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80章 披著人皮的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80章 披著人皮的狼字體大小: A+
     

    第80章披著人皮的狼

    李葉桐瞪著他,恨不得此刻用眼神把他給消滅了。

    他若無其事的走到床邊,對著萌萌恐嚇道:「萌萌,再不睡覺,美麗的小蝴蝶又要變回一隻醜陋的毛毛蟲了,嗯?」

    小奶包眨巴著眼睛,「粑粑,是真的嗎?」

    「當然了,粑粑還會騙你嗎?嗯?快閉上眼睛好不好?」

    「好~!」小傢伙聽話的閉上了眼睛。

    陸坤得意地看了看兩位女人,「怎麼樣?」說著就拉著李葉桐下床,給她穿鞋子。張曼華笑呵呵低聲道:「好了,你們早點休息吧?」生怕萌萌又一次睜開了眼睛打擾她孫子的降臨時間。

    李葉桐剛一出萌萌的房間就狠狠甩開了某人邪惡的爪子,自顧自的回房間了。

    他一個帥氣的動作朝後踢一腳把門反鎖了,人面狼性的嘴臉,道:「怎麼,哪裡不舒服?」說著就從後面環住她試圖在她的麗顏上下口呢!

    李葉桐踩著那綿軟的毛絨拖鞋狠狠在他的狼爪上踩了幾下,可是比撓痒痒還舒服的動作只能是他的獸性大發外別無他求哦!

    他低笑道:「洗個澡,早點睡~我明天一大早就走了?」

    她語氣很沖的說道:「你先洗嗎?我~洗澡很慢的。」

    「那就一起洗吧?我很快的?」

    她咬牙,但又深噓口氣,道:「如果你再這麼賴皮的話,那我可就先洗了,您就等著明天早上再洗吧?」

    陸坤扶額咬牙切齒,道:「李葉桐,算你狠?」

    李葉桐擺脫掉惡狼的糾纏拿著電話躲進陽台,接通電話說了句,「親愛的,睡了嗎?」

    「剛洗完澡躺床上等你的電話呢!現在~沒事了?那~你家那位?」鄧可欣故意調侃道。

    李葉桐靠在陽台上,低低的聲音剛好能是對方聽著舒服的音倍,道:「嗯~這會兒有時間了,別提他,說正事兒?」

    「呵呵~吵架了?」

    「沒有~」

    兩人聊了一些關於「弗里城」的計劃和進展,李葉桐對鄧可欣這麼快的時間就拿下弗里城的合同而感到非常的欽佩。她巴結好友道:「鄧總辛苦,改天請你吃大餐哦?」

    鄧可欣埋在被窩裡手機放著外音,眼球還在電腦上惡補spa美容和時尚方面的知識呢!

    鄧可欣調整了個舒服點的姿勢,道:「別改天啊?李總不打算請會所的姐妹們大吃一頓嗎?大家心目中的夢想女神可別讓姑涼們的春-夢成為一場秋雨哦?」

    李葉桐抿了抿嘴,道:「這個是必須的~我明天讓付小君和李麗給大家安排時間,不過~陸坤可能沒時間出席,到時你可得替我擔著哦?」

    鄧可欣翻身仰躺著,眉心一鄒,「他不是和你一起回來了嗎?怎麼?」

    李葉桐往房間里看了看,鄒眉,低聲道:「他是開會~又不是陪我吃飯的,好了不說他了,就讓付小君她們安排好了?」

    「那你胳膊好些了嗎?如果不行那就休息吧?弗里城交給我和付小君了?」

    她摸了摸胳膊,「沒事了,現在不疼了,就是好癢~哎~又不能撓,好難受的,沒辦法,挺著吧?你就別擔心了?」

    「你可真行,傷的那麼重~竟然一聲不啃,難道不疼啊?我都渾身出汗了,嚇死我了~」

    她苦笑一聲,道:「你說呢?我又沒練過刀槍不入的神功,能不疼嗎?那我還能怎麼樣?大哭大鬧,給陸坤丟人現眼嗎?哎~算了吧?我自己忍忍就行了,不過前兩天我真的一塗藥就想撞牆而死,那種感覺真是生不如死,不過老天有眼~讓我挺過來了。簡直就像做了一場噩夢,現在沒事了!」

    鄧可欣眼睛酸了一下,「沒事就好,明天見了再聊,拜拜!」

    「拜拜~」

    他早八輩子都洗完澡出來坐在沙發上喝著老太太的大補湯,豎著他那驢耳朵認真聆聽她的聊天記錄呢!

    她進來關上窗帘就找睡衣準備洗澡呢!完全忽略掉了某人的存在。

    他一臉黑線,沉聲道:「過來?」

    她站在浴室門口,斜視著他,「什麼事?」

    「過來把湯喝了再洗?」

    「不喝,你自己慢慢喝吧?」最好喝的你七竅生煙而亡!她在心裡詛咒了他一句。

    他倏地起身,她撒腿就鑽進了浴室順手把門給反鎖了。

    他嘴角一斜,「李葉桐,有本事你今晚別出來?」

    她偷笑,不出來就不出來,如果你想上廁所~她抿嘴一笑~憋死你個***

    他已經給她放好了洗澡水還撒了好多花瓣兒,淡淡的清香是空間不太大的浴室清新瀰漫!她脫掉衣服,潔白剔透的酮體凹凸有致,高高聳起的梅峰算不上很大但高挺緊緻。瓷器般的麗顏上由於溫度的原因而粉若桃花,瀑布般的長發及腰,多麼美妙的作品可惜某人是無能一睹此情此景真是遺憾啊!

    她躺在浴池裡猶如一條美人魚,真是舒服啊!她好久沒這麼洗過澡了,在王勤軍醫的囑咐下,現在全部結痂了可以見水了,只要不人為的去撓去抓就沒事了,所以,她終於可以放心的洗個舒服早了。

    她都快洗下幾層皮了,最後還是穿好睡衣,擦了無數遍頭髮,最後用吹風機吹乾了頭髮,還躲在裡面不知道要干點什麼?

    突然衛生間的門「哐當」一聲,某人袒胸裸背的就進來了,一副誰欠了他一大筆錢的架勢,道:「我上廁所~你要觀摩嗎?」

    她咬牙,門不是反鎖了嗎?走出浴室揮了揮拳,最好把你栽進便池裡讓大糞給淹死!

    他在身後連門都沒關還友情贈送她一句忠告,「別在背地裡說人壞話人~不太好!」

    李葉桐「呃~」

    她對著梳妝台挽著睡衣袖子正在塗藥膏呢!背後就粘了個人,還在她的耳垂上吹著熱氣,沉聲道:「我來塗?」

    她巴拉了幾下他的爪子,「已經塗好了,你~起來啦?」

    他墨眸一眯是他生氣的信號,一把將她攔腰抱起,連同他自己一起滾在了床上,她張牙舞爪的推搡著他,「我~胳膊好痛?」她撒嬌的同時還鄒著眉心好像真的很痛的樣子?

    他把她狠狠地窩進懷裡,輕輕吹著她的藕臂,他低眸的樣子很專註,使她側看過去,長長的睫毛深不見底的墨眸,英挺的五官薄唇緊抿,半裸的胸口麥色肌膚上的傷疤隨著他呼吸的節奏起伏不定。她咽口唾沫,低聲道:「好了,癢死了!」

    他盯著她的臉恨不得把她看穿,良久才沙啞著嗓子,道:「李葉桐?」

    她抬眸,「嗯?」

    「是不是~很恨我?」

    她凝眉,「我~我我為什麼要恨你啊?」

    他下巴蹭在她的秀髮上,沉聲道:「我~讓你受苦了,對不起?」

    她抿嘴莞爾一笑,道:「你良心發現了?想不想讓我原諒你?」

    「嗯!」

    她皎潔一笑,「不許反悔?」

    「說,小壞蛋?」說著他在她圓潤的翹股上拍了一下。

    她臉頰緋紅,怯弱道:「我~暫時不想要孩子。」她說完就咬著嘴唇低頭等待他的答覆。

    他先是一愣,用一個手指輕輕抬起她光潔的下巴,墨眸穿透她的五臟六腑,渾厚的低聲,「為什麼?」

    她試圖想低下眼帘,可是被他那樣托著下巴,她只能直視著他的眼睛。

    她舔了一下有點乾燥的唇瓣,低聲道:「我我我~我還有事要做~」

    他咬著牙齒一字一句,道:「門兒都沒有,說不定已經種上了,難道你打算扼殺我的種?你要敢,我殺了你全家,你信不信?」

    她狠狠地瞪著他,弱弱道:「我這不和你商量了嗎?又沒說~有了就殺了~我有那麼歹毒心腸嗎?」

    他嘴角一個魅惑的邪笑,狠狠咬了一下她的唇角,「我知道~你捨不得!」

    「那你還說殺了我全家,不愧是山寨版的隊長,而且還是土匪版的?」

    他稀奇的低笑出聲,「嘿嘿~」一聲后從床頭柜上端過來一杯水,沉聲道:「來,喝口水,嘴唇都幹了?」

    她剛探過嘴巴,水就「咕嚕」喝進了某人自己的嘴裡,她嘟著嘴道:「討厭~」

    「唔~」被某人撬開了嘴巴,還用舌尖強行把水喂進了她的香唇里。他用檀舌抵著她的貝齒強行她喝下去,她被他吻得一缺氧就「嘟嚕~」喝下了他用薄唇餵給她的水,就連流出唇角的水漬他都沒放過全添進了她的口腔里。

    「還喝嗎?」他邪惡的看著她,眼裡全是某種羊如狼口的得意之行。

    她別過頭,「不喝不喝,流-氓~」

    他長臂一伸放下水杯,帶繭的指腹輕輕劃過她緋紅的麗顏,慢慢低頭吻上了她幽深的美人谷。她嬌羞低喘道:「唔~你~可~」他的兩根修長的手指輕輕捏住她的唇瓣,來回摩挲在她的柔唇上。她試圖用牙齒去要他的爪子,可是他總是拿捏得當,她不但落空還被他給摩挲的不由自己地用柔唇回應著他的魔爪!

    他將她抱起來,跪在床上,大手扣著她的後腦勺,密密麻麻的吻每一下都是那麼的用心,恨不得把她吞進肚裡。她情不自禁地回吻著他的霸道!

    她閉著美眸,緋紅的嬌顏,低低的嚶嚀著,微微張開的柔唇,就那樣乖乖的掛在他的胸前,任由餓狼吞食!

    可惡的傢伙把她一個剛經人事不久的女人都快欺負哭死過去了。

    她只能甘拜下風的回吻著他,低喃道:「陸坤~」雙手摟住他的脖子,撒著嬌,「陸坤~你壞死了~」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
    婚後相愛:腹黑老公爆萌寵妻無度:金牌太子妃柯南世界里的巫師神級奶爸我有一座冒險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