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407章 艦毀人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407章 艦毀人擒字體大小: A+
     

    宣秉心下大駭,一種從未有過的危機感湧上心頭,除了出手的兩人外,其餘之人都是一臉的冰冷之色,絲毫不以為意。那種嘲諷似的淡然,絕非是裝出來的,而是高高在上,冷眼看戲。

    「竟敢小覷我們!」

    宣秉內心生出一種屈辱感,震怒吼道:「四方爆!全部給我死!」

    三星武尊的領域之力輻射開來,武尊之下皆螻蟻!他臉色露出狠厲的獰色,若是沒有意外的話,以他一人之力就可以鎮壓所有人!

    但可惜的是,今天意外特別多。

    雨先生周身的空間出現細微的扭轉,竟然把他的領域隔離開來,絲毫不受影響,手中尾光劍光芒大漲,散發出極其危險的感覺。

    另外那名如同蝙蝠一樣橫空飛來的妖族之人則是在領域之中,身體凝住,無法動彈。

    那妖族人惱羞成怒,罵道:「什麼破玩意,區區領域之力也能困住我!」他身上漸漸的散發出紫黑色之氣來,在四周不斷的穿梭環繞,越聚越多,似乎也要破開那威壓。

    雨眉頭皺起,道:「翼大人,你的身體還十分孱弱,不要亂動了,讓我來吧。」

    他劍勢一凝,四周的空間之力慢慢匯聚到劍身上去,散發出異常的光芒越來越璀璨,驟然一劍斬下,一片空間好像氣囊一樣瞬間張開,將那四方領域全部震碎。並且空間的膨脹之力不減,往宣秉方向不斷放大壓去,所過之處全部化作碎片。

    有半邊金陽戰艦的尾部被這空間之力穿過,瞬間就成金色粉末,撒了滿天。

    宣秉瞳孔驟縮,嚇得倒抽了口冷氣,身體不斷後退。

    對方的這一劍已經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武尊領悟天地規則,凝聚自己的領域之力,乃是一種天地規則之下的感悟。所以八荒境之下,無可匹敵。但雨先生卻一劍斬碎他的領域,這……,怎麼可能!

    沒有任何時間讓他思索,雨的身影如鬼魅般跗了上來,速度之快,幾乎就要撞上他了。

    宣秉心臟猛地收縮一下,三星武尊的全所有潛能瞬間爆發開來,拳風上光芒閃爍,大吼一聲往雨先生的臉上轟了上去。

    雨眼中閃過一絲凜然之色,同樣左手出拳,手臂驟然間爆粗起來,膨脹了三四倍大小,和身體完全不成比例,硬砰硬的對轟了上去。

    「砰!」

    沒有絲毫投機取巧,完全的力量對轟!

    強大的光芒在空中綻放出來,如同大日臨空,刺眼的強光只見點點血跡飈射起來,宣秉的身體慢慢的往後倒下,從空中墜落下去。而雨依然屹立在那,臉色平淡如水。就好像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樣。

    一拳震傷武尊!

    飛霜宗的其餘武皇,一個個長大嘴巴,巨大的恐懼之意降臨。宣秉無疑是他們的精神支柱,現在一下崩裂開來,戰意都嚇得全無。

    領域之力消散后,翼冷哼一聲,似乎萬分的惱怒。他將那紫黑色的氣息收回到了身體之內,張開蝠翼來,直接沖入了那群武皇之中,如同狼入羊群,開始大肆屠殺起來,一時間慘叫連連。

    諸多武皇聯手,竟然也不是他之敵。

    此刻宣秉一隻手臂幾乎完全爆裂開來,垂了下去,整個人臉上儘是血跡,雙目驚恐的看著空中那個身影,狠狠的摔在地上,再次噴出一口鮮血。

    屠殺很快就結束了,大地上慘不忍睹的到處是屍體殘害,各種內臟肢體撒了一地。翼似乎十分不過癮,扭了扭脖子,仰天大吼一聲,好像憋得難受似的。

    殤臉上一直保持著微笑,輕聲道:「服用了破魂裂型貘的血后,雨的肉身果然再次強大了不少。這種秘術當真了得,不愧是我妖族的大祭祀。」

    身側一名妖族女子黎道:「翼好像又有點不穩定了。」

    殤不以為意,道:「隨他去吧,那個武尊人類帶著,我們繼續趕路。」他說完,便調轉戰車方向,朝著前方而去。

    「是!」

    黎領命,兩指往虛空中一招,宣秉的身體就瞬間沖了過來,被她制住,幾道光芒打入周身百骸之內,宣秉身上的武尊氣息漸漸消失,變成一個普通人的樣子,沒有任何元氣波動。

    另外三架青狼戰車上的男子都是瞳孔驟縮,一臉凝重的看著黎出手,似乎想要看穿點什麼來,目光一眨不眨,但終究露出失望之色,還是一無所獲。

    這三人正是唐劫、木無、宇文翱,只不過身上的氣息和宣秉一樣,完全被封印了起來,沒有半點元氣波動,一個個垂頭喪氣,露出灰敗之色。

    黎封印了宣秉后,看了三人一眼,道:「戰車不夠了,這人就跟你們坐一輛。」

    青狼戰車十分狹小,兩人就顯得很擁擠了。

    唐劫臉色一變,哼道:「我是你們骷髏傭兵團的貴賓,陽鑰還在我手裡,你最好對我客氣些!」

    木無也是怒道:「你扔過來,我就直接殺了他!」

    只有宇文翱捏著鼻子,皺著眉頭嘀咕道:「渾身都是血,臟死了。哎呀,我就將就將就吧,誰讓我成了你們俘虜呢。」他哪裡有半點委屈的樣子,眼裡冒著邪火,臉上也露出獰笑來。

    黎面無表情,直接將宣秉扔到了宇文翱的戰車上,冷聲道:「別弄死了他,否則殺了你。」

    「哎呀,放心啦。人家會很溫柔的。」

    宇文翱掩嘴輕笑道,將昏迷不醒的宣秉抱入懷中,開始關懷起來。

    「嘔!」

    木無忍不住朝戰車外嘔吐了起來,急忙驅動戰車上的陣法,追著殤而去。他只覺得在那變態百米之內都十分危險,一路上那變態看他的眼神,已經讓他近乎崩潰了。若非丹田徹底被封印,否則拚死也要殺了那變態!

    唐劫也受不了了,渾身冷汗淋漓,追著眾人而去。

    翼在空中發狂了一陣,雙手捂著頭顱,似乎頭疼欲裂,在空中不斷的哀嚎掙紮起來,身上的妖氣起伏不定,一會如同凡人一樣,一會又飆升到武皇程度。突然間,他整個人僵硬在空中,停止了所有的掙扎,漸漸的雙眸恢復了寧靜,這才收斂了漫天的煞氣,回到青狼戰車上,追過去。

    很快,九道光芒消失在天際,只剩下滿地的屍體和戰艦殘片。

    盞茶功夫后,空間如同水紋一樣波動開來,在水紋的中心一艘戰艦緩緩駛出。

    八階幽冥戰艦!

    戰艦浮現在天空之上,空間恢復一片平靜。這艘幽冥戰艦比先前飛霜宗的還要來的氣派,雄偉,上面印著一個巨大的符號,似乎是某宗派的標誌。

    戰艦上浮現數道人影,全都望著下方的殘片和屍體,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更有幾道人影飛身下去,在那些殘片和屍體中查探下來,很快又回到了戰艦之上。

    一名探查的男子上前彙報道:「易慶大人,那些是飛霜宗的人,死的全是術鍊師和武皇強者。那些武皇從傷口上看,大多數都是一招斃命,然後被殘忍的分裂開來。」

    易慶鬢髮如雲,漆黑的雙眸中透著凝重之色,沉聲道:「雖然是小道消息,但還是吸引了不少勢力進來。先前那些人身上顯示的實力都不強,但卻給人一種詭異之感,而且輕易滅殺了飛霜宗的高手。丁密,你可對那些人有印象?」

    身後一名黃衫老者雙眉擰緊,思索了半天才回道:「回易慶大人,我記憶之中,整個西域並沒有這樣的人物。可以輕易一拳擊殺武尊,絕對在我關注的名單之內,但完全沒有這些人的資料。」

    易慶狐疑起來,喃喃道:「難道是跨域而來?應該不至於吧。為了這麼一點小道消息……」

    另外一名凈面錦袍的中年男子突然開口說道:「易慶大人,剛才那九人之中,似乎有一人像極了唐劫。」

    易慶瞳孔驟縮,震驚道:「你可確定?!」

    中年男子露出為難之色,道:「我只是感覺極像,我和唐劫也交往過幾次,相貌和神態都很接近。只是……,只是那唐劫乃武皇強者,剛才那人身上完全感受不到半點力量。」

    易慶沉思了起來,眺望著九人離去的方向,凝聲道:「若真的是唐劫那就麻煩了,那些人給我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真不想和他們為敵!」

    丁密猶豫道:「易慶大人,現在該如何是好?妖原廣大無邊,就算整天混跡在裡面的三大傭兵團都未必認識路。我們想要找那唐劫,無異於大海撈針。」

    易慶站在艦首上沉思不語,眼眸中閃過各種複雜之色,終於開口,吐出了一個字,道:「追!」

    幽冥戰艦化作一道綠光,瞬間就消失在天際,比那九架青狼戰車快上太多。

    正在前方飛行的殤,突然間露出一絲笑容來。

    和他並駕齊驅的黎心中一動,道:「殤大人,可要停下來解決追兵?」

    殤微笑著搖頭道:「暫且看看,這次來的似乎有點實力。我們現在今非昔比,可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隨便惹的,還是稍微收斂一些吧。」

    「是,殤大人!」

    黎臉上恢復一片平靜,不再過問。

    身側除了翼和雨外,還有另外兩名妖族之人,身材略微魁梧,臉上都是僵硬的神色,沒有任何錶情。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