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130章 金屋藏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130章 金屋藏嬌字體大小: A+
     

    第130章金屋藏嬌

    趙子龍放下水杯從後面輕輕環住她,低聲道:「妮妮,那天~我~真的是~情不自禁,可是我除了你就不會和別的女人說話了,怎麼辦?」

    甄妮僵著身子但被他磕磕巴巴說話時吹在耳邊的酥癢使她不由得喉嚨咽著唾沫。她吧啦一滴滾燙的淚珠滴在趙子龍的手背上,他倏地心緊緊揪在了一起。

    「放開,你不會和女人說話管我什麼事?辰辰在哪裡?」說著她真的哭了起來。

    他把她翻過來,道:「別哭,辰辰跟大哥他們家的壯壯一起去部隊了,周日下午大嫂就送回來了!」

    她邊哭邊用她手裡的雙肩休閑包在趙子龍的身上砸,鼻涕眼淚的全糊在了她的麗顏上,嘴裡不住地罵道:「你渾蛋、渾蛋,我兒子憑什麼你把他帶走?你不要臉,你王八蛋~嗚嗚~嗯~」被某人的唇齒緊緊地抵在了她的香唇上,她急得又推又打就是喊不出來想要罵他的話了。

    他向來都是說不過她時就抱著她狠狠地一頓狂吻,她不但不和他生氣了還反而更加的粘他了。這就是那一年多的時間裡兩人相處時最美好最無法忘掉的記憶!

    兩人的吻技都不怎麼好,他一點一點的吻去了她臉上的淚痕。他直接將她抵在客廳的壁紙上,那種抵死的吻恨不得將多年的思念和歉意都用哪一個長長的無法停止的吻來代替!起初,她和上次他去她家,飯後把辰辰送到了跆拳道學校后,被他瘋狂的擁吻時一樣,及其的不配合甚至找機會下手打他、踢他,到最後還是他氣喘吁吁的放開了哭得快暈過去的她!這次不一樣了,她被他那樣溫柔地呵護著慢慢地親吻著,直到她迷糊著將手裡抓的包包「嘭」一聲掉在了地上。他的吻才變得加重了一些,直到她的藕臂搭上他魁梧的寬肩,他喉嚨「咕嚕」一哽,將她抱起吻依然沒停,兩人一起滾在了新買的淺色卧榻上。

    她臉頰紅暈斑斑,喘著細微而香甜的氣息,道:「趙子龍,放我起來~」

    他繼續著那個長的要命的吻,悶哼道:「不放!」聲音已經沙啞的有些顫抖了。

    他由耳垂慢慢吻到她細長的美頸上,比八年前厚了一些薄繭的大手揉捏著她的柔軟,隔著薄薄的布料使她渾身一陣顫慄!她喉嚨「咕嚕」咽口唾沫,低喘道:「趙子龍,窗帘沒關上~」

    他一個帥氣的動作脫掉自己身上的軍裝往床頭的地毯上一扔,喘著粗氣道:「沒人看,這兒最高遠處是空地,不擔心好不~妮妮!」

    她扭動著腰肢,道:「不好~你~起來~」

    他嘴角一斜道:「乖,我關好不好!」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不但關好了窗帘還把自己扒了個精光,健碩的胸肌和斑斑點點的傷痕配上那副天生的黝黑肌膚使他更加的帥氣更多了一副成熟和穩重!

    他粗喘道:「妮妮,可以不?」

    她歪著頭,臉頰緋紅,「不-可-以~」說話間的喉嚨都感覺快著火了,脖頸處香汗淋漓,可他也太煞風景了吧?

    他沒停手裡的動作,沙啞著嗓子道:「可是我想~」

    甄妮微張著粉唇嬌喘道:「趙子龍,我~這麼多年沒跟過任何一個男人~包括王智~」說著她的眼角沁出了兩行熱淚。

    他額頭上滲著秘密的汗漬,低喘道:「我都知道,我的妮妮一直在等我~」他輕輕地吻去了她眼角的淚滴,用最溫柔的方式尋找著她最能適應的感覺,直到他感覺她的身體在慢慢向他張開,直到把她送上最美的雲霄!

    從烈日炎炎的午後到日落夕陽的黃昏,他們把整個房間里能坐的地方都坐了。

    趙子龍抱著甄妮斜躺在新裝的木質浴池裡,低頭輕咬著她飽滿秀巧的耳垂道:「妮妮,我們三口人生活在一起好嗎?」見她不做聲,他低聲沉沉地說道:「我~曾經不止一次的在執行任務時想,如果我死了,那個曾經那麼愛我、粘我的甄妮是否還能想起我?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只要你的那雙大大的眼睛在我的腦海里一閃,我就有力氣和信念活下來~」

    甄妮翻身抬起大大的眸子眨巴眨巴,一個笑容和曾經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孩兒一樣的陽光和燦爛。她雙手一勾,勾住他的脖子,柔唇狠狠地吻了上去,她迫使他加深了一下那個吻,她呢喃道:「趙子龍,我~」

    他緊緊抱起她放在自己的腿上,沉聲道:「妮妮~」

    她睨著眼睛長長地睫毛忽閃著,那種氤氳的迷霧眼神太過使人想入非非,她狠狠咬了一下他的唇角,「嗯~」一下使他渾身跟觸電了似的燥熱。

    都說小別勝新婚而這兩個人別的實在是太久了,久得像是一個世紀,久得使她差點都不相信她曾經愛得痛徹心扉的那個男人還會有再次和她相見的一天!而對他更是一種良心的譴責和負罪,他所有對她的思念都寄存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務中他覺得只有那樣他才能好受一點!

    當再一次的重逢竟然使他們倆在那樣的生死一線相遇,如果說愛情是個難題那麼緣分又是什麼?

    當他抱著她再次醒來時已經是翌日的日上三更了。

    他斜靠著床幃把她緊緊摟在胸前,下巴輕輕擱在她的髮絲里,沉聲道:「妮妮,我~要出去幾天,你這幾天看看家裡還要添些什麼東西,自己去看著買,別給我省錢?這麼多年了就讓我為你為我們的兒子做點我這個不稱職的老公和爸爸該做的,好嗎?」

    她反抱住他,撒嬌道:「又要走,你-不會又一去再也不見了蹤影吧?人家~還沒好好讓你抱呢!」說著她就使勁的往他的懷裡鑽。

    「不會的」篤定的語氣后,他摸著她的臉頰道:「就幾天,等我回來了~咱們兩把事兒辦了,給辰辰和你一個完整的家,好不好?」

    她輕輕咬了咬他的肩,「不好~」

    他一緊張,道:「為什麼啊?」

    她撇嘴道:「那要看你怎麼給我和辰辰一個家,嗯?」

    他低頭看著她,道:「妮妮,這個房子行不行,你住的慣嗎?」

    她抿嘴道:「湊活能住,還有呢?」

    他輕輕咬了一下她的耳垂道:「還想要什麼儘管說,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或月亮呢?」

    她抖動了一下睫毛,道:「我~甄妮,要你趙子龍把我用八台大轎抬到你家,把我鄭重其事的介紹給你的家人你的父母,我真的很想見見他們?趙子龍,我一直都想見見你父母,你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趙子龍問的時候有點小緊張。

    她嘴角一抿,道:「因為我一直都沒弄明白我是怎麼被你給鬼迷心竅了的?所以我想見見你的父母,想知道到底是兩個什麼樣的人竟然生了你這麼個妖男,竟然把我甄妮的一生給毀了?」

    他嘴角一斜笑得那麼的陽光乾淨,沉聲道:「等我回來就帶你和辰辰一起回家看看,爸媽一定會非常喜歡你和辰辰的!」

    「那~萬一他們不喜歡我怎麼辦啊?」甄妮問道。

    他悶哼的低笑道:「那~我就把你給涼著辦了,嗯?」

    她瞪著他道:「不-要-臉~唔」又被他給以吻封緘了。

    兩人正在抵死纏綿呢!趙子龍的電話響個沒完沒了,甄妮嬌聲道:「你,接電話?」

    他看了看電話屏幕,道:「不接,不是什麼重要事兒,不管她!」

    電話一直再往進打一直的在響,甄妮不耐煩道:「你不接就關了?」

    他低聲悶哼道:「不理他,但不能關。」

    甄妮有點不高興道:「誰打的?」

    趙子龍雙管齊下辦著正事兒,額頭和渾身都是汗漬,喘著氣道:「軍報的一個記者,三哥歐陽的前妻~」

    甄妮「嗯」一聲道:「你接一下嗎?萬一她有什麼重要事兒呢?」

    他吻住她的柔唇道:「不管她,別說話寶貝~專心點~」說著他已經和她同時飛上了彩雲之巔,眼前全是美麗的雲朵!

    她這麼多年的琉璃煎熬只為等他的一個消息,當她再遇見他時,用盡心思去折磨他時卻再一次墜入了他的迷惑!就像她自己所說的她真的不明白她怎麼就會被他給「毀了」或許最好的答案就是愛情,它本就是個很深的謎底無人能擺脫掉它的魔力!與時代和身份無關!

    當劉影兒的電話再次打進來時,甄妮還在呼呼的喘著細碎的呼吸酣甜呢!而趙子龍在廚房裡洗手羹湯呢!他在圍裙上抹了把手接起電話,道:「劉大記者您老人家一大早一個接一個電話是催命啊你?」

    劉影兒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喲趙大神仙,您老沒看看這都幾點了還睡啊?哦~您不會是~」

    「有話快說,再陰陽怪氣兒的我可就掛了哦?忙著做飯呢?」趙子龍還在攪著鍋里的小米綠豆粥呢!

    劉影兒「呵呵呵」笑得一陣亂顫,嘴角一抿道:「做-飯~?您都快讓人笑死都不帶償命的,啊?」說完劉影兒還在笑。

    「劉大記者您沒事兒吧?那我掛了啊?」說著他就打算摁掉電話呢!

    劉影兒急道:「別別別,有事、真有事而且是大事兒!」

    趙子龍舀了兩小碗粥,夾著電話,道:「說?」

    劉影兒咽口唾沫道:「嗯~您能不能和陸坤說說~讓我到你們部隊採訪採訪啊?」

    趙子龍嘴角一斜,道:「這事兒啊?嗯~不好辦-至少我是辦不了?」

    劉影兒咬咬唇,道:「要好辦我還找你啊?」

    趙子龍準備端著粥往餐廳走呢!一回頭,某個精靈般的女人斜倚著廚房的門框,慵懶的對著她淺笑!

    她正要伸手去幫他接過粥碗時,他緊張道:「別動,燙!」

    那邊的劉影兒一愣便又反應過來道:「哦?趙大神仙~您老還真的是金屋藏嬌啊?說?是誰?嗯?看來這個忙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了哦?否則~我可就把你趙大英雄的一世英雄事迹~嗯哼?」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
    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