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93章 好好懲罰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93章 好好懲罰你字體大小: A+
     

    第93章好好懲罰你

    他一臉的怒笑倏地把鄧可欣摟進懷裡,邪惡一笑道:「你只要答應我不和別的男人約會,爺絕對有素質,嗯?」他的臉離她的麗顏很近,在那麼放大的鏡頭下,他的五官真是上帝給了他最優厚的量身定做。

    鄧可欣擰著眉心對著李朝輝威脅道:「李朝輝,你給姐能滾多遠滾多遠去,別讓我出手?」

    李朝輝嘴角一斜,「是嗎?」說著他一個滾燙的熱吻,吻住了措不及防的她。

    鄧大俠女可謂是活了這麼多年了,第一次被人強抱強吻?可她的那點三腳貓功夫拳打腳踢,在李朝輝那個痞子軍官身上簡直不如給她撓痒痒呢!

    鄧大俠女被某人強烈霸道的吻,吻得一潭迷糊狀,她被他霸道地引導著,直到她不自覺的也回吻上了他的唇。

    他的長舌在她的檀香里攻城略地的侵蝕著,她感覺他的某處鼓起了一個大大的蒙古包,隨著他的急喘,他的手慢慢攀上了她的柔軟,隔著布料來回輕輕地揉捏著。

    鄧可欣倏地推開他,兩頰紅暈翩翩飛起!欲抬手卻被某人牢牢握住,一個壞壞的淺笑,「想打我?等我慢慢教你幾招好不好?」

    俠女此時成了柔弱的小白兔,瞪著圓圓的大眼睛,被吻得紅腫的柔唇嘟起來像極了一顆待人吞食的櫻桃。他又一次輕吻上去,低聲道:「女人,你不是說談了近八年的戀愛嗎?吻技這麼差!」

    她眼圈一紅,眼淚就吧嗒吧嗒滴了下來,哭訴道:「放開我~」

    其實平時痞痞的李朝輝少校是最怕女孩子哭得,他最害怕的任務是訓練女兵,怎麼折騰都行,女孩子一哭他可真就沒招了。

    他忙著急道:「哎哎哎~你別哭啊?」

    鄧可欣拉開車門道:「我哭管你什麼事,滾?」

    他一把把她拽回來,「哦?你哭~不管我事兒啊?那就管剛才那小子的事兒了是吧?別哭,我去收拾他?」說著他就下車。

    鄧可欣拉住他道:「你幹什麼去?」

    他唇角一斜,看著她的芊芊玉手,「怎麼?捨不得我走呢,還是捨不得我收拾那個小子?」

    鄧可欣死死瞪著他,「管你屁事~」

    車子漫無目的把大半個a市都快轉完了,鄧大小姐還沒有讓他停下的意思。她的手機沒完沒了的響,最後只能是簡訊了。

    鄧可欣看著一則魏東陽的簡訊,淚流滿面,不知道是感動,還是對那段付出了她最美好年華的愛情的不舍?連她自己也沒想明白!

    鄧可欣給李朝輝說了個地址,到了目的地,鄧可欣下車道:「你先走吧?謝謝~」

    李朝輝眸子一眯,「我在車上等你,他要是敢動手動腳可別怪我不客氣?」

    鄧可欣「嘭」一聲甩上車門,某人邪惡道:「慢點,車貴著呢?以後還有你一份呢!怎麼不知道愛惜自家的東西呢?這女人!」

    幽靜的茶室,鄧可欣走到魏東陽對面不請自坐,波瀾不驚道:「說吧?」

    魏東陽看著她紅腫的眼睛,太陽穴凸凸一跳,「他是誰?」

    鄧可欣杏眼一翻,「你到底是要質問我的還是要向我解釋什麼的?」

    「欣欣我不是那意思?」

    鄧可欣抿著茶,「快說,說清楚了我還有事呢?」

    魏東陽抿嘴道:「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但是我沒法忘記你放不下,所以我回來了。欣欣,我們結婚吧?跟我去法國定居好嗎?」

    鄧可欣淺笑嫣然道:「是嗎?急著在法國定居下來,再以一個已婚男士的身份在那邊更好地發展,所以回來找我當替死鬼,以為你的大好前途錦上添花?」

    魏東陽的心思被鄧大俠女毫不留情的戳破,對他是莫大的恥辱,他無力的辯解道:「欣欣,即使那樣我也是沒有背板我們的誓言,你難道一點兒都不念我們八年的感情嗎?你曾經說過你把愛情看的比使命還重要呢?難道你忘了嗎?」

    鄧可欣苦笑道:「我沒忘,在鄧可欣眼裡愛情依然比使命還重要,但是我在你魏東陽眼裡、心裡有多重要你難道不知道嗎?我是有點二,但是我不傻,我不會再為一個只為自己著想的自私男人再去傻傻的付出了,既然我走出來了那麼我就要開始全新的生活。魏東陽,我的新生活才剛剛開始。在你把我獨自扔在那個狂風暴雨的大街上,任憑我怎麼喊,你都毫不留情走了的那一刻起,我們就完了,徹底的完了,我不喜歡拖泥帶水,所以,到此結束,祝你好運!」

    鄧可欣起身扔下了一張百元大鈔,魏東陽也掏了一張扔下,緊追出去,拉住她的手,喉嚨一哽道:「欣欣,難道你就真的這麼絕情,不給我還生的機會嗎?你就這麼賴不住寂寞急著找好了下家,你跟其他女人有什麼兩樣?」

    她手一甩,「我給過你無數次機會,可你哪一次珍惜過?我在你眼裡難道就這麼召之即來呼之即去,只是你魏東陽事業道路上的助長器嗎?」

    李朝輝拉開車門下車倏地走到鄧可欣跟前,一把拉起她的手,「小欣,我們走!」

    魏東陽上前攥著拳頭,想揮過去,李朝輝不羈道:「小欣,勸勸他別逞強,這是為他好?」

    魏東陽瞪著眸子道:「你算老幾?」

    「算你大爺,快點滾哦?」

    說著他把鄧可欣塞進車裡,他坐在駕駛座上,搖下車窗,故意把鄧可欣攬進懷裡,在她的柔唇上深深吻了一下!

    晚上七點所有人都下班走了,李葉桐一個人在藍領公寓三十樓的陽台上席地而坐,對著窗外數星星。

    電話「嘰里呱啦」一響把她嚇得渾身一顫,接起來嘴角一抿,道:「喂~」

    某個自稱帥得掉渣的人,一襲軍裝站在總政醫院走廊的盡頭,修長的手指夾著一根香煙,繚繞的煙圈輕輕吐出,他沉沉道:「下班了?」

    李葉桐淺笑道:「嗯~你~在幹嗎?」

    他嘴角一個迷人的弧度,道:「在想你!」聲音明顯帶著調侃的味道。

    她嘀咕道:「騙人~」

    「吃飯了沒?」他吐著煙圈道。

    她對著窗外,道:「還在辦公室呢!一會吃~你呢?」

    他眉心一鄒,帶著怒意,「幾點了還不吃飯?呆辦公室幹嘛呢?快回家吃飯?」

    「不想回去~」反正現在看不見他想怎麼說就怎麼說。

    他沉聲哄道:「怎麼了?嫌奶奶嘮叨了?」

    她忙解釋道:「沒有啦!你才嘮叨呢?」

    他嘴角一抿道:「一個人?」

    「嗯!」

    「你的合伙人鄧小姐呢?」

    李葉桐抿嘴道:「幾個大學同學小聚,她估計參加聚會去了吧?」

    「哦?那你怎麼不去?」

    她咬唇,「不想去!」

    他嘴角一個更誇張的弧度,篤定道:「為什麼?」

    她對著電話揮了揮拳,又皎潔一笑,道:「不想告訴你!」

    他「嘿嘿」一笑,寵溺的語氣道:「聽話,快回家吃飯,別讓奶奶等急了,乖哦?」

    她終於負氣地質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

    他嘴唇緊抿,片刻道:「還得~三天吧!」

    她「哦!」一聲道:「那我掛了?」

    他掐滅煙頭,叮囑道:「快點下樓哦?不然我要罰劉劍的?」他知道這招對她最有用。

    她生的地吼道:「知道了,法西斯~」

    他嘴角一斜,壞笑道:「小壞蛋,看我回來怎麼好好懲罰你!」他把好好和懲罰幾個字咬的極重。

    掛完電話,李葉桐看了看腕錶才七點十分,她打了個電話,「請問,到京都的機票最晚幾點?」

    她「嗯」一聲道:「好的,給我訂一張八點半的,好的~身份證號是***09,嗯,好的謝謝!」

    她打完電話衝進洗手間簡單梳理了一番,照照鏡子,滿意地點了點頭。關燈鎖門衝進電梯下樓幾乎是沒進過大腦過濾的。

    劉劍看到她出了大門,下車拉開車門道:「嫂子今天加班?」

    她上車后,「哦,剛加了個班。」實則是在數星星。

    劉劍發動引擎,李葉桐才忙道:「那個劉隊,我們去機場?稍微開快點?」

    劉劍穩穩地開著車子,「嫂子~這是要去哪裡?」

    她兩頰一陣發燙,道:「去~京都~你可不要告訴你們大隊長哦?」

    劉劍淺笑道:「成,嫂子不讓告訴那我就不告訴!」這麼大的事兒不上報怎麼可能呢!

    李葉桐抿嘴道:「劉隊,我就不給老太太打電話說了,麻煩您回去后稟報一聲吧?」

    「好的嫂子!」這個劉隊和王隊整天對陸坤鞍前馬後到底是什麼職位啊?李葉桐始終沒搞清楚但她也不好問人家。

    簽票、安檢辦妥時間剛剛好,李葉桐把電話一關閉目坐在座位上即刻起飛。

    鄧可欣和李朝輝在「蘭貴人」酒吧拼酒拼得是不亦樂乎,還參加什麼小聚會嗎?

    李朝輝拉住鄧可欣的手,兇惡道:「女人,再喝你就羊入虎口了?」

    鄧可欣甩開他的爪子,「一邊去,我要喝酒,我要把這段時間的酒全喝回來,嗯~」她打個酒嗝,道:「酒~酒~」直接就癱軟到包間的沙發上了。

    李朝輝唇角緊抿,拍了拍她的臉,「哎哎哎?鄧可欣?」

    她「嘔」一聲吐了一地的白沫,摸了一瓶不知什麼東東就放在嘴上「咕嚕咕嚕」喝了下去。

    李朝輝眉心一擰,一把奪過她手裡的酒瓶子,「瘋女人~」

    本書首發於看書罔



    上一頁 ←    → 下一頁

    贅婿當道重生軍嫂攻略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
    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