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67章 自古美女愛英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妻 - 第67章 自古美女愛英雄字體大小: A+
     

    第67章自古美女愛英雄

    吳旭東撇撇嘴不屑道:「好個屁,你什麼邏輯這是?你小子沒娶媳婦你站著不嫌腰疼啊?我們這當兵的娶個媳婦兒多不容易啊?這來回折騰誰受得了?要我看啊!乾脆把那小子給抓起來收拾一頓,看他以後還敢打咱們嫂子的注意不?」

    李朝輝嫌棄地瞪著吳旭東,痞痞道:「你一粗人懂什麼?老大是誰?是英雄,嫂子是誰?是傾國傾城的大美女!自古美女愛英雄,既然是英雄和美女的結合嗎?那就得有點浪漫,有點刺激,要有對手是不?否則哪來的英雄美女之傳奇呢?」

    「趄~就你能嘚嘚?自家媳婦兒只要能傾倒自家爺們兒就行了,傾什麼國啊城啊的?等到你小子娶媳婦兒時,也有人來給你唱這麼幾齣,你受得了?」

    李朝輝一臉匪氣道:「誰他媽的敢騷擾老子,小爺我滅了他?」

    「趄~」吳旭東搖搖頭道:「看看看?這不就得了了嗎?您說呢大哥?」

    「又在嘀咕我什麼呢?」

    吳旭東一副討好的狗腿子嘴臉,他也怕罰吶!「老大,您怎麼回來了?把嫂子一個人撂那兒了?」

    陸坤點著一支煙,吐著煙圈,道:「那你意思~我應該陪著你們嫂子了?」

    李朝輝瞪一眼吳旭東,換了個話題,道:「今天安排嫂子和你一起下二營、三營的計劃~」

    「按原計劃進行!」

    「是!」李朝輝又對著吳旭東使一眼色。

    吳旭東趕緊脫下大衣,陸坤一個阻止的手勢道:「一邊去~」

    吳旭東看著李朝輝一副,他不但是惡魔、神仙而且還是情聖!

    陸坤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煙,望遠鏡一直盯著某個方位在看。

    旁邊的李朝輝和吳旭東也是默默地陪著他,裝模作樣的在欣賞漫天飛雪,其實他們早已欣賞膩歪這玩意了!

    還是李超有城府,他也抽著煙,慢騰騰道:「這天氣~弟妹估計凍得夠嗆~你還是回去把房子弄暖和些吧?免得弟妹感冒?」不愧是陸坤的老軍師呢?各方面的咬文嚼字都能一語驚醒夢中人!

    李葉桐緊緊裹著軍大衣,紋絲不動地站在那裡,他對呂飛的莽撞非常的生氣,但更生氣陸坤的態度!難道這一切使她願意發生的嘛?她難道樂意整天被人當笑話似的看嗎?這麼冷的天竟然讓她待在這裡欣賞風景,過分!

    紀澤倏地長腿一抬上前道:「師妹?雪太大~要不上車坐會兒?」

    李葉桐紅著眼睛看了一眼紀澤,心想「還真是呂飛的狗腿子呢?」她抿嘴道:「不用了!」說著他走向不遠處的呂飛。

    紀澤帶著其他兩人上車並把車子移的離他們倆遠了點,幾人繼續賞景,窩覺!

    呂飛兩手插在褲兜里,鼻尖凍得紅紅的,他猶如一潭死水的眸子,死死的盯著李葉桐的臉,恨不得把她看穿,好像從此再也看不到她了似的!

    她潔白無瑕的麗顏在雪景的映襯下白裡透紅像個粉嫩的玉人兒!她被他看的低著頭,柔唇緊緊抿著!

    「聽說你受傷了,現在怎麼樣了?」呂飛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

    她抬頭,「謝謝~一點皮外傷而已~你不該來這裡?」

    他依然含情脈脈地看著她,略帶磁性的嗓音,道:「可我管不住自己~冒昧了,你~好嗎?他對你好嗎?」

    「很好!」

    又是沉默的寂靜,良久,李葉桐抬頭,道:「呂飛?」

    「嗯?」

    她一咬唇,道:「你要見我,現在已經見到了,你可以走了?」

    呂飛喉嚨一哽,抿嘴道:「可我現在還不想走,我怕我走了又後悔!」

    「可你答應過我的,不再見我、不再和我有任何瓜葛的,為什麼要反悔?而且~你到這裡,知不知道會對我、對陸坤造成什麼影響?別讓我恨你?」

    「桐桐,據我所知你和陸坤認識時間並不長,為什麼突然間就和她結婚了,這不是你的性格,告訴我,到底是為什麼?是不是他逼你的?」

    李葉桐凍得有點僵硬的嘴角扯動了一下,道:「人的性格是會變得,我只是在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沒有人逼我,更何況陸坤想要哪個女人還需要逼嗎?」

    呂飛雙眸輕輕一合,道:「是嗎?那我是得好好恭喜你們才對?」

    「謝謝,你現在可以走了,求你了?」

    呂飛倏地走進她,道:「你就這麼迫不及待地趕我走?我也為我自己的行為感到可笑,我無數次想讓自己變得失憶,可我越想失憶它就越清醒,我甚至想把自己的心給挖出來看看,看看那裡到底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李葉桐幾乎是叫囂道:「可你想過我的感受嗎?結婚第二天你就來鬧事,你讓我以後怎麼做人?你光想著自己的感受了,你有沒有想過別人的感受?你怎麼會這麼自私?」

    這是呂飛認識李葉桐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見她發脾氣,但他覺得看著她對他發脾氣都是一種享受!他寧願她每天對著他這樣都行!

    呂飛眸子一眯,倏地把衣服袖子撩起來,對著李葉桐吼道:「我自私?李葉桐,你看看,這就是我無數次想忘記你、想放下你而付出的代價!我也不想這樣子?」

    李葉桐驚恐地瞪著大大的眸子,捂住嘴巴,向後退了退,看著呂飛胳膊上無數個被煙頭燙傷的疤痕,還有刀子劃過個的痕迹。她大顆的淚水被寒風都吹得飛了起來,麗顏僵住,嘴巴顫抖著,「原來~你爺爺說你自殘~是這樣子的?為什麼會是這樣子,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為難你自己?」

    吳旭東伸頭過去看了一眼望遠鏡,道:「嫂子她好像哭了?」

    李朝輝又一次嫌棄地瞪了他一眼,低聲道:「就你話多!」

    吳旭東無辜道:「我~」

    陸坤眸子陰冷,一副要弄死誰的殺氣,倆人感覺他此刻的神情和眼神,像是在搗毀某個國際恐怖組織時一樣陰狠!

    呂飛一臉痛苦眼神空洞,「桐桐,我沒辦法,你~不要瞧不起我好嗎?或許~我就像我家老爺子所說的那樣~呂飛可能是投錯胎了,但我不能看著呂氏的百年基業不聞不問,我沒得選擇!」

    李葉桐大滴的淚水往下滴,她哭泣道:「你既然明白你的使命為什麼還要這樣子?或許十年前你我的相識本就是個錯誤,但無論如何都過去了。即使你沒有和安雅結婚,我沒有陸坤,我們兩依然沒有結果,因為你我本是兩條平行線上的過客,難道這點你不明白嗎?」

    呂飛兩眼猩紅,幾乎頹廢的表情,道:「可我一直認為,如果當年我父親別出事,那麼老爺子也不會為了挽救呂氏而答應我和安雅的婚事,那麼我們本就是一對最幸福、最完美的夫妻。所以為了彌補這個遺憾和過錯,我一直在馬不停蹄地努力,為自己贏得時間和機會。這麼多年來你都沒有男朋友,我做夢都在擔心萬一有一天你嫁人了怎麼辦?可是當我努力的擁有了自由、振興了呂氏、強大了呂飛的能力,我覺得我終於可以再一次擁有你時,而你卻有了陸坤,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嫁給了他。你知道嗎桐桐,當我得知你真的嫁給陸坤時,我感覺我失去了一切,我今後拿什麼作為奮鬥、努力的動力,我不知道?」

    呂飛上前一步伸手準備為李葉桐擦眼淚,李葉桐本能的往後退了退,而站在吊樓上的陸坤渾身更加緊張地抖了一下。

    呂飛的手愣在了半空里,李葉桐吸了吸鼻子,抿嘴道:「呂飛,該說的我們都說了,那麼就算我求你了,我現在是陸坤的妻子永遠都是,今生今世都是他的女人,所以求你以後別再為難我了~好嗎?也別再傷害你自己了?好嗎?」

    呂飛看著她紅腫的眼眸,哭得梨花帶雨的麗顏,心裡揪的緊的痛,那種連帶著手指節一起在痛的揪心,原來有一種痛叫做十指連心痛的滋味就是這種感覺?

    呂飛算不上叱吒風雲的武俠英雄但他也是這個時代的英雄,一個在商界呼風喚雨的人物。然而,依然逃脫不了英雄難過美人關的情怯!雖說人生有很多難關要過,但是情關最讓人難受,與其說忘記她倒還不如真的失去她!

    呂飛痛苦的閉著眼睛,良久他睜開眼睛對著李葉桐抽動了一下嘴角,兩行淚水混合著雪花一起流了下來。

    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李葉桐緊緊地擰著眉心,道:「過了今天~你要重新開始你的生活,忘了我、放下過去吧?以後別再為我做任何事情,我有陸坤,我有他就夠了,而你該去關注你該關注的人,珍惜眼前人吧?別把最好的人遺失在記憶的縫隙里,你好自為知?」

    李葉桐對著紀澤的車子動了一下嘴唇,紀澤立馬下車,一副忠實的狗腿子的嘴臉跑到李葉桐和呂飛跟前,「師妹?」

    李葉桐看著紀澤,波瀾不驚道:「師兄,帶他走吧?回去趕快到醫院給他做個檢查,大病初癒又凍了一晚上,你明白的?」

    「好!」

    紀澤看看呂飛又看看李葉桐,不知如何是好?

    呂飛大手在臉上抹了一把,扯了扯嘴角,道:「我會好起來的,你多保重,順便給陸坤帶話,他要是敢負了你,我饒不了他?」

    李葉桐一個淺淺的微笑,道:「好,我一定帶到,你走吧?這是最後一次,別讓我失望?」

    呂飛伸出手,一個比哭還難看的微笑,道:「給我一個離別的擁抱,可以嗎?」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