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607章 河曲通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607章 河曲通幽字體大小: A+
     

    莫華源淡淡說道:「算不上聖域之人,不過隨家師在聖域修鍊罷了。」

    厲飛雨道:「令師是?」

    莫華源略一猶豫,便道:「家師名諱袁高寒。」

    厲飛雨心中一驚,駭然道:「掌管聖域靈司的袁高寒大人?」

    莫華源微微點頭。

    「這」

    厲飛雨和九姨都是大驚不已,跟隨在李雲霄身邊之人,一個竟然是聖域司長大人的徒弟,一個是強大的武帝高手,這李雲霄到底是何人?

    兩人內心都是波浪咋起,心情難以平靜。

    在界神碑中,正在靜修的袁高寒猛然睜開雙眼,詫異道:「嗯?這是……,如此靈氣波動,李雲霄再搞什麼鬼?」

    他飛身而起,留下一句話道:「看管好這紫鼎上的神火」便化作一道星光,朝遠處飛射而去。

    顧月生急忙端坐在紫鼎前,全神貫注的關注著鼎上金光,生怕有變。

    同一時間,在方寸山下靜修的幾人也察覺到了什麼,飛馳而來。

    妖龍已顯化而出,盤旋在李雲霄身側,望著從四面八方空間內湧入的靈氣,靜靜蟄伏在空中看著這一幕。

    「李雲霄,你這是……,修復界神碑」

    袁高寒率先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好像是天穹崩壞后,洪水泛濫,灌溉大地,四周開始變成汪洋。

    普通一至九階玄器的煉製和修復,都是使用鼎爐,而這聖器的修復竟然直接引靈氣之海灌入,煉化天地

    這種事李雲霄也是第二次做,而第一次的時候界神碑完好,顯然沒有現在這般吃力。

    「老袁,你幫我主持這上清聚靈陣」

    李雲霄輕喝一聲,身前的那圓形金色陣法在空中翻轉起來,往袁高寒那落去。袁高寒一驚,絲毫不敢大意,急忙運轉魂力,將那陣法之光接下,小心翼翼的在身前運轉起來,正是這個上清聚靈陣,才將靈氣之海吸入過來。

    李雲霄伸出長指在空中化著古怪的符號,一縷紅色的光芒隨著指尖而流動。很快一道鳳凰的影子被他勾略出來,在長空中舞動。

    四周的空間在李雲霄心念傳動之下開始變化,穿梭千里,火鳳在空中長鳴,往大地之上飛馳而下,瞬間將下方的靈氣全部點燃,化作一片火海,遠古的域界大陣從大地上浮現出來,閃爍著通紅的火光,照耀整個天空。

    袁高寒咽了口口水,激動地難以自持,不斷地喃喃自語道:「遠古域界大陣,開闢地水火風,有生之年竟然能夠看到如此宏景,此生不虛」

    李雲霄一臉的平靜,手中印訣一變,掌心緩緩托起一小塊大地息壤,散發出點點精土之光,他隨手就反掌拍下,空間再次閃爍變換,露出一片荒土之地

    「地之域界之力,開」

    「風之域界之力,開」

    在他的操控之下,整個界神碑開始變得動蕩起來,三股域界之力呈現出紅、黃、灰三色,在天空上隱隱浮現,而湧入來的大量靈氣之水開始被三股力量瘋狂吸收,不斷壯大。

    原本生怕盈滿而溢的靈氣,一下子竟然全空了,在無定河中瘋狂的吞噬著,竟還有不夠用的感覺。

    袁高寒神色大變,他主持的上清聚靈陣在這種抽取速度下,竟然隱隱有要崩潰的感覺。

    他猛地一咬牙關,再也顧不得自己的安全,全部力量源源不斷灌入其中。若是這個聚靈陣崩壞,整個提供靈氣的環節中斷,那麼這次重開三大域界的行為將徹底失敗。

    他首先是一名術鍊師,其次才是聖域的司長,他不能夠容許這種生平僅見的煉製失敗,否則他會後悔一生。

    「啊呀死也要頂住」

    袁高寒大吼一聲,他身上的星光之力開始渙散起來,在整個風雲激蕩的界神碑中顯得岌岌可危。

    但上清聚靈陣也在他的努力下,開始趨於平穩,源源不斷的靈氣被三大域界吸入進去,漸漸擴張開來。

    大界神訣那數百個金色蝌蚪文在空中消散,化作一道道的光芒朝四面八方飛射而去,每一道破空之光的穿梭而過,都仿若一道規則被打入天地之間,震撼在李雲霄的心頭。

    「這些力量,這種規則,便是構造成界神碑天地之力的組成嗎?」

    每一個文字在空中化作光芒射散,他的內心就被震駭一次,仿若有種規則加身,對於界神碑的理解和領悟也在不斷提高。

    妖龍也是被眼前如此宏偉的景觀震撼住了,「僅僅是修補殘漏,就有如此奇觀,當初誰人煉製這界神碑的時候,該是怎樣的一種開天闢地啊」

    隨著時間流逝,靈氣的供給開始慢慢跟上了消耗程度,袁高寒重重鬆了口氣,但整個身體已經變的恍惚不定,隨時都要消失一般。他想要喊顧月生來幫助頂一陣子,但依然是不放心,自己取出星光石一邊吸收一邊勉強支撐下去。

    數百個大界神訣的文字在長空中盡數消失后,李雲霄閉上雙目,開始臨空盤腿打坐,左手至於丹田之上,右手抬起捏訣,似乎進入了奇妙之境。

    而隨著三大域界的開啟,界神碑的恢復開始自我運轉,只要靈氣足夠,修復就只剩下時間問題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李雲霄驟然間睜開眼來,身上的氣勢已經截然不同。

    他將右手放下,口中輕吐一聲,一道光芒在身上泛起,呈現出祥和之色,以身體為中心擴散開來。

    妖龍一直蟄伏在天空中未曾動彈,此刻也睜開來,在李雲霄身上一望,嗤聲道:「我以為你參悟什麼高深妙法,卻不過是僅僅突破到武皇而已,真讓人失望。你看看這天空之中的靈氣吧,似乎那霞醞之毒越來越強了。」

    「哼,武皇而已嗎?」

    李雲霄輕哼一聲,感受著體內涌動的那股力量,不僅僅是突破到武皇,更重要的是他對界神碑的領悟更深一層,特別是那些金色蝌蚪文所蘊含的天地規則之力,讓他有了質的飛躍。

    他身影一閃,就出現在袁高寒身側,一把將他扶下,道:「老袁,辛苦你了。」他長指在空中畫了個符號,袁高寒微弱的身軀就被一股光芒包裹著,直接送入了方寸山中一處陣法內。

    陣法的四周全是星光石,也是平時袁高寒吸收星力修鍊之所,袁高寒早已渾渾不覺,幾近消亡。一進入陣法中,四周的星光石頓時被陣力抽取出來,湧入他體內。

    李雲霄做好這一切,下一刻就出現在空中,揮手之下,三道域界之力在空中消散,沉入大地之中。一枚水球在他身前緩緩凝聚,散發出絲絲靈氣來,李雲霄將手指伸入其中,感受起來。

    片刻后,手指化作金黃之色,上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細微的粉末,「嗯,的確比先前毒性大了許多,但靈氣也更充足。這種東西既然可以⊥梅家之人這麼多年來都出不了絕頂高手,卻又能蘊含鑒定之力。不過的確很強的腐蝕性啊,我這初級狀態的不滅金身竟然也開始被腐蝕了。」

    他看了一下指尖,輕輕一口氣吹出,將那些細微粉末吹散,喃喃道:「界神碑的修復似乎還要段時間,但如果裡面全都被這種毒性充斥的話,怕是很難排除於凈了,不如就此作罷,等我回到炎武城后在慢慢修復。」

    李雲霄思定后,一揮手下,那上清聚靈陣頓時消失,天地間如同洪水一樣的靈氣化液開始慢慢停止流入進來。

    他開始傳音給界神碑中的幾人,關於這靈氣有毒之事,聽得段越「哇哇」大叫不停,破口就罵,另外幾人也是心中震驚,將自己所在之地與外界的靈氣隔離開來,已久通過元石進行修鍊。

    「轟隆」

    突然間整個空間一震,似乎界神碑在外面撞到了什麼。

    李雲霄瞳孔一縮,身影閃動,就浮現在界神北外,將四周的水壓排擠開來,卻猛然發現那壓力之大難以想象,以自己武皇的力量竟然無法撐開真空。無奈之下只得運轉不滅金身,以免霞醞之毒入體。以後生男生女事小,若是中毒后無法跨入武道巔峰,那就真的欲哭無淚了。

    「這是……」

    他猛然一震,被眼前的景象所驚住,原來界神碑在無定河中不斷下沉,竟然已經沉到了河底,與一塊巨大的石碑相撞在一起,這才產生了先前的震動。

    而那塊石碑竟也不是凡物,在撞擊之後,上面閃爍著流動點點,似乎還有禁制。

    李雲霄將界神碑收入眉心中,同時射出一道罡風之力來,緊緊貼在自己皮膚上流動,他那種不滅金身的初級狀態,已經擋不住這河底那毒性的侵蝕,金色早已暗淡下去。

    罡風一起,這才稍稍輕鬆了下。

    李雲霄走上前去,凝視著那塊石碑,上面閃爍著四個大字:河曲通幽。

    「嗯,這是什麼意思?」

    李雲霄圍繞著那塊石碑看了半天,也沒發覺異樣,自語道:「河曲通幽不知所指為何,但這塊石碑倒是難得一見的珍貴材料,似乎是傳說中的那種材質

    他沉吟一下,便下了決心,道:「先挖走再說」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
    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