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218章 番外,冷靜的不正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218章 番外,冷靜的不正常字體大小: A+
     

    陸坤唇角一扯,「你沒有她電話?」

    李越知道陸坤這是故意的,便帶著極不友好的聲線吼道:「讓你打你就打,哪兒來那麼多廢話,快點打過去問問她在家沒,等你消息。」他說的很急,好像孫怡君真的是有什麼不測似的!

    陸坤也顧不上埋汰大舅哥,便千年不遇的好心的給孫怡君打了個電話。沒人接,再次打過去就是一個男音,大聲喊道:「哎哎哎,電話的主人在我們『夏綠蒂』酒吧喝多了,你認識她嗎?快點過來把她領走,我怕是忙了,小心被壞人給掠走哦!」這是酒吧的吧員。

    「夏綠蒂」是柳市算得上乾淨點的酒吧了,聽說出入那裡的人都是有年卡才可以的,所以相對那些三流的酒吧來說,檔次要高得多,至少不會有人見到一個喝大的女孩子就攜帶打包開-房的狗血事情。

    陸坤蹙眉,快步走出書房,李葉桐端著剛剛泡好的牛奶上樓。

    「我出去趟。」陸坤對老婆說完就徑直往樓下走。

    李葉桐看看手裡的牛奶,說:「讓小王開車。」

    陸坤,「知道了。」

    陸坤到達「夏綠蒂」的時候,死狗一樣的孫怡君正被一男的抱著出了酒吧。

    那男人陸坤認識,叫顧偉成。

    只見顧偉成鄒著眉心,高級的西裝革履都被孫怡君給蹂躪了個死不像,還吐了他一身的嘔吐物。

    陸坤下車長腿一邁走到顧偉成的跟前,「怎麼回事?」

    顧偉成說:「幫我開下車門,趕緊送她去醫院。」

    原來顧偉成也在「夏綠蒂」和朋友談事情,出來時看見不省人事的孫怡君在人「夏綠蒂」的吧台上趴著呢!

    車子開到了軍區醫院,由於陸坤打過招呼,直接送進了治療室,化驗了下她的酒精濃度后,醫生決定給她洗腸胃,然後再打點滴。

    陸坤一直沒接聽李越的電話,孫怡君的樣子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怎麼回事了。在加上李越打電話讓他給孫怡君打電話,這貓膩還不清楚嘛!

    等孫怡君徹底清醒已經是凌晨六點了,陸坤由於一大早要開個重要會議,在三點的時候醫生再次確定人沒什麼危險后,他就把人拜託給了顧偉成后直接去了軍區的辦公室休息了。

    孫怡君完全清醒后,緩緩睜開眼睛,第一反應這怎麼會在醫院裡?!她不是明明在喝酒的呀!看來她的腦子還沒喝壞。

    對面沙發上的顧偉成身上蓋著助理送來的大衣,靠著沙發呼呼的吐著均勻的呼吸。

    不算明亮的光線下,孫怡君看清沙發上的人時,渾身一怔,他,怎麼會在這裡?

    孫怡君雙手撐著床鋪坐了起來,頭暈的很,她昨晚的確是沒少喝。看了眼對面沙發上的人,她輕輕下床,發現自己身上穿的是病號服,可現在就是不知道她身處在哪家醫院?看樣子是vip病房,可是顧偉成坐在這裡,她怎麼一丁點的片段都連接不上呢!

    她雖然已經很輕手輕腳了可是顧偉成還是醒了,他倏地睜開眼睛,看了看躡手躡腳的孫怡君,帶著極度慵懶的睡意,「醒了。」說著就啪一聲摁了下房間燈的遙控器。

    刷的一下子整個房間都亮如白晝,而且燈光亮的有點刺得使孫怡君睜不開眼睛。

    顧偉成起身直接走到窗口打開窗帘后關了房間的燈,沒怎麼看孫怡君,淡淡道:「洗漱下,吃早點。」

    孫怡君撓了下頭,有點尷尬,「顧-總,我……怎麼回事?」

    顧偉成瞥了眼孫怡君,用下巴指了指茶几上的早點,說:「洗把臉吃完早點再說。」

    孫怡君進到洗手間時,的確是什麼洗漱用品都備好了,她速速收拾完出來時,顧偉成正在陽台上打電話。看見孫怡君后,他聲音壓得很低,嗯嗯嗯了幾聲就掛了電話進來。

    顧偉成如此嚴肅,孫怡君哪裡還吃的下東西!她斜靠著單人沙發坐下,喝了口熱水,說:「顧總,那個您現在是不是到上班時間了,那個,我這裡沒什麼事了……」

    顧偉成看了眼孫怡君,眉梢挑了挑,說:「你昨晚吐我一身,一套價值三十萬的衣服直接廢了,你看著辦吧!」

    什麼破衣服還要三十萬?孫怡君肺腑了一句后,說:「啊?那,我賠你三十萬現金還是給你買套衣服,顧總看……?」

    顧偉成瞪了眼孫怡君,低頭直接打開電腦擱在腿上敲了起來,閑閑地說:「我決的兩全其美的辦法就是你還不如嫁給我湊活湊活得了,免得害我天天上酒吧救人,然後再燒錢買衣服,這年頭掙錢也怪不容易的。」

    孫怡君「呃!」一聲,說:「可我什麼都不知道……」

    顧偉成看著孫怡君,不疾不徐的說道:「孫怡君,在這樣下去遲早要出事兒,趕緊地考慮考慮,如果行就把證一扯得了。」說著,顧偉成死死地盯著孫怡君的眼睛,嚴肅的表情說:「孫怡君,我一直都沒想明白一件事情,我顧偉成哪點不如那個李越了,你真是什麼破眼光啊?為那麼一個不爺們的男人把自己喝成這樣兒值得嗎你?」

    孫怡君抿著唇也不說話,這要是放之前,誰要敢當著她孫怡君的面兒說李越的不是,估計她早都一個耳刮子上去了!可是現在想想也是,值得嗎?你個沒有擔當的男人,可他真的是費了她孫怡君一顆純潔而善良的真心了!

    良久,孫怡君看著顧偉成,說:「顧總,您年輕有為,聽說a市的名門千金對你可是前赴後繼,你為什找我呢?」

    顧偉成看了看孫怡君,說:「腦子被門擠了估計是。」

    孫怡君也不和他爭論,拿起茶几上的早餐就開始吃了。她剛剛端起牛奶,就被顧偉成摁住爪子,凶道:「先喝水,再吃東西然後才可以喝牛奶,笨蛋,就這還為了狗屁愛情辭掉了報社的工作去當什麼醫生,趄!」顧偉成話說的的確不好聽,但是句句屬實。

    孫怡君也是無話可說,因為他的每一句話就是在打她孫怡君的臉。

    吃完東西,孫怡君才知道自己在軍區醫院裡,是顧偉成和陸坤送她來的醫院。

    檢查了一番沒什麼事兒,陸坤把醫藥費都給墊付過了。所以孫怡君就對顧偉成說:「那,我先回家休息了,你的衣服等我改天再找您議。」

    顧偉成和孫怡君同時下樓,樓下顧偉成的助理已經在車子旁邊候著了。

    顧偉成對司機直接說:「先送孫小姐回家。」

    與此同時,李越從昨晚給陸坤打了電話之後再也打不進去陸坤的電話了,因為人家陸副司令把他直接拉入了黑名單了。

    這不一大早李越就把電話打到李葉桐那裡,模稜兩可的問了幾句陸坤的情況就掛了。

    這一路上,孫怡君都在想回去和陸小銘怎麼說!或者她直接質問她是不是媽媽對李越說了什麼?反正她腦子裡亂糟糟的都是在想事兒。

    顧偉成指揮著司機已經將車子開進了米蘭山莊,孫家別墅的大門口。

    顧偉成瞟了眼正在對著窗戶發獃的孫怡君,淡淡的說:「到了。」

    孫怡君這才回過神,微微蹙眉,當然她也沒想顧偉成為什麼會知道她家住這裡這個問題。

    孫怡君謝過顧偉成和司機后就拉開車門準備下車。

    顧偉成挑了下眉,「不打算請我進去喝口茶?」

    孫怡君剛一回頭就看見自己的手機在顧偉成是手裡,他還顛了顛手機,說:「姓李的從昨晚打你手機到現在了,你要接嗎?」此刻孫怡君的手機屏幕正在一閃一閃的,顯示的名字是,越!

    孫怡君喉嚨一哽,咬著紅唇,說:「你替我接下。」

    顧偉成真的就毫不客氣的接了電話,直接說:「怡君,還在睡覺,勞煩李先生不要再打擾她可以嗎?」說完直接把電話給掛了。

    顧偉成看著緊咬著唇瓣的孫怡君,道:「這個接聽,你滿意嗎?」

    孫怡君幾乎是從顧偉成手裡奪過電話,涼涼的口氣,說:「誰讓你那麼說的。」直接下車就甩上車門走人。

    顧偉成瞪著那個又倔又臭脾氣的背影,你又沒教我怎麼說,肺腑完畢便喊道:「孫怡君,你回頭如果招架不住陸院長嚴刑拷打的話,就呼我過來救駕,畢竟我是昨晚的目擊證人。」說完,車子疾馳而去。

    孫怡君剛一進門,家裡的吳媽就迎了上來,「哎呦,大小姐吶!夫人和先生都快把家裡的電話打爆炸了……」

    孫怡君勉強擠了一絲笑容,說:「吳媽,我上樓睡覺了,別叫我,困得很,醒了餓了我再找你,我爸、媽打電話回來,您就說我在睡覺。」

    孫怡君給吳媽安排完后,就徑直上了樓,她推開房門直接順著門板坐在了地上。良久后,再到浴室把自己泡進了浴池。

    從陸小銘回來這一個周來觀察,這個女兒反而冷靜的讓她覺得有點太不正常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