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186章 七星曜日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186章 七星曜日陣字體大小: A+
     

    李雲霄一臉平靜的說道:「蛇腥草原液中的味道乃是蛇蛟類妖獸最為喜愛之物,用來引蛇出洞是最為合適不過了。只不過這紫紋九嬰蛟已經是半龍之物,加上海水大量稀釋味道,未必能引得出來。馬大人應該還有後手才對吧。」

    馬文笛這才真的吃驚不小,他從李雲霄稚嫩的臉孔上似乎察覺到了與其他少年不同的地方。他眼中精芒閃爍,對段越笑道:「令弟果然是天資聰穎。」

    段越氣的七竅生煙,這件事就是跳進海里也洗不清了!但他也只能幹笑了幾聲,一股恨意從眼眸中厲射而出,幾乎要把李雲霄穿心而過。

    這時那分站在遠處的六名飛劍門弟子將手中的小瓶扔掉,開始不斷捏訣,一個個暗色的法印從指尖飛出,六人一模一樣的動作,很快全部被光團包圍起來,看不清人影。

    就在光團越來越大的時候,從裡面飛出數道光芒,有如長虹貫日,將兩個光團收尾相接起來,組成一個巨大的六芒星。一個個古怪的蝌蚪文從六芒星的四周浮現,開始沉入海底之中。

    眾人都是露出驚異的神色,顯然是第一見到這種陣法。暗想飛劍門果然是大宗大派,實力不凡。

    馬文笛把每個人的表情都收入眼底,內心一陣得意之色。唯獨李雲霄卻是一臉的平靜,嘴角浮現出淡淡笑容。他心中一動,滿腹狐疑的問道:「這個陣法雲少可知道?」

    李雲霄嘴角的笑意不變,讓人看不出他內心的想法,「不知,還請馬大人講解一二。」

    馬文笛這才笑逐顏開,得意道:「這是我們飛劍門自古相傳的雲垂陣,可以探查方圓千里之內的各種生命氣息,只要那紫紋九嬰蛟還在,就一定逃不過查探。」

    自古相傳你妹啊,這不就是陣道八百篇的入門陣法之一雲垂陣么,操!糊弄下這些鄉巴佬還差不多!

    李雲霄內心暗罵了幾句,當年身為九階術鍊師的他,為了尋求更強的術道,曾經向王座武帝騰光求教過陣法之道。兩人暢談了七天,相互間都受益匪淺。

    王座武帝騰光的陣道八百篇,入門陣法有十二。雲垂陣正是其中之一。

    他之所以說不懂,完全是不想太惹這些人注意。

    其餘之人則一個個默不作聲,靜靜的看著這宏大的陣法,內心沉思不已。一個門派的強弱體現在終合實力上,他們所在的門派比起飛劍門來,就明顯的不如了。

    馬文笛講完后,看著眾人沉思的表情,內心得意不已,唯一不爽的就是李雲霞依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樣子,似乎根本沒有聽自己說話。

    突然,那原本溢靜海面開始漸漸的湧起波濤,陣法也在這波濤之下開始變得不穩起來。

    所有人臉色大變,一個個繃緊了神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海面。

    這時天空之上烏雲驟起,隱隱傳來電閃雷鳴之聲。海水也翻滾的越來越厲害,浪濤一陣比一陣要高。一種古遠的妖意從海底漸漸傳來,讓人一陣心悸膽寒。

    海水似乎瞬間被沸騰了,大量的水汽升騰而起,將整個海面變得水霧迷濛,目光難視。

    李雲霄雙目凝視,沉聲道,「騰雲駕霧,果然是蛟!」

    紫紋九嬰蛟雖然只是七階海獸,但這種具有遠古真靈血脈的妖獸,向來是極其珍貴的。

    眾人一驚,猛然發現從大海中升起一道巨大的水柱,四周全是白色的霧氣,難以辨認,在水柱之中隱隱浮現出紫色時隱時現。

    「出來了,動手!」

    馬文笛緊張的大喊一聲,整個人就率先沖了出去。手中一把寶劍舞動,一圈圈的白色刺目光芒蕩漾開來。

    其餘六人也跟著從戰車上飛了出去,段越沉聲道:「把戰車開遠些躲起來,這不是你能窺視的戰鬥!」雖然他平時恨不能敲死李雲霄,但此刻還是替他擔心,生怕戰鬥的能量會波及過來。

    李雲霄微微一笑,便看見七道人影頓時浮現在水柱的四方,按照練習好的配合,站在各自的方位上神色凝重的施展著陣訣。

    在水柱中的紫紋九嬰蛟似乎發現了什麼,一道雷鳴似的嘶吼聲震震傳出,巨大的紫色身影在水中穿梭,露出一個巨大的乳白色雙角的頭顱,朝那馬文笛的方向撞去。

    馬文笛大驚,急忙飛速的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寶劍橫空劃過,一道烈陽斬出。

    紫紋九嬰蛟巨大的眸子中露出一絲譏諷之意,不避不讓的沖了上去,烈陽劍芒好像泡沫似的輕輕撞的粉碎,整個蛟頭倏然張開大嘴,鯨吞而來。

    寒鴉老人的身影飛速的圍繞著水柱而上,雙手捏出一個訣印,猛地高舉過頭頂,怒目圓睜的吼道:「七星曜日,開!」

    那道訣印在手心猛地放大來,沖向天際。

    漫天密布的烏雲驟然被打開一個缺口,一道金光從天而落,照在寒鴉老人身上。他猛地雙手飛速捏訣,那束金光頓時以他為中心輻散開來,將七人全部照耀進去。

    馬文笛頓時心中一松,冷笑著雙手一抓,頓時將一片金芒掌控在手,輕輕推出。

    「轟!」

    衝擊而來的紫紋九嬰蛟頓時撞在一道巨大的金色護罩之上,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將巨大的身軀退回到了水柱之中。似乎受到了屈辱一般,在水中盤旋的速度加快了起來。

    整個衝天而起的水柱漸漸的變得越來越細,大量的海水在紫紋九嬰蛟的盤旋之下凝聚在空中,變成一個巨大的水球,顏色化成淡的紫色,一圈圈的奇異的花紋在水球上顯現,隱隱傳來雷霆之聲。

    七人站在不同的方位,成為一片金光的鏈接節點,將整個紫紋九嬰蛟圍困在其中。金芒與那天上的浮現出來的烈日相互輝映,力量源源不斷的從天空中汲取下來。

    「大家小心了,這畜生要施展天賦神通——水沙龍雷!」馬文笛臉色繃緊,凝重的大聲喝道:「已經斷開了它與海水的接觸,只要我們能扛過三次攻擊,它就必死無疑!」

    寒鴉老人也威勢衝天的吼道:「放心吧,再強也不過是**境而已!已經被我們的陣法困在了,耗也要耗死它去!」

    七人都是**境的武宗,再加上陣法之威,就不信擋不住一個畜生的三次攻擊。而且紫紋九嬰蛟能夠調用的水系資源有限,攻擊定然一次弱過一次。

    遠處虎王戰車上不少飛劍門的弟子,包括前線出去引蛟出動的六名武宗強者,全部緊張的觀看著。這種驚天的大戰,他們一輩子也未必見得著幾次。

    李雲霄凝視著那紫蛟營造出來的巨大水球,竟有數百米的長寬,帶著絲絲電弧,整個蛟身在其中穿梭,一種威力極大的招式正在醞釀成功。

    「水沙龍雷嗎?竟然已經覺醒了天賦神通。若是這次不死,應該就可以衝擊七階了。他們擋得住嗎?」李雲霄皺著眉頭,心中也沒有底,只覺得不會這般容易。

    「來了,都小心!」

    段越突然瞳孔驟縮,整個人的毛細血管瞬間全部張開,一種恐怖氣息在陣法之中瀰漫開來。

    波濤未至,七星曜日的陣法竟然有些動蕩起來。

    「怎麼回事?大家支持住了,千萬不能亂了陣腳!」馬文笛的聲音驚吼起來,紫紋九嬰蛟的攻擊之威似乎超過了他的想象。

    那個超過百米的巨大水球猛然間爆炸開來,好像一個孕育了無數生命的胎盤,整個七星曜日陣中一片刺目的紫、藍雙色,無數道藍色海水竟然凝結成一條條的水龍,在紫色雷電的閃映之下朝著四面八方衝擊開來。

    「吼!」

    紫紋九嬰蛟自身也化龍騰空,朝著陣法的主持之人寒鴉老人衝去。整個天空的紫色雷電紛紛匯聚在他四周,直壓而下。

    「嗞!」

    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氣,一股寒意直接從腳底心湧上背脊,這種鋪天蓋地的水電雷龍無差別攻擊,視覺上的衝擊實在是太過震撼了,每個人都心中發毛起來。拚命將真氣全部灌入雙手之中,猛地抽取大日金光,加持陣法的防禦。

    寒鴉老人更是臉色大變,一片灰白如土,雙手發狂的捏著手印,一個個的法訣打出,天空上的太陽似乎爆發出了更大的金芒,揮灑而下。

    整個海面上一片金光閃爍,在其中紫藍交加,無數道水龍化作的攻擊沖入那金色光芒之內,將那大日金光寸寸蠶食。紫紋九嬰蛟的本體更是帶著萬鈞雷霆之力,狠狠的轟在寒鴉老人身前。

    「轟!」

    各種光芒交雜之下,整個天空陷入一片混亂之色。

    遠處虎王戰車上的諸人紛紛驚慌失措,睜大眼睛想要看清楚戰況,卻是一片模糊。

    其中一位飛劍門弟子狠狠的咽了口口水,他突然吃驚的叫道:「段前輩的弟弟哪去了?」

    另一名弟子也稍稍回過神來,四下望了一眼,冷哼道:「在這種危險的地方還到處亂跑,他以為自己也是武宗呢。管著許多做什麼?就算掉進海里死了也不管我們的事。」

    在一片水汽翻滾的海空之中,各種暴戾的氣息充斥四方。

    七星曜日陣已經破去,紫紋九嬰蛟的巨大身軀在海面上騰雲駕霧,一雙精光閃閃的眸子在四處搜索著敵人的蹤跡。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