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256章 以吻封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256章 以吻封緘字體大小: A+
     

    第256章以吻封緘

    杜小川涼涼的語氣說,「這是去哪裡?」

    呂飛看著她唇角微勾,「吃飯。」

    兩人都不怎麼說話,狹小的車內一片死寂的沉默。呂飛本來就不是那種特能在女人面前油嘴滑舌的男人,看似在商場上呼風喚雨,可在男女上他算不上高手。在他們的圈子裡倒是經常傳聞他和某某嫩模啊什麼名媛的緋聞,但誰也沒親眼見過。

    後來有人猜測,說不定人那些個嫩模、名媛的還是想藉助於商界天才之稱的呂飛宣傳自己的知名度了。

    而杜小川一路上都是咬著唇看著窗外,他到底是想幹什麼?難不成要和她談判談判把兒子給拿錢買回去不成?他們有錢人家做出那種事情一點兒都不稀奇的。這樣一想,杜小川渾身打了個冷戰,手在纖長的腿上緊緊扣著都快摳進肉里了,她卻還是緊蹙秀眉使勁地扣著。

    很快呂飛的車子停在了「食客居」的門口,他去的依然是京海路的那家店。

    杜小川下車后從斜挎的包包里摸出一個黑色的皮筋套,將頭髮扎了個高高的馬尾隨便綰了個發包,肩頸上露出了她修長白皙的脖頸。

    呂飛瞟了眼鄰家小妹般的杜小川,沉聲道:「好了嗎?」說著就長腿一抬開始往「食客居」裡面走。

    門口穿著香檳色裙裝的美女對呂飛點頭微笑,「呂總好、呂總好!」

    杜小川由於走的較慢和呂飛拉了好長的距離,各位美女和他們家呂總打完招呼后,再回頭對杜小川點頭微笑,「請問小姐幾位?有預定嗎?」

    已經走進去的呂飛在和一位黑色西裝的小夥子說話,聞聲轉身邁著大步到門口對門迎說,「我的人。」說著伸手拉了把杜小川,「進來。」

    杜小川被呂飛拽著進去后就直接進了電梯,等電梯門關上后,杜小川才甩了甩呂飛的手沒甩掉,她瞪著他,「放開。」

    呂飛邪挑著眉角,「兒子都那麼大了拉下手就不可以了。」

    你妹,杜小川在心裡腹誹了一句,電梯門就打開了她被呂飛幾乎是拖進包間里的。

    一男一女的經理,親自為呂總服務,呂飛吩咐兩位經理兩份豬蹄,一鍋麻辣一鍋三鮮,其他的只要是「食客居」的招牌菜、湯全都上上來。男經理吩咐上菜,女經理對呂飛狗腿一笑,「呂總,喝酒還是?」

    呂飛看了眼杜小川,「一桶果汁就好。」

    兩人依窗面對面而坐,杜小川歪著頭看著窗外的景色,臉上慢慢漏出淡淡的笑容,直到菜和飲料都上齊了,兩位經理對著呂飛點頭退出包間將門輕輕關上。

    呂飛給杜小川舀了碗他們「食客居」的招牌三鮮湯,放上小湯勺遞給她,沉聲道,「先喝口湯。」

    杜小川回過頭,「我吃過飯了。」

    呂飛沒再說話,垂了下眉掏出一盒香煙抽了一根點燃,吐著煙霧,良久才說,「小川,對不起,你,可不可以和我好好說話……」

    其實呂飛已經很餓了,他從早上起床到現在滴水未進。

    杜小川垂了下眼帘,直到此刻她才相信自己對於呂飛是狠不下那種看著他頹廢、看著他生不如死的狠心的。

    杜小川一個牽強的淡笑,「說什麼?我現在既不是你的下屬也不是你的合作方代表,充其量就是曾經的下屬,曾經和你眼裡那些愛慕虛榮的女人一樣,一個無節操無廉恥的想爬上你呂飛床的女人而已……」

    呂飛狠狠地咬了下牙,「杜小川,你他媽的夠了。」說著就摁了下窗帘的開關只聽,「嘩啦」珠簾倒影下來,整個落地窗的刺眼的陽光被遮了個嚴嚴實實,房間一片陰陰的橘色燈光!

    杜小川本能地瞪著呂飛,聲音顫抖著,「你想幹什麼?」

    呂飛抿了下唇,「小川,能不能好好說話……」他托著疲憊的后音。

    杜小川瞥了眼對面的呂飛,他好像很疲憊很憔悴的樣子,便不敢在去招惹他,咬了下唇,目光呆板的盯著對面的牆壁,「你說吧!」

    呂飛這才低頭連著喝了幾口湯,抬頭看著杜小川,「當年的事情不是你看到、聽到的那樣子,我第一時間發現你不在了就把a市翻了個底朝天,最後才聽我母親說了事情是全部經過……」

    杜小川冷笑一聲,「難道不是你委託你媽來威脅我、逼我拿掉孩子的嗎?總之事情過去幾年來,都不重要了。」

    「我沒有。」呂飛篤定地說道。

    杜小川瞥了他一眼,「有還是沒有你自己心裡最清楚,我現在也不想聽誰的不得已,本來就是我的錯,只求你放過我,放過我們一家。」

    呂飛喉嚨哽了下,眼睛赤紅著,「我再說一遍我沒有,如果我當時不想要那個孩子,在我們第一次之後就不會和你再有……」再有兩人在一起的事情發生,他到底還是沒說出口。

    呂飛緊緊握著拳頭,「我會給你和孩子一個公道,會給你該屬於你的一切。」

    「嗤~」杜小川嗤笑,道:「你以為我生下那個孩子是要找你呂飛要公道的嗎?這個世界上不公道的事兒多了,那裡來的討回這麼一說?我當時只是捨不得一個生命就在我的身體里突然沒有了,我捨不得……」

    杜小川當時我真得不忍心就那麼讓一個無辜的生命突然間就沒了,她才冒著風險求醫生幫她留下孩子的。爾後,帶著杜媽媽和杜小輝離開了a市的。

    她本意是要呂飛一輩子都不要知道自己竟然有個兒子這件事情的。可是命運弄人啊!

    呂飛深深噓口氣看著杜小川,「你還是不相信我是嗎?」

    杜小川平靜地看著呂飛,「我說過了那個不重要,現在我們路歸路橋歸橋,我只要保證孩子能夠平平安安的長大就好。」說完,杜小川咬了下唇角,「呂飛,我真得沒想過要拿小天來威脅你們家的,你放過我們好嗎?」

    呂飛微微閉著眼睛沉聲道:「小川,我再他媽的怎麼混蛋還沒想過要殺了自己的孩子。」

    杜小川眨了幾下眼睛,仰了仰頭,「我信。」

    呂飛突然瞪著漆黑的眸子看著杜小川,「呵呵」一聲傻笑,「我就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只有你杜小川最理解我了!」說著他就伸手將杜小川拉進懷裡,雙手將她禁錮住低頭在她的耳邊,沉聲道:「謝謝你小川,給我養了那麼大個兒子!」

    杜小川推搡著呂,「你,你放開我了……」

    「不放。」呂飛說著把她摟得更緊了。

    杜小川抬頭瞪著他,「呂飛,我可警告你快點放開我,不然~」

    「不然怎麼了?」呂飛開始在她的勃頸處吹著熱乎乎的熱氣,「明天我們帶兒子出去玩好不好?」

    杜小川嘟著嘴,「我兒子憑什麼要你帶著去玩了,不去。」

    呂飛看著她嘟著嘴唇,腮幫子鼓鼓的和四年前一模一樣的好玩兒,便笑道:「那,咱們明天早上先去民政局把手續辦了,再帶兒子去玩,好不好?」

    呂飛說著話,嘴唇依然在她的勃頸處和肩頸上輕輕來回摩擦著。

    杜小川瞪著呂飛,「什-么,什麼,手續?」

    「呵呵……」呂飛笑著說,「就是那個證明你是呂飛合法老婆是我兒子合法母親而不是后媽的那個本子,叫什麼來著?哦!對了好像叫『結-婚-證』吧!反正聽說那玩意兒也挺便宜了,一個才九塊錢兩個就十八塊錢,不然我們倆多買幾本好不好?」

    「噗……」杜小川這次這是無語了,笑噴完后又立馬平靜的看著呂飛,威脅的眼神,道:「先放開我?」

    呂飛耍賴,「不放,我抱我兒子他媽天經地義,睡都睡了抱了又怎麼樣,嗯?」

    杜小川「咕嚕」被嗆死,臉頰緋紅瞪著某人,就開始爆粗口,「睡你大爺了睡,我就當是被人給嫖了好不?又沒追究你的責任瞎矯情,再不放開我咬死你。」

    呂飛直接將杜小川壓在長條的沙發上整個人壓了上去,看著她,「什麼時候學會嘴巴這麼刻薄的,嗯?還威脅我?你看看我這胳膊上都是你幾年前咬的幾個狗牙洞都沒好,還沒來得及打狂犬疫苗呢!」

    「噗……」杜小川別過頭又是一聲得意的笑,咬死你個王八蛋才好呢!誰讓他那個時候瘋了似的索要她了!

    呂飛低頭在杜小川的唇角輕輕咬了下,沉聲道:「小川,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

    人常說自己能說得出口的委屈和苦那就不叫苦,只有說不出口的委屈和苦那才真叫做委屈和苦呢!

    突然被呂飛這麼一問,杜小川就莫名的感到鼻子酸,喉嚨像是被一塊巨大的石頭給堵住了似的難受。因為她此刻和呂飛所處的姿勢是,她在下面呂飛在她身上壓著,此刻她的神情和內心的掙扎都無處可逃的被呂飛看在眼裡。她想爬起來將自己的委屈和自作自受的苦處隱藏起來,可他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磐石似的壓著她,使她動彈不得。

    杜小川微微閉著眼睛緊緊閉著的唇瓣吐吐顫抖,濃密而纖長的睫毛上一滴一滴的順著睫毛往下滴。她在心裡不住的告訴自己,杜小川,你不可以當著呂飛的面哭!說好的永遠不相見即使一不小心再次遇見了也是路人的,你不能哭杜小川。可是那不爭氣的淚水還是順著睫毛一滴一滴地滴了下來,直到在她的臉頰上形成幾道淚痕。

    鼻涕順著鼻孔流了下來,整個一張臉成了個大花貓。可是她依然吐吐的顫抖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呂飛一直低頭看著她哭,伸手拿了個消毒毛巾起身將她提了起來壓在懷裡,用毛巾給她擦了把臉上的淚痕和鼻涕,沉聲道:「哭出來!」

    杜小川死死咬著唇任憑眼淚再次流淌,直到咬到嘴裡有股鹹鹹的血腥味。

    呂飛低頭吻住她的唇開始來回捻轉,直到她哭出聲。他並沒有長驅直入而是將她唇角的血漬一點一點吻掉,再將她臉頰的淚痕一點一點吻掉。

    直到呂飛的手開始在杜小川的胸前開始探索,哭得在他懷裡暈暈昏昏的杜小川倏地渾身繃緊雙手推著他的胸口,抽泣著道「放我下來。」

    「不放。」說著,呂飛將她抱的更緊了,伸手在她的臉頰上來回摩挲著。

    杜小川一把推開他的手,「呂飛,我不管你是因為我生了個兒子還是因為我為你生了個孩子,我都不需要你的任何補償和愧疚,更不需要你為我們母子做任何事情,你只要不再給我和孩子帶來災難就好,這是我現在對你唯一的要求。」

    呂飛狠狠將杜小川在懷裡晃了幾下緊緊抱著她,沉聲道:「小川,我做什麼你才可以相信我?呂氏的狗屁總裁我不當了,『食客居』我不做了行了嗎?」

    「我沒有那麼重的分量,我只是希望你不要給小天帶來危險就好,孩子還小什麼都不懂。」杜小川平靜地說道。

    呂飛著杜小川,「小川,你只要相信我,什麼事兒都不會有,至於我媽那兒……她這些年過的一點兒都不好,她很自責的,所以帶著寒寒大多時間呆在國外的,你乖乖的聽話,我們一家人也會好好在一起的,寒寒本來就喜歡你……」

    杜小川別過頭,「寒寒……她,有七歲了吧!」

    呂飛拌過她的臉強迫她看著他的眼睛,沉沉的聲線,「嗯!」了一聲,道:「你都記得寒寒幾歲……小川,我會傾其所有做到讓你和他們之間和諧相處的,相信我……」

    小川瞪著呂飛,「誰稀罕了。」

    呂飛被杜小川氣得咬牙,低頭狠狠在她的勃頸處咬了下,「我稀罕做你男人行了嗎!」

    「滾。」杜小川說著就抬起她修長的美腿踢了呂飛一腳,被他直接將她的兩條腿也壓在腿下,唇角一勾狠狠地捏了把她的胸,「那要不然你現在就把我給睡了,想怎麼睡就怎麼睡,這樣總該可以了吧!」

    「流-氓…….混蛋,啊……嗚嗚嗚……」杜小川被呂飛來了個以吻封緘,將她嘴裡喋喋不休的話都變成了啊、嗚。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