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503章 鎮壓魔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503章 鎮壓魔氣字體大小: A+
     

    界神碑在銀河星系之中飛速的穿梭著,被身後追趕而來的黑色魔氣狠狠擊中,發出巨大震動和轟隆聲。

    幸好那黑色魔氣被星河中的各種恐怖能量消磨的差不多了,但即便如此也如同跗骨之蛆一樣貼在界神碑的表面,揮之不去,使得界神碑中散發的金光不斷淡然下來。

    幾個呼吸后,金芒再次大盛起來,黑色魔氣全然不見,竟然沖入了碑內空間!

    在界神碑裡面,所有人先是感受到劇烈的震動,幾乎就要失去控制了,好不容易穩住下來,整個天空又一下子陰暗起來了,魔氣在空中翻滾不停,咆哮而下。

    眾人皆是大吃一驚,全部警惕到了極點,段越等人都是紛紛將各種玄器握在手中,隨時準備一戰。

    袁高寒全部魂力都灌入那陣法之內,此刻苦苦支撐著,身上的光芒恍惚不定,道:「你這聖器是怎麼回事?跟一艘漏水的船似的,什麼鬼東西都能進來!」

    李雲霄也是苦笑不已,道:「不是說了破損了嘛,我也異常頭疼了。整個天武界,有人會修這種東西嗎?」

    袁高寒一愣后,沉默了起來,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不時望著李雲霄。

    李雲霄輕輕一笑,道:「這界神碑的修復,恐怕還是要仰仗你了。」這也是他要袁高寒歸順的主要原因,因為根本找不到第二個可靠的,有能力修復界神碑的術煉大師。

    袁高寒大喜,連忙點頭道:「你放心,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傾盡生平所學的來修復它的!」

    能夠接觸到這個層次的玄器,並且自己動手參與進去,對每一位術鍊師來說都是莫大的榮幸。即便是九階術鍊師,對於這樣的機會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就像當時李雲霄期望能夠一覽諾亞之舟一樣。

    在術道的研究上,每個術鍊師都是放在第一位,遠遠勝過其他各種利益。

    這時,那些從四面八方湧入進來的魔氣開始肆虐起來,呼嘯而下。段越等七人將元力提升到極點,大喝著就沖了上去,還有玄雷驚雲吼也是雷光閃爍不停,同那魔氣交戰起來。

    李雲霄看的心驚不已,道:「那大魔怕也是九天境界的存在,僅僅是一團魔氣,而且從極遠處一路消耗而來,就能這般霸道!」

    這次放出來的大魔,看樣子要比帝迦厲害太多啊。當日在須彌山內,他們幾個武皇級別的戰力,都能和帝迦糾纏許久,最後一縷武帝神念就差點將其鎮壓了。

    而這次的魔頭,就連太古罡風所化的鱷魚都鎮壓不住,還有一件聖器——古神戰場在手,這下真的是捅了天大的簍子。怕是除了那些超級勢力,再無人可以抗衡了。

    袁高寒也面帶憂慮,似乎生出了一絲悔意來。

    「聖器大量出世,天運唯恐有變。那大魔這時候出來,也是天意所定,不能完全怪在你我頭上。」

    李雲霄望著那魔氣,一臉正色道:「若真有大事,那也是這個時代的劫數,非人力所能抗衡。」他單手一個訣印變換,立即從大地中湧出一片鮮紅,熊熊燃燒,鳳凰真火,衝天而起。

    袁高寒剛對他的話進行思索起來,就心中一驚,目光中露出駭然之色,那火焰蘊含的無窮力量讓他也為之心攝,有點心神晃動起來。他驚駭連連道:「這是什麼火焰?竟然也是趨近於本源的元素之力!」

    李雲霄面無表情道:「上古真靈鳳凰的本命神火所化,可惜我力量太低,沒法很好的控制。否則憑藉此火,就算與那大魔一戰,勝負也為未可知。」

    袁高寒傻了眼,怔怔道:「你到底是什麼人?鳳凰真火你也有?」他突然間明白了過來,吃驚道:「你去域外星空,就是為了收取太古罡風,開闢地水火風?」

    李雲霄露出稱讚之色,道:「重開地水火風,我可沒這個本事。界神碑中本就有這四大域界,從而形成一方自己的世界,甚至可以滋養萬物。但是我得到這聖器的時候,就已經是損壞不堪了,必須嘗試著將這四大域界激活起來,而且我成功的激活了火之域界和地之域界。」

    袁高寒心驚不已,喃喃道:「激活了兩大域界,這麼說你這裡還有土系的本源元素了,現在又得到了太古罡風,就差水之本源了,將其修復的可能性極大啊!」

    此刻,那鳳凰真火衝上天空,對著那魔氣就是狂燒起來,很快將其驅散,不斷地逃竄起來,似乎還有靈性。

    李雲霄看著那結果,眉心皺的更緊了,凝重道:「這下有些麻煩了,那魔氣驅之不散,在這界神碑內化開隱藏了起來。」

    袁高寒道:「沒事,只要能將這神碑修復,到時候域界之力張開,那魔氣就逃無可逃。」

    兩人不再說話,默默的聯手控制著陣法。

    界神碑很快穿過那銀河空間,化作一道流星朝著天武界大陸墜落而下。

    ……

    星夜下,清波碧草,曉寒深處。

    「殷年,你叫我來這到底什麼事?若不說出個所以然來,今天我跟你沒完!」

    一名清秀可人的女子怒氣沖沖的,身著花領錦衣,秀髮上插著一根碧玉的簪子,周身散發著淡淡的元氣波動,顯然是一名武者。

    看去十六七歲的年紀,對面前的一名男子十分警惕,雙眸中滿是慍怒之色。

    「嘿嘿,當然是有天大的好事了,否則怎麼敢打攪冬兒師妹修鍊呢!」

    這名叫殷年的男子殷勤的獻著諂媚,但似乎效果不太好,師妹梅冬兒不僅不高興,反而更加有些瞧不起他。

    殷年收起了諂媚的笑臉,略微有些尷尬道:「後天就是宗門****了,唯有沖入前十的弟子,才能被掌門收為親傳。」

    梅冬兒臉色一寒,冰冷道:「知道這些,還在這種關鍵時刻來打攪我!沒事的話我回去修鍊了,殷年師兄,再見!」梅冬兒轉身就要離開。

    殷年急忙道:「冬兒師妹,我費盡艱苦,尋來一枚天權內丹!」

    梅冬兒的身影驟然停了下來,在星空月色下,顯得背影曼妙,風姿卓約,看的讓殷年一陣怦然心動,邪火直燒。

    梅冬兒慢慢轉過了身來,小心問道:「你剛才說什麼?你有天權內丹?」她的話問的十分仔細,好像不敢相信。

    殷年胸中舒了口氣,將那邪火壓下去,露出得意之色,道:「當然,否則怎敢浪費師妹修鍊的寶貴時間呢。這枚天權內丹位列五階,而且品質達到了上品的程度,只要冬兒師妹今夜服下,在後天的宗門****前,一定可以突破到六星武宗,力壓其他同門,成為掌門親傳的!」

    他臉上的笑容丑到了極致,讓梅冬兒覺得一陣反胃噁心,但卻抵禦不住天權內丹的誘惑,道:「這天權內丹珍貴無比,在外面至少可以拍出數百萬中品元石的天價,師兄自己服用了,也可以實力大增,抵得上數年的苦修之功的。」

    殷年微微一笑,搖頭嘆氣道:「唉,師兄我這輩子估計都只能在停留在一星武宗上了。畢竟當初突破到**境的時候服用了太多輔助藥物,遺禍無窮,怕是終身難以精進了。」

    他本是大世家的弟子,卡在武王巔峰上數年之久,在倍感無望的情況下,這才收集了大量的輔助丹藥,還請來兩名武宗強者用元力相助,這才打通關卡,跨入武宗,但幾年來卻是一點動靜也沒,無論如何修鍊,都只有現在這個修為。

    之後再如何用藥物,也沒有半點起色,終於漸漸絕望了起來,再也不思修鍊,整日的花天酒地,無所事事,也惹得宗門內的不少弟子反感噁心。

    原先殷年雖然也是花花公子,但至少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修鍊上,從自暴自棄以後,就徹底的花花公子了,成天想著怎麼泡女人,特別是宗門內這些前途無量的女弟子,似乎覺得自己不行了,就想曲線救國,找個厲害點的老婆。

    加上家世的確不錯,財大氣粗,擁有大量的修鍊資源,也惹得不少女同門投懷送抱,他是來者不拒,但品嘗了諸多美肉后,就越想找好的,於是把目光盯上了梅冬兒。

    梅冬兒的家世也非常不簡單,似乎是傳奇梅家的人,只不過是旁系分支而已,雖然也姓梅,卻享受不到梅家帶來的好處,和普通人家的子弟一般無二,拜在北斗宗門下修行。

    但這梅冬兒的天賦的確有些不一般,十五歲就踏入了**境武宗,在接下來的一年多時間裡,更是連破五星,衝到了目前的五星巔峰武宗。這種速度雖不是絕無僅有,但在宗門內的確是數一數二的了。

    有傳聞,即便梅冬兒在這次比試中無法擠入前十,掌門也是有意收她為親傳弟子的,畢竟一個好苗子十分難尋。再加上梅冬兒的家世,怎麼說也是傳奇梅家的血脈,論起來頭來,都不輸於北斗宗了,這些都使得梅冬兒成為了殷年最大的目標。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叔,餘生請多指教盛寵世子妃入我神籍頂級神豪1001次拒婚:大牌男
    王牌神醫透視邪醫混花都BOSS主人,幫我充充全職高手一指成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