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424章 不容樂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424章 不容樂觀字體大小: A+
     

    那名女弟子眼中閃過委屈之色,感激的看著李雲霄,道:「雲霄大人,若是施展幽冥一擊的話,怕是維持結界時間還要減半!」

    李雲霄也有些頭疼起來,道:「將戰艦上所有元石全部收集起來,還有大家都將自己的元石拿出來,能多頂一刻是一刻。這種鼠潮不可能無休止的下去,肯定有某種關鍵因素是我們所不知道的。」

    「對,對,正是如此!」

    青蘿忙道:「大家將自己的元石全都拿出來,應該就夠用了!」她率先取出一個儲物袋,裡面竟然有三千多萬塊中品元石。

    李雲霄轉身道:「木無!」

    木無心中一動,看著李雲霄目光,點頭苦笑道:「我明白。」他整個人懸浮了起來,隨後朝著戰艦之外沖了過去。

    「他要做什麼?」眾人都是一驚。

    木無直接衝到了結界之外,一層防禦在周身展開,抵擋著靈鼠的撕咬,隨後大吼一聲,璀璨的光芒在身上聚集起來,匯聚成一道閃爍拳芒,狠狠的朝前轟了過去。

    白色光芒劃過長空,靈鼠群立即死傷一片,被轟出一條筆直的通道來。同時領域之力鋪開,如同掃帚一樣將群鼠往四面八方掃去,戰艦上結界承受的力量頓時一輕。

    木無做完之後,整個人掉頭就回到了戰艦之上,臉色微微有些白髮,喘息著笑道:「我大概還有盞茶功夫就要失去力量了,乘現在實力還在,給大家開條路出來,減少結界損耗。」

    青蘿眼中一亮,贊道:「不錯,只要不斷的派出高手出去清掃老鼠,這結界一定可以多支持許久。」她的目光開始在聖火殿眾人身上掃過,意圖很明顯。

    聖火殿眾人都是臉色微變,一個個輕輕冷哼起來,顯然不服氣。

    青蘿也是重重哼了一聲,道:「這種任務,你們這些男的不做,難道要我們女子去弄不成?別忘了這戰艦是我們天一商會的,若是不服從,就還請幾位出去!」

    葉凡伸手攔住了想要發火的馮諸,對著青蘿笑道:「青蘿大人說的極是,這種噁心的事的確應該我們男人去做。」

    李雲霄看著葉凡的眼神,多出了幾縷讚許之色。現在正是要齊心協力的時候,千萬鬧不的內杠,他擔憂的看了一眼外面的靈鼠群,鋪天蓋地望不到邊,就算是他的心理素質,也有些發麻起來。

    戰艦將速度開到最大,飛速的在鼠群中穿梭,直到下一次再被鼠群包圍無法前行半分。這時木無的力量已經被封印起來,戚光沖了出去開路。

    李雲霄則是回到了修鍊室中,開始沉浸心神,查看丹田之內的界神碑來。

    在壓碎了對方玄器之後,界神碑也似乎受到極大創傷,一直懸浮在丹田上如同死寂一樣。他靈魂顯影在碑內世界里,也感覺到靈氣變得十分稀薄,似乎和渾天儀的那一下碰撞,幾乎耗盡了它的力量。

    「雲少,怎麼回事?」

    突然段越出現在他身側,悶聲道:「你這玄器似乎遇到了對手啊,被打癟了。先前那一擊之下,幾乎所有靈氣都被抽了出去。」

    李雲霄滿臉憂心的四處望了一下,單手捏訣起來,大地之上湧起兩道顏色的力量,一紅一黃,騰騰升空,浮現在兩人的四周,正是域界之力。

    段越駭然震驚道:「這域界之力只有這個程度了?你丫的遇上武帝了?」

    李雲霄苦澀的搖頭,道:「是超品玄器!」

    段越震驚的臉孔極具誇張起來,張大嘴巴駭然道:「諾亞之舟?真的出現了?而且你還對上了?」

    李雲霄苦惱的將事情大概說了一遍,看著界神碑內淡淡的靈氣,有種死氣沉沉的感覺,氣惱道:「好不容易弄起了一點生機,才一下就被打了這個樣子!」

    「咕嚕!」

    段越咽了口口水,艱難道:「你還不知足,你把人家的超品玄器都震碎了,這……!」他有些難以想象,哀嚎道:「天啊,超品玄器,也能碎嗎?」

    李雲霄則是沒有心思聽他扯,皺眉道:「看來還得回一趟炎武城,或者去最近的萬星谷和噬魂族,找到他們的靈泉之眼滋養才行。」

    段越渾身哆嗦了一下,驚駭道:「萬星谷和噬魂族……,雲少,我們還是回炎武城吧!」

    李雲霄身影一閃,就消失在界神碑內,想起渾天儀上的金色蝌蚪文字,開始沉思起來。

    那些文字和大界神訣上的顯然是同一種文體,當時殤看到大界神訣后那種激動異常的神色,定然是知道些什麼。而自己也強行記下了不少,只是難以理解其中玄奧。

    他心中一動,開始在腦海中進行統計分類起來,目前為止一共見過五次這種文字。第一次是大衍神訣,第二次則是天盪山脈之中,第三次是大界神訣,第四次是須彌山內,第五次便是那太微渾天儀。

    這些地方和東西全是玄奧無比,晦澀難懂。他到目前為止,能夠真正掌握,並且明白其含義的只不過寥寥七個文字而已,而且每一個都蘊含著無上的規則之力,威力無窮。

    但在他腦海之中記下的便足有三百六十六個,若是能夠通曉全部含義的話,那……

    李雲霄突然覺得一種恐怖的感覺在身上蔓延,他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雙目中光芒閃動。

    ……

    此刻,在妖原的某處地方,靈氣瀰漫,一片氤氳之氣冉冉升起,四處靈氣化成霧水籠罩,好似仙境。

    一道青色的光芒從天而落,射入霧水之中,將四周的靈氣震開,露出那青光內的人影,正是小青,一臉的蒼白,而且身上的光芒隨時會消失一樣。

    他輕輕坐在那靈氣化液之中,雙手捏了個印訣,開始調息起來。

    一圈圈的光芒在他身上浮開,開始與四周融為一體。

    突然一道細微的聲音傳來,道:「小青,你受傷了?」

    在小青的前方浮現出一個巨大的老鼠虛影,淡淡的若隱若現,正是這妖原之上,所有五行噬靈鼠的皇帝!

    小青從那融入天地的感應之中回過神來,疲倦的睜開眼,道:「鼠皇,我需要你幫忙。」

    鼠皇的身影漸漸殷實了一些,道:「可是幫你報仇?」

    小青微微點了點頭,道:「這次來妖原的武者之中,那些妖族之人對我的威脅極大。而且他們的目標就是我的本體——萬古長青樹。其中的厲害關係想必你也知道!」

    鼠皇低沉的聲音傳來,道:「我自然知道,若非你本體的滋養,這片妖原不可能成為我孩兒們的樂園。」

    小青絮絮道:「我們之間應該是互相依存,若非你的族類億萬年吸取我本體上的靈氣,我的本體早就進化到了至極,被天地規則所滅了。畢竟我不能像小吾那樣,利用鳳凰之火無限制的涅槃重生。正因為你們不斷的啃食吸收,才讓我的本體一直維繫在平衡的狀態,我也才能在這數千年中化形而出。」

    他凝望了鼠皇一眼,道:「原本我們任何一方的危險,對另一方來說都是致命的。但是我現在已經化形而出,漸漸的脫離了對本體的依賴,而你們卻不能。但我也不希望自己的本體被人所用,你應該明白的。」

    鼠皇沉聲道:「我明白了。不僅僅是你的敵人,而且似乎也有專門針對我族的敵人潛入了進來。由於我一直關注著這次進入妖原的高手,所以忽略了和手下的聯繫。現在五行鼠王中,只剩下水行鼠王還在,其餘的已經莫名失蹤了。」

    小青瞳孔一縮,隨後恢復平靜,失笑起來,道:「還真有人不長眼,在這妖原上,存在了無數年的五行噬靈鼠一族,竟然也有人敢惹。鼠皇,你太久沒發威,大家都以為你是病貓啦,哈哈,哈哈!」

    鼠皇身上的氣息漸漸冰冷起來,沉聲哼道:「這些該死的人類,每次穿越妖原的時候都要殺我不少孩兒,我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是太過分,就任由他們去。想不到現在既然打起了我五行鼠王的注意,弄不好最終目標還是針對我的。看來也是時候該給這些人類一些教訓了!」

    小青點了點頭,突然臉上滿是凝重之色,問道:「對了,那封印破解的如何了?」

    鼠皇沉默了起來,嘆道:「犧牲了我無數的孩兒,依然找不到破解的關鍵。真不知道當年布下這封印之人,到底是何等逆天的存在。」

    「哼,還能如何逆天,如今這片天武界下,只有九天巔峰而已。」

    小青冷哼道:「那些神境我都見過,只不過這數萬年來,那人的確是首屈一指的高手。他封印在我本體之下的,至少是件偽神器無疑!」

    鼠皇沉思道:「這次大批武者湧入妖原,會不會就和那偽神器有關?也許是這數千年來我們不斷的破解封印,讓裡面溢出的力量被人察覺到了?」

    小青嘆道:「鼠皇,你真以為我們的力量可以撼動那封印?這種力量的溢出應該是那人故意設定下來的,我們也是憑藉這這股力量的影響,你才能開啟靈智,而我也才能化形而出。今日之局,我怕是那人在數千年前就已經設定好了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