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585章 再無懷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585章 再無懷疑字體大小: A+
     

    莫小川的思緒從八歲那年回來,臉頰上早已是清淚滿面,忍不住大哭道:「你真是我師傅?」

    他在理智上依然是難以相信,可感情上已漸漸接受。

    李雲霄道:「可還記得你在絕神洞外和我說過的話,你說一定會把千怔浩然訣修鍊到極致,然後打敗我的。」

    李雲霄微微一笑,舉起手來,食指在長空中輕畫一個圓弧,立即生出陰陽二魚不斷旋轉,他以指帶劍,往前點去,輕聲道:「紅塵凝望映皓月」

    這正是當日和祖老對決兩式中的其一,古飛揚天縱奇才,雖然只見過一遍,無法掌握其精髓,卻能夠施展的繪聲繪色,普通人難以分辨。

    「這是第二式,玉影盪氣劍迴腸」

    浩蕩劍氣在界神碑中徜徉開來,那久違熟悉的劍芒在莫小川模糊的淚眼中展現,他再無懷疑,大哭著臨空雙膝跪下,一拜到底,哭道:「師傅你果然是師傅,師傅果然沒有死」

    深深的嗚咽聲在空中回蕩,莫小川大哭之後便是大笑起來,只覺得一片朗朗乾坤。為什麼師傅變了一副模樣,他並不關心。因為不管師傅現在的狀態如何,普天之下再沒有任何事能夠擋的住那個男人前進的步伐。

    他大笑道:「我就知道,普天之下絕沒有什麼能夠傷害得到師傅的。」

    李雲霄苦笑道:「別說的這麼輕鬆寫意,我也差點掛掉。只不過機緣巧合之下靈魂重生了而已。」他接下來將這些年來的事簡要的跟莫小川談了一些,聽得莫小川大為吃驚。

    「想不到少皇也跨入九天武帝了。師傅,既然你已得重生,為何不第一時間去尋找師兄弟他們,以他們的力量足以助你儘快恢復實力。」

    李雲霄苦笑道:「他們都本事大了,想找都找不著。好不容易找到了少皇,又進入了域外星空,回來就掉落在南火城了。倒是你,怎麼會在這個地方,還被南火金晶源化形之靈附體?」

    莫小川道:「這次若不是師傅,我怕此生就栽在這裡,徹底成為那惡靈的奴隸了。」他有些后怕的摸了下自己的關元穴,臉上還有些恐懼的樣子。

    「當日我離開師傅之後,便回到黑鐵城莫家。祖老傳我千怔浩然訣,更是叮囑我不將此功法修鍊到巔峰一定不能去找仇家報仇。我也安心待在禁地之中修鍊,在祖老的指點下,千怔浩然訣也是一日千里」

    李雲霄道:「原來是這麼回事。當時傳言你被幽拘在黑鐵城中,我便想到了其中關鍵。以你這種天賦即便衝擊到了武帝,莫家也不會傳你絕學的。但惟獨你例外,因為你闖過絕神洞,這點足以彌補天賦上的不足。祖老一定是為了避免眾人不滿的情緒,這才留你在禁地內,而對外宣稱禁閉。」

    莫小川道:「不錯,師傅所猜正解。回到莫家后,我只去見了下萬峰叔叔,其他人一概未見,就直接去了禁地。祖老在我再三要求之下,才答應傳我千怔浩然訣,這一閉關就是十年」

    他眼中閃爍著精芒,顯然那十年修鍊對於他來說至關重要,繼續說道:「後來,聞訊舍弟華源在聖域得罪高人,被流放至這南火城內,我擔心他有危險,這才不惜違背祖老之意出關而來。而也是在這個時候,徒弟才得知師傅已經隕落十年之久」

    李雲霄頷首道:「不錯,和你分別後不久,我就因為一件事去了天盪山脈,想不到……」他面色變得極為凝重起來,似乎有所隱情不便直言。

    莫小川自然知道李雲霄的脾氣,他不願說之事定然不會開口,等他願說了自然會告訴你。

    莫小川便繼續說道:「這件事正是從仇家口中得知。華源離開聖域后就一直被人盯著,我趕到南火城之時,他正處在危機之中。那一戰之下,我怒殺了對方三名九天武帝,也正是那一戰中得知師傅已死,心怒交加之下同時也受傷慘重,就留在南火城舍弟住處療傷。可那傷勢……」

    李雲霄皺眉道:「從你仇家的身份,以及你進入礦源中來看,莫非你是中了北冥寒陰氣?」

    莫小川臉上閃過一絲恨意,點頭道:「正是北冥寒陰氣仇家之中竟然隱藏了一位北冥玄宮的高手,直接將真氣打入我體內,萬難驅除。華源一直用各種藥物幫我鎮傷,卻也僅僅能夠維持不惡化。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年多,直到四年前華源向雷風商會索要大量珍貴藥材時無意中泄露了我的事,而霽林則坦言他有大量的南火金晶源可以鎮壓我的傷。華源便將我轉交給了霽林,之後便被帶入那迷宮之中。」

    說到這,莫小川臉上猛地露出一絲恐懼之色,凝重道:「霽林的目的我在進入迷宮后也明白了,他也是想利用我尋到礦源所在。這原本也沒什麼,大家互相幫助,我也樂意。但事與願違的是,所有人都走散了。而我順著源的氣息直接進入了那中央域界內,更是進入了祭台……」

    李雲霄道:「原來那礦源雷風商會早在數年前就已經發現了,難怪會大方的讓出來,原來探索了這麼久時間,都無法找到正確之路。不過也難怪,那是一個活的通道。就算他們採用人海戰術,不斷的繪製地圖,也絕畫不出真正的地圖來。你進入祭台之後,是不是直接被那雕像震懾了心神?」

    莫小川道:「正是,師傅想必也看見那雕像了。當時我本有傷在身,但是在那強大的南火金晶源氣息的壓制下,的確有能夠控制的跡象,本是心中大喜過望的,沒想到那雕像竟然如此詭異,一股力量沖入我靈台識海,想要震懾我心神。原本還能夠抗衡一二,也就是在我苦苦抗衡雕像邪力的時候,那惡靈沖入我體內,與那股邪力一道攻佔了我的靈識,從此淪為它的奴隸」

    李雲霄道:「那雕像確實到處透著詭異,其中真相難以探尋。你現在傷勢如何了?」

    莫小川笑道:「被那惡靈控制身體后的唯一好處,就是抗衡了我體內的北冥寒陰氣。讓人諷刺的是,我反倒不斷的憑藉那北冥寒陰氣和惡靈抗衡,這才能夠不時的恢復片刻神智。但隨著北冥寒陰氣的漸漸驅除,我恢復神智的時間也越來越少。現在終於好了,北冥寒陰之氣散盡,而惡靈也徹底被壓制。多虧了師傅之功。」

    李雲霄臉色罩上一層寒霜,冰冷道:「北冥玄宮當真是找死我和他們的之間的恩怨還沒了解,又將注意打在我徒弟身上,看來七大超級勢力要變成六大了」

    莫小川驚道:「他們一定是以為師傅您死了,才會肆無忌憚的幫助我莫家仇敵。以師傅現在的實力,千萬不能暴露了身份,更不能過早的對上北冥玄宮,否則難逃殺生之劫」

    李雲霄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即便是現在,北冥玄宮裡能夠殺我之人,也不過寥寥幾個罷了。」

    他現在有最大的底牌界神碑在手中,的確躲入其中就基本沒事。除非那些武帝巔峰的存在,能夠破開一界之力,如同當日厲華池用音律之力破開一界帶走夢舞姐弟那般。

    否則其他的武帝存在,根本不可能攻破他的界神碑。

    莫小川也贊道:「師傅擁有這超品玄器,找北冥玄宮算賬也是指日可待

    李雲霄道:「如今天武界暗潮湧動,怕是很快就會有大風波了。你是回黑鐵成還是就留在我身邊?」

    莫小川笑嘻嘻道:「自然是留在師傅身邊陪您老人家了。千怔浩然訣我已經瞭然於胸,差的就是火候了。而且我要留在師傅身邊保護您老人家,您現在不過是八星武宗的修為,一個人在外面很危險的。」

    李雲霄一臉黑線,道:「你平時就在我這界神碑里修鍊吧,還有一些朋友也在這空間內。明日我便去雨峰城,你可要和莫華源道別?」

    莫小川道:「正要,以免舍弟還擔心我。」

    李雲霄點頭道:「那好,正好你替我朋友帶幾句話給他。」

    「朋友?帶話?」

    莫小川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李雲霄一揮手,指著立即出現的袁高寒身影道:「這是莫華源的師傅。」

    「啊?你,您是……」

    莫小川大吃一驚,立即認出了眼前之人,急忙行禮道:「原來是袁高寒大師」他內心狐疑不已,不知為何袁高寒也會在這界神碑內。

    袁高寒冷哼一聲,道:「不用這番多禮,我現在不過是你師傅的俘虜罷了

    「俘虜……」

    莫小川額頭上滲出一層冷汗來,總算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抓九階術鍊師做俘虜,普天之下也的確只有師傅才敢做這種事。但袁高寒是莫華源師尊,他無論如何也不敢禮失,恭敬道:「不知袁大師有何話需要我帶給華源?」

    袁高寒道:「他既已晉級八階,可以回聖域去找我,我有要事需叮囑吩咐他。」

    看著莫小川一臉的疑惑之色,袁高寒補充道:「我此刻只是星光魂體,類似於你們武者的一縷分身罷了,本尊還在聖域之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
    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