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084章軍令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084章軍令狀字體大小: A+
     

    李雲霄提起在地上的陳真,冷冷看著他們三人,「說夠了?說夠了就繼續你們的事。不過若是再讓我發現你們強行給他打通關卡,提升境界的話,到時候別說你們跟我老爺子熟,我照樣會翻臉不認人!我很慎重的警告你們---下-不-為-例!」

    他一番話說得陳大生三人目瞪口呆,韓柏也是吃驚不已。

    李雲霄冷著臉拎著陳真就出了帳外,韓柏偷看了目瞪口呆的三人一眼,一個人不敢多留,也急忙跟了出去。

    韓千方最先開口道:「這李雲霄果然跟以前不太一樣了,這段時間國都對他的傳聞沸沸揚揚的,看那氣勢,竟然在我們三人面前還敢這般放肆。」

    陳林也是皺眉道:「這小子天賦真不錯,和陳真同年的,竟然已經是八星武士了。但要說他一人力壓迦藍學院的兩大天才林雨和白城風,我還是不太相信。這兩人我都密切觀察過,都是萬中無一、驚才絕艷般的存在。」

    韓千方道:「靖國公老爺子肯放心讓他一個人出來,相比確實有過人之處。只是太過浮誇了,一年之內讓陳真跨入武君,他以為武君是地攤貨啊。」

    陳大生手中捏著小人,揉搓成了一團,凝聲道:「就讓這小子試試吧,以後陳真的修鍊暫時不要插手。」

    陳林大驚,急道:「爹,難道你也信他說的胡話?哈哈,一年跨入武君,他以為自己……」

    「好了!」陳大生打斷道:「這小子的確有些奇特,雖然我也覺得很荒謬,但是他說出來的那一瞬間,我內心卻不自主的相信了。」

    陳林睜大眼睛,搖頭道:「爹,這完全是無稽之談啊。」

    陳大生目光微凝,「暫給他一年時間看看吧,那種感覺以你們的修為並不清楚,那是一種發自本能的相信。況且你們都不知道的是,這小子可是一名貨真價實的二階師級術鍊師啊!」

    陳林和韓千方瞳孔暴張,駭然失色!

    李雲霄出了帳篷后,將陳真丟給賈榮道:「給他服用一枚雨霖丹,先把境界穩固下來。」他轉頭看下身邊一名士官,問道:「下一座城池是哪?要多久才能達到?」

    那名士官忙敬了個軍禮,報道:「報告將軍,下一座城池是陽浦城,按照現在的速度進軍趕路,還有十天時間!」

    「十天?這麼久?」李雲霄眉頭一皺,淡淡的看著遠處。在他前世根本沒有什麼趕路的概念,都是直接撕裂空間,萬里之遙,縮地成寸!

    「怎麼?新鮮感就沒有了?」陳大生不知何時也從帳篷中走了出來,站在他身後,呵呵笑道:「我們這已經是急速行軍了,按照普通行軍的話,至少要一個多月。打仗可是拚命的活,不是圖好玩。」

    李雲霄白了他一眼,「好玩?我只是希望早點到,好弄些藥材給陳真服下,讓他的境界暫時穩固在一星武士,把你們對他做的負面影響消除掉。」

    「額」,陳大生覺得喉嚨堵了一下,他發現這小子無形之中的那種氣勢,隱隱凌駕在自己之上,這讓他異常的不爽。暗想:自己怎麼說也是主帥,要壓壓這小子的威風。

    他指著在急速行軍的數十萬大軍道:「小子,你看這大軍如何?」

    李雲霄淡然道:「不過爾爾。」

    「不過爾爾?」陳大生鼓起眼珠子,嗤笑道:「初生牛犢的小子,就是沒見過世面。如此四十萬大軍雖然不敢說是虎狼之師,但軍紀嚴明,訓練有素,從行軍中的細節就可以看出來。」他一副說教的樣子,得意道:「還有你看這大軍之上隱隱浮現的殺氣,這才是經歷過生死搏殺才能產生的。這種殺氣足以讓……」

    「好了,我知道了」,李雲霄打斷道:「已經是正午時分,老爺子你該吃藥了,別忘了讓雲裳老師助你壓制毒性。」

    陳大生愣在當場,只覺得無比尷尬。兩旁之人紛紛掩嘴而笑,卻又不敢笑出聲來,忍的肚子疼。

    陳大生怒氣沖沖道:「小子,我知道你是術鍊師,了不起!但是行軍打仗和……」

    李雲霄眉頭一皺,不爽的再次打斷道:「不就是殺氣嗎?」他指著那在後頭護送各種軍訓物質的學生軍道:「十天之後,進入陽浦城之前,這二千學生軍的殺氣就要蓋過你四十萬大軍,信是不信?」

    「哈哈,當真是狂妄的無邊了!你以為殺氣是空氣啊?隨便呼吸一下就有的!」陳大生狂笑起來。

    李雲霄指著自己腦殼,冷冷說道:「我用腦袋立下軍令狀,十天之後若是我輸入了,我拿腦袋給你當球踢!若是我贏了,大軍主帥位置歸我,你嘛就給我打打雜好了。」

    陳大生臉色大變,這下連周圍之人都是紛紛愕然起來。陳大生沉聲道:「軍令狀豈是兒戲,你生為學生軍將領,更應該知道軍中無戲言!」

    李雲霄輕笑,昂起頭顱道:「當然!不過這十天內,護送物資的事就交還給你。我帶著這群人先走一步,十日之後,浦陽城見!」

    他輕輕騰空而起,落在另外一輛戰車之上,計蒙、賈榮、夢舞姐弟,還有陳真、韓柏,也一併跟了過去。

    李雲霄站在戰車的頂端,高聲喝道:「所有學生軍聽令,現在立即扔下所有物資,全速跟隨我的戰車前進!」

    駕馭戰車的士官急忙揮鞭駕馬,李雲霄的戰車頓時轟隆隆的超越了過去,一車當先的走在大軍前頭,身後二千多學生軍也紛紛加快速度沖了上去。

    這兩千多人本就是實力超群的武士,無論體能還是修為都比普通大軍強上數倍,所以跑起來也較為輕鬆,很快李雲霄便帶著一眾人馬絕塵而去。

    陳大生看著那前方席捲天空的塵土,臉色陰晴不定。

    陳林吃驚道:「爹,你就真這樣讓他去了?這分明是胡鬧啊!難道你相信他說的十天時間,還要一邊行軍,能夠凝練出比中央軍還要重的殺戮之氣?」

    陳大生冷哼道:「當然不信!」

    陳林愣道:「那,那你?他用腦袋擔保,到時候……」

    陳大生一掌拍在他後腦,罵道:「立下軍令狀,誰聽見了?難道你還真讓我軍法殺了那小子不成?到時候直接吊起來毒打一頓也就是了。」他轉身就回自己帳內去,喃喃自語道:「哎呀,身上又開始疼起來了,真該吃藥了。」

    回頭正好看到蕭輕王和洛雲裳,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戰車之上,洛雲裳的額頭微微滲出細汗來,顯然是剛消耗大量真氣。

    陳大生道:「洛老師,還能堅持嗎?」

    洛雲裳輕笑道:「沒問題,這李雲霄不知從哪弄來的療傷之法,給你們鎮壓寒氣的同時,我也感覺到自己的至陽真氣在不斷的壯大起來。似乎比閉關修鍊的效果還要好!」

    陳大生氣道:「別提那小子了,到時候看我不把吊起來把他打個半身殘廢解氣!」

    一直未曾說話的蕭輕王,似乎有所指的笑道:「哦?我看你未必會有機會。」他的模樣,好像一副坐等陳大生打雜的樣子。

    陳大生愣了一下,隨即一臉的不信。

    李雲霄獨自帶著二千學生軍絕塵而去,身邊之人一個個默然不語。陳真苦道:「雲少,你這次可真玩大啦,立下軍令狀,就算不殺頭也非得被我爺爺打個半死不可。」

    李雲霄笑道:「不過就是凝練一些殺氣而已,有這麼難嗎?」

    韓柏認真的說道:「不過就是凝練一些殺氣而已?真虧你說的出來。那些都是在戰場上真刀實槍拼殺之後才能夠沉積在體內的煞氣,一旦走上戰場,這種煞氣便會隨之釋放出來,使士兵戰力大增。別說十天,若是不親上戰場的話,就是十年也訓練不出來!」

    李雲霄目光含笑,一臉輕鬆的笑道:「那讓他們經歷生死搏殺,不就夠了嘛。」

    他不顧眾人愕然的神色,高聲喝道:「全速行軍,四天之內給我趕到陽浦城外。」他嘴角微微一笑,用只有身邊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輕笑道:「剩下的六天,我會讓你們下地獄的!」

    他長袖輕拂,便轉入大帳之內。

    其餘之人各個面面相覷,不敢進去打攪他,一個個就在帳篷外就地坐下,開始修鍊起來。

    駕駛戰車的士官拼了命的趕車,那二千多名學員全都是武士級別的存在,跑起來比駿馬還要猛烈。只是一個個有所忌諱,不敢超過李雲霄的戰車,全都緊緊的跟在後頭。

    到了第三天,這些學員的精神就徹底的跨了下來,一個個跟霜打的茄子,二千多人拉了幾里路的,跟一條鏈子似的在管道上穿梭。不少人都看著前面的戰車,心生怨恨。暗想:老子辛辛苦苦連跑三天,你們這些紈絝全舒舒服服的坐在車上。

    但緊隨在戰車之後,似乎沒有絲毫疲態的卻是兩個曾經讓所有人仰望的身影。林雨和白城風緊咬牙關,跟在那戰車之後沒有絲毫的怨言,有的只是雙目中不屈的目光和意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
    我有一座冒險屋費先生,借個孕穿越諸天萬界惡漢贅婿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