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561章 紊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561章 紊亂字體大小: A+
     

    方天鶴一死,帶給眾人的視覺衝擊太大,一時間足足有數分鐘寂靜無比,只有噴血的「嘶嘶」聲。

    隨著噴出來的血越來越少,聲音也漸漸弱了下去,眾人這才明白過來,眼前所看到的絕不是什麼幻覺,而是貨真價實的方天鶴死了!

    雖然所有人都是震驚的無以復加,但其中震駭最深的還是瑾萱和霽林。前者一直視作頭號大敵的人,做夢都想著他死。後者則是整天和自己在一起的人,實力相差也並不太大。

    現在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死在了自己面前,七星武尊,和普通人一模一樣,被割掉了腦袋,就直接倒下死了,成了一具無頭屍。

    在長久沒有武帝的南火城,武尊一直就是至高強大的存在,現在大家都發現,其實也不過是普通人而已,並沒有什麼區別,在更強者面前,依然是螻蟻。

    只不過這個更強者……

    「磁!」

    每個人都倒吸口冷氣,渾身冰冷發寒的望著李雲霄,這個武宗存在,如同煞星一般,剛才施展出驚天動地的一劍,竟然直接殺了一名武尊!

    怎麼會有這種荒誕的事,亦如方天鶴自己死前的那種難以置信,但不管如何,都再沒有人敢生出招惹李雲霄的心思來。

    包括譚地君在內,也是眼中驚駭連連。只不過譚地君心中更是多了一個想法,剛才李雲霄施展出來的九階雷劫被他誤會了。

    「化雷神訣,那一定是化雷神訣!」

    譚地君的內心難以平靜的吼道:「不愧是化雷神訣,傳說中北蠍宗最為強大的武功技法,竟然可以跨越二大境界殺人,天啊,我一定要得到他,在所不惜!」

    他將九階雷劫直接歸因於化雷神訣了,不僅是他,就連荀知明也是這般想法,臉上震撼難平,心中飛速的思索起來,如何才能將這功法弄到手。

    「咕嚕!」

    良久,霽林才艱難的咽了口口水,舔了下乾燥的嘴唇,看著地上無頭的方天鶴,內心的複雜滋味難以平靜。

    還有那已經被雷霆劈的蕩然無存的舞雩一濯平湖鏡,雷風商會南火城分部的鎮門之寶,和方天鶴這個他最為得力的助手,才半盞茶功夫,就全部徹底煙消雲散。他只覺得自己的左膀右臂一下子就被砍掉了。

    原本是一招妙計,公布出南火金晶源的消息,不斷消弱本地勢力的力量,並且為自己最終目的服務。但此刻本地勢力一人未傷,自己則損失一名七星武尊,還有一面八階玄器,這個損失不僅僅是傷筋動骨了,簡直就是直接傷了內臟!

    而且剛才方天鶴朝自己求援的時候,自己那一剎那的退縮,已經在所有商會大佬面前留下了極為負面的印象,甚至直接影響到自己在南火城商會之中的威望和地位。

    霽林的臉色陰沉的比誰都要難看,再次抬起頭來往李雲霄身上望去,已經沒有了先前的那種雷神降臨般的氣質,而是恢復到了一個普通的武宗少年,而且臉色蒼白,顯然剛才殺方天鶴消耗了他極大的力量。

    霽林內心萬分後悔和懊惱,若是剛才出手救方天鶴的話,極有可能救下他,甚至出手殺掉李雲霄也是很大的概率,但現在……,他內心後悔的想要吐血了。

    瑾萱則是獃滯的站在那裡,突然之間覺得和李雲霄之間產生了一道極大的鴻溝。

    原本以為對方不過是武宗而已,再加上術道強大,自己也算是商會之長,兩人之間還算是差距不大,可現在……,他竟然可以一劍殺掉七星武尊!

    這個眼睜睜的事實讓她現在都還不敢相信,覺得仿若置身夢中。可又不得不相信,如此術、武雙道的妖孽之輩,他的前方是整個世界的巔峰,而自己不過是普通商會的會長,小夥伴還能一起快樂的玩耍嗎?

    她心中一下子出現了極大的落差,感覺沒有資格和李雲霄做朋友,內心產生出極大的敬畏之心來,這也是天武界由來已久的強者為尊的現實所造成的。

    一個人的朋友圈,身份和地位定然和其差不多,若是相差太大的話,隔閡就此出現。瑾萱現在便是產生了極大的敬畏之心。

    「哈哈,你小子果然沒事,沒讓我失望!」

    譚地君在震驚之後,立即大笑起來,眼中的神色除了友好之外,也存在著極大的忌憚。對方剛才那一手雷訣,雖然未必能殺死自己,但卻是極大的威脅,而以李雲霄那神鬼莫測的身法,他卻奈何不得對方,這種完全不對等的境遇讓他萬分苦惱。

    李雲霄轉過身來,看著他的目光卻並不是那樣友好,而是抬起頭來,淡淡說道:「萬里無雲,這天氣真不錯額。」

    譚地君臉上略微尷尬,知道對方是在挖苦他先前那句話,卻又無可奈何,只能訕訕笑道:「哈哈,是不錯,的確是不錯。」

    李雲霄目光驟然凝聚了下來,轉為銳利之色,如同鋒芒仿若要穿透譚地君的身體,寒聲道:「本少以身涉險幫你們探路,我朋友遇到危險,你們居然一個個看天氣,很好,這很好!」

    李雲霄的目光從譚地君身上移到荀知明身上,兩人都是尷尬的低下頭去,不敢直視。譚地君則是苦澀不已,暗想道:這下麻煩了,看樣子此人對剛才之事心懷芥蒂,想要得到化雷神訣怕是沒有那樣簡單了。

    霽林終於回過了神,憤怒道:「李雲霄,你竟然殺了方天鶴!你真該死啊!」

    李雲霄輕蔑的白了他一眼,不屑道:「廢話什麼?殺他如殺狗,不服的話你也可以跟他一樣!」

    「磁!」

    這一下將所有人都嚇住了,看著臉色都還沒盡數恢復的李雲霄,紛紛腹議不已,這小子難道想連殺兩名武尊?他真有如此逆天的能耐嗎?

    霽林也被他這話唬住了,想不到對方竟然這麼沖,一點餘地也不留,頓時愣在那,出手也不是,不出手也不是。

    譚地君心中一喜,巴不得兩人產生矛盾來,若是再打上一場,那就更好了,頓時挑釁道:「哼,霽匹夫,你也就能靠著幾枚丹藥在床上逞逞能,這裡不適合你。」

    「哈哈!」

    在極度的壓抑后,本地勢力的這些武者終於紛紛大笑了起來,一個個都是輕蔑的神色,捧腹不已。

    霽林的臉孔已經變成豬肝色了,士可殺不可辱,更不可辱性功能,這簡直是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忍受的事情,更何況譚地君的確戳中了他的要害。

    「譚地君,你這個老匹夫我殺了你!」

    他終於失去了理智,大吼一聲就沖了上去,雙掌在空中連連拍出,道道掌影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下,震得譚地君身邊的空間急劇晃動。

    譚地君大驚,他本是想引禍李雲霄身上,怎麼變得上自己身了,兩人都是武尊巔峰的存在,若是動起手來且不說一時半會無法分出勝負,就算分出來了也一定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他萬分惱火,身上噴出霧霾之氣,化作凌厲的疾風,應接不暇的對抗者霽林,一邊怒吼道:「殺方天鶴的是李雲霄,你這老匹夫怎麼對上了我!」

    霽林已經是怒火衝天,幾乎沒有思考能力了。譚地君的話一入耳中,更加以為是在諷刺他不敢戰李雲霄,更是羞憤衝天,搏命的連連拍掌而下,將滿腔憤怒化作掌影,竟然將譚地君逼的漸落下風。

    所有武者紛紛往四周退去,這種武尊巔峰的對決,殃及池魚的可能性是極大的,便有幾名不長眼的弟子直接被捲入掌風之中,瞬間化作灰飛。

    李雲霄身形一動,拉住瑾萱的手就飛速朝前方而去,道:「讓他們打吧,我們尋寶藏要緊。」

    瑾萱被他寬厚的大手一拉,心中一陣蕩漾的感覺,腦子「嗡」的一下瞬間失去了思考能力。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男子這般拉過她的手,只覺得兩頰緋紅起來。

    「雲少,你們……」

    梅冬兒望見他要走,眼中露出焦慮之色來。

    李雲霄笑道:「我們先行一步,你可有興趣一起?」

    梅冬兒也好想跟上前去,但是此刻宗門之人全都緊張的警惕著,與商會眾人對持,若是她離去,未免太不像話了,只好惋惜道:「我要和同門在一起。」

    李雲霄點頭道:「嗯,萬事千萬要小心。」

    說完,便取出記錄指針來,依照上邊指示的方向飛奔而去。

    瑾萱看著自己的手,雖然只是拉扯了一下,但卻千頭萬緒在內心涌盪,耳朵似乎失聰了,聽見四周的任何聲音,只聽到自己的心臟在不斷「撲通撲通」的跳動。

    她看見李雲霄飛馳而去,也下意識的就緊跟在身後,只不過腦子裡全是胡亂的思想,雜七雜八,再沒有心思思考其他事。

    很多散修武者一見兩人離去,也紛紛跟了上來。雖然北斗宗等本地勢力和商會之間的爭鬥很好看,但他們更喜歡看寶藏。

    一下子去了大半的人跟上李雲霄兩人,只不過都隔著遠遠的距離,對著那個俊朗的身影生出敬畏和忌憚之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餘生有你,甜又暖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