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萬古至尊 » 第0029章張清凡的震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萬古至尊 - 第0029章張清凡的震怒字體大小: A+
     

    他施展的是霸天煉體訣中的稚女式,是一種極快恢復身體機能的體式。他主經脈斷裂,勉強支撐身體施展出來,渾身顫抖的異常厲害,臉色更是一片灰白,但雙目中如星似月的光芒,卻亘久不變。

    他的怪異動作很快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驚愕一下后,傳來陣陣嘆息之色,隨後又是死一般的寂靜。

    李雲霄咬著牙齒,一絲絲的力量從丹田內溢出,並沒有按照真氣周天運轉,而是在這奇妙的體式之下,以獨特的方式開始湧入斷裂的主經脈中,緩緩修復起來。

    霸天煉體訣乃是天地間一等一的肉身功法,其內的各種姿勢涵蓋了肉身修鍊的一切法門。就算丹田破碎,都可以直接肉身成聖,跨入九天帝境。稚女式一施展出來,頓時體內的傷勢開始急劇自我修復,李雲霄顫抖的身軀也慢慢的平穩下來,一股獨特的氣息從身上漸漸散開。

    就在李雲霄被抓的時候,賈榮已經通告了張清凡和許寒,自己有金針刺穴之法,可以救茹雪公主。張清凡和許寒都是大吃一驚,但看賈榮信誓旦旦的樣子,考慮到目前也沒其他好辦法,故而也決定一式。

    對於賈榮開出的材料清單,兩人也極度懷疑,但賈榮一口咬定必須要湊齊原料,對於其他疑問一概不答,兩人也毫無辦法。但若真能救治公主,這些材料又算的了什麼。

    很快就直接從國庫中劃撥了材料出來交給賈榮,但讓賈榮開始心驚膽寒的事發生了---李雲霄失蹤了!

    「洛,洛大人,此事可開不得玩笑,李雲霄真的失蹤了?」賈榮只覺得自己渾身冰冷,汗水直趟下來。

    洛雲裳正色道:「不錯,我找遍了學院,還問了幾個跟他要好的,也沒見著人影。賈大師,另外換一個助手吧,公主殿下的病不能再拖了。」

    許寒也是沉聲道:「那副藥劑的力量越來越弱,現在已經每天加重三倍的量了,還是無法抑制病情,再拖下去我恐怕公主……」

    張清凡也是肅然道:「不錯,不能再拖了!不就是個助手么,只要能救下公主,我來當你助手又如何!一個紈絝少爺哪懂這些,你要教徒弟的話以後可以慢慢教,現在沒時間等他了。」

    賈榮「撲通」一聲直接癱在地上了,宮廷首席術鍊師竟然說要做他助手!他只覺得胸口極度發悶,根本就喘不過氣來,豆大的汗珠直接將渾身濕透,直到再也拖不過去了,只得把事實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寂靜,房間內詭異般的寂靜!

    「砰!」

    張清凡一掌拍在石桌上,頓時四崩五裂,碎石朝四面八方擊飛出去,他暴怒的嘶吼道:「賈榮!你當真是天大的膽子,竟敢拿公主的性命開玩笑!」

    許寒也是臉色陰沉的要滴出水來,怒道:「賈榮!你如何會做出這等無知之事!一個出了名的紈絝廢物,竟然將你耍的團團轉,你竟然相信一個十幾歲的紈絝少爺會金針刺穴!你……,你氣死我了!」

    張清凡臉上一陣鐵青,吼道:「將賈榮壓入天牢,待事後直接問斬!」

    賈榮一聽,頓時兩眼一黑,差點就要昏死過去。他雖然地位極高,但對方是誰?宮廷首席術鍊師,殺他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張大師……,張大師,你相信雲少爺吧,他一定可以救公主的!」賈榮拚命的抱著張清凡的小腿,哭喊起來。

    「滾!」張清凡暴怒到了極點,一腳踢在他胸口,直接將賈榮踢飛了出去,「你可知你犯下了多大的罪孽?若不是你說會金針刺穴,我早帶人去上四級術鍊師公會求救了。現在好了,藥劑已經控制不住公主的傷勢,求救也已經來不及了,你說,你是不是罪該萬死!」

    賈榮摔在地上,大口的噴出血來,想要說話,卻幾塊破碎的內臟卡在喉嚨,支支吾吾的怎麼都說不出來。

    「現在叫我如何向國王陛下交代!」

    張清凡暴怒著就要離去,突然洛雲裳攔住他道:「張大師且慢!」

    張清凡沒好氣道:「還有什麼事?都是你弄出來的,那個李雲霄是你學生吧?等我稟告陛下,你也脫不了干係!」

    洛雲裳在聽完賈榮的話后,除了極度的震驚外,就一直未吭一聲,她緩緩說道:「我這次能夠晉陞術鍊師,也是因為李雲霄有意無意的提點。」

    張清凡一愣,隨即冷笑道:「無意中獲得靈感,也正常的很。你別告訴你,你也相信那小子會金針刺穴吧?」

    洛雲裳搖頭道:「他會不會金針刺穴我不知道,但是前不久的學員比斗中,他一招擊敗了宰相大人的長孫藍玄。」

    「那又如何?」張清凡覺得自己耐心快到極限了,若非對方是鎮國神衛統領,他早就發飆了!

    許寒突然道:「咦,怎麼可能?那小子不是傳聞中經脈不通,無法修鍊嗎?我記得藍玄好像是迦藍學院中的佼佼者吧?」

    洛雲裳這才正色道:「不錯,他不僅經脈全通了。而且打敗藍玄使用的武技是浮生印!」

    「浮生印?!」

    張清凡這才臉色一變,震驚到:「浮生印,莫非……,莫非他是楊迪大人的傳人?」

    洛雲裳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如果他真是楊迪大人的傳人,那麼會金針刺穴也就真的可能。」

    許寒看了一眼在地上嘔血不止的賈榮,凝聲道:「當初梁文宇跟我說過這小子的身體情況,說許多暗處的經脈毀斷,是絕無可能續接上的。現在他竟然可以打敗藍玄,而且施展的是浮生印,這……」

    張清凡臉色漸漸的冷清下來,他沉吟片刻后,雙目中爆射出精芒,沉聲喝道:「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力量,挖地三尺也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李雲霄找出來!」

    在迦藍學院附近的一間酒吧內,來這裡消費的基本上都是學員。

    羅蘭朵正在細細品嘗著一種叫做月光之吻的酒水,這種酒很神奇,它的顏色可以反映出人的心情。你開心的時候它就是藍色的,不開心的時候就會變成黑色。

    現在羅蘭朵發現自己手中的月光之吻正在慢慢的變成黑色。

    俞和正並沒有察覺到她心情的變化,而是一個勁的在講,「蘭朵,你相信我,是真的!現在整個學院都在傳那天的比斗,你沒去看,真的無法相信。別說是林雨,就算是白城風,怕也不是他一招之敵!」

    「當!」

    一杯純黑色的月色之吻敲在了桌子上,羅蘭朵扔出幾個銀幣,喊道:「結賬!」

    她冷冷的看著桌面上這杯難喝至極的酒,瞳孔慢慢縮緊,冷聲道:「俞學長,我說了幾次,你說的這些東西我並不想聽。還有就是,以後你別來煩我了。我現在正卡在瓶頸上,這幾天要閉關了。再見!」

    她不顧俞和正的阻攔,頭也不會的就獨自離開酒吧。

    「艹,媽的,裝什麼純!」俞和正氣的一口吞下自己的烈酒,怒罵道:「一個被林雨玩過多少遍的婊子,竟敢在老子面前天天裝純,追了這麼長時間,連碰也沒給我碰一下,媽的!」

    「先生您好,請問你要來點這紫色的愛情故事嗎?」

    一道悅耳的聲音傳來,夢舞看了一眼俞和正的空杯子,極力的推銷著自己的酒水道:「也許很和您胃口呢。」

    「嗯?」俞和正看了夢舞一眼,一呆后立即閃過一絲異色,嬉笑道:「我們好像哪裡見過?對了,你也是初級班的學員吧?初級班裡那些美女我都有印象,對了,你叫夢舞!」

    俞和正想起了她的名字,頓時高興起來,「我叫俞和正,你叫我俞學長就是了。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賣酒水?嘖嘖,賣酒水,太浪費了吧?」他盯著夢舞秀麗的面孔,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而且聲音極大。

    夢舞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強忍著噁心,笑道:「俞學長,那您要不要來一杯呢?愛情故事,才六個銀幣一杯。」

    俞和正把玩著手中的空杯子,笑了起來,「愛情故事?六個銀幣?哈哈,去他媽的愛情故事,真廉價。夢舞,你這麼漂亮,別在這裡做這些事了。做我女朋友吧,我每個月固定給你一百個金幣,如何?」他的手朝夢舞臉色摸去。

    「啪!」

    夢舞怒火衝天,一掌拍開他的手臂,冷聲道:「俞學長,請自重!」她氣惱著就要離開。

    「想走?」俞和正本就被羅蘭朵刺激了,加上喝了幾口酒,現在見一個賣酒的也敢拒絕自己,頓時怒火上涌,吼道:「站住,今天老子就是要了你,你還敢不從?」

    他的聲音極大,頓時引來了酒吧內所有人的愕然,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夢舞腦子一蒙,竟然有如此無恥之人,大庭廣眾之下,不僅調戲女子,還如此大聲,如此理直氣壯,她氣的渾身發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哎,進去喝幾杯吧。又找了大半天,一點消息也沒有。真不知道雲少死哪去了!」

    陳真和韓柏從門口進來,兩人都是一愣。

    陳真詫異道:「怎麼回事?這麼安靜?這裡不是酒吧嗎?難道走錯了地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