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74章 罰你陪我洗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74章 罰你陪我洗澡字體大小: A+
     

    第74章罰你陪我洗澡

    她把臉埋進他寬厚的胸膛里,緊緊抱住他緊實的腰,縮了縮脖子,道:「陸坤~」

    他兩手抬在空中,帶著笑意道:「好了,洗完澡來哄你好不好?身上臟死了,全是泥巴,聽話?」

    她撒嬌道:「我不管,我不嫌臟」

    他半調侃半嚇唬她,道:「再不聽話就罰你陪我洗澡,嗯?你去照照鏡子,看看你現在能睡覺嗎?」說著他把她塞進洗手間,自己拿著那些信封和筆記本走進書房,用一個膠帶密封了塞進了保險柜里鎖了起來。

    她對著鏡子一看,「啊?怎麼成這樣兒了?臉上身上全是她黏在他身上的傑作,全是綠色的泥巴。這種泥巴她一點兒都不陌生,小時候經常玩的草叢中的泥巴。」

    衛生間的門「哐~」一聲,一堵牆似的某人把她圈在了臂彎里,對著鏡子,道:「這下可不是我讓你陪我泡澡的哦?是你自己黏上來的,嗯?小壞蛋,想我了沒?」

    她象徵性地推了推他,咽了口唾沫,道:「好啦!快洗澡去,你看臉上的油彩都沒洗乾淨,像個真正的大灰狼了。」

    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脫下了迷彩外套,往地上一扔,道:「你不洗?這個樣子~我可不抱你哦?」

    她臉一紅脖子跟著就紅,再加上他給她種的那些個草莓的作怪,她簡直成了他眼前最美味的獵物!

    他長臂一伸,打開了水閘,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兩人一起窩進了大大的浴池裡了。

    他的動作快的她都沒轉過神來,當她「啊!」一聲尖叫伸手去捂那兩點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她被一覽無餘的掛在了他的脖子上而且那裡已經被他佔領了。

    她被羞得成了一個通體粉紅的玉人兒,氣鼓鼓瞪著他。

    他抵了抵她的鼻子,道:「幫我洗臉,把大灰狼的臉洗乾淨了?」

    她在他的小腿上狠踢了一腳,「再洗也是個披著人皮的狼,哼!」

    他「哈哈」一笑,「你自己剛才說的~你~不嫌棄嗎?怎麼又說我了,嗯?」

    她伸手捂上他的眼睛,道:「你~賴皮!」

    他把她帶傷的胳膊往浴池邊上一搭,大手扣著她柔滑的倩腰,就那樣整個人斜倚著她的香體,舒服的磨蹭起來了。

    她躲著他獨特的熱氣,嬌聲道:「你別~人家要跟你說話呢?」

    「你說你的我做我的,不影響?」

    「陸大隊長~您能不能正經一點點?」

    他繼續著他的事情,悶哼道:「老子都正經一天了~」

    她鄒著眉心瞪著他,生氣道:「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去?」

    他狠狠地捏了一下她的蓓蕾,「小壞蛋,這麼著急拋下我~有什麼想法,嗯?想逆天嗎?」

    她躲過他的吻,呢喃道:「我不想給別人添麻煩,呆這兒什麼都不能幹,我又不方便出去,手機電腦都是擺設,我那邊萬一有個事她們都找不到我?」

    他「嗯?」一聲,道「那現在就可以干點啥了嗎?彌補一下~白天的無聊,好不好?」

    「你?陸坤?」

    「嗯?」

    「你~對待你的屬下就是這樣不講道理答所非問,胡攪蠻纏嗎?」

    他揉捏著她的柔-軟,故作生氣道:「李葉桐小朋友,你頂撞解放軍叔叔,而且還侮辱指揮官,該當何罪,嗯?」

    面對他的無力取鬧她沒有一點兒辦法,撅著嘴,握著小拳頭在他的背後晃了晃。

    她縱身一挺,把她壓在身下,眼睛直直的盯著她恨不得把她給拆了。

    「小壞蛋,想打捨不得是吧?嗯?」

    她扭了扭被他壓著的身體,道:「陸坤,我想……」

    他一吻封住她的柔唇,興奮道:「迫不及待了,嗯?」

    她「啊~」一聲,愣愣的瞪著他,他怎麼可以故意強詞奪理歪曲了她的意思,她本來要說,她想睡覺了。

    她險中求生,嬌柔的口氣道:「你今天是不是很累?」

    「不累!」

    她「……」無語了。

    她被他幾次輪番轟炸,迷糊成一團可愛的貓咪了。除了隨著他的節奏低聲求饒好像什麼都做不了了?

    他看著她整個癱軟在他的臂彎里,沉沉昏睡的樣子,再也捨不得動她了!

    看著她紅腫的唇瓣,還有兔子般紅腫的眼睛,他後悔極了。他本來打算回來洗個熱水澡偎著她好好睡一覺的,他知道他昨天晚上的不節制使她剛剛經人事的心理和身體都還沒恢復過來呢?可他怎麼?他明明不是個重欲的人啊?!

    再想想,警衛排長親自找他請罪說她手洗了所有的衣服,他們甘願受罰,他越想越覺得愧對她。

    他簡單沖了個澡,拿著一條熱熱的毛巾給她擦了擦,就相擁著她的軟香睡著了。

    當翌日的起床號聲吹響的時候,她還在呼呼地睡著。他輕輕下床,隨便裹了個浴巾走到卧室外面打了個電話又折回來繼續擁著她睡。

    她的睫毛輕輕動了動,一伸手拽到抱抱兔的耳朵,提起來就砸在了他的頭上,嘴裡咕嚕,道:「起床了~癩皮狗~」嗯?他怎麼又有新的稱呼了?由大灰狼變成癩皮狗了,沒一個他愛聽的?

    他鄒眉,奪過她手裡的小兔子,「怎麼醒了?」

    那麼大聲的喇叭聲還有號角聲,人家又不是聾子?

    她翻了個身,趴在床上,朝上拽了拽被子,呢喃道:「趕緊走啊?少跟人家說話?」

    他伸手過去捏了捏她的臉,沉聲道:「真睡醒了?」

    她揮舞著小手,「沒有~別和我說話,快起床?」

    他的嘴角快迷死人了,胳膊肘撐著床,看著她,「別裝睡了,睜開眼睛聽我說句話再睡?」

    「我用耳朵聽就好了,眼睛就不用睜開了嘛~!」她也學他耍賴。

    他低頭說道:「今天要是再自作主張手洗衣服~我就罰警衛們500公里越野和水下負重作戰?」

    她一個咕嚕爬起來,眼睛睜得比銅鈴還大,張口結舌道:「你~你昨天罰他們了?」

    他趕緊給她把被子圍在身上,摟進懷裡,「沒有,但是我說過了是看在他們一口一個誇他嫂子的份上不罰他們的,如果此類事件再發生,概不為例!」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咕嚕咽了口唾沫,道:「我今天保證不洗衣服了,法西斯?」

    他嘴角一挑,「小壞蛋,盡給我起那些我不愛聽的名字,下次起個好聽點的?不過我下樓的時候會把換下得衣服拿走,想洗也沒有。」

    她急道:「千萬別把我的衣服也拿走,那可就丟死人了?」

    他捏捏她的臉蛋,「你的不拿,但是不許洗,我晚上回來洗?」他一直看著她的眼睛。

    她在臉上摸了摸,「我~沒有要洗的衣服?」

    「是嗎?」他隔著被子在她的身上點了三下,戳了戳,「這幾件呢?還有睡衣,嗯?」

    她紅霞滿天飛,瞪著他道:「那個不算,我自己洗~」

    「你敢不聽話,嗯?乖乖養傷,等胳膊好了~我的內-褲都留著拿回家讓你洗,好不好?」

    她瞪她一眼,心想「就知道欺負我?」咕嚕滾到床上繼續裝著死還不忘催促道:「好了我知道了陸團,您該上朝了?」

    「我可不想落個狐狸精的名號?」所有的心語都被某人一目了然,他嘴角一斜,「再睡會兒,等會兒陪我吃早餐?」

    她死在被窩裡的心都有了,這惡魔明擺著是要糟踐她李葉桐的一世清明了吧?

    她被他的一句話躺在被窩裡翻雲覆雨,而他卻速度的穿好了嶄新的訓練服,連專用皮靴都穿好了。梳洗完畢,很快變戲法兒的端著一盤子愛心早餐上樓了。

    聞著飯香味兒再伴著他的一聲,「桐桐,起來吃早餐?」她剛把頭伸出被窩就囚了,睡衣呢?好像在衛生間躺著呢吧?

    他放下餐盤,從衣櫥里拿了件迷彩的t恤,道:「先把這個穿上?」

    她套上體恤,兔子似得鑽進洗手間,刷牙洗臉一切完畢,跑到沙發跟前,中規中矩地坐在他的旁邊。

    他遞給她一杯白開水,「先喝口水?」她接過杯子喝了幾口水,學著他的樣子快速的吃飯。一著急反而什麼都吃不進去了,不是掉麵包渣滓就是把稀飯散在地上了。

    他鄒眉,揉著她的秀髮,道:「慢點,我不跟你搶?」

    李葉桐汗,你他妹的不跟我搶,可是人言可畏啊?你丫的遲到了別讓人說是因為我呀?李葉桐可不想給你陸坤添亂托你丫的後腿,把人都丟在南山了可就撿不回去了?

    她尷尬道:「陸坤?」

    他放下碗筷抽一張紙巾優雅地擦了擦嘴,「嗯?」

    她咬唇,磨嘰道:「你~這樣不好吧?」

    他倪視著她,「我怎麼了?」

    她仰著下巴,「我自己會按時吃飯的,你別管我好不?這樣~我以後怎麼見人呢?」

    他把她提到腿上,摟著她的小蠻腰,一副面癱的表情,道:「李葉桐,我一沒搞特殊,二沒養女人,三公正廉明,四我合法娶得老婆,我哪裡錯了?」

    她擰著眉心,嘟著嘴,指了指家屬樓的方向,怯怯道:「他們的家屬也會這樣嗎?」

    他用望穿秋水的眼眸快把她給望穿了,篤定道:「老子手下的軍官士官家屬各個待遇在你李葉桐之上,不信你可以自己去視察視察,首長?」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