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588章 離開南火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588章 離開南火城字體大小: A+
     

    李雲霄從莫小川手中接過那方小盒,瞳孔驟然收縮,只見那盒中之物,碧綠如竹,手指粗細大小的躺在其中,散發出溫潤的綠光來,靈氣逼人。李雲霄驚道:「好強的乙木之氣,幾近本源的氣息,這東西應該是木系至寶。張宗主若是留下用來修鍊化雷神訣,定然是事半功倍,竟然肯割愛相讓?」

    張凌華冷哼道:「這是北蠍宗當年大量種植的清心檀木,本就是為了修鍊化雷神訣而種下的。只是神訣丟失之後,那清心檀木也被砍伐一空,而種植之法也隨之失傳。如今只在府庫之中還能尋得一些。雲少手中的這塊,便是為數不多的清心檀木了,雖然分量不多,但其中價值,以雲少的見識應該是能夠明白的。」

    李雲霄心中震驚不已,駭然道:「大量種植這種乙木?北蠍宗竟然強大如斯」這種趨近本源的木之元素,雖然比不上鳳凰神火這些十階的存在,但也堪比九階天材地寶了。而九階之物無一不是聚天地靈氣而生,根本無法培植。歷史上有著大量的術鍊師嘗試過人工栽培,無一不是以失敗告終。

    張凌華似乎找到了一絲底氣,傲然道:「北蠍宗縱橫大陸之時,七大勢力都望塵莫及,豈是爾等能夠知道。」

    李雲霄小心翼翼的將那一節清心檀木收了起來,也不便再為難張凌華,道:「這乙木我要了,當初我幫令師弟行刺豐長老,還有後來的地圖贈與,這些都是談好了付錢的。可令師弟卻空給口頭承諾,我至今一塊元石未見。張宗主再取一百億中品元石來,這個木偶人就歸你了。」

    李雲霄取出那個傳承化雷神訣的小人來,在眾人眼前亮過。

    張凌華瞳孔驟縮,心臟猛烈的跳動了一下。距離化雷神訣如此近,就算是他也忍不住激動起來,但想到李雲霄所言,依然是怒道:「雲少,你休要太過分了」

    若是說寶圖之錢給他都無所謂,竟然連刺殺豐長老的錢也一併討要。若是自己給了,那門下之人將會以怎樣的目光看待自己?原本將譚地君無罪釋放,並且提到副宗主一職就已經惹得不少人心生非議,暗地不滿。

    莫小川冷哼道:「買賣本就是雙方自願,這化雷神訣在雲少手中,他想怎麼賣就怎麼賣,你若是不服,大可以不買。但請不要耽誤我們的時間,還要傳送去雨峰城呢。」

    張凌華心中升起一股無力之感,有這個莫名其妙的武帝坐鎮在此,李雲霄是絕不會吃虧了。而且看見人群之中莫華源也緊隨在李雲霄身後,似乎以他馬首是瞻,更是心中驚疑不定,道:「莫大師,你這也是要離開南火城不成?」

    莫華源點頭道:「正是。這些年來多謝張宗主的悉心照顧了。我在南火城之事已了,正要回聖域同家師復命,而正好與雲少同路,打算結伴而行。」

    他頓了頓又道:「張宗主,化雷神訣既然是貴派的鎮派之寶,價值自然是無可限量的。宗主既然連九階乙木都拿了出來,又豈會在意區區一百億的中品元石?這些元石雲少可要可不要,但宗主的化雷神訣卻是必須得到,這……,似乎張宗主並沒有多少討價還價的餘地啊。」

    莫華源在南火城待了數年,其中北斗宗自然是敬如上賓,提供過諸多的幫助,他感激不已。但面對李雲霄,這個神秘莫測的少年,而且是他大哥的救命恩人,就很自然的偏袒後者了。

    張凌華也聽出了其中的偏袒之意,對李雲霄的身份更是忌憚不已,只能服軟道:「好吧,既然莫大師也這般說,若再為了這區區百億元石而糾纏不清,倒顯得我張凌華小氣了。」他冷哼道:「雲少,這次就看在莫大師的份上,如你所願」

    他揮手之下,一個裝滿元石的儲物袋就扔了過去。

    眾人都知道他這是給自己找台階下,但也沒人敢諷刺或者譏笑,這種強者之間的對話,他們根本不夠格參與。

    同樣是莫小川接過儲物袋,查看了一下沒有問題,這才轉交給李雲霄,氣得張凌華七竅生煙。

    但很快得到那化雷神訣的傳承小人後,所有陰鬱之氣一掃而空,臉上是忍不住的激動之色,甚至想要放聲大笑起來。

    霽林等商會之人則是各個臉上浮現陰霾,張凌華得到神訣后,加上北斗宗的資源支撐,實力估計很快又能上一個新的台階。若是沒有強援進入南火城的話,他們商會勢力怕是數百年內都要被對方壓制了。

    「時間不早了。雲少,諸位,還請上陣吧。」

    霽林畢竟是老狐狸,雖然心中對這筆交易極度的不滿,但也不會對著李雲霄表露出來,依然是一副笑容可掬的神態,滿是討好之意。

    眾人正要走上陣法,突然北斗宗內梅冬兒叫了一聲,道:「雲少,我也要去雨峰城,可否帶我一同前往?」

    李雲霄訝異道:「哦?冬兒你去雨峰城何事,留在北斗宗修鍊更高境界,才是你該做之事。」

    梅冬兒臉上一紅,正要解釋。何應蓉也站了出來,替她解釋道:「雲少,冬兒的家便在雨峰城。她離家也有些年頭了,此次回去是一早就同我招呼過的。讓她一人回家我也不太放心,原本想親自護送。但若是能夠與雲少同行的話,老身就再無擔憂了。」

    「原來如此,那便一道吧。」

    李雲霄滿口答應了下來,梅冬兒欣喜的走上陣去,與眾人站在一起。

    瑾萱在陣法之外只覺得心裡酸酸的,她知道自己這是在吃醋,暗暗責罵不已,道:傻丫頭,雲少是何等人物,能夠與他相聚相散就是此生有緣了,你還想苛求什麼?安安心心的經營你的商會吧。

    她雖是這般安慰自己,但還是忍不住的失落,甚至鼻子都有些酸起來。

    「雲少,這個香囊給你。裡面是真龍龍涎磨成的粉末和天材地寶蒼雷果,再加上三十多種香料配置而成,雲少戴在身邊應該能夠驅邪避惡,對修鍊大有裨益。」

    瑾萱不知從哪裡突然鼓起的勇氣,將自己腰上的香囊取了下來,走入陣中雙手遞上。

    李雲霄愣了一下,笑嘻嘻地一把抓了過來,道:「那就多謝了,山水有相逢,期待下次再見。」

    瑾萱見他手下,臉頰閃過緋紅,內心稍稍好受了些。聽得對方說再見,又再次難過了起來,強忍著淚水,道:「希望再見不用太久,我等著雲少從宋月揚城傳回好消息。」

    李雲霄抓著那香囊,一股清香在陣法中蕩漾開來,眾人都是覺得心曠神怡

    霽林笑道:「瑾萱會長的一片心意雲少肯定是能夠明白的,大陣開始運轉了,還請回來吧。」

    在場之人,各個都是老油條,自然明白瑾萱對李雲霄的好感,都是微笑不語。瑾萱臉頰紅的厲害,急忙羞怒的逃了下來。

    陣法在霽林的操控之下徐徐運轉,很快數道光芒從陣中射出,映入天空之上,好似彩霞生輝,李雲霄眾人在陣法中漸漸地變得模糊起來,一行人最終消失在陣中。

    李雲霄諸位一走,眾人突然間心中一凌,似乎感受到陣陣寒風襲來,不由的打了個哆嗦。

    只見張凌華的臉色瞬間變冷,冰寒徹骨的盯著著霽林,陰沉道:「霽會長,你剛才廢話很多呢」

    霽林咬了咬牙,強頂著張凌華的壓力,道:「張宗主,在下不過是肺腑之言。現在你和雲少各得所需,皆大歡喜,不是很好嗎?」

    「哼,好一個皆大歡喜」

    張凌華收斂了先前的氣勢,淡淡說道:「我也懶得和你計較。這樣吧,死地那塊新發現的礦脈,坐落在如此危險之地,諸位實力有限,這麼多年來都未曾動一下。那我北斗宗就勉為其難,接過來開採了。」

    「什麼?」

    霽林大驚,氣的臉色鐵青,怒道:「張宗主,你這樣未免太過分了別說我們商會不可能同意,就算是天蠍宗或者新月宗,他們可能會同意嗎?」

    張凌華笑道:「這點霽會長就不用操心了,李風雨和蕭明輝那,我已經和他們談妥了。這次來南火城,除了和李雲霄交易外,也是順帶通知霽會長一聲的。」

    霽林和商會諸人都是義憤填膺,但在張凌華的帝氣威壓之下,一個個難以動彈。

    張凌華冷然道:「通知你們一聲,是看得起你們。死地之內,已經被劃為我北斗宗的禁地,若是有擅闖者,殺無赦,哈哈」

    北斗宗眾人在張凌華的帶領下,化作一道光芒離去,只剩下滿院的大笑之

    瑾萱看著眾人的模樣,只覺得內心一陣索然無味,似乎缺少了什麼,一種空空的感覺,凝視著那空蕩蕩的傳送陣,輕嘆一聲離去。

    她知道,南火城即將陷入百年平穩之後的又一個動蕩時期。

    也許南火城這塊蛋糕已經不適合她們紫雲商會了,現在的全部精力都要放在奪回失去的市場上,然後,去見那個她想要見的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