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449章 破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449章 破陣字體大小: A+
     

    在一片冰天雪地,千里冰封的疆域,十多人靜靜懸浮在一塊平原的上空,下面光滑如鏡,卻是一片湖泊被凍結住了,陣陣寒氣升起。

    只有黎一人在湖面上邊走邊刻畫著什麼,方圓千米之內,被她大大小小的刻上了十多個圖案,除了各種古怪的線條和符號外,還有一些形態各異的妖獸,栩栩如生,活靈活現。

    這些圖案看似單獨存在,卻又相互連接,各種呼應,從上空望下去,連成一體,好似一幅猛獸圖。

    黎畫上最後一筆,將湖面上冰屑吹開,整個人一躍而起,臨空在圖案的中央上方,道:「大家散開,我破開這處陣眼了。」

    四極門的人一聽,迅速飛離了湖泊上空,遠遠的觀望起來。

    只剩下幾名妖族還在上空,雨有些不放心,擔憂道:「這四季之陣循環往複,永無出口,布陣之人實力之強,匪夷所思。這裡真的會是陣眼所在嗎?我怕他布下虛眼,九死一生。」

    殤微笑著,似乎十分有信心,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她可是九黎一族的黎啊!整個妖族之內,若論秘法異術,哪一支脈比的過九黎族?對吧,黎。」

    黎淡淡的面容在這一刻變得從未有過的凝重起來,眼中掠過一絲難以察覺的憂慮。

    殤的微笑一下子僵住了,愕然道:「怎麼,有問題嗎?」

    黎平靜的說道:「論陣法造詣,在我那個年代雖不敢說登峰造極、天下第一,但也是佼佼之數。可這個四季之陣,完美的有些不可思議,竟然找不到任何破綻,真不敢相信這是什麼人布下的陣法,莫非是神境強者!」

    殤吃驚道:「怎麼可能,別說陣法,就算是規則,武道,都是存在破綻的,只要是存在的東西,就一定有湮滅。」

    黎臉上肅然起敬,莊重道:「不錯,所以這個布陣之人的造詣遠在我之上,所以我才找不出他陣法里的破綻,只能尋出陣眼強行破開了。但這個冬之天地里,虛眼至少有三處,虛實結合,捉摸不定。前面出現的三個虛眼之中,都蘊含了極為恐怖的力量,若是破錯了的話,怕是萬劫不復了。所以……」

    她臉上透著無比的慎重之色,道:「諸位還請先遠離此地,越遠越好!」

    黎的話說完,整個湖泊上空的氣氛就十分的凝重起來,所有人都是壓抑之色,臉色異常難看。

    「你有多少把握?」殤沉聲的開口問道。

    黎平靜道:「殤大人,我不想騙你。這個陣眼我判斷為實眼的把握至少有八成以上,但能夠破開的把握只有五五之數,破開之後還能安然無恙的把握,一成也沒有。」她是那個年代妖族之中陣道造詣屈指可數的存在之一,既然如此說了,可見這陣眼之下十分恐怖。

    她環視著四周,苦笑不已,道:「這個四季結界完全是由地之規則凝鍊而成,而陣眼往往是最為兇險之地,也就是說裡面蘊含的力量至少也是規則之力。九天武帝之下,誰能抗衡這一界規則?所以這是個武帝之下必殺的局,除非擁有聖器,或者同我們一樣,能夠完全施展出九階玄器的力量。所以殤大人也不用太過擔心,我這九黎戰鼓足以護我周全。」

    她傲然的在自己腰間別著的小紅鼓上拍了一下,充沛爆滿的聲音震出,似乎給自己提振了一些底氣。

    但在場的四人,哪個看不出她是故作輕鬆,安慰大家的,心中更是沉重起來。

    雨開口道:「還是讓我來破這個陣吧,黎你把破陣之法告訴我。以我現在的肉身至強,足以抵擋一切。實在不行我的精神之力瞬間就可以移形換位,逃離險境。我比你更適合擔任破陣之人。」

    黎不屑的冷笑道:「你的肉身能夠強的過我的戰鼓嗎?放心吧,這天下還真沒有我不敢破的陣!」她不由眾人分說,直接喝道:「都退遠些,別妨礙我!」

    「黎!」

    殤盯著她,嚴肅道:「算了,這個險不值得我們冒。我已經不能再損失你們任何一人了。這四季之中,也是個不錯的修鍊之地。我們就等吧,等其他人破陣,或者等恢復了九天之力,再破陣而出。」

    黎儼然道:「殤大人,別騙自己了。我們身上積累下來的傷,沒有大量天材地寶的滋養,根本不可能回到九天之境了。況且這陣法若是我都破不掉的話,這天下能破之人也寥寥無幾。」

    殤臉色異常的難看起來,眼中妖異的光芒閃爍不定。

    「轟隆隆!」

    「轟隆隆!」

    「……」

    突然間整個空間發生巨大的震動,所有人都為之一晃,翼驚道:「怎麼回事?如此強烈的震感,什麼人在交手?」

    黎猛然露出大喜之色,道:「不是有人交手,有人觸發了規則,你們快閃開,現在正是破陣的最好時機!」

    她顧不得和眾人解釋,急忙張開手臂,一道道的光芒從她體內溢出,在身前交匯起來,漸漸形成一個白色的光球,還有綠色的柔光在外圍閃動,朝那湖泊中的陣法中心落了下去。

    隨後她取下腰間的小鼓,臨空拍擊起來,隨著拍子腳下也開始踩著奇異的步伐,每走一步,就會有一道光芒從腳下溢出,落入下方的陣法內。

    殤臉色凝重,朝著另外兩人揮手,示意退開,他自己也幾個閃落之下,就到了千米之外,臉色陰冷的看著。雨、翼和符也是心情極為凝重,退到殤的身後,替黎擔心起來。

    湖泊上那個猛獸似的陣法開始發出光芒來,一個個由光芒匯聚而成的妖獸從陣法之中站了出來,隨後沉入冰封的湖面之內,彷彿沒有無窮無盡,隨著黎的戰鼓拍響,光芒匯聚成形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在沉入數十個光之妖獸后,湖面上開始起了變化,那雪白的冰層漸漸化作藍色,越來越深,並且開裂起來。

    「喝,起!」

    黎目光一凝,輕喝一聲,一組連擊的鼓聲傳了下來,那冰層上巨大的猛獸圖似乎活了過來,由大量的光芒匯聚而成,發出一聲咆哮就站了起來。

    「住手!」

    這時天空之上傳來一聲驚駭的吼聲,小青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現在上空,駭然失色的望著下方,滿臉都是震驚和愕然!

    這時整個冰層突然破裂,產生一道驚天動地的響聲,大量的水氣衝天而起,並且剛露出冰層就結成巨大的冰尖被頂了上去了,那巨大的猛獸直接被上層的冰尖刺穿,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聲就徹底湮滅了。

    黎大吃一驚,不可置信的看著那猛獸消失,還有冰尖不斷的湧上來,速度之快難以想象。

    小青的臉色變得一片蒼白,雙眸中透著大恨之情,卻又無可奈何,驚怒連連的吼道:「完蛋了!你們闖下大禍了!」

    他一跺腳之下就瞬間消失在原地。

    寬廣無邊的湖面開始坍塌下來,無數水氣化作冰尖從下方湧上來,仿若滄海桑田的變換,一座巨大的冰山在瞬間就此形成,將空中目瞪口呆的黎直接吞沒在冰山之中,不知所蹤。

    巨大的震動開始傳盪出去,當似乎僅僅只是個開始。

    隨著冰山的崛起,不僅是冬季,另外三季的空間也變得有些不穩起來,同時恍恍惚惚,似乎要破碎一般。

    遠處的四極門之人各個驚慌不已,那山體還在不斷地拔高,山壁就這樣朝著他們壓了過來,所有人都是一臉驚懼,飛速的朝著遠處逃去。

    殤等四人則是大怒不已,朝著上空急速飛起,想要衝入山內營救生死未卜的黎,但山體的上升速度遠遠快過他們的升空,仿若要頂住天穹!

    不知過了多久,整個山體的擴大才最終停了下來,遠遠望去,就是一座通天之山,屹立在大地上。

    山頂上的冰雪突然開始融化開來,一輪烈日不知從何而來,浮現在上空,將半個山頂的冰雪急速融化掉,化作熾熱之地,寸草不生!

    山腰中的小草卻是春意盎然,生機勃勃的拚命成長著,一片歡快的樣子,還有桃花散開,粉色飄落,覆蓋在山體上形成長長的一片花海。

    但令人震驚的是,山中的樹木則一片蕭瑟枯敗之意,枯葉搖落隨風飄蕩,露水浮現立即結為秋霜。

    而山腳下卻是冰雪覆蓋,連綿千里全是冰封之地!

    四季之色,盡在一山之內出現!

    而且極遠之處的環境也開始變化起來,原先環環相扣,層層鑲套的四季結界,同時顯化出來,在此山的千里之外形成一個偌大的結界,四季鏈接在一起,東春西夏,南秋北冬,自成四季之界,遙遙相望!

    在冬之域界內,魚陽舟臉色蒼白的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調息,豁然間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的獃滯住了,臉上露出不甘之色,激動的哆嗦道:「不老山……真的是四季不老山!王座武帝騰光果然把這件至寶放在了這裡!」

    他激動的似乎要從石頭上站起來,但顯得極為有心無力,掙扎了幾下又摔了下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最強網路神豪無敵踩人系統
    步天綱火影之主神系統艾維亞的霸道公主劍道之王婚權獨占:席少的名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