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644章 紅顏薄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644章 紅顏薄命字體大小: A+
     

    這一刻李雲霄只覺得節操喪盡,三觀全毀,腦子發懵,緊接著宇文翱也不知是主動還是被唐劫牽著,直接坐在了唐劫的大腿上。

    李雲霄捂著嘴巴,閉上眼睛,深怕自己頂不住被發現,但兩人的聲音卻是不斷傳入耳中,讓他渾身起雞皮疙瘩。

    「我有一個可以⊥紅顏不薄命的方法,就不知你是否肯試了。」

    「哦,唐公子,你對奴家真好。」

    「唉,每日見你鬱郁不歡,我也內心痛苦。」

    「真的?我以前怎麼沒看出來?」

    「不說了,你若是信得過我的話,現在就趕緊開始吧。」

    「不嘛,人家還想再讓你抱會,再多親我一會。」

    「來日方長,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好吧,奴家一切都聽你的。」

    隨後,似乎有些安靜了下來。

    李雲霄想要睜開眼來卻又不敢,生怕看到什麼讓他支撐不住的事,會直接暴露了自己。

    果然,很快就傳來了急促的呼吸聲,兩人嬌喘的聲音讓李雲霄頭皮徹底發麻。

    「啊」

    突然間傳來宇文翱的慘叫,李雲霄渾身一震,猛然睜目望去,只見兩人赤裸著上半身,口對著口的,一道紅色的光芒不斷從宇文翱口中被唐劫吸入進去

    「你……你……為什麼……」

    宇文翱露出十分痛苦的神色來,臉色越來越白,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為什麼?宇文翱,難道你還認不出我這功法嗎?參天造化陽陽訣啊」

    唐劫一邊吸取著宇文翱的力量,一邊猙獰道:「這股力量,我終於得到了

    宇文翱渾身無力地顫抖道:「你……你不是唐劫……你……你到底……是誰……」這種吸取之力似乎給他帶來極大的痛苦,「難……難道你是我……我哥派……」

    「不錯」

    唐劫冷冷道:「我的確是死神宮的人,但不是你那變態該死的哥哥派來的」他眼中露出滔天的怒火,低聲嘶吼道:「你哥那個變態,已經被我千刀萬剮后喂狗去了現在輪到你了」

    宇文翱眼中俱是深深的恐懼,不斷地想要掙扎,卻無奈眼前這個「唐劫」比他還要來得強大,而自己已經中了他的術,動彈不得了,只能慢慢感受到生命的流逝,靜靜等死。

    「唐劫」眼中儘是虐待的快感,忍不住大笑起來,道:「哈哈,好強的力量你們兄弟果然是變態,難怪這群妖族之人會困著你做血頭,我把你的力量吸空后,你也就徹底地解脫了,不用謝,請叫我雷鋒」

    宇文翱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靜靜地聽著「唐劫」一人自述。

    「將你們兄弟身上的這股異力吸空后,我便可以將其合二為一,衝擊九天武帝哈哈,從來都不敢想象的境界,竟然唾手可得,這些也都是我應得的,是你們這些變態應該給我的補償」

    「唐劫」臉色越來越瘋狂了,越說越激動,道:「我原本只是個貴族少年,只想著繼承一份貴族的遺產,卻被仇人逼上了絕路在我得到一面死神令牌的時候,我以為自己看得到希望,當我滿懷著報仇希望找上你們的時候,誰知道竟然是一個地獄,徹底毀了三觀,毀了我節操,毀了我一生的地獄啊」

    「你,你是……」

    宇文翱似乎知道了來人是誰,沙啞的聲音顫抖著。

    「唐劫」繼續說道:「你們這些變態自以為很爽的事,在我們這些正常人眼裡那就是不折不扣的地獄我忍辱偷生,終於熬出頭了,將你們的這門變態奇功煉成,不僅得到了你哥的全部力量,還徹底的掌控了死神宮但在死神宮受盡的凌辱我這一輩子也忘不了,這是我一輩子的噩夢我恨你們,更恨我那個仇人,但若沒有他,我也不會落得現在這個地步,我已經將你哥活著剁成了肉泥,讓他品嘗了一番親眼看到自己的身體,被野狗一點點的蠶食掉的那種快感。不用怕,下一個馬上就輪到你了。」

    「在取得你的力量之後,和你哥的力量結合起來,才是完整的,才能讓我衝擊更高的境界——九天武帝」

    「唐劫」的心情漸漸的平靜了下去,吸取馬上就近尾聲,他冷冷道:「雖然這模擬變化之術幾乎無破綻,但你們這些變態若非是看到男色就迷失本性,我又豈能如此輕易得手。」

    他的臉開始慢慢的變化起來,恢復到一片俊朗之色,寒聲道:「等你一死,我下一個要殺的人,便是那個將我推入這萬劫不復之地的最大仇人,李---雲—-霄」

    那張徹底恢復容顏的臉,比唐劫還要好看幾分,卻多了太多妖嬈,雙目中是無盡的冰冷和殺氣。

    李雲霄也徹底地獃滯住了,眼前這人竟然是早已失蹤多年的李逸

    他心中突然為李逸生出一股悲涼來,李逸雖然是個卑鄙小人,但至少也是個鐵錚錚的漢子,在天水國更是堪稱人傑,竟然落得這般悲慘。正如他所說,那絕對是地獄啊

    李雲霄抹了把汗,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活過來的。

    「砰」

    宇文翱的力量終於被抽空,於癟的屍體倒在地上。

    李逸深深吸了口氣,眼中爆出精芒來,忍不住得想要放聲大笑,道:「老天真是不公,竟然將如此強大的力量賜予兩個如此變態果然要合二為一才行啊,好強大,從未有過的如此強大之力」

    他憤恨的目光落在地面上的宇文翱身上,冷冷道:「你以為死了就沒事了嗎?」他正要上前去虐屍,突然目光中寒氣一閃,冷哼道:「竟然有人來了,算你走運」

    「轟」

    整個小屋的門倏然破碎,化作灰飛塵屑散去,數名武者沖了進來。為首之人正是唐劫和黎,身後還跟著那四名武帝強者。

    原來黎在封印入口處感應到了宇文翱的氣息突然消失,大驚之下顧不得守護入口了,留下雨一人在那,她匆忙趕來。而正好看到唐劫和四名武帝在對話,說先前看到另外一名唐劫已經進入,頓感大事不好,幾人便急忙沖了進來。

    黎一眼就看到地上宇文翱的屍體,頓時腦子一暈。

    「轟」

    李逸二話不說,立即將屋子的一面牆壁震碎,整個人就沖了出去。

    「抓住他」

    唐劫一見李逸要逃,更是勃然大怒。他今天接二連三的不順,先是妖晶缺少,隨後李雲霄搶走萬古長青樹精元,現在又被一個無名小輩殺了宇文翱,他幾乎都要爆炸了

    四名武帝沖了出去后,唐劫也隨即衝出。黎再檢驗了下宇文翱,的確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頓時怔怔地立在那,失神道:「這如何是好,母體的力量丟失,如何向殤大人交代……」

    她再次俯下身子,仔細檢查起來,皺眉道:「看這模樣好像是被抽空了力量而死,若是如此的話,剛才那人身上會不會留下母體之力?」

    黎想到這,頓時飛奔了出去。

    所有人都走光后,李雲霄這才從隱匿之中出來,看著地上的屍體,嘆道:「也算相識一場,替你火化了吧,以免被人糟蹋。」他手指敲響,那屍體瞬間燒了起來,化作灰燼。

    隨後他微微感知了一下方向,便朝著外邊而去。

    整個空間之內動靜最大的要屬郝連少皇和楮長老的追逐了,兩人實力相差太大,郝連少皇被逼得只有逃竄之力,即便如此,也是險象環生。

    「喂,老頭,不打了不行啊」

    「哼,現在求饒,晚了」

    「求饒?誰求饒了?我只是說不打了,大家和睦相處」

    楮長老豈會理會他,拚命追趕,他內心也是苦惱,對方一心逃跑,一時半會還真追不上。

    「住手」

    突然一道聲音從天而落,李雲霄出現在楮長老面前,輕笑道:「老頭,你守護之人已死,還有心思在此捉迷藏?當真是好心理素質,佩服佩服」

    「雲少」

    郝連少皇一見李雲霄,特別是對方眼中那精芒,就知道任務已完成,急忙回到他身邊,叫道:「這老頭太狠了,招招要我命啊,雲少你可得再多教我幾招,否則身死是小,丟了你面子可就事大了。」

    「什麼?宇文翱死了?」

    楮長老大吃一驚,怒道:「是你殺的?」

    李雲霄笑道:「我不過區區武皇,怎麼可能殺得了宇文翱,兇手大家正在追捕呢,你還不快去幫忙?」

    「要幫忙也要先拿下你」

    楮長老怒道:「你二人休想脫離於系」他欺身而上,一掌拍來。在知道宇文翱出了問題后,更是不留手,掌力籠罩四野。

    「走」

    李雲霄早有準備,一把抓住郝連少皇就瞬移離開。

    「移形換位?」

    楮長老一驚,臉上浮現出冰冷之色,冷然道:「就算你是八階術鍊師今日也休想逃脫」

    他掌力一變,四野之中空間立即凝固,以他掌力為中心開始收縮坍塌。

    「你妹」

    李雲霄的罵聲傳來,就在不遠處的樓閣內,他本想儘可能遠得傳送離開,卻被楮長老掌力打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光腦武尊我全家都是穿來的隱婚神秘影帝︰嬌妻,玩屠神之路無敵升級系統
    狂神進化快穿炮灰女配這裡有妖氣瘋狂升級系統我們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