐很大的火氣呢,我看那李雲霄現在還沒有現身,莫非是出了什麼狀況?」

    丁玲兒冷冷道:「似乎你們的親家也沒來,權長老不關心自己的事,倒是對我天元商會頗為關心啊。」

    曼多商會的席位上,同樣缺席了塵風,就是水洛煙也沒有看到人影。

    權民臉色一僵,浮現出絲絲怒氣來,他現在最恨人家談「親家」這兩個字,著實讓他感到一陣丟人,狠狠道:「這就不需丁小姐操心了。希望等會李雲霄不要遇到塵風,否者輸了事小,死了就不好玩了。」

    他舉起自己手中的號碼球,青光一閃,浮現出一個「六」字來。

    「啊」

    台上一名老者立即臉色發白,滿是懊惱之意,連連搖頭不已,嘆自己運氣奇差。他舉起手中號牌來,也是第六,心中生出無奈之意來,對上塵風幾乎是必死之局。

    其餘之人也都十分緊張,生怕遇到塵風、厲飛雨和李雲霄這幾大奪冠熱門。其實遇上七大商盟的弟子都是必死之局,那剩下的十三家只希望彼此之間相遇,還可以多撐幾場。

    丁玲兒緩緩展開雙手,那青色小球上一個偌大的「七」字。

    許多人都重重鬆了口氣,只有一名商會代表鐵青著臉盯著丁玲兒的手,臉上如罩寒霜,冰冷不已。

    他手裡也正拿著一個「七」字型大小牌,碧霞石的原料都被他五指灌入元力之下捏的變形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
    鄉野誘惑無敵葯尊激情燃燒的歲月驚世毒妃:輕狂大小姐三國之最強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