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171章 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171章 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字體大小: A+
     

    第171章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

    一位扎著馬尾的女孩兒,一身深藍色牛仔,和衣服同款色系的平跟休閑淺口鞋子,黑色的雙肩包。她帶著茶色的太陽鏡,挨著門牌號在看在問這什麼?好像在找人的神情?她從街頭走到了街港的三分之二處,都快走到頭了。腳後跟磨了兩個大水泡,走起路來的有點慢有點跛,但她還是強忍著再走。

    姑娘看著路邊打麻將的幾位大嬸,嘴巴甜甜道:「阿姨好,麻煩打聽一下這裡有一家姓李的人家嗎?李越聽說過嗎?」

    大嬸們只管低頭抓麻將,搖頭道:「不認識,不認識~」她蔫蔫的耷拉著頭準備離開時,有位年級大點的大嬸,道:「什麼,李越?」

    姑娘忙點頭道:「是的,阿姨,您認識嗎?」

    大嬸往身後一指,道:「就那邊第三家,門口有兩棵梧桐樹的那家就是了。他家的兒子是不是個當兵的呀?」

    「是的阿姨!」

    「對對對~就是那家,你去看看吧?」

    姑娘再次鞠躬感謝道:「謝謝阿姨!」大嬸們忙著胡牌呢!不耐煩的擺擺手,「不謝不謝~這孩子嘴巴真甜,跟她人一樣甜~」

    她走到門口,大門敞開著,那種很溫馨的農家小院的氣息展現在眼前,她平時只有在書上和電視上看到過的那種描述和場景,好有田園風光的感覺哦!

    方月娥帶著老花鏡坐在院子的躺椅上織毛線,她輕輕的「扣扣~」扣了兩聲紅色鐵大門上的鐵環兒。

    方月娥抬頭,看著門口的姑娘,老花鏡往上推了推,「姑娘,是要租房子嗎?」因為李越家的二樓全是對外出租的房子。

    她抿嘴一笑,「伯母您好!請問這是李越家嗎?」

    方月娥差點把手裡的毛線活兒都掉地上了。

    「是是是~」她連說了好多個是,后又招呼道:「進來坐孩子,我給你找越兒,剛還在院子里來著~」

    方月娥看著有點拘謹的女孩子,趕緊大聲喊道:「越兒?有人找你,快快~」

    李越在樓頂好像和首長在搞什麼秘密通話,他收完線,趴在樓頂朝下看著,問道:「媽,怎麼了?」

    方月娥已經端了杯茶水出來,道:「快下來,這姑娘是找你的。」

    李越在樓頂看著院子里的孫怡君,眉心一蹙,「她怎麼會知道這裡?」

    孫怡君已經把鞋子後跟踩在腳下當托板鞋了,因為她實在是腳痛的受不了了,兩個水泡也爛了,都有血滲出了襪子!

    方月娥看著孫怡君的腳,道:「姑娘坐吧?是不是腳痛啊?坐下喝口水~」

    李越一陣黑旋風似的從樓上飄了下來,他看著及拉著鞋子的孫怡君一副狼狽的囚太,道:「你來幹什麼?你是怎麼知道我家住這裡的?」

    孫怡君喉嚨「咕嚕」一動把要說的話全都咽了回去。

    方月娥慎怪李越,道:「你這孩子怎麼說話的?這姑娘來了她就是客人,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

    方月娥看著孫怡君,「姑娘不跟他見識啊?不是個東西,姑娘從哪兒來的這,腳都磨爛了?」方月娥看著孫怡君一副心疼的表情可她那兒子簡直就一混蛋,不懂的憐香惜玉也罷!還把人家姑娘一頓喝斥什麼人吶!

    孫怡君揚起下巴瞪著他,眼圈一紅放下方月娥遞給她水杯,拎起包包對方月娥點頭道:「謝謝伯母的茶水,對不起我找錯地方了,打擾您了!」說完她就轉身快步往大門外走。

    腳後跟的水泡粘在襪子上痛的她走起路來有點跛腳。

    李越看著她一跛一跛的往出走,「孫怡君?」孫怡君沒理他繼續往出走。

    李越咬了咬牙,上前一把拽回她,道:「腳怎麼了?」

    她緊緊咬著嘴唇,低垂著眼帘好久才抬頭,一個陽光的淺笑,「對不起~我可能找錯人了?打擾~」說著她就轉身咬著牙忍著腳上的疼痛瀟洒地朝大門外走。

    方月娥看著這一幕一愣一愣的,她忙上前攔住孫怡君,陪著笑臉道:「孩子別走啊?腳都磨爛了~來坐著塗點葯吧?我兒子他不懂事~你不跟他一般見識,啊?」說著方月娥輕輕推著孫怡君的胳膊,道:「來來來~大媽給你看看這腳,可別感染了?」說著她狠狠地剜了一眼她那不爭氣的兒子。

    李越一把扯過孫怡君的胳膊就往房子裡邊拉,孫怡君的腳痛的她「嘶~」一聲蹙了蹙眉,瞪著李越。

    方月娥吼李越,「你慢點兒,孩子腳痛?」

    李越只好把她夾在胳膊窩下提進了他的房間扔到床上,他每一個動作都是那麼狠,好像孫怡君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惡人似的!

    「別動~小心我把你的爪子給剁了?在亂動~」李越說著在房間里找消毒酒精和棉簽。

    方月娥拿著一包創可貼敲門進來,道:「越兒,這裡有創可貼呢!」

    李越拿過創可貼,「媽,給我找點酒精和棉簽來?」

    方月娥連連道:「好好好~我這就給你找!」她這不知道是高興家裡好不容易來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呢?還是高興兒子好像是第一次把人家姑娘直接抱進自己房間呢?反正她是屁顛屁顛的,兒子吩咐什麼她就做什麼了!

    李越把的白色棉襪輕輕脫下來,那腳後跟使他李越都鄒了鄒眉心,更別說人家孫大小姐有多痛了!

    他抬頭,「怎麼搞的?」

    她抿嘴瞪著他,「要你管啊?」說著她往門外看了看,好像沒人就直接把那臭腳丫子抬起來放到了李越的嘴跟前。

    他一臉黑線把她的爪子一把摁在床上,「再敢胡亂動~我真就把你扔到大門外頭去?」

    她仰著頭瞪著他,「你敢?」那語氣和架勢,她倒是這家裡的主人或女王了似的!

    「噗~」李越直接笑噴了,他低頭給她用酒精擦著腳,「疼不疼?」

    「疼~慢點兒痛死了都~」她故意鄒著眉好像很痛的樣子。

    「忍著點,馬上就好了~」他擦完酒精后貼了兩片創可貼,道:「好了~」

    孫怡君醋溜下床,「謝謝~走了!」

    這時方月娥正從外面進來手裡拎著一雙毛線編織的家居鞋子,道:「來給孩子把這鞋換上,穿上試試,挺舒服的?」

    「謝謝伯母,這鞋子真好看,可是我要走了,不穿了伯母,謝謝啊!」

    方月娥忙道:「這不吃了飯再走,歇歇腳嗎?大媽給你把襪子在外面晾一晾,哦?」說著方月娥就拿著孫怡君的襪子出去了,順手把門給輕輕關上了。

    孫怡君正光著腳在地上站著呢!李越瞪著她,冷笑道:「孫怡君,你夠了沒?」

    她眼圈一紅,還是仰著倔強的下巴,「不夠~小氣鬼!」

    李越把她又提起來扔到床上,道:「躺著別動?」

    孫怡君抓起他的枕頭就給他扔了過去,他隨便接住就轉身扔到了沙發上。

    她氣急敗壞的一屁股躺在他的床上把頭埋進他的豆腐塊被子里,裝死了!

    他拿過一個毛毯給她蓋上,道:「孫怡君?」她捂著耳朵不理他。

    他嘴角一斜,「你~找我什麼事?」

    「對不起!」她說完又一次把頭往被子裡面鑽了鑽。

    他低笑道:「就為了說個對不起?那好~我收到了,以後別再~胡鬧行不行?」

    她倏地起身,「我怎麼胡鬧了?教我騎馬射擊可是你親口答應的。?

    「那是被你逼到死角了我只好答應你了,可是現在沒時間嗎這不是?」李越對她的無理取鬧沒一點輒兒了。

    孫怡君雙肘撐在曲起的膝蓋上,手撐著下巴,「我不管,反正你答應我了?」

    李越無奈,「真沒時間了,我後天就要回部隊了孫大小姐,您就饒了我吧?」

    「後天?你不是要結婚了嗎?不~不結了?」她眨巴著眼睛看著他。

    李越掏出一盒煙抽了一根點上,他吐著煙圈,道:「跟誰結?你嗎?」

    孫怡君臉一紅,碎道:「美得你,就你?大哥,全世界男人都死光光了,我孫怡君就是當一輩子光棍都不嫁你這種男人,簡直就不是個男人?」孫大小姐這話說的果然重了點,氣得李越臉一黑倏地掐掉煙頭,上前一步鉗住她的下頜,「孫怡君,要不要老子給你證明證明我是不是男人,嗯?」說著他倏地一鬆手,她就倒在了床上。

    她驚慌失措的爬起來,瞪著他,「你幹嘛?」

    他詭秘的一笑,道:「不幹嗎?就你這種太子女~沒興趣~」

    她瞪著他,「說你不是男人你還不服氣是吧?小氣、心胸狹隘、沒幽默感、木頭樁子~」她「咕嚕」咽口唾沫,往後縮了縮,「你~你要幹嘛?」因為她在掰著手指頭羅列李越的各種不是,而他已經把頭伸到她跟前了,那張蠻蠻的帥氣的輪廓放大在她的瞳孔里嚇了她一大跳!

    「哈哈哈~」他一聲大笑,道:「孫怡君,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呢?就這把你給嚇著了,嗯?」

    「才沒有呢!那是你突然襲擊,否則我才不怕你呢?」

    他轉身,「你先躺會兒我去看看飯菜,孫大小姐喜歡吃什麼?可別讓某些人說我們家沒把你孫小姐照顧好?」

    孫怡君「嗯~」一聲道:「隨便什麼都行,不過~你可別給我投毒哦?」說著她看著李越好像他真的要給她投毒似的。

    「何止是投毒那麼簡單~還有可能解剖屍體,剜出氣管賣了呢!」李越說的極其殘忍。

    孫怡君撇撇嘴,「果然????」

    「心胸狹隘是吧?」李越替她把話說了。

    孫怡君「咕嚕」咽口口水,挫敗的窩進毛毯里繼續裝死好了!

    本書源自看書罓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
    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