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71章 第一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71章 第一次字體大小: A+
     

    第71章第一次

    陸坤捏了捏眉心,「難道我把那些新兵蛋子的小女朋友、小男朋友弄來就不叫搞特殊了嗎?」

    李朝輝收拾著手裡的資料,道:「就是嘛!我說旭東不懂事吧?你還不愛聽?」吳旭東摸摸鼻子,一個大紅臉,「你少得得,有本事你也娶個媳婦嗎?」

    李朝輝踢他一腳,痞痞道:「小爺我是不想娶,只要爺發話了,娶一個媳婦算個屁!」

    陸坤惡狠狠瞪著李朝輝,「寫一篇五千字的檢查,明天訓練開始前交個我?散了!」

    李朝輝張口結舌,「不~不是吧?」

    歐陽和吳旭東樂著,「還不走,打算打擾人家的好事兒?」歐陽說著眼睛向樓上挑了挑。

    李葉桐聽了他們的談話早已輕手輕腳上樓了。

    陸坤鑽進廚房揭開砂鍋的蓋子,香噴噴的美味迎面撲來,他自己盛了碗湯,嘴角一抿!

    等他走進卧室時,某人已經躺在床上了。他簡單沖個澡,輕輕躺在她的身邊,一股香味就鑽進了他的鼻子,縈繞在他的心間!

    她還是渾身綳著,他嘴角朝上一翹,從後面環住她,低聲道:「別裝睡了,你燉的湯真好喝!」

    她向邊上移了移,「都給你說過了,不是我燉的好不好?」

    他在她的秀髮里摩挲著,沙啞著嗓子道:「就是你燉的!」他有點胡攪蠻纏。

    她「……」

    「那邊床頭柜上有葯幫我拿一下?」

    他很聽話的把葯和藥棉拿給她,「做什麼?」

    她起身挽起袖子,猩紅的傷疤結著薄薄的痂。

    他把她摟進懷裡,喉嚨一哽,道:「怎麼沒包紮呢?」

    她抬眸,眼睛彎彎,「嫂子說不包紮會好的快些,在家裡又不會碰著,她讓睡覺前再塗抹一次葯的!」

    「嗯~我來?」

    他用棉簽輕輕給她塗抹著葯,擔心道:「疼不疼?」

    她搖頭,「不疼了~就是有點癢!」

    「嗯~那就說明好的還不錯,委屈你了?」他抹完葯,愛戀地看著她的粉唇俏臉,眼裡全是心疼的愛戀!

    他拌過她的臉,「讓我看看下巴,還痛嗎?」

    她故意誇張地點頭道:「好痛好痛~」因為他那一捏差點捏碎了她的心,她當然痛了!

    他把她往懷裡一代,嘴巴輕輕擒住她的下巴,舌尖輕輕一下又一下的舔著,恨不得舔掉所有的痛和她的委屈!

    她臉頰更加的緋紅,推著他堅實的胸膛,嬌聲道:「好了~」

    他抬頭邪惡一笑,「還痛嗎?」

    她瞪著銅鈴般的眼睛,臉頰潮紅,低聲道:「笑得那麼奸詐~」

    他繼續抿著向上翹著的嘴角,低頭在她的胳膊上吹著,溫熱的氣息緩緩流過她的胳膊,感覺像是羽毛劃過某處的感動,夾帶著她的心跳!

    他感覺她不是那麼緊張了,加上那個補湯的慫恿,懷裡又抱著個軟香的美人誰能扛得住啊?

    他的某種原始的已經燃燒到了他的周身,就連他的**都沖沖欲動多時了。

    但作為陸坤,他的自制力是驚人的,否則早都犯了一萬個錯誤了,哪能禁慾到現在?

    他輕輕吻著她的香肩,喘著粗氣,沙啞著嗓子道:「桐桐,你~現在真的接受不了我~是不是?」

    她看著他那麼難受的在忍受著某種痛苦的表情,低聲嬌羞,道:「沒有~我~我只是害怕~第一次~痛。」說完她都快把臉埋進被窩了。

    他激動的把她摟進懷裡,黑黑的墨眸都快蕩漾出水珠了,那麼小心的吻著她的唇,吮-吸著她的香甜,「桐桐,我~小心著呢~你不用擔心好嗎?

    她轉過身緊張地抓著被子,他輕輕的吻著她的唇、她的耳垂,帶著厚繭的大手開始慢慢遊走在她的睡衣下面。

    他強行撬開她的貝齒開始了攻城略地,而她被他瘋狂的熱吻,吻得她一陣迷糊。

    他輕輕的遊走在她的柔軟之中,滑膩膩的感覺滲進了他的皮膚,沁入了他心靈深處的某個神經敏感處!

    他倏地脫掉自己身上礙事的睡袍粗魯地扔到了地毯上,麥色的健康肌膚和結實性感的肋骨根根分明,他的身上好像有多處傷疤?都一覽無餘地展現在她的眼前。她粉紅粉紅的臉頰和美勁甚至整個身體都成了粉嘟嘟的,簡直一個玉雕粉嫩美人兒!

    他竟然就那樣將一個美男子的chiluo之體暴露在了美人面前!

    她顫抖著身體,將頭歪向枕頭一側,羞死的心都有了,「不要臉~唔~」被他封住了柔唇。

    她不由地抬起左邊的胳膊縴手搭上了他的脖頸,她好像感覺手指摸到了什麼,倏地睜開眼,她粉若桃花的麗顏一怔。他的肩上、胸側有很多處疤痕而且有幾處的疤痕特別長。她整個麗顏和美眸都僵在了他的疤痕上!

    他也停了下來,喘著粗氣,猶如星空般的眸子深情地看著她,沉聲道:「不許看,閉上眼睛,聽話?」

    她眼睛一酸,皺著眉角,輕輕撫摸著他的傷痕,嬌聲道:「怎麼這麼多傷疤?」

    他眉心擰得更緊了,將她小心翼翼地抱緊,沙啞著嗓子,道:「執行任務時弄得,你嫌棄嗎?」

    她輕輕撫摸著他的傷痕處,「怎麼回,疼嗎?」

    「不疼~現在被你一摸~好舒服~一點兒都不疼~」

    她輕輕合上美眸,嬌聲道:「討厭~誰稀罕摸了,流-氓~」

    她任由他的薄唇親吻、熱吻,她開始慢慢地回應著他的熱情和瘋狂!但芊芊玉指一直都沒離開他的傷痕處,就那樣滑膩膩的撫摸著他的傷痕!

    她依然緊張的綳著,他再怎麼哄都無法放鬆下來,面對她的含苞待放,他實在忍受不住了,沙啞著嗓子誘哄道:「丫頭,乖~放鬆一下,好不好~」

    她的緊繃使他進退兩難,可心裡已經是心猿意馬了怎麼能收得住?

    他一邊親吻一邊誘-哄,屋內的溫度越來越高直到將她欺負的淚眼朦朧昏昏欲睡!

    他額頭滲著密密麻麻的汗漬,低聲悶哼著將她攬在懷裡,沙啞著嗓子,道:「桐桐~!」

    她已經癱軟在他的懷裡緊緊摟著他的脖子,輕輕的在他的臂彎里找了個舒適的位置,順帶的在他緊實的胸前咬了兩口。

    他悶哼的低笑道:「寶貝~真乖~!」

    她又咬了一下他的耳垂,低喃道:「大-灰-狼~」說完她的頭往他的懷裡縮了縮,都快羞死了!

    他壞笑道:「喜歡大灰狼嗎?」

    她眼角噙著水滴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嬌聲道:「你~好壞?」

    他沙啞著嗓子,道:「有多壞,嗯?」說著還在她飽滿而秀巧的耳垂上狠狠的輕咬了兩下!然後吻上了她的眼角將那兩道溫熱的水滴吻干!

    他們的第一次就這樣在她柔柔的熱淚中草草結束了,但他已經很滿足很開心了,李葉桐,成了他的女人,而他成了她一生一世親密無間的愛人!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多麼美好的一個月滿西樓的夜晚!

    他到浴室里自己沖了一個澡,用溫熱的毛巾給她擦了擦,再給她蓋上柔軟的棉被。

    他把她緊緊攬在懷裡生怕一不小心她就跑了似的寶貝著!她把臉埋進他寬厚的胸膛里,聽著他的心跳,感受著他身上獨有的味道!

    不知是誰主動吻了誰,反正兩人抵死纏綿的吻在了一起,吻得那麼如痴如醉!

    他不知是禁慾太久還是因為她太過香甜?他一發不可收拾,頻頻失控,時而溫柔時而瘋狂,直到她嬌聲求饒,他才意猶未盡地看著她長長的睫毛蓋在粉若桃花的眼臉上沉沉昏睡!當然他也好不到哪裡去,額頭大顆的汗珠順著臉頰往下流淌。他嘴角一個滿足的微笑,摸了摸她滑膩膩的小臉,恨不得再要她一次,但還是心疼她的身體!

    他的大手附上她的柔軟,連他自己都驚訝他怎麼會那麼喜歡她,喜歡的如此貪婪,擁著她進入夢鄉!

    所謂美人懷是英雄的溫柔鄉,暖暖的燈光下一對璧人如此和諧!窗外依舊雪花飄零,眾星在雲層里捧月!

    由於要進入最艱苦的回爐訓練,他在起床的號聲前一小時就醒了。借著窗外的光亮,他挑著唇角看著懷裡口吐幽蘭的美人,她抿著紅腫的柔唇,長長的睫毛整齊的排在眼臉上,低低的喘著香香的熱氣。他輕輕坐起來,把床頭燈開到最低的光亮,她還是輕輕睜開了眼眸!

    「吵醒你了?」他的嗓子有點沙啞有點沉沉的。

    她慵懶地一個淺笑,「沒有,你~怎麼這麼早?」

    他乾脆把燈開亮,低頭輕吻一下她的唇,她往後一縮,嬌聲道:「沒刷牙呢?你討厭!」

    他低笑道:「我又不嫌棄~」說著還用額頭低著她的額頭,好寵溺好愛戀的樣子!

    他撩開被子眼睛好巧不巧就瞅到那朵朵鮮艷的梅花在她皎潔如玉的美酮下蕩漾,他一個激動,身體的某個位置又開始叫囂了。她嬌羞的往上拉著被子,可他故意不給她蓋,低咬著她的耳垂道:「桐桐,我要吃早餐?」

    她拽著被子,臉頰緋紅道:「那你再睡一會兒?我給你做早餐,好不好?想吃什麼?」

    他一個壞笑,手指在她瓷器般的玉體是亂點火,邪惡道:「我想吃這裡,你給不給吃?」

    她瞪著圓圓的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低聲道:「不要臉~不給!」轉身繼續睡覺了,他能給她睡覺的機會嗎?「它」首先就不同意嗎?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