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077章王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077章王法字體大小: A+
     

    李雲霄抬頭看了下天空之上,隱隱約約有點浩然之氣彌散,頓時失望的搖頭道:「這些國子監的太傅,白讀了這麼多年聖賢書,連那些書生都不如,這麼一丁點浩然正氣,我都懶得要了。」

    「錚!~」

    寶劍的聲音回蕩開來,他一把拔出太陰寒劍,二話不說就斬了下去!

    「嘶~」

    幾道慘叫之聲傳來,五六人的脖子之上直接被開出大道的口子,血如噴泉般的噴射而出,一朵朵的血花在空中散開,那五六人捂了一陣脖子,便失血過多,瞳孔漸漸放大,當場倒下死掉了。

    「嗞!~」

    所有國子監的太傅紛紛倒吸口冷氣,駭然的往兩邊散開,他們怎麼也想不到李雲霄竟敢在金鑾殿外,說殺就殺!這一劍下去,頓時將所有人都震懾住了,再沒一人敢喊口號出來。

    李雲霄收劍而立,臉上淡漠的神色仿若一尊殺神,所有太傅紛紛悲憤不已,更有甚至低聲鳴哭起來。

    他淡漠的看了這些人一眼,淡淡的說道:「朝廷大事,不是你們這些士子書生可以隨便參與的。被人當做棋子,還以為是什麼仁者大義,荒謬可笑!前日上百名書生,以及今日的你們,就是下場,但對朝事卻於事無補,甚至你們到底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好好獃在國子監教學修書才是你們該去的地方。」

    他看向金鑾殿內,冷笑一聲,繼續說道:「還有,若孔仁義是真的仁義,就不該讓你們替他擋死在金鑾殿外。」他丟下這句后,便隨著李純陽一前一後,跨入金鑾殿內。

    那些國子監太傅一聽他的話,頓時有些明悟起來,但看著死去的幾位同伴,還是悲從心生。

    剛才殿外之事,所有朝臣和秦正都看在眼裡,都是心頭大震,想不到李雲霄竟然放肆到如此程度!

    孔仁義更是從擔架上直接爬了起來,大哭道:「天啊!~,陛下,您一定要為微臣做主,誅殺了這兩個惡魔啊!」

    秦正當頭怒道:「李雲霄,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當著朕的面,在金鑾殿外殺人!先是殺侍衛,后是殺太傅,你當真是無法無天了!」

    李雲霄昂首挺胸的走上前,也不行跪拜之禮,只是拱手道:「陛下,我正是因為有法有天,才殺了這些人!」

    「胡說!」秦陽跳將出來,怒目道:「殺人償命,你竟敢在皇宮行兇,目無王法,當誅!」

    李雲霄冷冰的看著他,一副譏諷的模樣冷笑道:「陽王子也懂王法?」

    秦陽冷哼一聲,暗道今日你如此膽大妄為,看你如何脫得了身,他昂起頭顱,做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高聲道:「當然!」

    「既然如此.」,李雲霄高聲道:「吏部尚書大人可在?」

    列班之中,吏部班文林眉頭一皺,猶豫一下便走了出來,道:「老朽在這,不知雲少喊老朽何事?」身為吏部尚書,雖然不如藍弘和李純陽,但也算是位高權重,他並未參與到兩派的鬥爭之中,所以誰也不想得罪,客氣的喊了李雲霄一聲「雲少」。

    李雲霄抱拳行禮道:「本少爺有幾事不明,還望吏部尚書大人教導。」

    班文林做了個請的姿勢,道:「雲少請講。」

    李雲霄冷冷的看了秦陽一眼,高聲道:「請問阻攔十萬火急軍情上報者,按國法,當何罪?」

    班文林一愣,隨即皺眉道:「十萬火急軍情,乃是國之大事,阻攔上報者,按國法當誅九族!」

    所有人都是一愣,隨即一副豁然的模樣。難怪這小子遠遠的就高喊有十萬火急軍情,看來那兩名侍衛當真是白白死了。

    秦陽也是愣住了,面色陰沉如水,想不到李雲霄竟然鑽了這個空子。他寒聲道:「就算那兩名侍衛犯了死罪,那門外的那些太傅呢?你這個冷血紈絝,殺人如麻。這些太傅一個個飽讀詩書,平日里與世無爭,一心為國教生,培育了無數的國家棟樑,你居然二話不說就直接斬殺!這,難道也是因為王法嗎?!」

    「嗚,你們死的好冤啊!」孔仁義也張口大哭了起來。

    李雲霄冷冷的看了這兩人一眼,嗤笑道:「且不說他們污衊我祖孫兩人,請問吏部尚書大臣,污衊朝廷重臣,該當何罪?」

    班文林眉頭皺的更緊了,頗有深意的看了李雲霄一眼,才道:「若是污衊屬實,當是殺頭之罪!」

    秦陽一愣,他的確想不到竟然還有這種條例在內。這些朝廷大員,平日里互相誣陷基本都是家常便飯,卻沒有想過那些太傅的身份,不過是些低級官員罷了。

    孔仁義紅著眼,高聲嘶吼道:「若是平民污衊,的確當殺。但那些太傅都是有官職在身,況且所說屬實,何來污衊!」

    李雲霄目光微眯,盯著他,冷笑道:「所說屬實?孔聖人,小心我也告你污衊!國王陛下召我覲見,這些太傅卻阻攔不許。嘿嘿,請問孔聖人,阻攔聖旨執行,該當何罪?!」

    「這.」,孔仁義頓時傻了眼。阻攔李家祖孫覲見是他們既定好的方案,根本沒想到陛下會宣,也想不到李雲霄出手這般狠厲,現在看來,這些太傅也是白白死了。

    班文林微微搖了搖頭,道:「阻攔聖旨執行,當誅九族!」

    李雲霄頓時喝道:「很好!如果我沒說錯的話,那些太傅之中有一人似乎是孔聖人的親侄子,那麼九族自然也包括孔聖人在內了。聖人作為儒家領袖,孔聖之後,一言一行都是天下效仿的楷模,自然應該知道國法如山,法不容情!」

    孔仁義這些有些慌了起來,急忙幾句「你,你,你」的憋在口中,突然靈機一動,急忙朝秦正拜下,哭喊道:「陛下,陛下替我做主啊!」

    一旁的朝廷大臣本有不少想出來說話,但一是不願意得罪李家,二是聽到李雲霄說「法不容情」,頓時也就無話可說了。

    這種事可大可小,說大可以捅破天,說小根本不是一回事,就完全看對方的態度了。李雲霄現在正是抓住這點,執意要捅破天來。

    站在身後的李純陽看的目瞪口呆,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頭疼萬分的難題,竟然會是這個樣子。這,這真的是自己的孫子嗎?

    李家一直都是武將世家,在口舌之爭上都有所欠缺,根本不是這些腐儒的對手,但今天不僅肆無忌憚的闖進來,見人殺人,而且還直接抓住主動,把孔仁義在國法和道義上掐的死死的。

    就連滿朝文武也是一個個目瞪口呆,孔仁義的罪名若是定了下來,那豈非要誅殺聖人之後?但若是不定,看李雲霄這幅樣子,定然是不會罷休的。

    這下連國王也有些頭疼起來。

    秦正臉上滿是憂慮之色,目光也有些獃滯,比上次李雲霄見他的時候精神明顯差多了,一是年紀過大,常年沉寂於酒色,二也是因為中毒過深的原因,怕是不會長久了。

    他想了一陣,這才慢慢說道:「孔老師乃是聖人之後,同時也是朕的啟蒙老師。這次事情乃是他侄兒所做,罪不在他。朕念在孔老師功勞巨大,特此特赦。至於他侄兒,那就拉出去斬了吧,也當是給雲霄一個交代。」

    「陛下萬歲,多謝陛下不殺之恩!」孔仁義大喜的跪拜了下去,一個勁的磕頭。

    聽到自己能活命,也不管自己侄兒死活了,還一個勁的拍馬屁,讓一些原本認為孔仁義無辜的大臣,也開始變得反感他起來。

    秦正這一下兩方都兼顧到了,孔仁義罪名也赦了,也給了李雲霄一個答覆,算是十分高明的決斷,按理雙方也該都滿足了。但李雲霄卻不依不饒,高聲道:「陛下不可!正因為孔聖人是天下人楷模,故而更要國法如山!況且王子犯法尚與庶民同罪,孔聖人難道比王子還要尊貴嗎?」

    「李雲霄,你,你,你……」,孔仁義見對方非要把自己往死里逼,頓時大怒吼道:「陛下自有聖決,豈容你指手畫腳!你分明就是不把陛下放在眼裡!」

    李雲霄看傻子似的看著他,冷笑道:「我當然沒有把陛下放在眼裡!」

    「嘩!~」

    他這話一出,頓時驚起一片唏噓和駭然之色,就連李純陽也是張大嘴巴,不知道這個孫兒要搞什麼名堂。秦月則是感覺頭大了起來,原本大好局勢,壓得對方死死的,怎麼就突然冒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秦正也是呆了一下,頓時勃然大怒,正要發作,卻見李雲霄指著自己的心窩,一臉尊敬的樣子。

    李雲霄臉上動情的說道:「陛下是要放在這裡尊重的,我們做臣子的,必須時時刻刻把陛下放在心上,悉心聽從陛下的每一道旨意和教誨,而不是像你這樣整天把陛下掛在嘴邊講,毫不介意,你是何居心?難怪孔聖人敢違抗聖旨,原來是根本不把陛下放在心上,難道孔聖人自以為比陛下還要尊貴?還是孔聖人覺得陛下賢能不夠,那是不是陛下的位子該由你去坐坐啊?」

    「啊?」這下所有人再次獃滯住了。

    阻攔聖旨的罪名還沒洗脫,又立即被扣了一個造反的帽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
    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