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130章 規矩如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130章 規矩如鐵字體大小: A+
     

    李雲霄見他猶豫不決的樣子,頓時啞然笑,繼續傳音道:「沒事的,你放心傳音過去吧。若是宇文博怪你,到時候你就把我分屍了泄憤就是。」

    殷朝陽臉色不定,這才微微下了決心似的,從戒子中取出一物來。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正是一塊刻滿了大量符文的陣盤,在陣盤的上方懸浮著一塊色澤溫潤的玉牌,給人一種柔和的感覺。

    殷朝陽眼中閃過一絲不舍和堅決之色,這才口中輕念,雙手不斷的畫著各種符號,將自己的一道神念打入玉牌之內,頓時陣盤上的陣法迅速的激發起來,一道道的光芒飄散出來。

    在陣盤的四周隱隱浮現出一種扭曲的場景,好像空間被拉扯的變形起來。丁玲兒瞳孔驟縮,駭然的看著。

    這時,遠在不知道多少萬里之外的某處地方。

    群山環繞,綠水如畫,一片山巒連綿起伏,整個山勢好像一條睡卧的真龍,不斷散出天地元氣。若是有人凌空觀看的話,則有一種強烈的錯覺,真龍竟好像要騰空飛起,直入雲霄。

    在山巒起伏之間,一面平靜的湖水宛如一大塊鑲入在大地中的寶玉,鷹擊長空,魚翔淺底,萬類霜天競自由!

    遠遠的,這面湖泊從兩道山脈的夾縫間鋪展出去,不知道通向了莫測何方。長寬幾十里,渺渺不知其廣。

    整個畫面,簡直就是一副神仙所在,尤其是當這湖心正中還漂著一棟潔白如玉的玲瓏小樓。

    小樓上雕龍玉鳳,隱隱有陣陣五彩霞光散出,通體如羊脂白玉,映襯得湖光如碧,天空若洗,湖天一色,彼此交融。

    在這美輪美奐的環境下,小樓的一側欄杆前,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端坐在白玉台上,身形飄飄,白袍不沾塵,好像一顆露珠滾動在了碧玉荷葉之上,靈動萬妙,隨時可能乘風化去。

    文士雙眸似開似合,一道道的元氣從周身彌散開來,他說的每一個字都仿若妙法真言,下方一群人靜靜的端坐在蒲團上聽的如痴如醉。

    突然文士停了下來,瞳孔微微一縮,詫異的攤開右手,頓時一件金色的千里飛音秘器浮現在掌中,看上去比殷朝陽的要高級太多。

    下方之人皆是一個個臉色微變,在這個時候傳訊息給三長老,定然是天大的事情!眾人紛紛有些緊張起來,一個個互相低語猜測,不知所以。

    「是南方火烏帝國殷朝陽傳來的訊息。」文士開口說道,目光漸漸有些冷了下來。

    一眾聽講之人感受到文士身上變化的氣息,紛紛內心惶恐不安。火烏帝國在天武大陸不過是一方小國,期內的事物頂天了也大不到哪去。就算整個萬寶樓分會被人剷平,也用不著直接聯繫三長老。

    其中有一人正是分管南方諸國事物的,頓時臉大變,滿臉怒容浮現。殷朝陽是他的直接下屬,有事情竟敢越級上報!讓他的目光中殺氣凌然。

    宇文博漫不經心的抓住正在閃動不得已的青色玉佩,一道神念頓時流入他的腦海之中。

    「什麼?!」

    猛然,原本散漫的神色倏然間凝聚起來,那種從容淡雅的儀態不在,猛地站了起來驚喝一聲,雙眸中露出不可置信的駭然之色。

    旋繞在他周身的元氣更是在這波動之下倏然散開,朝著無邊無際的湖面吹去,頓時整個湖泊好似吹皺的春水,瞬間沸騰起來。

    「三長老,何事?」那位分管南方諸國事物的男子謝宇航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內心更是有些惶恐不安起來。宇文博從來沒有在眾人面前如此失態過,難道是火烏帝國的分樓出了天大的事?

    宇文博手中捏著玉牌,臉上神色變幻不定。一圈圈的元氣在他身上散開,彌顯出其內心的極度不平靜。他飛快的捏了幾個印絕,打入到玉牌內,一道神念頓時從玉牌中傳了回去。

    之後,他整個人似乎陷入了一種回憶之中,站在圍欄前獃滯的看著天水一色。身後之人一個個不敢言語,但目光卻皆是疑惑的神色,落在謝宇航身上,謝宇航被盯得渾身都不舒服,心中一陣發毛。

    「哈哈!哈哈!~」

    就在眾人內心猜測不已的時候,宇文博突然仰天長笑起來,那聲音直接化作一道道龍吟貫穿天地,將整個湖面徹底打碎,水光接天。只是眾人背對著他,無法看見他臉頰上留下的兩行清淚,只聽見他大笑著自語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沒有死!」

    這時還在天水國萬寶商會的殷朝陽,正坐立不安的等待著。突然面前那玉牌上青光一閃,他頓時慌忙抓在手中,一道神念直飛入腦海內。

    玉牌在這神念飛出之後,頓時失去了所有的流光溢彩,竟然開裂出來,化作了一灘粉末。那個刻上了數百道陣法的陣盤也瞬間爆裂開來,成為一個廢品。

    殷朝陽接受了那道神念之後,臉色徒然大變。他看著李雲霄的態度,頓時變得有些拘謹和恭敬起來,依然用傳音入密的聲音說道:「三長老讓我問一句,夜闌卧聽風吹雨,下一句是?」

    李雲霄哈哈一笑,目光中似乎滿是回憶之色,吟聲笑道:「鐵馬冰河入夢來!」

    「嗞!~」

    殷朝陽倒吸了口冷氣,急忙惶恐的拜下身子,恭敬道:「萬寶樓火烏帝國分樓護法殷朝陽拜見,拜見……,拜見這位公子。」

    他一連說了三個拜見,但實在不知道對方姓名,只好說拜見這位公子。

    他這一下並沒有用傳音入密,而且身體語言已經說了一切,頓時引得二千多人全都紛紛傻眼,差點沒震暈過去。

    一名武宗強者,竟然給雲少參拜?!

    所有人的都覺得自己心臟的承受能力太差,在這種視覺衝擊之下,呼吸極度的困難。

    丁玲兒和於融也是長大嘴巴,徹底石化。

    他兩人剛才到底在說什麼?

    周圍之人紛紛好奇心膨脹的要發狂了,如果可以透露的話,丁玲兒甚至想用全部家產去換。

    李雲霄輕笑道:「起來吧,叫我雲少就好了。宇文博怎麼說的?」

    殷朝陽額頭上滲出絲絲冷汗來,小心的回答道:「三長老說,若是答不出來,就直接殺掉喂狗。若是答出來了,見此人猶如見三長老本人。」

    「哈哈!」李雲霄大笑起來,這次他沒有傳音入密,而是大大方方的說道:「大家都回去吧,一場誤會,是自己人。」

    自己人……

    蕭輕王等人都是一臉的冷汗淋漓,和李純陽等人目目相覷。

    唯有洛雲裳渾身激動不起,暗道:一定是,他剛才一定是透入了那位大人的消息!否則一名武宗強者怎麼可能突然低頭臣服!古飛揚大人,雲裳何時才能再見到你!

    「都回去吧!」

    陳大生一聲令下,頓時二千多天樞成員紛紛朝四面八方散去。伊安也一揮手,一隊鎮國神衛也急速散去,就好像從未來過一般。

    李雲霄指著地上的屍體道:「真不好意思,給殷長老添麻煩了。不僅壞了萬寶樓的規矩,怕是還給萬寶樓舔了無窮麻煩了。我真不知道如何給殷長老交代了。」

    殷朝陽知道他所指,程家和滎陽家的嫡系子孫慘死在萬寶商會,怕是萬寶樓也脫不了干係了,的確是件頭疼的事。但他一想到宇文博的傳信,頓時一顆心安定了下來,有天大的事自有上面頂著,頓時一臉肅然道:「交代?這些屍體不就是交代么!敢在萬寶商會****,以勢壓人,就是壞了萬寶樓的規矩,就是這個下場!」

    丁玲兒和於融當場昏倒!

    號稱規矩如鐵的萬寶樓,竟然也會扯皮!竟然也可以睜著眼睛說瞎話!

    兩人的內心極度的震撼起來,他們知道凡事都有商量的餘地。所謂規矩如鐵,也只是針對普通人而已。要知道就算是鐵,在強大的力量之前,也不過是一拳被打爆。那個時候,鐵也可以融化成水。

    「嗞!~」

    丁玲兒和於融都是同時想到了這點,紛紛眼中露出驚駭之色,內心掀起滔天巨浪。要知道萬寶樓在火烏帝國數百年都從未壞過規矩。就算是火烏帝國背後的靠山聚天宗,也不讓半分面子。

    這,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李雲霄具有讓萬寶樓這塊鐵規矩融化成水的力量!

    殷朝陽一拍手,頓時幾十號武者全部圍了上來,他指著地上的屍體冷聲道:「滎陽家的滎陽傑和程家的程飛掣竟敢破壞規矩,死有餘辜。這兩人的屍體整理一下,給火烏帝國送回去。其餘的拖到城外燒掉便是。」

    「是!」那些武者齊聲喝道,頓時開始收斂屍體。

    殷朝陽堆著笑臉朝李雲霄問道:「雲少還有何吩咐?」

    一旁的蕭輕王和李純陽等人都實在看不下去了,紛紛扭過頭去。

    一名在他們心目中至高無上的武宗強者,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的模樣。這,這還是武宗么?若非剛才他一出手就震住了二千多人,否則誰也不敢相信。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