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277章 葬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277章 葬劍字體大小: A+
     

    雖然辛毗早知道他會拍賣驚石,但他真的開口說要賣的時候,還是十分震驚。而且還要一百萬中品元石的入場費,到時候肯定是各方勢力都會滲透進去,弄個幾千人的拍賣場的話,那就是幾十億的元石。

    他頓時被自己估算的這個數字嚇了一跳,怕是那那些名額晶石全賣掉也賣不到這個數額吧。這小子真夠狠啊!

    李雲霄嘿嘿一笑,道:「我在此提前歡迎大家蒞臨,炎武城歡迎你們!」

    他那臉上笑得陽光燦爛,牙齒潔白髮涼。若是有人知道他此刻內心的想法,估計會衝上去砍死他。

    現在李雲霄心中正盤算著如何把炎武城戒嚴起來,將所有租金和進出的費用全部提高萬倍。到時候整個南域的精英弟子想要進入須彌山的話,每人至少得交幾萬塊元石的過路費。

    這樣一來,所收刮來的元石,估計能夠完全打開界神碑一大域界了。

    接下來便是各國弟子在各大門派的護送下回國,李雲霄直接回絕了辛毗和方德的護送請求,執意一個人回炎武城。

    他還要趕著布置拍賣和收費的事。

    辛毗和方德都是替他身上的晶石擔心,偷偷尾隨其後,讓兩人大吃一驚的是,跟蹤了數百里后竟然跟丟了李雲霄的蹤影。

    「怎麼可能?他一直在我神識鎖定之下,竟然憑空消失了?」方德一臉的震驚,難以置信的騰空而起,將神識無限的推廣開來,依然沒有半點李雲霄的影子。

    辛毗苦笑道:「此子神秘非凡,我原以為一切盡在自己掌控,後來才漸漸的發現根本看不透此子。」

    方德皺著眉頭,臉色凝重道:「李雲霄天賦非凡,別說在南域。就是放眼整個天武大陸,怕是也是風貌稜角般的存在。但他為人太過張揚,不懂得收斂,我就他在未能成就之前,就被扼殺了。」

    辛毗道:「自古以來,哪一個絕世人物不是這般囂張狂妄的。我看此子,絕非早夭之相!」

    方德道:「但願如此吧。無論此人是何身份,至少是我火烏帝國之人。現在交好於他,對我們百利而無一害。不久后炎武城怕是會風起雲湧了,各種治安事宜全有勞辛大人了,到時候三派會請陣法高人來炎武城布置大陣,壓制諸人的修為,以免在城中鬧事。我現在即刻回聚天宗,向齊風宗主稟告一切事項。」

    兩人互相道別後,就化作兩道光芒,消失在天際。

    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大地之上緩緩的浮現出李雲霄的身影,他仰頭看了一眼,淡淡一笑,便朝炎武城而去。

    盞茶功夫后,突然前方的山腳之下,站著一個中年男子的身影。

    雖然僅僅是淡然的站在那,臉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卻好像把一道天險屏障,將整個大地分成兩半,任何人都無法跨越過去。

    放佛他所立之處,便是他的天下。

    李雲霄心中一驚,猛然停下步伐,駭然道:「領域!武尊?!」

    那中年男子緩緩抬起頭來,眼眸中露出詫異的目光,含笑道:「果然不同凡響,竟然知道武尊領域。弟子沒用,只好師傅出馬了。我是來要回我佩劍的,我叫冷星波。」

    冷星波!

    斷情山主!

    李雲霄臉色凝重了起來,並非是因為對方的名氣,而是冷星波彷彿是憑空出現的一般,但其實就一直站在那裡,並沒有施展任何的藏匿之術。可神識強大如他,也不過是剛剛才發現。連辛毗和方德也全部察覺。

    能做到這一點,唯有八荒境界的武尊強者!

    八荒環宇內,唯我獨尊!

    冷星波的眼眸中古井無波,淡淡的看著李雲霄笑道:「放心吧,我只是來要回我的吳鉤霜雪明。畢竟這把劍的寓意象徵著我斷情宗,怎能輕易落在他人之手。」

    李雲霄感受到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並沒有半點殺意。

    能夠成為一方豪主,火烏帝國三大巨頭之一,自然也是有過人之處,拉不下臉面對他這個後輩小生出手。他當即笑道:「那劍是我贏過來的,想要可以,出錢買回去。」

    冷星波有些佩服起這個小輩來,在聽到自己名號,並且知道自己是武尊之後,還可以如此談笑風生,他十分欣賞的笑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出手贏回來才行?」

    李雲霄的笑容頓時一僵,尷尬的笑了幾句,道:「罷了罷了,既然是冷宗主親自出馬,這個面子我還是要給的。」

    他屈指一彈,一道劍芒射了過去。

    冷星波伸出手來,直接將那劍芒抓入手中,讚歎道:「可惜你的體質不適合修鍊我派功法,否則我真想收你做我徒弟。並且把女兒紅菱許配給你。」

    李雲霄嚇了一跳,急忙搖手道:「周玉山被我殺了,你女兒不是已經成寡婦了嗎,我可不要。」

    「呵呵,真是好大的膽子!」

    冷星波越來越覺得這李雲霄膽大包天,竟敢當著自己面這樣說紅菱。但語氣中卻沒有責怪之意,反倒更多的是欣賞。他將右手攤開,往那劍芒上看去,突然間眉頭一皺,臉色「唰」的一下就沉了下來。

    「這是怎麼回事?」

    冷星波身上的氣勢微微變得冷峻下來,徒手一抖,那劍芒瞬間化作長劍在手,正是吳鉤霜雪明,但卻沒有絲毫的光芒,如同一塊死鐵,感受不到絲毫靈性。

    這把佩劍跟隨在他身邊,有近百年的歲月,幾乎如同他的摯友一般,等同於親人。若非周玉山的薄情之體能夠將忘情天書修鍊到大成,他是絕不會將寶劍賜下的。現在握在手中,竟然給他一種極其陌生的感覺,好像死去了一般。

    冷星波心中大痛,就算聽到周玉山這個最佳傳人被殺的時候,也沒有這種情緒上的波動。

    極強的殺意在空中蔓延開來,將李雲霄鎖的死死的。

    李雲霄迎著殺氣,沒有絲毫的退縮之意,淡然道:「冷宗主,忘情天書講求的是太上忘情,你動情了。」

    冷星波心中微微一驚,漸漸的將情緒平復了下來,但眼中殺意不減,寒聲道:「你今天不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任誰也救不了你了!」

    李雲霄微微一笑,不為所動的說道:「冷宗主,你再細細感受下這把劍上的情緒。劍靈雖死,卻死而無憾。」

    死而無憾?

    冷星波一愣,慢慢的將神識在寶劍上掃過,劍上竟然給他傳來一種蕭瑟之意,這種劍意雖然悲涼,但卻充滿著暢快無悔的意蘊,向他傳達著永訣的氣息。

    劍意竟有靈,只是漸漸遠離。

    之後,劍身變得一片灰暗。

    李雲霄肅然道:「他已經找到了自己最好的歸宿,劍雖無情,靈卻有情。」

    冷星波心神大震,瞳孔中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竟然閃爍著晶芒。

    李雲霄笑嘆道:「冷宗主,太上忘情,真的是要忘情么?」

    冷星波眼中浮現出一層迷濛之色,久久不能言語,四周的殺意倏然消散。在他周身所立之處,突然間有了一種陽光明媚的感覺,好像春暖花開。

    李雲霄眼眸微微一跳,欣喜道:「恭喜冷宗主突破了!」

    冷星波長長嘆息了一聲,不可置信的感受著自己體內經脈的變化,想不到滯留已久的瓶頸,竟然這樣容易的沖了過去。他看著那已經死去的吳鉤霜雪明,嘆息道:「老朋友,你要傳達給我的信息,我已經收到了。」

    他舉起手來,寶劍一揚起,頓時山腳下直接被斬開一條裂縫,彷彿大地斷裂一般,竟然出現了萬丈深淵。

    「永訣了!」

    冷星波微微閉上雙目,將手中的吳鉤霜雪明輕輕扔入其中。隨後輕輕一拳揮手打出,身後的那種大山轟然崩塌下來,無數的碎石紛紛滾落,墜入那深淵之內,將整條溝壑全部填滿。

    整座山峰,竟然成了吳鉤霜雪明的墓碑。

    他默然一陣,恢復了那種孑然天地間的淡然,朝李雲霄笑道:「謝謝你了。作為獎勵,我決定將女兒紅菱許配給你。」

    「……,這個獎勵太嚇了了。你只要讓開路,放我過去就行了。」

    李雲霄額頭上冷汗直流,道:「三天後我會舉辦一個拍賣會,若是你想找個好女婿的話,也可以把女兒送來一起拍賣。」

    「哈哈,果然夠膽量!」

    冷星波大笑起來,也不見他如何動作,只是輕輕的踏出一步,就已經身在萬里之外,整個人絕塵而去。

    李雲霄微微鬆了口氣,幸好冷星波風度絕佳,否則的話這一劫就有些麻煩了。那吳鉤霜雪明在那驚天一擊之中,已經劍靈崩亡,不復存在了。此刻只是等於同一件六階的材料而已,再也不能稱之為玄器。

    「有些麻煩了,現在除了界神碑外,再沒有拿的出手的兵器。」

    李雲霄細細思量起來,但已他的實力頂多煉製出五階巔峰的玄器,這種東西根本沒有放在眼裡,都懶得去煉。

    他輕嘆一聲,扔出一架青狼戰車,飛速的朝炎武城而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