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549章 壓制魔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549章 壓制魔傷字體大小: A+
     

    李雲霄進入調息之後,這才發現身上的傷勢遠比自己想象的要糟糕。

    豐長老那一掌震傷的不過是他的五臟六腑,這對他的肉身來說並不是什麼厲害的傷勢。相反,至強霸體的力量也同時將部分掌力吸收進來,轉化為自己的力量控制傷勢。最為頭疼的便是那魔氣侵襲!

    魔氣腐蝕萬物,就連他體內的元氣也開始逐漸腐蝕起來。若非憑藉明月神體的凈化之力,怕是早就屍骨無存了。

    後來調用大量的乙木之氣療傷,這才稍稍鎮壓住那些魔氣。但隨著施展雷霆之術逃遁,乙木之氣耗費一空后,那魔氣再次突破了明月之光的鎮壓,開始腐蝕肉身起來。

    此刻他不斷地從身邊抽取元石大肆將元氣吸入體內,一點也不客氣,憑藉瘋狂的元氣和那體內的魔氣抗衡,以期鎮壓下去。

    妖龍凝聲道:「早說過那鎧甲有問題,你非要試,自找苦吃。一日沾染魔氣,終究難以脫身。就算你能逃過今日之劫,也還有下次,下下次!」

    「別給我廢話了,只要恢復到武帝之身,就可以將這些魔氣盡數排出體內。那魔天戰甲數次救我性命,不得不用!」

    李雲霄單手捏訣,不斷從四周隔空攝取元石過來,但臉色依然是難看至極。

    妖龍道:「沒用的,魔氣是一種不弱於九天帝氣的存在,同樣可以鎮壓一切力量。你現在這個狀態根本沒辦法抗衡它,除非……」

    李雲霄眉頭一皺,道:「你的意思我明白,就如同上次在北域的那種情況,用九階玄器將這股力量鎮壓下去,以後再想辦法化解。」

    「不錯,當初你是用一招劍意壓制住自己體內的北冥極陰寒氣。但此刻你的力量太弱,根本無法施展出那種斬滅星辰的劍意來,唯一能夠鎮壓你體內魔氣之物,怕是只有那口古鐘了。若是捨不得的話,就只有自求多福了!」

    妖龍凝思片刻,補充道:「你體內的地、火、風三大元素之力也可以鎮壓魔氣,但你的至強霸體和明月之身扛得住嗎?被魔氣侵入體內,你實在是太大意了!」

    李雲霄道:「再責備也沒用,只能動用那口古鐘了。實在有些大材小用,而且古鐘鎮壓魔氣的話,我就真沒拿的出手的兵器了。」

    他眉心處天目驟開,一道金色的光芒射出,皇朝鐘的影子浮現在天目眸子內,散出道道金色音波,將額頭處映的金光燦爛。

    而李雲霄身體上浮現出一口大鐘的虛影,慢慢往身體里收縮進去,虛影所過之處,肉身也隨之崩潰壞死起來。

    用皇朝鐘鎮壓魔氣,對肉身也是一種傷害和考驗。但相比魔氣的威脅,這種肉身之痛根本不算什麼。況且至強霸體在不斷受傷的同時也不斷吸收著古鐘之力自我恢復。

    李雲霄感覺如同刮痧一般將肉體全部破壞了一遍,同時也將那擴散的魔氣全部鎮壓下去,雖然被自己整的傷痕纍纍,卻沒有了那種魔氣侵襲的腐蝕之痛,這才重重鬆了口氣。

    隨後雙手捏訣,將四周的元石全部臨空攝來,開始大肆吞噬。

    他自己則是化影而出,進入界神碑內,出現在袁高寒身側。只見袁高寒的身體越來越虛幻,正在緊張的用天舞輪轉紫金鼎煉製,鳳凰神火在他運用下也變得熟練起來,熊熊燃燒著大鼎,只是那大鼎似乎承受不住火焰的煅燒,開始有些變形。

    顧月生也在一旁不斷地幫忙,整個人似乎有了不少變換,至少沒有了那種陰鷙之氣,多了幾份才氣的感覺。

    李雲霄吃驚道:「老袁,用得著這麼賣命嗎?你是想讓我感激涕零?」

    袁高寒怒視他一眼,道:「我呸!還不快來幫忙,第一柄北天寒星鐵鑄造的劍就要出爐了!」

    「什麼?!」

    李雲霄一驚,道:「怎麼會這麼快!」

    以他的預想,袁高寒在這點時間內想要掌控鳳凰真火,將北天寒星鐵煉化都是不可能的,更別談煉製出劍鋒來!

    「嘿嘿!」

    袁高寒的身體忽明忽暗,但還是一臉得意道:「當年我煉製這天舞輪轉紫金鼎的時候,在其中封印了一些強大的手印,這個秘密知道我曉得。我道是哪天被人發現,算是便宜了那有緣人,想不到竟然還是自己得了實惠。」

    李雲霄愕然,道:「這也行!」

    「哼,若非如此,就算我這八重星光魂體灰飛煙滅,也煉製不出一柄劍鋒來!再沒有星光石提供的話,你就等死吧!」

    袁高寒怒氣沖沖的說道,顯然對星光石的供應極其不滿。若是他灰飛煙滅了,那麼遠在聖域的本體立即會得到所有的記憶,到時候不帶著大批高手來截殺李雲霄有鬼!

    李雲霄心情大好,大笑道:「星光石會有的,您老安心替我賣力,絕不會虧待你的!」他手中的幻波天經訣也施展出來,開始協助袁高寒。

    界神內一切規則都由他掌控,一經出手,袁高寒立即覺得壓力大減,被壓抑的情緒立即得到釋放,嗷嗷大叫起來,更加興奮的煉製著。

    顧月生在數天的接觸之中,也知道了袁高寒的身份和厲害,心服口服的在他手底下做事,也學到不少東西,這刻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在裡面,畢竟煉製九階玄器聞所未聞,對他的好處極大。

    在三人緊鑼密鼓的煉製之下,終於沒過多久,天舞紫金鼎頓時發出強大的紫光,那三個用肩馱著鼎身的半裸少女變得神態萬千起來,祥光從頂蓋上直衝天空,霞映滿天!

    「這,這就成了嗎?」

    袁高寒怔怔的望著天空之上的霞光,突然道:「你可還記得艾?」

    李雲霄一愣,笑道:「怎能忘記。」他的眼中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道:「當年那小子就已經是無限接近術道巔峰了,現在更加不知是到了什麼程度。當今天下,怕是無人可敵了!」

    袁高寒笑道:「可是他當年還是敗給你了。」他抬起頭來,自嘲道:「看著這滿天霞光,就想起艾的那件鼎器,不知為何物。吾身有涯,術道無涯,不知道此生是否能夠一見那術道巔峰!」

    李雲霄也同樣神往不已,在霞光下,兩人都是深深的閉上眼睛,任由那光芒揮灑在身上,一片祥和。

    李雲霄道:「寶劍凝鋒之時,不該有這種感慨的,應該是豪氣干雲才對。」

    顧月生怔怔道:「這,這就煉製成功了嗎?為什麼沒有一點劍氣的感覺?」

    袁高寒解釋道:「這裡是聖器內部,自成空間,是沒有天武界中的雷劫,一柄兵器不歷經雷劫的的淬鍊,終究還是凡鐵。只要這柄北天寒星劍一出這裡,立即就會引動天地異象,降下九階雷霆劫。」

    對於顧月生這段時間以來的表現,袁高寒十分滿意,生起了愛才之心。基本上是有問必答,而且盡量講述的詳盡。

    他本就是德威四海的大術鍊師,自有一派大宗師的氣度,也讓顧月生漸漸心服,與之前拜在瘋子傑門下的感覺完全不同。

    李雲霄喃喃自語道:「九階玄器的雷霆劫嗎……」他目光中神思閃動,不知心中所想。

    隨後取出瑾萱給他的儲物袋,交給袁高寒道:「所有材料基本一應俱全,還缺幾樣我會盡量想辦法,以後你就是我的首席術鍊師了。」

    袁高寒露出鄙視之色,哼道:「就算是你,也不配我給你煉製,若非受制於你,還有神火供我使用,就算你跪在我面前哭喊,我也不會搭理你的。」

    「哈哈!」

    李雲霄大笑數聲,道:「別意淫了,好好給我干吧。我恢復巔峰之日,便是你脫困之時。在這裡,你可以安心的修鍊到九重星光魂體,到時候與本體合二為一,便可直接問鼎術道巔峰,說不定連艾都不是你對手。」

    袁高寒原本心中蕩漾,但一聽那個名字,頓時臉色拉了下來,道:「少給我套帽子,我自己的斤兩自己最為清楚不過,想要超越艾,至少我是沒希望了。」

    他的目光落在李雲霄身上,閃露出淺淺的嫉妒和落寞之色。

    眼前這個少年,是唯一打敗過艾的存在,雖然手段有些不光彩,加上投機取巧,但至少是能夠和艾正面抗衡的人。而自己,或許連那個資格也沒有。

    他心中充滿了不甘,卻又滿是無可奈何。有些人天生就是強大無比,而有些人再如何努力,也無法達到別人與生俱來就擁有的層次。

    艾就是那種人,而古飛揚,或者說李雲霄,也是如此。

    袁高寒眼中的落寞一閃而逝,正色道:「數十年前你靠投機取巧打敗他,但正如你所說,當今的人族之中,再無人可以與之匹敵,即便是家師也不能。我隱隱中覺得,今後唯一能夠勝他之人,依然是你。」

    他自嘲道:「這個論斷雖然我很不願意說出來,但不得不承認,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你都將成為天武界人族的術道領袖。他日抗衡異族恣肆淫威,也唯有你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正道潛龍申公豹傳承透視貼心高手無限氣運主宰大佬寵妻不膩
    鳳回巢永恆聖王隱婚蜜愛,高冷老公撿回重生之將門毒后超神機械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