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603章 和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603章 和談字體大小: A+
     

    李雲霄喝道:「別胡扯,你以為你是武帝巔峰,可以扭轉乾坤,顛倒白晝啊,現在是白天,哪裡有星空」他若有所思道:「我猜可能是震飛到太陽上去了。」

    莫小川道:「雲少,現在看不到太陽啊」

    李雲霄白了他一眼,道:「正因為看不到太陽,所以你把他震飛到太陽上后,我們就看不到了,這才合情合理啊。」

    九姨和厲飛雨聽得兩人對話,都是滿頭暴汗,但更多的是震撼,無比倫比的震撼在心中,如此強大的武帝,竟然如同僕人一般被李雲霄教訓丨而且對著李雲霄的那樣子,完全是毫不掩飾的尊敬和服從

    九姨除了震撼之外,更是擔心的滿天望去,剛才那被震飛的強者是他們梅家唯一的兩位武帝之一,另外一名武帝現在已經躲在旁邊不敢出來了。

    「不好了,不好了,有人闖入谷中」

    遠處那呼叫聲還在不斷的傳來,「抓住了抓住他們了快,快帶到九姨那去」

    莫小川臉色一變,叫道:「不好我趕的太快,華源他們還在後頭」他正想回去救人,卻看到一群人遠遠飛馳而來,卻是谷中的武者,已經將梅冬兒、莫華源,還有小玄子都擒了下來。

    「九姨,這群人擅闖谷中,已經被我們擒了下來。還有一名高手不知所蹤,似乎……似乎是朝著這邊飛了過來。」

    那名武者低著頭彙報,並沒有發現在不遠處的莫小川,他偷偷看了一眼四下的狼藉,震驚道:「難,難道九姨親自出手,將那人鎮壓了?」

    九姨臉上浮現出一片鐵青,喝道:「都給我閉嘴把人都放了」

    「啊?放人,這……」

    那武者愣了一下,但九姨的命令他不敢武逆,急忙招呼手下放人。

    九姨臉色發白的望了一眼天空,在天空深處,似乎有個人影在掉落下來,她按捺住內心的驚恐之意,硬著頭皮走到莫小川身前,恭敬的開口道:「梅家之主見過這位武帝大人,不知道我梅谷和大人有何恩怨,要擅闖進來,還擊傷我梅谷之人。」

    她現在是明知故問了,一看就知道此人和李雲霄關係匪淺,而且實力這般逆天,這個大虧今日怕是要吃定了。想到這,內心忍不住一陣苦楚。不僅如此,自己小院被毀,那天照闕金怕也是沒了指望。

    莫小川哼哼唧唧道:「沒什麼,隨便玩玩。這世界強者為尊,我實力更強,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不是嗎?」

    「這」

    九姨聽得傻了眼,原本以為對方怎麼也會先搶個理字,比如說為李雲霄出頭之類的,自己都還想到了應答之法,準備見招拆招,但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不顧強者風度,直接說出這般流氓的話來。

    「大人,強者為尊是沒錯。但是普天之下至少也要講個『理,字吧?」

    莫小川哼道:「理字?你再跟我說一個「理」字,我就直接跟你講拳頭」他身上冰冷的氣息散開,立即讓九姨渾身一顫,臉色發白的咬著牙關,再也不敢談「理」字。

    四周之人全都暈倒,特別是那些擒著梅冬兒來的一群梅谷之人,更是各個目瞪口呆,終於明白了現在的狀況。

    「啾」

    天空上終於掉落一人下來,遠遠的摔在數百米外,震起大量的塵灰,地面都輕微顫抖,生死不知。

    九姨臉上露出焦慮之色,那可是他們梅谷的兩大高手之一,若是折損的話對梅谷來說無疑是巨大打擊。可是莫小川在這,她又不敢走開。

    遠處一道微弱的光芒在空中閃過,有人小心的朝那個方向疾飛而去。正是躲在暗處不敢出來的另一名武帝強者。九姨這才稍稍放心下來,硬著頭皮面對莫小川,道:「大人現在玩也玩了,不知何時能夠離開?」

    她現在已經不指望找回場子或者報仇之類的了,就希望眼前這些人儘早離去。

    莫小川道:「看本座心情。」

    九姨:「……」

    厲飛雨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道:「雲少,這……,都是一場誤會。」

    李雲霄從那魔化狀態下徹底恢復過來,淡淡道:「誤會?好大的誤會啊,差點命都丟了。」

    莫小川一聽,內心更是湧起無邊怒火,想到李雲霄剛才差點殞命,身上的冰冷之氣更甚,寒聲道:「雲少,這梅谷之人敢如此冒犯你,我看他們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不如讓天武界從此減少一個宗門勢力吧。」

    「磁」

    九姨倒吸了口冷氣,聽得渾身發冷,哀求的目光望著厲飛雨。如今也只有憑藉厲飛雨的面子,看看能不能挽回局面了。難怪對方敢肆無忌憚的殺死妙玄宗少主,原來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厲飛雨也沒轍,如果是面對李雲霄還好說話,但是莫小川強橫的實力和完全不講理的樣子,讓他手足無措,不知道從哪下手,還是只能對李雲霄道:「雲少,所謂不打不相識,只是一些誤會而已,何況剛才梅谷之人雖然強橫,但若說要傷到雲少,我看還差的很遠吧?不如大家和氣的談談,梅家一向與世無爭,跟任何勢力都牽扯不上什麼恩怨,唯獨和我們商盟交道打的多,雲少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李雲霄道:「即使如此,剛才之事也就罷了,就當沒發生過。」他看著遠處梅冬兒一臉的茫然之色,似乎有些失神,道:「妙玄宗之事我會一力承當,你們梅谷到時候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來便可。但是我朋友這事今天必須說清楚了。」

    九姨聽得重重鬆了口氣,給厲飛雨投去一個感激的神色,道:「一切好說

    她也發現了梅冬兒的存在,雙眉微微蹙起,立即令人下去重新設宴,換了個小院。

    同樣的豐盛,同樣的招待,卻不一樣的氣氛,顯得十分的冷場。

    九姨凝視著梅冬兒,道:「你是……宛白的女兒?」

    梅冬兒站起身來,低著頭道:「正是,宛白之女梅冬兒見過九姨。」

    九姨臉上浮現出一片寒氣來,哼道:「你能活到現在,倒也算是命大了。

    李雲霄眉頭一皺,道:「這什麼意思?」

    梅冬兒臉上露出凄苦之色,道:「還是我來說吧,冬兒天生五正缺奇的身體,本應是活不過十歲的。」

    李雲霄驚道:「五正缺奇?世上竟然真有如此缺陷的體魄,但是我觀你狀況,並無異樣啊。」

    梅冬兒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許是病已經好了?」

    「哼,五正缺奇乃是天下有數的絕症之一,就算是九階大術鍊師也束手無策,如何會自然痊癒。不過你能活到現在也算是奇迹了,原本當年你是要同父母一併受罰的,正因為你這體魄,我母親大人才饒你一命,逐出梅家,想不到你竟然還敢找回來」

    九姨臉上隱隱浮現出怒氣,道:「若非你母親當年之過,梅家也不會陷入今日之兩難境地,而現在你又出來闖禍,先得罪妙玄宗,后又跟一群人大鬧梅谷,你們母女當真是我梅家的剋星啊」

    「砰」

    李雲霄手中一隻玉盞被捏碎,冷然道:「九姨,這話說的真難聽啊。我現在肯坐在這聽你唧唧歪歪,全是看在冬兒的面子上,你以為就你這張老臉,我會賣情面嗎?再讓我聽見不舒服的話,就別怪我扇你老臉了」

    九姨氣的七竅生煙,卻又不敢對李雲霄如何,一張臉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厲飛雨急忙圓場道:「大家既然坐在一起,就好好談,切莫再動手了。盡量和聲和氣的將問題解決了,皆大歡喜才是。」

    梅冬兒和聲和氣道:「當年窩婆婆將我帶走,還有一封家母的遺書,五年前窩婆婆去世時我才知道。我正是尊重母親大人當年的遺願,想要回歸梅谷。讓我回歸梅谷,是母親大人最大的期望。」

    「不可能」

    九姨怒道:「你母親犯下滔天大罪,沒有將你一併受罰就已經是天大恩情了,還想回歸梅谷,只要我還是梅家家主一天,就絕無可能」

    李雲霄皺起眉頭來,九姨的態度如此強烈,難道梅冬兒之母當真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事?就算自己以武力強行讓她回歸,日後也是一大隱患,不由的問道:「當年那宛白到底做了何事,讓九姨如此痛恨?」

    九姨咬牙道:「不光是我痛恨,梅谷的每一個人都對其痛恨入骨」

    「哦?願聞其詳」李雲霄眉頭擰的更緊了,似乎十分棘手。

    九姨沉思了一陣,才緩緩開口道:「這事原本關係我梅家的核心秘密,但既然雲少問了,我便直言。先前說過,我們梅家之人具備強大的對寶物的鑒定之力,三分一靠血脈,三分之一靠功法,還有這最後三分之一,便是靠無定河

    眾人都是靜靜的聽著,也是十分好奇,那什麼無定河更是從未聽過。

    梅冬兒一聽,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怪異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
    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