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051章一席長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051章一席長談字體大小: A+
     

    李雲霄淡淡的抬起頭來,沒有絲毫的畏懼之心,有的只是那萬古不變的安靜,一雙眸子,燦若星辰,他靜靜的說道:「蕭武王,好大的威風啊。」

    「滋!~」

    所有人倒吸了口冷氣,紛紛駭然相望,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他真瘋了!

    主宴廳內的李白楓急忙站出列來,作揖道:「蕭統領,雲霄他年少不經事,還望統領大人看在老爺子的份上……」

    「哈哈!~」

    蕭輕王突然大笑起來,大步走過去,直接挨著李雲霄坐下,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笑道:「李純陽那老鬼的後人果然有風範,哈哈,怎麼我就生不出這麼有趣的娃。雲少就雲少,以後我就叫你雲少了!」

    「嘩啦!~」,暈倒了一大片,眾人都是滿臉冷汗,蕭輕王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蕭輕王也隨手拿起桌上的羊肉啃了起來,含糊不清道:「雲少,我這病到底有沒有得治啊?」

    李雲霄默默的吃著肉,不做聲。

    蕭輕王差點被噎著,微微傳音過去,「小子,別太過分了!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

    李雲霄也雙唇微動,傳音道:「給面子?操!剛才那一掌下來,我肩膀骨頭都爆掉了,你敢說不是故意的?我已經忍痛忍的臉色都發青了,只能狂灌酒掩飾囧態!」

    他臉上露出微微沉思的樣子,吟道:「剛才想到了一個辦法,但被你一嚇,全忘了。」

    「嘩!~」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百官重臣,全都再次摔倒一片。

    蕭輕王看著他痛得臉上滲出冷汗,內心暗暗大笑不已,臉上還是做出一臉正經的樣子,「那要如何才想的起來?」

    李雲霄道:「喝酒,先陪我喝喝酒,辦法的事以後再說。」

    「好,喝酒!」

    蕭輕王端起酒杯,又是一掌拍在李雲霄肩上,看著李雲霄瞬間蒼白的臉色,大笑起來,「本統領今天跟你一醉方休!」

    在鬧了這麼久之後,兩個主角,一個已走,一個悶悶不樂的坐在上面,宴會的氛圍也全無。

    唯一的亮點就是李雲霄這個曾經的笑料,開始隆重的進入諸人的實現,再沒人敢有輕視之心。藍玄在藍弘的身後,靜靜的看著這一切,突然覺得自己當初輸給此人,輸的並不冤枉。

    片刻后,秦正也起身說有了倦意,宴會便到此結束。眾人紛紛起身告辭,但每個人離開時都會微微向李雲霄點頭示好。就連藍弘也是笑道李家有人。

    秦茹雪直接跑了過來,眼圈一紅,道:「雲霄,謝謝你。」

    李雲霄微微笑道:「沒事,舉手之勞。」

    小妮子似乎變了性子,有些沉默起來,微微點了點頭,便隨著宮女太監們離開。

    李白楓先跟蕭輕王招呼后,朝李雲霄道:「雲霄,你是跟四叔回去還是?」

    李雲霄揮了揮手道:「四叔你們先回去吧。不過,還沒結束呢。」

    他這句話說得李白楓一愣,似乎若有所思,便帶著眾人離去了。蕭輕王也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眸中閃過一絲怒氣。

    李雲霄偷偷服用了幾枚丹藥,頓時肩膀上的傷痛大減,他也起身道:「蕭統領,先告辭了。等我想起了辦法,就來告訴你。」

    蕭輕王道:「好,我可隨時恭候雲少,你可別忘啦!」他身有內傷已經不是一二天內,倒也不急這一時。豪爽的幹了杯中之酒便大笑著離去。

    這下連陳真和韓柏看他的眼神都徹底的不同了,陳真佩服的五體投地,驚嘆道:「雲少,連蕭輕王都被你折服了。兄弟我也感到自豪啊。你怎麼知道那枚碧水龍睛丹是毒丹的?」

    「是啊,師傅,你好厲害啊,遠遠的看著就能知道?」夢白也是一臉崇拜之色。

    李雲霄輕輕哼了一聲,道:「那是真的碧水龍睛丹,也沒有毒。」

    「什麼?」幾人臉色大變,皆是不可置信。夢舞則是心中一動,驚駭的看著夢白。

    李雲霄道:「此地不是說話之處,邊走邊說吧。」

    一出皇宮他便將夢白是天地毒身的事說了一遍,別說陳真和韓柏,就算是夢白自己,也是滿臉震驚。

    韓柏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佩服道:「雲少,你當真是膽色俱全啊。在這麼多人的面前也敢玩花招,一下不慎就是萬劫不復啊!」同時他內心也暗暗開心,李雲霄如此隱秘都肯和他們說,自然是把他們都當做心腹了。

    「敢問前面的可是李家雲霄少爺?」突然一個聲音遠遠傳來,一個人影提著宮燈小跑而來,「我家主人想請雲少爺一敘。」

    李雲霄定眼望去,在不遠處停放著一架八抬的大轎,上面雕龍琢鳳,裡面燈火通明,似乎有個人影在自斟小飲。他冷聲道:「天色已晚,我困了。改天吧。」

    「哈哈,天色雖然晚,但酒逢知己千杯少。本王自問應當可做雲少知己,不知雲少能否賞臉?」一個男子的聲音匯音成線,遠遠傳了過來。竟是二王子秦月,而且聲音雄渾充沛,顯然實力不俗。

    李雲霄淡淡回應道:「即便是知己,我也沒興趣跟一男的月黑風高之時,獨處一室。」

    秦月大笑起來,「這還不簡單,我這八名侍女隨從,各個貌若鮮花。讓他們斟酒小唱,你我對飲,豈不快哉!」

    李雲霄微微沉吟道:「即便如此,那到值得一敘。」他讓韓柏等人先行回去,自己便朝雕龍大轎走去。

    秦月身邊之人都是各個憤憤不已,李雲霄的意思是有美女才值得一敘,無美女的話,二王子也不值得他一敘。但秦月胸襟廣闊,到也不在乎,只要李雲霄能來,他也算是喜出望外。頓時挑了兩個最漂亮的侍女一同入轎伺候。

    轎內比外面看上去的還要寬大舒服,奢華自不必提,四個人同時入內,一點也不擁擠。

    李雲霄這才仔細打量起這位王子來,除了俊朗的相貌外,還有一種雍容的氣度和神采,這在皇族成員身上都是挺少見的。更難得的是,秦月王子也僅比李雲霄大上一歲而已。

    秦月也頗有深意的打量了李雲霄一翻,盈盈笑道:「傳聞果然太虛,雲少氣宇非凡,深藏不露。」

    李雲霄淡淡笑道:「殿下過獎了,我觀殿下神色,眉宇間龍氣隱現,乃是真龍之相。」

    秦月臉色一驚,想不到李雲霄竟然說得如此坦白,大驚之後隨即大笑道:「白統領說我今夜定然遇見命中貴人,從此一路平坦。開始我還不信,不知雲少是否就是我命中貴人?」

    李雲霄詫異道:「鎮國神衛中最為神秘的三隊統領白眸?據說他有觀相預言之能,通曉占星之術,也不知真假?」對於占星術李雲霄也是知曉不多,前世也見過幾位大能,的確可以看到過去未來。

    「自然是真的」,秦月微微一拍手,轎中頓時多出一道人影來。一個全身蒙在白沙之中的女子靜靜的坐在角落裡,目光微凝。

    李雲霄驚愕道:「白統領原來是位女子?」他隨即淡淡笑道:「有如此能人之士做王子的貴人就夠了,我可不想參與什麼改朝換代的大事。」

    「噔!~」

    一位正在斟酒的侍女嚇得手中一抖,金色的酒樽倒在地上,酒香四溢。

    秦月目光一寒,殺氣充斥整個轎中,那侍女嚇得花容失色,急忙跪在地上收拾殘酒,身子怕的瑟瑟發抖,眼淚更是撲簌簌的直掉下來。另一名侍女也是臉色慘白,兩人聽見了如此大逆不道之言,怕是命不久矣。

    坐在角落裡一言未發的白眸突然開口說道:「雲少果然膽色過人,比白眸預想的還要厲害。月王子將來定然是天水國之主,你相助與他,對於李家千秋基業,也有莫大的好處。現在李家的困境,莫非雲少視而不見?」

    李雲霄頓時沉吟起來,李家之事他本沒多少心思。但畢竟這身體是李家養育,他體內也流暢著李家的血脈。而且只要他回復前世的實力,別說一國世家,就算李家想要開宗立派,建國立業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但他目光一凝,驟然想起了隕落之前,在天盪山脈……

    若是到時候自己姓名不保,談何維護李家?為李家找一個靠山和保證,也不枉此生生為李家之人了。他這才嘆道:「我要月王子保證,只要月王子在世一天,就確保李家榮華富貴,聲威不墜,永享太平。」

    秦月目光微凝,隨即大笑道:「好!本王便給你這個承諾,只要我秦月在世一天,只要李家沒有謀逆之心,我定然保李家千秋太平!」他承諾后,柔聲嘆道:「李家於國有大功,本該如此。可惜父王陛下……,唉……」

    李雲霄道:「兔死狗烹,鳥盡弓藏,歷朝歷代,無不如此。現在我既然已經答應相助月王子了,有什麼要我做的,儘管說吧。」

    秦月忙道:「雲少放心,我秦月絕非鳥盡弓藏之人。」

    李雲霄不知可否,只要自己恢復實力,他的承諾也就無所謂了。除非自己再次身隕,那也給李家多上了一層保險。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